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栗若在领子里摸了一圈,接着慢慢扯出一条链子:“我们的定情信物我怎么会丢掉吃掉埋掉呢?”
      “你你你你——”他不会还戴着吧?那都多少天了,就算是盐腌的话梅也不能这么天天戴着啊!他想到那个可能忽然有点想吐。
      栗若只是神秘地一笑,手里已经把链子整条扯出来了。“你知道琥珀吗?”
      “嗯。”
      “知道琥珀形成的过程吗?”
      “就是——啊!”我勒个去!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关煜觉得自己快要得失语症了。
      链子上原本吊着的小话梅被包裹在温润透明的褐色树脂里,远看说不定还真的有人会以为是琥珀呢。
      关煜傻眼了。他呆呆地接过来左看右看:“你、你是怎么办到的?”
      “知道原理模拟一下就好了。这有什么难的?”栗若拿过来又好好地戴上,笑得很得意。虽然总是被人称赞,投以崇拜羡慕的眼光,但都没有比关煜的目光更让他得意。或者说,对于其他人的反应他早就麻木了,只有关煜的,还是让他觉得最有成就感。就好像任何“表现”都是面向特定的对象的,所以夸奖只有被那个“正确的人”说出来才会变得有意义。
      关煜就是那个对他来说具有特殊意义的人。
      所以关煜果然不负众望地对琥珀话梅回不了神,震惊的眼神掩饰不住由衷的敬佩。“连这都想得到,不愧是你啊!”
      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其实也是实验了多少次才成功的天才栗若同学,于是就禁不住的摩挲着它,抿着嘴笑。“是不是对我很佩服?”
      “嗯,佩服得不得了。”你有这个脑子这个时间不如去解决一下水污染啦核泄漏啦沙尘暴啦,瞧现在把你闲的。
      “喜欢上我了吧?”
      这话简直就像开关,立刻就能开启关煜的冷静模式。连连摇头不说,还后退了一步,嘴里说着:“怎么可能?一码归一码,我才不会这么容易上当。”
      栗若失望地撇撇嘴,转过身自言自语了一句:“全世界就你嘴硬。”说着就往楼梯走。
      关煜也跟在后面,虽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但也跟着补充:“谁会因为把话梅做成了琥珀就喜欢上了?你说是吧?”
      栗若感到好笑地瞅他:“你这是在寻求我的认同哦?”
      关煜倒很理直气壮:“平心而论,难道不是这样?喜欢应该是由心灵的交流产生的感觉啊。”
      “我们难道不是一直在进行心灵的交流?”
      “交流是交流了,我也比刚开始的时候对你改观了很多,但这不是喜欢。我对你的感觉离喜欢还很远。”请你正视这个现实吧。
      “那不如我们心灵和□□同时进行,说不定距离一下就能缩短啦。”
      关煜顿时觉得没法跟他说下去了:“你又来了。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说到那上面去?”
      “那你能不能对自己诚实一点呢?”
      关煜失笑:“哦,难道我说不喜欢你就是对自己不诚实了?”
      栗若很肯定并且很认真地点头:“嗯。”
      “凭什么这么认为?”
      “直觉。”
      “切!真是千年人参一样的答案。”
      “什么千年人参?”
      “‘直觉’啊。和千年人参一样包治百病的万能答案。”
      栗若不服气地扁扁嘴:“你不信就算了。你连自己都不信,何况是我。”
      
      “小煜。”
      关煜一进家门,就看到关陌已经做好了饭菜,坐在饭桌前等他。这是很不寻常的现象。
      “怎么了?”他紧张起来,放下书包,赶紧过去坐下。
      “嗯,跟你说一声,我的稿费到了,你明天记得去买米。”
      “真的?太好了!”他欢呼一声,但见关陌的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又担心地坐回去,“还有什么事?”
      关陌给他递碗筷:“先吃饭吧,吃完了我再和你说。”
      关陌很少做饭,不光是懒,作息不正常,没有时间,更因为他做的菜实在不怎么好吃。所以一旦他开始做饭了,就说明发生了必须节约时间的事。
      关煜吃得飞快,比他吃得都快。没一会就放了筷子,安静地等着他,关陌有心事,也没什么胃口,跟着慢慢地把碗放下了。
      “你那个同学,就是上次来我们家吃饭那个,姓栗的……”
      “栗若?”
      “对。他……有没有说过他家里的情况?”
      “没怎么问过。怎么了?”
      “没有,就是想问问。其实从那天起我就想问来着,只是又怕是我多想了。他是你的同学,应该跟我没什么牵连。但是这个姓上我有个认识的人,是个……嗯,总之是怕和他有关。你去打听一下他的家庭背景,不然我不安心。”
      “哦,好。”关陌第一次有这样的反应,他不敢怠慢,立刻就又出了门。
      走到栗家门前,正好看到栗家的车缓缓开出来。栗若坐在里面,看到他马上下了车窗。
      “有事?”
      “嗯。你这是要去哪?”
      “巴黎……”
      关煜大吃一惊:“啊?怎么这么突然?”
      栗若就笑:“跟你开玩笑的,是江边那个。”
      “哦,百货公司啊。”关煜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是法国那个呢,吓一跳。”
      “干嘛?我真走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嘛。”栗若打开车门,“一起去吧,陪我去买点东西。”
      “你走了我应该会想你。”上了车,他做若有所思状。
      栗若果然很高兴:“真的?”
      “是啊。我会想,你走了就不要回来了。真那样的话我就去给老天爷烧三炷香。”
      栗若失望地皱起鼻子:“噫,就算这样想也不要说出来啊。”
      关煜对他大笑:“哪能真这么想啊?你还当真啊?”
