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8 章

      像力气被一下子抽光了,走在楼梯上的脚步仿佛是踩在棉花里。最后腿一软,他坐在了楼梯上,捧着那个小盒子发呆。
      关陌起床看到他:“你在这干嘛?晚饭做了吗?”
      他才如梦初醒,赶紧站起来:“我马上去做。”
      关陌拦住他:“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手里这是什么?啊,对了,你让栗若到家里来一趟,我有话要问他。”
      “他走了。”
      “哈?”
      关煜有气无力地说:“他到巴黎去了,法国的那个。”
      关陌也吃了一惊:“怎么这么突然?”
      “我也不知道。刚才去找他,他家的管家说他走了。”
      “不是吧?这家伙怎么说走就走,跟玩儿似的。那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吗?”
      关煜摇摇头:“看样子是不会回来了。”
      关陌惊极反笑:“好,不回来也好,省得我提心吊胆的。”
      关煜的注意力被这话吸引了过去:“怎么了?”
      关陌点了点头,张了张嘴,但看看他,最后还是摆摆手:“既然走了,就没事了。我说,你这么失魂落魄的,不是一直宣称不喜欢人家吗?”
      “哪、哪有?我是太累了,什么失魂落魄。你等着,我把东西放了就去做饭。”
      关陌目送着他,轻飘飘地说:“欺骗自己的人最终都会受到惩罚的哦。”说完,想想又觉得不对,“哎呀,我在这起什么哄?栗若走了不是正好,他要真把人招了回来,倒霉的不就是我了吗?噫呀,呸呸呸!自找麻烦可不是我的作风。”
      
      早读的时候班主任宣布了栗若休学的消息,大家议论了一阵,内容充满了八卦精神和创意。
      栗若的那个座位,在他来之前就是空的,现在又空了,干净得像是这个人从来没存在过。倒是皮主任来看过几次,愁眉苦脸的,似乎也不愿相信学校的希望就这么消失了。
      所有人都知道栗若只和一个人有交情,于是关煜就成了栗若问题专家。但他知道的并不比其他人多,所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照理说,这对他是个好消息,一个凭空出现的麻烦就这么轻易地摆脱了,他应该高兴才是。
      就像关陌说的,既然他从来也没喜欢过人家,又何必显得这么失魂落魄?所以他表现得比别人都要若无其事。几天之后,有关栗若的话题就渐渐没有人提起了。
      没人提了,关煜反而有点心寒了。好歹也同学了这么段时间,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漠不关心?这还是栗若,换了个更平凡的人离开了,根本就像水面上的涟漪,一眨眼就让人忘了吧?
      心里的不舒服,他觉得其实就是在为栗若受到这种冷漠的对待抱不平而已。
      有一天,平头靠过来,关心地问:“喂,看你的脸色,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倒没有。”他答。但重点是,也没有什么顺心的。
      叔叔的稿费到了,造成他生活一片混乱的罪魁祸首走了,最近一切都顺风顺水,连那张彩票也中了个两万块!这样的日子,对他来说实在是无可挑剔。
      有这么多值得高兴的事,可是他却没什么雀跃的心情。心里老是沉甸甸的,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仅如此,他还有了幻听的毛病。
      他似乎老是听到栗若在和他说话,可是当他回过头去,当然那儿一个人也没有。
      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让他到了几乎要失眠的地步。他渐渐变得不敢一个人独处,整天和平头他们呆在一起,哪怕不说话,光听他们闲扯也是好的。
      关陌的小说成为了了高中男生中的潮流,情感真挚,煽情又不腻味,重点是花样不断翻新,已经从单纯的技巧类上升到竞技类,开创了□□小说的一个新流派,平头那伙人把他当神一样崇拜。
      关煜对他们的这种盲目崇拜当然是不以为然的。“看多了觉得也就那样,也没觉得写得有多好了。”他这样拒绝平头后来再塞给他的书。平头当他是一下看太多,吃腻了口味,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管和其他人分享去了。
      班级活动三人组总是最后一个梯次拿到书。看到他们在传看最新的一期《人间记实》,那书都已经快被翻烂了,关煜咂舌:“他来去就那三板斧,你们到底在兴奋个什么劲啊?”
      副班长说:“你懂什么?这本书通过描写一个孀居女人排遣寂寞的方式,深刻地揭露出现代社会生活中的人情冷漠,人际交往趋少,心理隔阂加重等社会危机,以及越来越多的人陷入心理孤独的社会现实。通过大胆的笔触,深入剖析了一个渴望爱的群体,表达出即使是彼此陌生的人只要相互理解和关怀,也能发生爱的行为的美好愿望。”
      文娱委员嗤笑一声:“你能从里面看出这些东西?打死你我都不信!”
