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于是他拼命找话题:“你说我给妈妈买什么礼物好?我以前送过巧克力,可是她和我一样不喜欢吃。送过衣服,结果也根本没机会穿。送过书,她看完挑了一堆错,还用email给那个作者发过去。你说我妈是不是很挑剔?”
      “你有资格说别人吗?不愧是遗传啊!”关煜回过神,立刻又开始吐槽。
      栗若挑起眉:“哪有?你看你送我的东西我不是全都收下,还当宝贝一样保存起来?”
      说到这个关煜也确实无话可说,拍拍桌子:“吃完了没有?”
      栗若笑着站起来:“走啦走啦。我买礼物你比我还急。”
      最后在关煜的建议下,栗若给妈妈买了双舒适的鞋。
      连栗若自己也很满意,在回去的路上一直看着那鞋说:“我妈这次一定没得挑。”
      关煜沉默了几秒,才缓缓开口:“我……有没有见过你妈妈?”
      栗若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赶紧说:“没有。我见到你和你家人的时候是一个人。”
      “你是一个人去的?”
      “不是,我和爸爸一起去的,但是当时他去了别的地方。我自己乱逛才遇到你们。”
      “原来是这样。”
      “现在回想起什么了没有?”
      关煜摇摇头。他连忙笑说:“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其实我们只是碰巧遇上,也就是见过那一面而已。就一会儿,当时也没发生什么事,并不是必须记起来的历史。”
      “只是一会儿吗?”
      “嗯,就是两个陌生人恰好都在那座断桥上,于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两个不认识的人,去到了同一个地方,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而且就见过那么一次?”
      “没错。”
      “只是这样,你为什么会想了我八年?”
      “……”栗若张口结舌。他第一次,竟然也遇到了说不出话来的时候。
      “你上次在我家说,我是你的梦,又是你的启明星,所以可见这些年里你其实一直都在想念着我,对吗?”
      他咬着唇眼睛眨了几下,才一点头:“嗯。”
      “为什么?只是那一面之缘而已啊。我们的交集浅到连我都记不起那次的经过了,为什么你会这么念念不忘?”
      栗若看着他,苦笑:“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当时你留给了我太美好的印象,所以我才忘不了你吧。”
      “那当时我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了吗?”
      “没有。但是,你知道,有时候常常就会是这样的。突然就对一个人有感觉了。开始或许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就变成了记忆中的一道刻痕,越来越深刻,越来越难以割舍……”大概是,还留有遗憾吧。他想说
      关煜叹了口气:“栗若,你天生就是同性恋吗?”
      “当然不是。”
      “那一开始就这么轻易地喜欢一个男生你不觉得怪吗?”
      栗若低下头:“有过……我去看过心理医生的。”
      关煜的胸口一窒,觉得心上忽然疼起来。
      栗若也不说话了。
      这样的沉默一直持续着,直到车到家。
      两人下了车,关煜说了声“再见”,在转身要回家的时候被拉住了。
      栗若拉着他,低低地说:“我也不想的。喜欢你……我也不想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觉得那是喜欢,大概只是像对朋友那样的好感吧。但是后来,在梦里因为你而第一次梦遗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已经超出想象了。当时我已经上了大学,又学的是生物,自觉比同龄的男生要懂得多得多。我还自己找了很多相关的书来看,实在解决不了才去找的心理医生。可是,到现在我都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男生,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心理医生也没有办法告诉我答案。所以如果你知道的话,就告诉我吧。或者有不喜欢你的方法,也可以告诉我。”
      关煜的心被重重地砸了一下,一股酸涩生疼的气息以心脏为起点沿着血脉向四肢漫延开来。他把头扭到一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能不停地深呼吸,让自己不要那么难受。
      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原因的难受。
      “关煜,”栗若抬起头,深深地望着他,“今天是我们交往的第三十天了,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你对我,真正的想法是什么能告诉我吗?是不是还是不能喜欢我?——你对我,一点点喜欢都没有吗?你想一想。只要有一点点,我们就能真正开始了。你想一想。”
      听着这话,仿佛一个大浪拍来,关煜被迎头一浇,一下清醒了。
      他慌忙摇头,挣开他的手退后了好几步,才颤声说:“我不喜欢你,你别白浪费力气了,我不会喜欢你的,你也不要再喜欢我了。其实,其实这就是男生在青春期的好奇,过了这段时期这种感觉自然就会消失的。喜欢你的女生这么多,你只要愿意,一样是可以恢复正常的。”
      栗若的手被甩在了一边,整个人好像也被甩在了一边,他微微一笑,好像也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点点头,说:“对,所有书上都是这么说的,心理医生也这么跟我说,随着青春期第二性征发育,在荷尔蒙的作用下,会因为同性在身体里产生一些错误的信息,大多数是缘于对同性身体的羡慕而导致的心理倾斜。这种感觉随着青春期的结束也会消失。”
      “对对对!”关煜连连点头,“你看,你比我知道的清楚多了。行了,这事儿就不要再想了,我们以后就做好朋友好哥们儿好同学,多好。”
      “……”栗若缓缓地说,“我不想和你做好朋友好哥们儿,我想得很清楚了,我们要么就是情人,要么就是敌人。”
      关煜瞪大了眼睛:“栗若!”
