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1 章

      “病了?”
      “呃——嗯。”他模糊地应了声。
      “那难怪了。什么病?要紧吗?”
      “没、没怎么……就是去医院,然后吃药什么的……”关煜硬着头皮随口胡编,又一边想平头家不知道有没有局子里的关系。
      “哦。那就行。”平头见他神色紧张,还以为他是担心,想想就多问两句,“是不是什么大病?要帮忙就说话啊,说不定可以去我妈他们医院看看。虽然她只是做财务的,但跟各个科的医生都熟。”
      他这么一说,关煜连忙摆手:“不是什么大病……”
      “真的?那行。吃完回去趴会儿,昨天睡得晚,犯困。”说着平头就往教室走了。
      “哎——那个,平头!”
      “嗯?”平头回头。
      关煜紧张得手心直冒汗,悄悄地在裤子搓了搓:“那个,我想问问你,你叔叔好像是当警察的吧?”
      “是啊,怎么了?”
      “没有,想问问他是不是在公安局?”
      “哪儿啊,他就是派出所的户警!”平头比出根小手指头,“就这么大丁点的警察,能进公安局我婶婶都笑死了。”
      关煜的肩垮下来,这世界真是没有活路了。
      
      放学后他又往公安局跑了一趟,找夜间接待的值班警察又问了一次情况。这次得到的回答是专项行动的调查正在进行中,嫌疑人的亲友请回家耐心等待,一有情况我们会及时通知你们。显然来赎人的家庭已经不止他一个了。
      关煜只好登记了自己的联络方式,嘱托说家里没别人了,请他们一定记得通知到他。
      从公安局出来,他茫茫然地连车都没搭,一个人沿着马路牙子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脑子里什么都想不出来,心里只觉得又苦又涩。这个时候,他连找个可以哭的人都没有。
      就算有,他也哭不出来。
      连想哭都哭不出来。
      最后他就在路边的花坛上一坐,望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流行人发呆。
      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直到感觉到肚子在咕咕叫,他才慢吞吞地又重新站起来,往车站走。那么高的个子,佝偻着像个老人。
      在关煜的人生中,这是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无能为力。
      在公车上,又接到了梁祈菁的电话。问了今天的情况,又劝他放宽心,不会有事的。
      尽管只是一些安慰,但对关煜来说已经是很好了。能有一个人在他耳边温柔地说些关心的话,他觉得能好过点。
      回到了家,天早就黑透了。开了门,一楼大厅竟然亮着灯。
      他的血气顿时上涌,但头脑却迅速冷静下来,一把抄过门边的笤帚,放轻脚步,眼观八方耳听六路地往里走。虽然他家的房子一看就没什么钱,但他家这一路没几户人家,也不是没遇过比他家更穷的小偷来撞彩的事。
      不会这么倒霉吧,偏偏这种时候还要遭小偷?听了半天也没听到有动静,他不禁后悔自己不该在外面磨蹭这么久,小偷说不定都跑了。
      忽然从楼上传来一声轻响。
      他把书包脱下来,慢慢地走到沙发放下,再拖着笤帚继续往楼上走。但是,他的脚步紧急地一顿,又倒退回到沙发。
      沙发上搭了件衣服,是关陌的外套。
      他这两天没心情整理屋子,不确定这是早就搭在这儿没洗的,还是新的。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今天确实没有印象沙发上有外套。而且重点在于关陌他出门的次数屈指可数,这种长款的风衣并不是会在家里穿的衣服。
      他的心胡乱地跳起来,难以置信地往楼上看了眼,试探地喊了声:“叔叔——”
      他家那结构,在一楼喊一声三楼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并没有回应。侧耳仔细听,连刚才那声响都像是错觉一样的寂静。
      “叔叔——”他又喊了声,“叔叔?”
