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安定的沙袋

      “阿篱!!”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在耳边,就仿佛是一道光芒,划破无边的黑暗,照进深陷恐惧的她的身上。
      
      她竟一时怔愣住,夜色里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看得他那一双锐利鹰眸,在暗色里熠熠生辉,泛着琉璃光彩。
      
      “阿篱,怎么了?”男人攥紧她那一只握着匕首的腕子,怕她不甚将她自己伤到,哄着将匕首拿了下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表哥?”宋琇莹看着他,一时之间,受到的委屈、压制的恐惧、见到他的安心,齐齐涌了上来,她抓着他的衣襟,一把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搂着他,嚎啕大哭:“你怎么才回来!!”
      
      周秉文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与童青还有他的四叔进山打猎,猎得许多狐狸野兔这类的野物,照原计划打算第三天便回来,最迟午后便能到家,但临走之时几人运气那般凑巧,撞见了一只出来寻吃的的野猪,四叔不想浪费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当即喊住他们,一起埋伏狩猎,野猪可比那些狐狸野兔难制服多了,三人一起寻找机会,折腾了许久,才猎下了野猪。
      
      但童青在制服野猪的过程中不幸被野猪咬伤,他们急着先给他寻大夫,又耽误了一些时候,待一切结束已是临近傍晚,四叔的家就住在山脚,邀他二人留宿一晚,童青留了下来,周秉文与家里的小姑娘说的是三日便回,担心她等着焦急,又怕她一人在家中害怕,将猎物交给了童青,叮嘱他剥皮后帮自己一同带回后,辞谢四叔,便连夜先赶了回来。
      
      但一到小院外,便察觉到院外的街巷中蹲守着三个人,瑟缩着身体打着哆嗦,一边低声骂着脏话一边昏昏欲睡,他心中疑惑,但只是先将疑惑搁下,见院内漆黑一片,心想或许小姑娘已经睡下,不忍吵醒她,便□□入内,不想一进来,宋琇莹便携了匕首,不管不顾的刺了过来。
      
      温香软玉扑入怀中,将他紧紧抱住,他能察觉到自己坚硬的胸膛正被两团柔软抵住,小姑娘两条细细的胳膊环紧他的腰身,白皙的小脸儿埋在他胸膛中,透过衣衫的湿意似火烧般燎的他心口滚烫。
      
      他浑身僵硬成了一块铁板,但听见她呜咽不止的哭声时,男人的心瞬时紧了起来,如被人紧紧攥住一般。
      
      “阿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在这几日,你受了什么委屈?”
      
      宋琇莹见了他什么都忘了,一心只顾着宣泄心中情绪,哭得头昏脑涨,完全听不到他在问什么,周秉文见她哭得不能自已,原本僵硬悬在空中的两只手渐渐附上了她的背,一手搂住她,一手轻轻拍着安慰。
      
      “我在,阿篱,我在……”
      
      男人低沉的嗓音一直响在耳边,坚硬厚实的胸膛在耳下微微震动,温暖踏实的气息萦绕着她,许久之后,怀中的哭泣声渐渐停了下来。宋琇莹意识回笼,睁开朦胧的泪眼一看,便是男人坚硬的胸膛,他身上的热气透过衣衫,燎的她面颊滚烫,她这时也才发觉自己正被男人揽在了怀里。
      
      红着脸挣了挣,她想退出来,却蓦然又被搂紧了几分,周秉文低头,借着透过云层泄出来的月光,看清了她白皙的小脸上满是憔悴与害怕,他抬起手,粗粝的拇指揩去仍藏在她睫羽下的泪水,低声问道:“是不是守在门外的那些人?”
      
      闻言宋琇莹浑身便是一抖,连忙拉住了他的胳膊。
      
      这时周秉文才发现她全身竟然冷的厉害,牵起她的手一握,果然冷的像块冰,他忙带着她进了屋。
      
      点上灯,宋琇莹被骤然生起的光亮刺的闭上了眼,待她缓过之后睁开眼,发现周秉文正要转身出门,她忙拉住他颤声道:“别走!”
      
