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2 章

      倒是栗映先瞅了眼关陌,才主动说:“没有没有,我就是去问了问,是人家自己说他的问题也算不上严重,已经教育过,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加上这批人数挺多的,房间一时有点紧张,所以不太重的就交个费可以回来了。”
      “我去的时候也这么说的,结果正打算去给你交罚款,又听说你在里面还打人了?”
      关陌不屑地哼了声:“打个X,都没碰到他。”
      “可是那是警察啊!”
      “动手的时候没想这么多,椅子扔出去之后才突然想起来,也来不及了。”
      关煜还没说话,栗映在旁边叹了口气:“你啊。”
      关陌微微侧过脸,用大斜眼瞥他:“怎么?”
      “下次别这么鲁莽了。”栗映似乎没听出他的警告,口气始终温柔舒缓,这个劝慰听起来连关煜都觉得想跟着点头,可是这种语言的魔法对关陌完全不起效。
      他冷冷地说:“下次不用你鸡婆。”
      栗映的眼睛垂下来,只是说:“你别做让我有机会鸡婆的事不就行了?”
      这话让关陌暴跳如雷,大吼:“我的事干你屁事?要你管了吗?”
      关煜给突然吓了一跳,从来没见过关陌这么激动,当下大气也不敢出。比起前面的畏缩,栗映反而在这时候很镇定,只是一顿,想了想才柔声说:“那你告诉我他说你什么了?如果该打我帮你把这事儿做了,你也痛快。”
      这话一出,关陌立刻像锯了嘴的葫芦,一声不吭,饭桌上像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寒意,冷风嗖嗖地刮过,气温一下骤降至冰点。
      栗映看看他,也不说话了,继续默默地吃饭。
      过了一阵子,大概是气氛太冻人,栗映又微微笑着问关煜:“菜都合胃口吗?”
      这种状况下吃得出味道就怪了。关煜只管点头,他放心地说:“那就好。佣人不知道你的口味,我是让她照你叔叔的口味做的,你应该也差不多吧?”
      听他在找话题,关煜也不好不开口了,而且他也确实挺好奇的,直起身四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就问:“您还带了佣人来?在哪儿?”
      “哦,不是。是我让她在家做好送来的。”
      关煜傻眼了:“啊?这么说您家离我们家很近?”
      “嗯。”栗映笑眯眯地点点头,指了指,“就在隔壁。”
      一听这话,关陌吃不下了,一拍筷子站起来,一言不发,上楼。
      关煜则愣在当场,好半天才说出句话:“您、您是栗若的……”
      栗映的笑容里出现了一丝歉意:“我是他父亲。听说他给你添了很多麻烦,真是不好意思。我代他向你道歉。”
      就像看到一个巨大的球一下迎面拍过来,关煜被砸得七零八落,只能胡乱地摆着手语无伦次。“啊,不不不,没有没有。”
      栗映忽然站起来:“我吃饱了,你慢慢吃。我上去看看你叔叔,他,呃,我不放心。”说着,头也不回丢下关煜也上楼去了。
      关煜被晾在当场,但由于事情太过突然,他也没有心情去为他又一个突然的行动感到惊讶了。
      收拾了碗筷回到房间,他呆呆地坐在桌前,心里有点后悔刚才应该问一句,栗若也回来了吗?
      忽然楼下传来“嗷!”的一声,惊醒了关煜,他又匆匆跑下二楼,声音应该是从关陌房间传出来的。
      还没等他靠近,就听到关陌喘着气大喊:“你这个变态!这样还不放过我?!”
      然后就是栗映那招牌式的柔声细语:“你这么大声,把关煜招来怎么办?”
      “你给我去死!关煜!关煜!关煜——你死哪儿去了!关煜!”
      “小陌,你不要激动,我就是想看看你受伤了没有?伤到哪儿了?”
      “叔叔,你还好吧?叔叔?快开门!叔叔!”里面被反锁了,关煜还是头回知道他家的门能反锁,在外面急得猛拍门,拍完觉得没用,站远了点,看准了准备直接踹进去。
      “滚!我伤没伤关你屁事!”
      “小陌……”栗映的声音渐渐低下去。
      “你干什么?!”关陌听起来更暴躁了,“我都没哭你哭个屁啊!你有病是不是?哭毛哭啊!”
