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护着的沙袋

      门被人拍的‘哐哐’作响,叫骂声随之传来,是赵立轩的声音,他等了三日,早已不耐烦了,加之今日发现他的人被人丢在河岸里泡了整整一夜,心中愤怒愈甚,得知消息后当即跑来寻人算账。
      
      “给我出来!”自持端庄风流的模样荡然无存,赵立轩叫骂道:“好你个贱人,先偷了本公子的玉佩,本公子心善与你有商有量,你倒好,给脸不要脸,还敢打伤本公子的人!给本公子出来!!”
      
      动静引得一圈人围了过来,有不明真相者则在窃窃私语,暗道这赵公子身为苦主实在可怜,应当赶紧报官去。
      
      刚说完,便有一年近五旬的妇人狠狠瞪了他一眼:“可怜什么可怜!分明是他见色起意,想巧取豪夺便冤枉人!”
      
      刘氏咬紧牙口,撸着袖子便欲冲上去,张成宁忙想拉住她却被她伸手甩开。
      
      就在这时,大门被人从内打开了来,刘氏一看哀呼道:“这傻姑娘!出来作甚!”
      
      说完便冲了过去,待看清出来的人是周秉文时,她心下一松,拍着胸脯庆幸道:“小周回来了!”
      
      王氏在一旁撇嘴道:“回来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害我们担心一场。”
      
      周秉文人高马大走了出来,冷硬的脸,锐利噬血的眸子,挺阔的身形将拍门的矮瘦的狗腿子吓了一跳,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赵立轩见出来的是个男人,当即怔愣了一下,回想起来打听到的消息,这家中是有个男人,出门打猎去了,想不到回来的这么快,随后他冷笑道:“呵,是你将本公子的人丢到了河里?今日你不好生给本公子赔罪!我去官府叫人拿了你!”
      
      周秉文冷着脸看他,而后忽的嗤笑了一声,拱手作揖道:“本公子,有话好商量。”
      
      “什么本公子!”赵立轩滞了一瞬,而后怒道:“你个粗鄙的码头工人,斗大的字不识一筐,也配喊本公子?!”
      
      周秉文反“哦?”了一声,脸上不见怒色,而是疑惑道:“我听公子一口一个本公子,还以为公子姓本呢!”
      
      他话一出,周围围观的人登时哈哈大笑起来,赵立轩自作公子模样,装的风流无比,还摇着扇,可方才在门口唾口大骂的模样却十分像个泼妇。
      
      赵立轩登时气得满脸通红,扇子一收,指着他怒道:“老子姓赵!赵立轩是也!”
      
      他赵立轩的名头一般只要在画眉县喊出来,没几个小老百姓是不怕的,也正是因为百姓们都怕官老爷,才无形助长了他嚣张跋扈,巧取豪夺之风。
      
      周秉文面上的嬉笑一敛,整张脸冷了下来,冷肃之意释出,无形之中形成了一种威压。
      
      “赵公子红口白牙的,着实会冤枉人!”他面无表情走了出来,顺手将身后门关上。
      
      “我冤枉人?”赵立轩似有些不可置信,从来都是他冤枉别人的份,今日竟然有人冤枉他!他扬声反问,声音莫名的有些尖锐,刺的人觉得耳朵难受极了。
      
      宋琇莹站在院内听着外面的动静紧张不已,兀自攥紧了拳,在院中打转,也不知周秉文能不能应付的了,他不过一个普通的码头工人,对方是有权有势的衙内,他如何能够对付他们?说不定还会被对方记恨,惹祸上身,一时间她后悔不已让周秉文来保护自己。
      
      周秉文走下台阶来,昂首走至赵立轩面前,他比他高了大半个头,垂眼睥睨着他,眸子变得狭长,其下暗光涌动,他一身粗布麻衣,腰间随意扎着汗巾,脚下蹬着皮靴,与一身富贵公子哥打扮的赵立轩站在一起,丝毫不显得粗鄙,反而愈发衬的他气势威严。
      
      “赵公子既然说玉佩丢了,还是你母亲给的玉佩,那这玉佩是何模样?黄的白的?方的圆的?纹饰为何?刻字还是刻花?材质是鸡血石还是翡翠玉?吊的络子又是何颜色?那又是何时,丢在了何处?”突然间周秉文发出来一连串问题,直问的赵立轩措手不及。
      
      “我!”
      
      赵立轩用手中扇子点着他,瞪着眼道:“你这刁民!”
      
      周秉文冷笑一声,拱手作揖道:“赵公子的玉佩丢了,即便是找我们要,也总要说出是何模样才是个理啊!”
      
      刘氏闻言,当即拉着儿子一起起哄道:“对呀!这丢东西,也要该知道东西是什么样子啊!”
      