      栗若松了口气,露出笑容,他又说:“至少你得再回来一次把解药给完了嘛。之后你去哪我才不管呢。”
      “滚!”栗若气得拿脚踹他,“你就等着毒发身亡吧!”
      江边并不远,他们打打闹闹的时间也过得很快。
      “你要买什么啊?晚饭吃了吗?”
      “没有,待会儿就在这儿的餐厅吃,你陪我吃一点吧。我妈妈生日快到了,我要给她准备礼物。一直都没时间,今天勉强抽出点空来。”
      关煜正愁不知该怎么入手呢,现在正好机会就来了,立刻打蛇随棍上:“你妈妈的生日?那不是和你的很接近?”
      “嗯,就差几天。说起来,我生日的礼物你想好了没有?”
      关煜老实回答:“没有。”
      “想过没有?”
      “没有。”
      栗若忿忿地说:“解药取消!”
      “哎,现在开始想不就行了。反正还有时间嘛。”
      栗若瞪他一眼,不说话了。他赶紧说:“对了,你好像都很少提到你的父母。”
      “你对我的事关心过吗?你连我的事都不问,我要是跟你说起他们不是很莫名其妙?”
      “好好,是我的错。那现在问可以了吧?他们是做什么的?”
      “我爸爸的工作就是整天跑来跑去,而我妈妈的工作则是整天呆在实验室里。”
      关煜摇摇头:“不懂。”
      “我爸爸是个室内设计师,妈妈是个遗传学家。”
      “哗,一听就是精英家庭。”虽然一早就知道他的家世不一般,但没想到是这么的不一般,室内设计师和遗传学家的组合,怎么看都觉得神奇。“你爸爸和你妈妈能遇上一定是很曲折的故事。”
      “一点也不曲折。两人从小就是邻居,青梅竹马。”
      “那两人感情一定很好很恩爱。”
      “不,他们俩从来没住在一起过。”
      “哈?”
      “我妈妈那个人,是个高智商的天才,她人生最大的意义就是做研究。她的世界只有实验室,除此之外的世界上发生的事她都漠不关心。”
      还有比栗若还怪的人?关煜觉得很不可思议。“那对你呢?”
      “看心情。”
      关煜开始同情他了:“那你爸爸呢?应该很关心你吧?”
      “嗯,相比我妈,他算是很好了。不过他整天都在外面,所以我和他相处的时间还不如和我妈在一起的时间长呢。”
      “你们这一家人,怎么……”
      “怪怪的是吧?”
      “嗯。”你能“无常识程度只是这样而已”地活到现在也不容易啊!我错怪你了。
      “因为我家不是普通的家庭嘛,自然不能和你家比。”说着说着,栗若露出因回忆而神往的表情,“你妈妈很温柔的,爸爸虽然严厉,但也给人很温暖的感觉,我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很羡慕你啊。你们一家人就像电视上的家庭,又温馨又相爱。不过我的爸妈虽然是那样,但也很爱我的呀,只不过表现出来的不多而已。”
      关煜大吃一惊:“你见过我爸妈?”
      “嗯。”栗若似笑非笑地看他,“我不是说是为你回来的吗?我们早就见过面了,只是你不记得罢了。”
      “有吗?”关煜震惊了。“不可能!如果我见过你,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栗若笑开了:“你确实不记得了。但这么说是在夸奖我吗?”
      “你很清楚自己的特殊吧?”
      栗若耸耸肩:“我这么特殊你也没记住不是吗?”
      关煜现在已经非常疑惑:“我真的见过你?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一点点都没有。”
      “八年前,在你老家的小河边,那里有座桥被洪水冲断了。我们就是在桥上见面的。”栗若看着窗外,撇撇嘴,“你当时一个人,我也一个人,我们不约而同地来看这座被冲断的桥。我们还……算了,你果然是不记得了。”
      关煜呆若木鸡,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车在巴黎春天的门前停下,栗若见他没反应,就先下了车。他一动,关煜也动了。一个箭步冲下来,拉住他,声音颤抖:“骗人……你是骗人的吧?为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
      栗若看着他,无奈地哂笑:“过去这么久了,当时我们都还小,不记得也正常。”
      关煜还是觉得难以自信,手不自觉地越发使劲了:“我记得那座桥,是石板桥,被冲断的缺口上的石砖还摇摇晃晃的,很危险。那地方被拉了隔离线,禁止通行的,但是我找到了个缺口钻了进去。当时水才刚退没多久,河水还是很湍急,水位也高,所以上桥之后我觉得桥身还很晃动,还有些害怕。你看,这么细的细节我都记得,为什么却不记得有你?”
      栗若无言地直视他的眼睛,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忽然一笑:“对啊,为什么呢?这应该问你自己啊。”
      关煜愣了,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手却慢慢松开了。
      栗若一把抓住了他松开要缩回去的手:“关煜,过去的事,记不起来了也没关系,我们把握好现在就好了。”
      关煜摇摇头,困惑地低着头想着,轻声说:“是不是,我在车祸里还是丢失了一部分记忆?为什么上了桥之后的事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呢?”
      “别想了,关煜!”栗若握紧他的手,“别想了!我们不说这个了!”
      “可是……”
      “我饿了,陪我吃点东西吧。”他说着,不由分说地就把他拉进了旁边的餐厅。
      陷入了无法寻回的记忆的关煜魂不守舍的,连餐点送上来之后也是有一夹没一夹食不知味地吃着。他都已经吃过一顿了,却到了就这样又塞了一顿下去也没什么感觉的地步。
      栗若见他这个样子十分后悔,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他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呢?把他逼到这个地步对现状也没有半点帮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回贴回贴回贴!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