      班长呵呵呵地笑:“只有最后一句才是你想说的吧?”
      副班长和他们打成一团,关煜看着都觉得自己都快要羡慕他们了。
      真好,这才是正常的高中男生该做的事。在□□小说中尽情释放幻想的青春才是没有虚度的青春啊!哪像栗若,把时间都花在喜欢一个不可能喜欢他的男生身上,还说是天才,简直是蠢材才对!
      蠢死了!
      呸!
      “我高兴!你管得着么?”
      “谁爱管你了?表示一下鄙视不行啊?”
      “哼,你是心慌了吧?”
      “开什么玩笑?我心慌什么?”
      “你叔叔也说了,欺骗自己的人是要受到惩罚的,你能不慌吗?”
      “谁说我——”他大叫一声,转过身去,“你给我闭嘴!”
      天台上空荡荡的,除了他谁也没有。
      他顺着栏杆坐到地上,像是刚跑完一万米,满头大汗,咽喉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扣住,呼吸急促,心跳快得似乎随时都会从嘴里蹦出来。他用力地像面前不存在的人挥拳,一拳又一拳,找不到目标的拳头即使使尽全力也没办法把那些一天天累积下来的郁闷挥打出去。
      “啊——”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着,“啊——”像受了内伤的狮子,没有伤口可以上药,只能用哀嚎来宣泄自己的痛苦。
      “啊——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啊——不喜欢——”
      
      “等下你们要去哪里?”放学的时候,他问平头。这帮人一般总要在外面游荡一阵子才会回家。
      “干嘛?反正你又不会去。”
      “谁说我不会去?说来听听嘛。”
      平头很惊讶:“不是吧?你不是标准的乖乖牌吗?定点回家绝无例外的啊!”
      “今天家里没什么事,难得我也轻松一下嘛。”
      “真的?”平头喜上眉梢,“太好了,今天我们约了几个女生,如果你去就完全不用慌了嘛!哈哈哈。哎呀,早说你今天有空嘛,我就约他们学校的校花了!”
      “呵呵,你又没跟我说。”
      “我哪知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说起来,你都好久没跟哥几个出去玩了。一放学就跟栗若回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才是去约会呢。”
      关煜一拍他胸口:“瞎说什么?我跟他约什么会?都是男的,只不过家住得近,正好搭他的顺风车而已。别废话了,你们今天都有谁?要去就赶紧的啊。都是美女吧?”
      平头捂着被重伤的胸口,咳了好几下,顾不上说话,只能频频点头。
      四五个女生在他们面前坐下。平头是牵头的,先打了招呼,又忙着做介绍。
      这些女生都是常跑出来玩的,都直接爽快得很,见到关煜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在平头的介绍里也只对他最感兴趣。其他男生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叹了口气,连平头都觉得愧对其他兄弟地不好意思起来。
      女生只顾围着关煜说话:“原来你就是关煜!哗,你知道吗?你超有名的!”
      “是啊是啊,都说十八中有个大帅哥,但是从来不出来玩的,今天我们也太好运了吧!”
      “嘻嘻,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不要啦!我来请我来请!”
      “你给我走开啦——”
      旁边的男生都看不过去,出声说:“喂,这里还有人呢,要请客可以请我啊。”
      立刻就遭了白眼:“想吃自己买。一个大男人还要女生请客,真好意思!”
      其他人不服,大声抗议:“那关煜不是男生啊?”
      “关煜的话,别说请吃冰淇淋了,给他买什么我都愿意!”
      “就是就是。我也愿意!”
      “还有我还有我——关煜你等下要不要一起去唱K?我们请你呀。”
      男生们愤怒的目光射向平头:“ 都是你啊!你有没有搞错?带谁不好非要带这小子出来?”
      平头也没想到那些女生像见了鱼的猫,竟然完全肆无忌惮起来,连忙站起来说:“你们让关煜喘口气,他只是过来看看,马上要回去了。”
      “什么?!”女生们顿时炸了锅,“不行不行,难得出来一次,怎么才坐下就回去?看不起我们是不是?”
      关煜自己也懵了:“什么?回去?”
      平头不由分说地一把把他拉到角落:“你没看到那些女生也太夸张了吗?你在这里那我们怎么办?”
      关煜本人很委屈:“可是本来就说好带我一起出来玩的嘛。”
      “你平时不是一早就要回家的吗?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家又住得远,小心太晚回去没公车了。”
      “我可以转地铁啊。”
      “关煜!”平头开始咬牙切齿了,“这么多年兄弟,你不会还没听懂我的意思吧?”