      她一说完,周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纷纷附和,就等着赵立轩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赵立轩今日连着他,一共就三个人,他被起哄的下不了台,阴狠着双眼看了一圈,这才现编道:“是圆的玉佩,雕花的!额……黄的!”
      
      他说的期期艾艾,脑子里回想着方才周秉文那一连串的问题:“络子还是我娘给我编的,是绿的,材质是翡翠玉!在纺芸阁本公子好心扶那贱人时被她偷的!时辰是巳初!”
      
      终于说完,他不禁洋洋得意起来,又将扇子打开,也不顾这天寒地冻的就这么朝自己扇风。
      
      周秉文点点头,只又问道:“那这雕花,是雕了什么花啊?”
      
      赵立轩哪懂什么花,认都不认识几朵,他皱起眉头,梗着脖子道:“不是雕花,是刻的字!刻的赵字!”
      
      “哦~”周秉文又点点头,再问:“公子说玉佩是黄的,材质是翡翠玉对吗?”
      
      “当然!”
      
      “可据我所知,翡翠玉是绿色的啊!”他语气冷冷。
      
      此话一出,周围人顿时又笑了起来。
      
      赵立轩面色一变,忙不迭道:“我记错了!是鸡血石!”
      
      “鸡血石是红的!”周秉文当即反驳。
      
      周围人又是哄然大笑。
      
      “那玉佩上吊的络子是绿的喽?”周秉文问。
      
      这下赵立轩反应过来,明白他是在给自己挖坑,当即不肯再照着他的话讲,扬起头驳斥道:“络子是黄的!”
      
      他话一完,周秉文都笑出了声,围着的人群更是大笑不止,有一瘦小男人捧腹边笑边与他道:“我们方才都听的清楚,他说的没错,你之前说的络子是绿的,还是你娘给你编的嘞!”
      
      赵立轩瞪大眼,彻底黑下了脸来。
      
      周秉文冷声道:“你说你的玉佩是令慈所给,络子也是她所编,却不知道玉佩是什么颜色什么材质,甚至连络子都不知道是什么颜色,不知道赵公子丢的,是哪里凭空冒出来的玉佩。”
      
      而这时刘氏也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见着赵立轩,挑眉怒道:“那日是我跟阿篱姑娘一起去的纺芸阁,纺芸阁也有一堆人可以作证,阿篱姑娘摔倒的时候约莫是辰时三刻,巳时是我同她离开纺芸阁的时间,那时候她上哪偷你的玉佩?!”
      
      赵立轩被问的哑口无言,他的话漏洞百出,周围人也明白过来他是编了幌子讹人的,用心险恶,纷纷嘘声道:“赵公子,你说那姑娘偷了你的玉佩,可你连玉佩都没有,你这么冤枉别人,是何用心啊!”
      
      “还是何用心!”有汉子粗着嗓门喊道:“说不定是看上人家姑娘长的美!想冤枉别人趁机强占人家哩!”
      
      周围哈哈笑声,唾骂声不止,周秉文听着方才那粗俗的话,皱紧了眉来,但也忍着没有开口。
      
      赵立轩则是下不了台,两个跟着的狗腿子凑近劝他,被他狠狠踹了一脚,他指着周秉文咬牙切齿说了句“给我等着!”便气得甩袖离去,那两个狗腿子掩面,忙不迭跟了上去。
      
      其余人见他落荒而逃的模样,哄笑成团,却又留在原地仍想看热闹,刘氏忙轰他们走,周秉文垂着眼帘,转身进了小院。
      
      宋琇莹一直坐着在里头不安的等待,外面闹哄哄的叫她听的不太清楚,待他进来了,她连忙走上前去,拉住他的袖忧虑道:“表哥,他们有没有对付你?你有没有受伤?”
      
      周秉文一直冷冽的目光柔和下来,温声道:“没有,他们已经走了。”
      
      “走了?”宋琇莹面上当即一喜,随后又忧愁起来,“那,那此事便算过去了吗?”
      
      小姑娘忧心忡忡,满心依赖的目光,看的周秉文心头一摄,心下不觉对她心疼起来,先是别人所害失忆流落至此,现在又被一个色胚觊觎,当年那个妇人怀中的孩子,是如何的受母亲细心呵护,现在却又受尽了委屈。
      
      他抬起手揉着她柔软的发,声音愈发低沉温柔,“他只怕不会善罢甘休,但阿篱别怕,我在。”
      
      宋琇莹被他深邃满含心疼的目光看着,鼻头一酸,心却扑通扑通快速跳动起来,她说不清是何感受,想哭,却又蓦然觉得心中漾着一股甜蜜滋味。
      
      “我相信你,表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翡翠其实有白的有黄的,但是一般材质不太好,表哥唬人的,注意表哥的问话,其实实在给炮灰单反派下套呢!
    给机智的表哥鼓掌!啪啪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