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0 章

      她在电话里匆匆说了声:“马上就到。”
      不一会,竟看到她是从局子里出来的。
      关煜惊讶:“你怎么……”
      梁祈菁笑笑,脸色却不轻松:“我怕你等急了,所以提前来跟我舅舅问下情况。昨天跟他打了个招呼,刚进去问了问他,他说现在是严打,进来的人也多,所以都还在陆续做记录,没这么快弄完。”
      关煜看她的表情,迟疑地又问:“那我叔叔他……”
      梁祈菁笑容黯淡地答:“他现在在里面可是知名人物。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我舅舅当然也不知道,但是一去打听扫黄抓回来又在审讯的时候打人的那个,立刻就知道是叫关陌了。我舅舅说,他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想在这两天保他出来肯定是没戏了,你先回去等等,反正也不是什么杀人放火的重犯,最多拘留个15天肯定能放出来。”
      关煜着急了:“可是他那个情况……真的不能尽快放出来吗?交多少罚款我都愿意啊。”
      梁祈菁摇头:“不是罚款的问题,是他动手了呀。你别急,听说他现在也没什么事,什么都挺好的。”
      被关起来的人怎么可能什么都挺好?关煜一百个放不下心,又没有办法,梁祈菁也同情地又说:“你别想太多,也许真的不像你想的那么坏。这次是扫黄打非,重点都在抓重犯要犯。你叔叔干的事在里面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他个人行为有些失控,说不定过两天就能通知你来领人了。”
      这种安慰对关煜来说无济于事,但梁祈菁也尽力了,他只能丧气地答一句:“但愿如此。”
      浑浑噩噩地回到家,他也提不起劲干别的。平时家里就他们两个人就已经够冷清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这种清冷的凄凉感真是加倍的严重。
      因为一直都没能好好休息,他在床上胡思乱想地坐了一会儿,就不由自主地倒头睡了过去。尽管是倦极而眠,但终归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不停地出现在监牢里关陌瘦削的身影被同牢的犯人们欺负的画面。一下看到有人掐着关陌的脖子大骂,下一秒就变成了关陌抄起板凳疯狂地在人群里左右挥舞,可是一眨眼,关陌又捂着脸在地上痛苦地翻滚,脸上的伤疤又多了几道,在不停地淌血……
      关煜冷汗淋漓霍然坐起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冷静了一会儿,终于决定去吃点东西,然后又洗了个澡。
      洗完澡他坐回书桌前又开始发呆,平时他都没这么茫然的感觉,现在叔叔忽然不在了,他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这时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
      是平头:“关煜,还活着的话就上Q,大家都担心你呢。”
      他开了电脑,果然QQ的提示闪得欢快,打开来,里面已经是满满一版面的对话了。
      “关煜在不在?”
      “好像不在。”
      “他今天没来,请假了?”
      “嗯,问了张老师,说请了病假。”
      “真的病假的病?”
      “是不是去泡妞了?哈哈哈。”
      “有可能。看他这两天都魂不守舍的,患了相思病吧,哈哈哈哈。”
      “开什么玩笑?关煜也能患上相思病?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根本就没有那条神经!”
      “什么情况?关煜患了相思病?真的假的?”
      “你懂什么?还不是全靠我给了他启蒙教材,关煜虽然对女人很迟钝,但又不是傻帽。”
      “呸!都你干的好事!昨天把他叫去干嘛?!看看那些女生的花痴样,下次你再搞这种事,就等着我扁你!”
      “得了吧,你自己没本事怪得了别人?一个小容你都追了半年,人家手都没给你牵一下,关煜一来,魂都给带跑了。看你那熊样!”
      “对!彻底鄙视这种拉不出屎怪茅坑的人!平头,等栗若回来,把他也带上,以后就你们三个出去联谊,一定神来杀神佛来杀佛所向披靡。”
      “哼,为几个女生就酸成这样,你们这也叫朋友?说不好下次我还就叫上栗若和关煜,你们约谁我们就约谁,所向披靡不好说,但笑傲江湖那是一定的了。”
      “好啊,你说的,你可一定记得。你要是能把他们俩都带上,我给你十块钱!”
      “十块?我给二十!”
      “三十。”
      “五十!”
      “呵呵,栗若回不回来还不一定呢,人家是精英,明摆着就和我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不过就他那死样子,平头要是能把他们俩都拖上,我出机票钱——请你们出国去!”
      “噗!”
      “哈哈哈哈!你还能再孬点儿吗?”
      “好啦!你们男生别再说这么没营养的话题了好吗?关煜到底怎么了?我看他这两天都没精打采的,今天又没来……”
      “我给他发短信了,一直也没回,也不知道看到没有。”
      “哟哟哟,我们的生活委员也不能免俗地这么关心关煜啊?”
      “人家是生活委员嘛。”
      “那我上个月住院又没见生活委员多问一下?”
      “谁说没有?我不是和张老师,还有班长一起去医院看过你了吗?”
      “就那一次,以后再也没见过你来。”
      “哈哈哈,你就割个盲肠住了两天院,还想着人家天天去啊?下次要是割前列腺,我们保准天天都在医院陪你。”
      “前列腺是什么?”
      “不要瞎扯了!!!这是班里的群!!!”
      “哦,男生又开始耍流氓了。”
      “我们班男生的素质就是这样。算了,不评价了。各位,我受人所托,来问问关煜的情况。听说他也休学了?”
      “谁说的?”
      “谁说的?”
      “关煜干嘛休学?”
      “他今天不是没来吗?其他班的女生有人说他休学了,为了追随栗若而去。”
      “嗯?”
      “什么意思?”
      “说栗若走了他也……”
      “关栗若什么事?”
      “他们俩不是要好嘛。”
      “说起来似乎也有点道理。”
      “哪来的道理啊?摔!”