      一听里面栗映哭了,关煜提起的脚又放了下来,叫了声:“叔叔?”
      关陌的情绪渐渐没这么紧张了,声音虽然还是烦躁,但已经降低了很多:“你他妈哭屁啊?别哭了,脏死了!”
      栗映一言不发,只管抹眼泪,关陌看着他,已经顾不上外面还有个不知道该不该踹门的关煜。
      关煜又等了一会,里面除了一些轻微的声响,听起来已经风平浪静。真是白瞎了自己在外面这么费劲,喘了口气,灰溜溜地回房间。
      这个夜晚注定是个不能平静的夜晚。刚在桌前坐下没多久,关煜又听到了敲窗户玻璃的声音。
      他疑惑地听了听,确定是自己房间的窗户,过去一把拉开窗帘。眼前的情景让他差点没吓死!
      只见栗若的半边身子像只蜘蛛一样出现在他窗户上,探着脑袋见到他立刻笑嘻嘻地挥手打招呼。他赶紧打开窗户把他拉进来。
      “你是……”
      “蜘蛛侠?”栗若还是老样子,歪着头,一点也没变的笑容对着他笑着,还得意地摇头晃脑,故作严肃地说,“对不起,我不是。”
      “你疯了?!你爬哪儿不好非爬那么高的地方?!万一掉下去怎么办!”关煜颤抖着声音怒吼,这人怎么老是喜欢做一些让人不能省心的事情?
      栗若本来笑嘻嘻的脸被突如其来的怒骂弄懵了,僵了几秒才小声说:“你是在担心我吗?”
      “废话!你要玩命也别在我面前!存心的是不是?!”
      栗若眨眨眼睛,忽然又笑起来:“关煜,你也会关心我了,人家好开心哦!”他装小女生样双手捧脸扮可爱,但关煜根本不吃这套,只是受不了地走到一边坐下。
      栗若叹口气,只好说:“本来只是想逗你开心的。我朋友的实验室研制出了仿造壁虎的脚可以在墙壁上自由攀爬的最新型攀爬器,超级好用,我就拿了副过来给你一起开开眼。你真的这么生气吗?不要气了,大不了以后不爬就是了。不过真的很好用啊。你看我们的窗户这么近,有了这个很方便啊!”
      关煜深吸一口气,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栗若见他还是不吭声,扁扁嘴,有些闷闷不乐地又说:“本来我还想在见到你的第一句话就问你想不想我的,但看来你并没有我以为的那样想我。果然我走了你很高兴嘛。亏我还参考了几十本言情小说,写出了那么情真意切,声情并茂的书信。书上说什么失去的时候就会珍惜了的都是骗人的!”他从裤子口袋抽出一打小抄摔在地上,“坑爹啊!”
      什么!那信你竟然是抄的?!还敢说你没有信□□?
      “对啊,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说什么累了要放弃了吗?”
      栗若很豪迈地大手一挥,发表普世真言一样:“真心地爱一个人,怎么会这么简单地就放手?我就说嘛,像你这种从没爱过的人怎么能体会到我的感受?”
      我说,整件事从头到尾你还真若无其事啊!
      “不过说起来,我这次回去交论文和答辩,你想我吗?”
      “你是去交论文?”……以后你再有任何文字留给我,我都直接烧掉!
      “是啊,没看我前段时间累得像条沙皮狗吗?我拿了A+哦!全优通过!”
      还沙皮狗呢!你这是在卖萌吗?“你还真能干啊!”真是什么都没落下!
      关煜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定定地站住看他。栗若被他的举动和神情吓住,情不自禁地举起双手护头:“喂,只不过是开了个玩笑,用不着打我吧?”
      关煜拉下他两只手,冷笑:“我本来还想说已经为你那封信感动了下,但没想到连信你都是抄的。我想打你已经很久了。你难道不知道?”
      栗若看他这么不寻常,是真的怕了,瑟缩着说:“我不知道怎么写才抄的嘛。而且也没有全抄啊……大不了我再写一封给你就是了。”
      关煜翻了个白眼:“怎么想就怎么写,还是说你想的根本不是那样?”
      栗若认真地点头:“确实不是那样啊,我想的都是十八禁。写出来你也不会看吧?”
      关煜无奈地笑了:“你脑子里对我就只有那些东西吗?”