      周秉文原本要前方厨房的步子停住,见她紧紧盯着自己的眸子里满是乞求,眉间浮动着畏惧,他抿紧唇,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反手握住她的手问道:“说说这两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宋琇莹低头看着那双包住自己的大手,脸上飞起了红霞,她指尖动了动,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细细说了出来。
      
      她每说一件,周秉文的脸色便黑一分,待她说到赵立轩堵住她伺机想将她带走以及白日里试图强闯时,他眼中已然生起了厉色,大拳紧紧握住,关节咔咔作响。
      
      “表哥!”宋琇莹忙拉住他,满脸愁容道:“他,他是衙内,他爹是覃州的同知,我们……”
      
      “别怕。”周秉文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沉声道:“我能解决。”
      
      蓦然的,她的心便安了下来,紧吊了三日的心绪终于放松,这精神一松懈,疲倦顿时席卷全身,她才发现自己累的十分厉害。
      
      接连两日,她吃不好睡不好,今日又这般大惊大安,眼下已是一片青黑,面容里满带着倦意。
      
      周秉文看了眼中泛起心疼之意,劝慰道:“现已夜深,你先回去好好休息,我守在此处,你无需再害怕。”
      
      宋琇莹心下一暖,可是抬眸见他同样满脸憔悴,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的,他在山里待了几天,定然也没能好好休息。
      
      “表哥,你也要好好休息才是。”她忍不住想上手一抚,可伸到一半,连忙缩了回来,心下对自己方才的举动懊恼。
      
      周秉文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起身送她回了房,在看到她安心睡下后,他这才帮她关上了门,转过身时,原本脸上温和的笑意瞬无,化为了浓浓散不去的狠戾之色。
      
      蹲守在周家门外的三个赵立轩身边的狗腿子正缩在寒风里冻得浑身发颤,赵立轩想巧取豪夺美人,却累的他们在这里刮着冷风受苦,虽面上不敢发泄,但心中愈发的不满起来。
      
      渐渐的便没了蹲守心思,精神松懈,昏昏欲睡起来,正当他们困顿之际,突然从上头盖来一张大麻袋,套住了他们的头,还未及反应,顿时颈后一痛,三人皆晕了过去。
      
      三人一起被捆着丢在了河岸边,浸了一夜冰冷的河水,被冷的瑟瑟发抖,被人发现时险些去了大半条命,三人回去当即便对着赵立轩告状,而后告病,缩在屋内喝着药将命养回来,不肯再跟着他出去。
      
      赵立轩身边的狗腿子有限,这里去了三个,身边就还剩下俩人,他咬牙切齿,又恨铁不成钢,虽家中还有仆人,但有老太太在他不敢惊动,只得带着剩下的俩人继续前往周家。
      
      宋琇莹终于得以安睡了一夜,这一夜睡得还有些久,再醒来时天光已经大亮,她睁开眼后还有些怔愣,昨夜的记忆慢慢涌了上来,这一想不得了。
      
      是她扑进男人怀里,靠着坚硬的胸膛,搂紧劲瘦的腰身,偎在他怀里足足哭了将近一刻钟,依稀还记得自己的柔软还贴在男人身上,清清白白的小姑娘何曾做过这种事?实在是羞死个人,她埋头在被褥里,脑海里一直回荡着男人最后满含笑意的双眸。
      
      一股淡淡肉粥香味窜入了鼻尖,勾得她肠饥肚饿,咕噜咕噜叫出了声,厨房那边时不时发出响动,羞意抵不过香味的诱惑,她连忙下床洗漱,收拾好后出了房门。
      
      一出门便见男人正躬身在厨房里劳作,小黄猫儿喵呜喵呜跟在男人脚下,时不时蹭一蹭表示亲昵,她看着,瘪下了嘴来。
      
      男人听见动静,一抬头便看见了她,伸手招呼,“阿篱,过来。”
      
      宋琇莹登时一喜,提裙便向他走去。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人‘哐哐哐’拍响,震得小姑娘下意识一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已经拉上了小手,嘿!
    周秉文:你怕是忘了还有抱抱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