      屋子里安静得空洞。
      楼梯灯也亮着。他提起笤帚,蹑手蹑脚地上楼。
      二楼。
      关陌的房间和楼梯口隔着一条过道,但房门并不冲着楼梯口,而是靠里。上三楼的时候会经过他的门前。家里就两个大男人,所以关陌没有锁门的习惯,连关门也几乎没有正儿八经地关过,顶多虚掩大半,表示请勿打扰。
      现在门不仅关着,还从门缝里透出光来。关煜踮着脚尖一步跨过去,用手试着轻轻拧了一下把手,早就老旧的把手很轻易就被拧开了,门悄无声息地滑开了一小条缝。一片灯光洒出来,他静静等了几秒,里面也没有半点声音。
      摒心静气,他又等了一阵,确实没有动静,他举高笤帚一把推开门——空无一人。
      房间里依然是这么乱。关陌的房间倒是不小的,但仅有的几个柜子完全不够放他的东西。而正因为大,所以不爱收拾的关陌就养成了随手乱丢东西的习惯。反正也够大,只要能走路就行了。所以连关煜也差点搞不清这一室的凌乱,究竟算不算被小偷倒腾过的事后现场。
      他放下笤帚,环视了一遍四周,确定应该是没被动过,因为关陌赖以生存并且是他们家最贵的电器——电脑还在。就算小偷看不上这被折腾得灰头土脸的家伙,但只要走过一遍他们家,多数不愿空手而回的小偷一定还是会选择回来搬走它。
      所以不是小偷,还是叔叔吗?关煜拖着笤帚出来,不得不继续做出这几乎不可能的猜测。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小小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用气音说话。他立刻往门口移动,靠在门边小心地探了一点点头出去。没想到令他惊讶的是,楼梯边上浴室门也开了条缝,里面不仅有光,还有人。说话声就是从那传出来的。
      里面人似乎也在往外看,但因为开的缝隙太小,也并不正对着关陌房间,所以关煜可以断定那个人看不到他。于是他迅速又是一个箭步跨了出去,悄无声息地潜到了浴室的门边。
      听到一个气音在问:“走了吗?”
      又一个气音答:“能走去哪里?这就是他家啊!”
      那个气音说:“说得也是。”
      另一个就说:“现在怎么办?还得这样多久?”
      第一个说:“闭嘴忍着!谁叫你硬要来的?”
      另一个一直很好脾气,似乎不管他说什么他都同意:“那我们把门关好,等他睡了再出去。”
      “你白痴啊?!他睡觉前不会洗澡吗?”
      “那他洗吗?”
      “……”第一个似乎在按捺怒火,隔了好一会才重新开口,“等他上了楼,你先出去,手脚轻点。”
      “我去哪?房间也不怎么安全……”
      “回你家去!”第一个终于火了,拼命压抑着的声音也不可抑止地扬高,几乎要冲破气音的极限。
      “啊啊?”见到他火了,另一个也惊惶了,但又有点委屈和不甘心,“可是难得来一次……”
      关煜终于不客气地一把把门推开:“叔叔!”
      浴室里的两个人被惊吓了一大跳,和关陌在一起的陌生人大叫出声:“啊!”警惕地瞪着他手里的笤帚。
      关陌全身光溜溜的还滴着水,被关煜一叫反射性地就把手里的衣服搂到了胸前,狼狈又惊恐地盯着他。
      关煜见到此情此景,真不知是哭好还是笑好,满心的担惊受怕全变成无可奈何,只能惊诧地回瞪回去:“你回来了怎么不应一声?我叫了你好几次你不会都没听到吧?!害我还以为家里进小偷了呢!”
      关陌十分尴尬,有些躲闪地喃喃:“我……我……待会儿再说,那个……你先让我洗完澡……”
      关煜气呼呼地转身就走,紧接着听到背后传来一声踉跄的脚步,回头一看,那个陌生人也被关陌推了出来:“你也给我到外面呆着!”