      “是啊,你不是很清楚吗?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呀。”
      关煜点点头,表示清楚了。
      栗若撇撇嘴,啧了一声:“你说你好歹试一次啊,试一次又不会怀——”
      在感觉到关煜的呼吸时他本能地把脸转了过去,于是“孕”字便消失在了关煜温暖的唇间。
      从出生到现在,栗若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大脑一片空白,好像那个被很多人羡慕嫉妒恨过的脑袋被一下子丢进了抽水马桶里冲了个精光。无论是知识也好,常识也好,即便是各种本能都像是在滚滚而来的大洪水中浮浮沉沉,越飘越远了。他只是瞪大了眼睛,像遭到两万五千伏的电击。
      关煜离开他的时候也松开了手,栗若便立刻像被抽了骨头一样直接滑到了地上。关煜蹲下来拍拍他的脸,好笑地问:“你不是能把樱桃梗打两个结吗?就这样啊?”
      他终于眨眨眼,目光的焦点慢慢聚集到关煜脸上,但眼睛直直的,又一下变得红红的。
      关煜疑惑起来,皱起眉问:“你怎么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怎么又一副好像我做错的样子?”
      栗若红着眼睛一直看着他,像是第一次见到他,好半天才噗嗤一声笑出来,手上忽然出现了手机,开始自顾自地查号码。
      关煜不知道他要干嘛,傻愣愣地看他拨通了一个号,开始得意地说:“喂,梁祈菁啊,我跟你说,关煜吻我咯!……我谁?我栗若啊!哈哈哈,你是不是很难过?是不是很嫉妒?是不是很生气?哈哈哈,今晚不要睡不着哦!”说着把电话一挂,又找下一个号码继续炫耀:“喂,平头啊——”
      关煜难以置信地听他打了一个电话,才回过神来,赶紧抢过来掐掉。“你疯了?!”
      被抢了手机也不着急,栗若一脸的陶醉,伸出双手捧着他的脸问:“关煜,你是认真的吗?还是觉得好奇想试试?”
      关煜别过脸:“这种事有什么好好奇的?不都是这样而已。”
      栗若的脸一下晴转阴了,沉沉地问:“都这样?难道你不是第一次?”
      关煜点头:“不是啊。”
      栗若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推开他:“是谁?”
      关煜警惕起来:“你要干嘛?”
      栗若黑着脸,一字一句地说:“去毒死她!”
      关煜退后一步:“也不用因为这样就自杀吧?”
      栗若大吃一惊:“什么?你是说——你——”
      “我的第一次不是和你吗?难道你忘了?”
      栗若的眼睛一下瞪得更大了,随即真的要哭出来地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颤声问:“你记得了?你想起来了?关煜、关煜……”
      关煜的嘴角浅浅地弯了弯,露出一个微小的弧度:“嗯,我记起来了。你走之后,有一天我就突然什么都记起来了。”
      那天,听到CD里,栗若唱到: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像一根凌空的丝线在漫无边际的寂静里盘绕。
      末了,他低不可闻地说:“关煜,如果以后我们真的不再见面了,你还会不会记得我?”
      记忆的洪水,顿时如被打开了阀门,倾泻而下。
      
      那年清明节,他和父母,还有难得回家做清明的叔叔一起回到老家乡下。
      但到了老家没多久,就有个男人来找叔叔。关煜当时只有9岁,也没有见到那个人,只是那个人来了之后父亲的脸色很难看。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就和母亲一起带他到村子里四处走走。
      村后有座老旧的石板桥,清明前下了好几天的大雨,于是山洪把桥冲断了。他们一家三口走到这里时,父亲要和母亲商量事情,于是让关煜自己到一边去玩。关煜便在断桥附近东张西望,很快在隔离带上找了个缺口,钻了进去。
      原本有条石子小路是通向那座桥的,中间还有一小片稀疏的树林,但是因为适逢春季,雨水丰沛,加上一段时间没人走了,所以小路很快被周围疯长的野草掩盖了大半。他那时还是个小孩,人小个矮,前脚踩进去,后脚就看不到上一个脚印了。不过他并没有留意到这一点,乐乐呵呵地就这么走到了桥边。
      他站在桥面的断裂边缘小心地往下看,忽然就听到一个声音大叫:“喂,这么小就要寻死了?”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