      “平头,你这是由爱生恨吗?”
      “恨你X!我们是哥们!哥们!你们他妈的脑子里是在漂拖鞋吗?”
      “‘哥们’才会由爱生恨啊。说不过就爆粗口真没品。”
      “咦?你们女生都在说什么?我怎么看不懂?”
      “这些女人,变态的!”
      “哼,对于这种纯纯的爱你们当然没法理解。”
      “爱?谁和谁?”
      “闭嘴!你们这些女人有完没完?!”
      “我都说了是帮别班的问的,你当我喜欢在这说啊?”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现在女生都爱看那种同性恋的书,恶心啊!”
      “恶心你X!”
      “开始了开始了。”
      “都叫你别惹她了。”
      “不过说起来你们女生之前不是都喜欢关煜吗?怎么现在都不喜欢了?”
      “我可没喜欢过他,其他班的对他死忠的倒不少。”
      “你现在喜欢YY他还不是一样。”
      “他和栗若配嘛。你看栗若那死样子,不说话的时候迷死人,一开口吓死个人。和关煜简直天生一对!他们俩关系也是最好的啊。”
      “所以是属性相近吗?”
      “我劝你们少YY,关煜绝对是正常人。”
      “他当然是正常人啦,同性恋也没有不正常啊。”
      “他喜欢女生!!”
      “奇怪,又不是所有的同性恋都只喜欢男生,双性恋不可以吗?没常识没见识没知识!!!”
      “……”
      “都叫你不要惹她了。”
      “同人女中的战斗机。”
      “说不过人就给人戴帽子。我才懒得跟你们说了。我再说一次,我就是来问问关煜是不是休学去了?帮别人问的!”
      “不告诉你。”
      “打电话给张老师呗。”
      以前为了躲栗若,他都是隐身。现在在屏幕前看得一会儿笑一会儿愁的,数次想插话都插不进去,这会儿就更不能说话了,只能继续发愁地看着这些人在“背后”议论纷纷。
      可是,大概是因为那个女生来搅局,群里不再说话了,等了一阵,还是一片沉默。他无聊地拉开列表。他的好友名单上本来就没几个人,连下拉轴都不用,一眼就能看全。
      栗若的号是灰色的,沉在下面。
      自从他走了之后,他的号就没亮过。
      不一会,手机短信又过来了。
      平头忧心忡忡地问:“喂,你不是同性恋吧?”
      他笑了一下,回了条:“不是。”
      “啊,你还活着啊!”
      “废话!”
      “叫你上Q啊,班里都议论纷纷呢,你再不来已经有人在说你是同性恋要跟着栗若跑了。”
      “家里停电。你跟他们说我很好,没事。明天就去上课。”
      临睡前,他收拾桌上东西,忽然发现栗若送他的CD还放在那里。他想了想,把它放进了光驱里。
      第二天回到学校,一切风平浪静。昨天那些在Q群里吵吵嚷嚷的声音在他面前一丁点都没出现。
      自从有了网络,有了QQ,大家都不在现实里表达真情实感了,再激烈的言辞也要放到网上去说,这样才能保住现实生活中的和睦。
      只有女生看到他,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喜。平头也很开心,一下搂住他的肩:“你可来了!”
      “干嘛?想我啊?”
      “是啊,想死人——”平头从没有今天这样对周围的目光高度敏感,立刻收了手,高音变低音,沉沉地说,“你想死啊,胡说什么呢?”
      关煜好笑:“你受什么刺激了?”
      平头的眼珠子往周围溜了一圈,把声音降得更低:“现在人多嘴杂,我们中午再聊。”
      “你在慌什么啊?真以为我是同性恋啊?”
      “不是我以为。知道阮玲玉怎么死的吗?人言可畏。低调,低调。”
      午饭时间,两个人趴在栏杆上啃面包。
      “你这两天怎么回事?好多人都跟我打听你呢。”
      关煜笑笑:“怪了,我又不是没请过假,这次也就请了一天而已,你们的反应也太大了点吧?”
      “不是,问题出在你身上。”
      “我能有什么问题?”
      平头有点不相信地问:“你自己真不知道?”
      关煜更不解了:“知道什么?”
      “你这阵子的反常啊。自从栗若来了之后就整天和他泡在一块儿,吃饭一起,放学一起,都说栗若在我们学校只交一个朋友,那就是你。栗若走了之后,你也跟丢了魂一样,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是,叫你做的你也做,该做的你也一样没少,可是一看就是没用心。前两天我让你给我带瓶果汁你给我带回瓶可乐,我不是还问你,你都在干嘛呢?你说,我没干嘛啊,不在这好好的么?你一说这话,我就知道你果然是人在心不在。”
      “你太夸张了。不就是瓶可乐吗?待会儿给你补一瓶不就完了。”
      “……果汁。”平头翻个白眼,又自己疑惑起来,“我的表达能力没有这么差吧”
      关煜点头:“那补给你瓶果汁不就完了。”
      平头觉得他没救了地摇头:“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的话啊?你能不能先从放空模式切回正常模式?别总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
      关煜好笑:“不是,你说的话要让我能当回事才行啊。你刚说的那都什么呀?栗若走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没受影响?”
      “没有。”
      “那你这阵子干嘛反常?”
      “我没觉得自己反常啊。”
      平头摆摆手:“好、好,反正当局者永远都是看不清自己的。那你前天从冰淇淋店好好的突然冲出去,然后就请假了是怎么回事?”
      关煜嗤笑:“你扯这么半天——跟栗若没关系。我家里出了点事。”
      “怎么了?”
      他有些躲闪:“是家里的事。”
      “很严重?”
      “反正不小。”
      “你家里就你和你叔叔吧?”
      “嗯。就是我叔叔出了点事。”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