      陌生的男人被推得跌跌撞撞的,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步直起身来,又迎面撞上关煜审视的目光,面露尴尬地笑了两声:“呵呵,呵呵。”
      关煜好整以暇地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正想问他是谁,和叔叔又是什么关系,那人就友好地伸出来手来自我介绍:“呵呵,你好,我叫栗映,是你叔叔的……的……”他比着浴室半天,终于说出一个词,“老朋友。呵呵。”
      栗映大概和关陌差不多年纪,很瘦,容貌清雅,头发梳得整齐利落,皮鞋也打理得油光铮亮,一丝不苟地穿着整齐三件套的浅灰色西服,从头到脚都给人文质彬彬的感觉。虽然难掩狼狈,但笑容还是很好,气质温柔恬静。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他,也绝难想得出他会和一个裸男偷偷摸摸地躲在浴室里。
      关煜盯着他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这人有种熟悉的感觉,越觉得熟悉,越移不开眼,根本忘了答话。
      这个时候,“啪”的一声,浴室的门开了。关陌终于穿戴整齐地出来了。
      栗映一看到他,脸上就立刻出现小心翼翼的表情,连身体也立即转向了他,眼里只剩下关陌,轻声说:“你洗完了?”
      关陌瞪他一眼,无视地越过他,看向关煜:“小煜,你吃了饭没有?”
      关煜摇摇头:“我刚从公安局回来。”
      关陌了然地点点头:“辛苦你了。去换衣服,我们吃饭吧。”
      关煜也点点头,看了栗映一眼,转身上楼。
      栗映讨好地对关陌说:“我去订几个菜好不好?家里没有买菜吧?”
      关陌横他一眼:“你还不回家吗?”
      “啊?我……我也没吃饭啊。”
      “那就回家吃啊。”
      “我不能留在这里吃吗?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
      “我累得要死,没空应付你,滚回你家去!”
      “小陌……”
      在房间里也能听到楼下的吼声。关陌总是大大咧咧的,关煜从没见过他这么像□□的样子,一碰就炸,显然这个栗映对他而言不是一般人。
      关煜下楼准备煮两碗面就算了,没想到饭桌上已经摆了菜,还有一锅热乎乎的米饭。栗映脱了西服外套,虽然畏手畏脚的,但还是坐在了桌旁,关陌木着脸坐在自己位子上不知道想什么,见到他下来了,就拿起碗筷说了声:“吃饭吧”。
      栗映露出温柔的笑容招呼关煜:“来,饿了吧?快吃饭吧。”
      等到关煜坐下,他又亲切地补充:“我让家里佣人做的,时间太晚了也没太多准备,吃吃看,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哦,谢谢。”关煜见关陌也开始吃了,也乖乖拿起筷子跟着吃。吃了两口就忍不住问:“叔叔,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是栗叔叔把你接出来的吗?我去公安局的时候怎么没跟我说这事儿?你也不通知我一声。”
      “我也才回来,算着时间你应该到家了,谁知道你这么晚呢。我傍晚坐他的车回来的,路上没堵车,所以也快,我们也许是正好错开了。”
      “嗯。”关煜看了一眼栗映,他低着头默默地吃着饭。吃了两口去夹菜,也不是夹回来自己吃,先夹给关陌,关陌挪开碗瞪他一眼,他也不以为意,一抬头看到关煜在看他,笑笑,又把菜向关煜示意了一下,关煜赶紧摆手说谢谢,他才把菜放到自己碗里。
      对于他俩的关系,关煜打死谁都不相信真是普通的朋友。关陌早就和所有亲朋旧故断了来往,况且他们俩怎么看都别有内情。
      “警察那边怎么说?”
      “没怎么说。教育为主,然后罚了点钱。”
      “不是说还要拘留十五天吗?”
      关陌看也没看栗映,若无其事地说:“说是这么说呗。”
      关煜看了眼栗映:“是栗叔叔帮的忙吧?”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