      “别忘了,解药我还没给你呢。”
      一口气被硬憋了回来,关煜闭了闭眼,感觉一股火气从胸臆间升腾起来,一下蹿上了头顶。“我x!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为什么你总是这样?只做自己想做的事,说自己想说的话,从来不为别人考虑一下。考虑一下别人的心情,别人的立场,哪怕只有一下下,不可以吗?”他咬着牙,词语像是有脚,自己硬是从齿缝间蹦出来了。“不错,你还拿着解药呢,我的命还在你手上呢!你太了不起了,喜欢谁,就对谁下毒,就陷害谁,就威胁他,你的喜欢要人拿命来陪!要是你哪天不喜欢我了,讨厌我了,是不是就干脆毒死我得了?所以这是喜欢吗?是喜欢吗?因为你这样,我不喜欢你有错吗?!”
      话音落下,连关煜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喂!冲动了点吧?要是真的激起了栗少爷的怒火就麻烦了!那不光是解药,还有数不尽想得到想不到的麻烦会等待着你呢!
      再看栗若,被数落得脸色煞白,气息凌乱,头一回遭到关煜如此猛烈的炮火回击,看来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关煜暗自拍着胸口,自己那些心底的话说的时候是真爽了,说完了就开始后怕。不是他不争气,实在是栗若的手段有目共睹,招数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半晌,栗若的眼珠才缓缓地转了一下,开口说:“原来你一直是这样看我。”
      “我……”
      “和我在一起竟然让你这么痛苦,很抱歉,我没想到。啊,不对,我想到了,但没想到有这么严重。”
      ……其实,也、也没有啦。“其实……”
      栗若轻轻地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一个人如果不喜欢你,用威胁是最差的手段。其实我是知道的,只是……人快要渴死的时候,哪怕是毒酒也会拿来喝,这就叫饮鸩止渴。我在对你用出那些方法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喝着自己手上的鸩酒了。”
      他颤抖的声音让关煜也跟着颤抖起来,这次却不是因为害怕,是好像他的难过,通过空气也传了过来,在他的身上再现了出来。
      “关煜,”虽然声音越来越轻,但栗若还是在努力说着,像是声带上被一颗螺丝渐渐绞得越来越紧,但还是坚持着在说。“对不起,前段时间我还以为你对我有了……是我太自以为是了,让你这么辛苦,很抱歉。解药我明天会给你的,你放心吧。”
      喂,你不要这么客气行不行?你是谁啊?栗若啊!突然这么自省,说什么抱歉啊对不起啊,自以为是啊,想吓死小老百姓啊?!
      关煜慌了,想赶紧解释一下,可是情绪跌到史上最低谷的栗若已经在做结束语了:“明天是我们交往的最后一天了,让我们不要留遗憾地度过吧。这段时间我很开心,很谢谢你。那么,大家都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晚安。”
      就这样,卡在喉间的话只能目送着他的背影又吞了回去。明天,明天一定好好跟他说,关煜这样想着。其实那都是气话,不用放在心上。
      反复咀嚼着第二天要对栗若说的话,斟字酌句,又确信达到了倒背如流的程度才慢慢进入了梦乡。
      可是,那些话,却没有能派上用场。
      “少爷出门去了。”今天栗若没有去学校,关煜放学的时候去他家,管家对他这样解释。
      “去哪儿了?我进去等他回来。”
      “啊,少爷去巴黎……”
      “哦,江边的那个啊?怎么又去……”
      管家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不,法国的那个。”
      好像被迎头挨了一记闷棍,关煜懵了。怎么突然就……?他不是说今天是交往的最后一天吗?“他不是说今天要我和……”哦,对了!“啊,是他母亲生日,所以要回去一趟对吗?”
      “是这样的,小关先生,少爷有东西让我交给你。”说着,管家拿出一个盒子给他。
      “他没有说什么?”
      “他说要给小关先生的东西都在里面,你看了就明白了。哦,还有,”管家叫住捧着盒子就要走的他,很郑重其事地说,“少爷让我一定要记得对你说‘对不起’。”
      关煜莫名地开始觉得心慌:“他不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吧?”
      “这倒没有。他今早走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他也没有不舒服的样子。”
      关煜觉得好像有股寒意从背后升起来,他颤声问:“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管家抱歉地笑笑:“这个,他并没有说。”
      关煜干笑了一下,与其说是说给管家听的,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安慰:“他就算是去了巴黎,那也总要回来的吧?你们都在这里,家也在这……”
      “哦,忘了跟您说,这里会关闭。我和卢婶很快也要回自己家去,然后定期回来照顾一下,和以前一样。”
      关煜僵住了。
      
      盒子不大,里面只有一瓶药,和一张新的彩票。彩票上附了一张字条:
      原谅我不能当面对你说再见了,我怕见到你就会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我也怕听到你说的话。这次回来,给你带来了很多的烦恼,我很抱歉。还有,你并没有中毒,那些解药不过是维生素C。请你相信,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所以也请原谅我一直以来的任性。我不会再带给你困扰了。这张彩票就当是我们三十天的礼物,希望它能给你带来好运!
      最后四个字,写得极其的慎重,一笔一划都好像十分艰难,力透纸背:
      关煜,再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回贴回贴回贴!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