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脑洞十八弯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女与傻子十

      两人又叙旧了很长时间,男子道:“既然如此,请三爷带着小公子立即随我前往京城,我会传信给其他兄弟,让他们都去京城的。”
      谢钦瑜因为没听懂一直在旁沉默,直到此刻,看着男子即将落在他头顶的手哆嗦了一下:“阿爷……”
      老头安抚道:“别怕,叫叔叔。”
      “叔叔……”
      “谢小子,走,咱们去京城!”
      
      谢钦瑜惊了惊:“阿爷,菱舟!”
      “对对对,菱舟,菱舟。”老头想了想,“我去和她说一声,让她先回去吧。唉呀一讲起话来把她给忘了,小丫头肯定等急了。”
      老头正要往回走,却迎面涌来一大波人流。
      “快走快走,前面龙舟比赛要开始了!”
      人实在太多,他能在人潮中握紧谢钦瑜的手已是不易,更别提逆向而行了。他没有办法,只能随波逐流。
      
      等稍稍得了空,有喘息之机,老头才发现都不知道被挤到什么地方了。
      男子从人群中奋力挤出来,抹了把汗:“幸亏没有走散,不然我可不知道又要花多久才能把你们找回来。”
      老头愁道:“这下好了,我怎么和小丫头交代!”
      他把事情和男子说了一下,男子道:“小姑娘既然聪明伶俐,想必不会出什么问题。只需找个跑腿的说一声便可。”
      
      他环视周围,拦下一个看起来本分老实的卖花姑娘,卖花姑娘是本地人,听描述便知道是洪菱舟等待地点哪家酒楼,很快便拿了钱应承了下来。
      老头无可奈何,但是想着菱舟身边还有三个人跟着呢,也不太可能出事,也就不再多言。
      谢钦瑜道:“阿爷,菱舟她……”
      “菱舟她不会有事的,你放心。你跟好爷爷,咱们和这个叔叔上京去。”
      “上京?”
      “去京城。”
      “为什么不带菱舟?”
      “菱舟有她该去的地方,你也有你该去的地方,乖啊。”
      
      直到坐上马车,谢钦瑜还没有很懂发生了什么。
      他问老头:“阿爷,我们要去多久啊?”
      男子接话:“到京城还要很久,小公子先睡会儿吧。”
      “哦。”谢钦瑜看了他一眼,觉得今天玩了一天也确实挺困的,便也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等到第二天醒过来,谢钦瑜揉了揉眼,发现还在赶路。
      老头和男子正在轻声谈话,见谢钦瑜醒了就道:“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说着递过去一个包子。
      谢钦瑜接过来,掀开一点车帘,看见外面的山野,失望道:“怎么还没到啊。”
      男子笑道:“京城很远呢,小公子还是耐心点吧。”
      “啊。”谢钦瑜沮丧道,“那我们什么时候才回去啊。”他小小声道,“我想菱舟。”
      男子道:“去了京城怎么还想着要回来呢?京城还有很多小姑娘,若是小公子实在放不下,等安定下来了把那个小姑娘接来也未尝不可啊。”
      
      谢钦瑜呆呆道:“不回去了吗?”
      老头抬手制止男子,看着谢钦瑜道:“若是阿爷说,京城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有更多的人会照顾你,你愿不愿意住在京城?”
      谢钦瑜沉默了一瞬:“阿爷这话,菱舟之前好像也说过。”
      老头愣住了。
      
      “我不要。我要回去。”
      “这……”男子为难地看向老头,“圣上都翻案了,我联系过谢侯的故交,他说圣上曾叹若是谢家有后,必当加封……”
      老头又问了一遍。
      谢钦瑜倔强道:“我不要,我要回去。”
      “你不是一直说要有钱、住大房子、天天吃肉吗?这些现在都可以实现,究竟为什么不愿意呢?”老头轻声问道。
      “我、我害怕,我不要去京城,我觉得村里挺好的。”他低着头,“我自己可以挣钱、可以盖房子、让你们吃上肉。”
      
      男子失笑:“你都没去过京城,又怎知京城不如乡下呢?”
      “京城、京城可怕。”
      男子刚要说话,却被老头打断:“他说得不错,京城确实可怕,你莫忘了他爹是如何亡的。”长叹一声,“也是我一时激动糊涂了,他脑部受过伤,比不得常人,即便了承袭了爵位,怕也是要被人嘲笑的。”
      “谁敢嘲他!”
      “没什么不敢的,私下说几句罢了,也不好追究。”老头摇头道,“我原本想当然这孩子会欢喜答应,却忘了他本就拒绝过这种事情一次了。他虽然伤过脑子,可大概,潜意识里还是对京城那种是非之地很敏感的吧。”
      
      男子搓了搓手,皱眉:“三爷说的也不无道理。小公子没个依靠,是不像样子。”
      “刚救他出来那阵子,我想着他就平平淡淡过一辈子最好了。你也冷静下来想想,做个普通人,也不差吧。”老头往后一靠,手交叉垫在脑后,“再说谢小子这个性子,太容易吃亏了,还是安安全全活在乡下吧。”
      谢钦瑜补充道:“和菱舟在一起。”
      老头失笑道:“那小丫头有心眼有主见,又对小子好,小子身边有她,必然不会受气。再者说,菱舟也是个有来头的,为小子弃了富贵,我家小子这么喜欢菱舟,若是转头就入了京城,岂不是太玩弄人家了么?”
      