      “我听懂了……”他又不是傻子。可是让他就这样回去,他也不愿意。家里太安静了,隔壁的人也都搬空了,他怕自己坐在房间里,又会听到不想听的声音。“可是这又不是我的错。”
      “哥们儿,里面那个穿红色外套的,”平头悄悄指给他看,“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看在我追了这么久的份上,你可不可以别砸了我的场子?”
      关煜明了地点点头,不以为意地说:“那我先选定一个不就好了,剩下的都是你们的。”
      平头意外地看着他,笑了:“也行。看不出你倒不是新手。”
      “呵呵。”关煜跟着他回到座位。虽然他很少出来玩,可是和女生相处的机会,他倒是比在场的都要多得多得多。
      他可是十八中蝉联了不知道多少周的校草爬行榜榜首关煜啊!
      从小就被一帮女生追着跑围着转的关煜啊。
      他是谁啊!
      只要他愿意,十五岁有女朋友那都得算晚恋。要不是他家的家教严,家里又有个需要照顾的关陌,他早可以横行十里八乡不带喘的,各种美女任他选。即便他是少根筋的关煜。
      如果他早就有了个女友,又怎么会有机会被栗若威胁、表白,然后……然后……
      “关煜,听说你以前是打排球的?怎么不打了?”他选了个蓝衣服的女生,眼睛大大的,化了一点淡妆,皮肤又白又嫩,在这群女生里话最少,像个安静的洋娃娃。是他喜欢的类型。
      两人坐在座位的最外面。
      “嗯。打过,后来受伤了就退队了。”
      “好可惜啊。你身材这么好,又高。”
      “是啊,我也觉得可惜,但是都退了,也没办法嘛。”
      “伤得很严重吗?还能不能治好?”洋娃娃天真地望着他,问的问题也很天真。他笑笑,摇了摇头。
      “哗,好可惜。”话又重复了一遍,大概见他也不甚热情的样子,情绪也跟着低迷了。
      关煜就笑:“不打也没关系,反正也成不了专业的,到最后还不是要一样考大学,然后毕业找个稳定的工作。那本来就是爱好而已。”
      女生点点头:“嗯。话是这么说啦……但就是觉得没有机会见你打排球的样子,有点可惜。”
      关煜看她一眼:“我不打排球就不帅了吗?”
      这一眼就让女生顿时满面飞霞,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你干嘛这么紧张?”
      女生见他笑了,自己也害羞地笑起来:“对不起,我确实挺紧张的。你好帅,我没想到你会选我。”
      “为什么不选你?你很可爱啊。”
      “是、是吗?谢谢。”女生不停地用手捋自己的头发,紧张溢于言表。
      关煜含笑望着她,想着这就是我该过的生活,这才是绝对正确的选择。
      一时间两人又没话了。女生捋了半天头发,关煜都要担心她把自己的头发快捋没了,她终于又想到新话题:“对了,你们学校好像还有个大帅哥对不对?而且听说智商超级高,是随随便便就拿了全市第一的天才。”
      关煜的笑容连他自己也没发觉地僵硬了:“嗯,是有这么个人,不过……”
      “其实我见过他。他长得很好看,就是有点不好接近的样子,当时我没见到你,现在觉得还是你比较帅。”说完又补充,“比他帅。”
      “谢谢。”
      “也许聪明的人都那样,我们学校的尖子生也那样,总是独来独往的,也不交朋友,怕被别人超过。”
      “嗯。”
      “那种人的性格很孤僻很难搞吧?就算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反正也没有人喜欢。”
      关煜拿起果汁喝了一口,又一口,直到把果汁一口气喝完。
      女孩望着他,也默默地捧起自己的杯子跟着喝。
      他把杯子往桌子一放,站起来:“我去趟厕所。”
      厕所在二楼,他走上楼梯的拐角,做了个深呼吸,反复几次,终于感觉好一点了,才进了厕所。
      解决完出来,他没有马上走回去,二楼有电视,这个时间本来就也没什么客人,所以这层楼连服务员都没几个。他在电视的对面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电视在重播昨天的连续剧,他百无聊赖地看着屏幕,又看了看表,琢磨着是不是该回去了。关陌不知道起来没有。今天这么晚回去,他又该骂人了。
      “咦?你怎么坐这里?”平头也上来上厕所,出来不留神就看到他无所事事地坐在这里,于是也坐了过来。“怎么,那妞不满意?”
      “不是,我算算时间恐怕要先回去了。”
      平头了然地笑,拍拍他肩膀:“早说你要先走的嘛,还跟我死不承认。”
      电视里的内容很快就到了本市新闻的时间。
      “……下面插播简讯。近日在全市范围内展开的扫黄打非活动卓见成效。各级警力通力合作,扫荡了各种黄赌毒窝点XXX个,抓获涉案嫌疑人xxx人,缴获各类黄色□□书刊和音像制品总计……”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