      “可是,可是这样,我不甘心啊,兄弟们也不会甘心……”男子捏了捏眉心。
      “侯爷当初托我送他母子二人离开,就是想让我保他们远离纷争。你也别告诉那些侯爷的旧交了,若是谢府故人真的有心,抽空来乡下看看我们也是欢迎的。”老头深吸一口气,“你叫车夫掉头回去吧。”
      男子沉默着想了很久,才揉了一把脸道:“那我就尊重小公子的意思吧。”
      “麻烦你了。”
      “没事,只要小公子高兴,只要知道小公子过得好,我们就满足了。”男子出车厢和车夫说了几句,马车便悠悠掉了头。
      
      *
      
      谢钦瑜人傻,也说不清个来龙去脉,洪菱舟更气,正要说话,就看见老头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撑着膝盖出现在门口喘气:“谢小子,你,你个没良心的,就,就知道回来看女人,跑得贼快,也不为我这把老骨头考虑考虑,哎哎哟。”
      洪菱舟破涕为笑,说:“你们到底到哪儿去了?”
      “这件事情吧,太复杂了,不好说,你也别多问了,反正就是经历了和你差不多的事情,懂吧?”老头晃了晃手,“有水喝吧?”
      
      洪菱舟愣了愣,起身倒水递给他,看老头牛饮而尽,试探问道:“……所以?”
      “所以谢小子要美人不要江山啦!”老头一巴掌拍在谢钦瑜后脑勺,“将来长大了可别后悔啊!”
      洪菱舟的脸微不可察地热了热,转身道:“我给你们烧早饭。”
      谢钦瑜摸着后脑跟着洪菱舟道:“菱舟啊,我以后呢,就做草编养你啊。”
      洪菱舟扑哧一声笑了,抹了抹眼睛:“你不养你阿爷啊?”
      “养啊,养啊,都养的。”
      “你那草编太费时费力了,养三个人太难了吧?”
      谢钦瑜啊了一声:“那怎么办呢?”
      
      三天后。
      “谢钦瑜,我昨天收到天庭通知啦,他们说,要想我留下来,除非你在屋后那块地挖个洞,如果能挖到该有的东西,那说明是你感动了上天,我呢,就会一直留下来陪你。”洪菱舟笑眯眯挎起篮子,“我跟李婶进城去卖草编了啊,晚上才能回来。”
      谢钦瑜睁圆了眼睛:“真的吗?”
      “你不信啊?”
      “我信啊,我现在就去挖!”
      洪菱舟笑着看他吭哧吭哧扛了把铁锹跑了,冲一边看戏的老头使了个眼色,就走了。
      
      洪菱舟晚上回来的时候,谢钦瑜就兴奋地上来道:“菱舟!菱舟!你看我挖到了什么!钱诶!”他抖着手里的一沓银票。
      “天哪!”洪菱舟惊讶地看着银票,“这么多钱!看来天庭特别喜欢你,才赏给你这么多钱!谢钦瑜,这是你靠自己人格魅力赚来的,从此我们就可以盖房子天天吃肉了!”
      老头默默喝粥:菱舟你玩得开心就好。
      
      *
      
      村里这几天都炸锅了,听说谢老头那家偶然在屋后挖到了前人藏的银票,发了大财,这么快连新房都盖上了。当然有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干净的勾当,可是他们虽然住得稍微远了点,但活动范围还在众人视线之内,谢老头每天上山种种地,谢大傻每天蹲门口编草编,洪丫头到处乱逛,偶尔和李婶进城一趟,实在找不出什么疑点。
      
      也有人眼红,想那家不过是住了几个老弱,半夜潜进来想偷点啥,结果乌漆麻黑一转头看见一个白毛鬼,当场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出了房子,回去就不大正常了,整天叨叨着有鬼。于是人们也知道了这货都干了点啥,鄙视之余对谢老头家也存了几分敬畏之心。
      洪菱舟看见那人发病的样子后,回家就滚在她白色的床单上笑了半天。
      
      偶然有次,不识相的毛孩子趁老头和洪菱舟不在想要逗弄谢钦瑜,谢钦瑜被逼急了结结巴巴说了几句,对方撸了袖子就要打人,结果拳头还没挥出去,就被人拎着后领提了起来。他懵了,回头挣扎道:“你谁啊?”
      凶神恶煞的男人道:“你大爷!”他把他丢在地上,怒道,“再被我看见欺负谢钦瑜,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毛头看了一眼男人身后还跟着的几个男人,吓得一溜烟跑了。
      男人搓着手呵呵笑道:“阿瑜啊,叔叔们来看你了。”
      于是村里人又知道了,谢家有一群不好惹的亲戚。
      
      总之三个人的日子过得很滋润。
      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谢钦瑜坐在板凳上编草编,洪菱舟靠在他背后,对着阳光看手里的草编鸟雀,问道:“谢钦瑜啊,你现在过得可欢喜吗?”
      谢钦瑜抬起头看了一眼路那头正在走回家的老头,笑了一声:“欢喜。”
      洪菱舟手里的草编鸟雀骤然破裂消散,她一下子坐起来,看着眼前的景致也寸寸消退,连老头的身影都模糊不见,只剩了谢钦瑜一人。
      
      她看着谢钦瑜,觉得他明明是少年模样,眉眼神色却是熟悉的那人。
      “菱舟啊……”他低低道,轻轻握住了她的双手,“随我继续走下去吧……”
      “啊?”她一声惊叫,眼前又是一黑。
      谢钦瑜,你这是开的无底洞还没完了是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单元结束了,继续新单元。
    新单元有个设定十分鬼畜迷人,想想就很带感!
    但是……为了蹲榜单……我要控制一下字数……
    希望小天使们……理解一下我……不要删收藏……QAQ
    谢谢你们,下次更新在周日,再下次在周三。
    周四换榜后我保证日更三千!到时候留言会发红包哒~
    新单元有糖!有糖!有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