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脑洞十八弯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世子与暗卫一

      “阿嚏!”洪菱舟一个喷嚏惊醒过来。她望着头顶像撒了一层金粉的床账,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就有人悄无声息走到床前,隔着一层纱帐问道:“世子可有哪里不舒服么?”
      “啊,呃……”洪菱舟撩开纱帐,指了指不远处调香的婢女,问道:“你们,燃的这是什么香?”
      “是新进贡的雪合香,圣上刚赐下来给府里的,王爷派人送了些过来,奴婢就让熏上了。”贴身婢女给她穿好里袍,“世子若是不喜欢,奴婢这就让人去熄了。”
      
      “唔,熄了吧,味道怪怪的。”她皱了皱鼻子,“什么时辰了?”
      “刚过未时。世子不是和人约了下午去游湖么,也差不多该拾掇了。”婢女扶着她走到梳妆台前,仔细为她打扮起来。
      洪菱舟看着妆箧里花花绿绿一堆东西,无奈地扶额。
      “世子有哪里不舒服么?”
      “没有,你继续。”
      
      这依然是谢钦瑜的脑洞。洪菱舟真是服了他了,脑洞这么多,简直就是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这个脑洞里她是个王府世子——不要问女人为什么能是世子,反正谢钦瑜的脑洞就是这么设定的——向来玩世不恭,胸无大志。
      对此洪菱舟表示:谢钦瑜,你……还挺了解我的。
      但是翻遍记忆,也没有谢钦瑜这个人存在的印象。
      她问身后梳头的婢女:“你认识谢钦瑜么?”
      婢女想了想:“不认识,也没听说过。”
      
      这个叫白玉的婢女是跟着世子一起长大的,她和白玉都不知道谢钦瑜这个人,难不成自己和他还从未见过面?
      想到这里,洪菱舟就有点有心无力。
      白玉知她性子,并未给她梳什么闺阁发型,反倒是如寻常男子一般束发,再为她披上外袍,递上她的折扇,虽未刻意掩盖其女子身份,但这样下来洪菱舟也显得十分英气。
      洪菱舟刷地打开折扇,呼出一口气道:“走!”
      
      和她有约的是户部尚书家的长子崔文。崔文早早在画舫候着了,见洪菱舟终于出现,赶紧行礼:“世子。”
      “哎,不必多礼,既然大家都是出来玩的,就别那么拘束了。”洪菱舟往画舫里走去,“你有没有喊唱曲弹琴的呀?”
      “自然是有。就等着世子呢。”
      画舫很大,所有东西一应俱全。
      
      洪菱舟走到雅间里坐下,看案上葡萄新鲜,刚要去拿,便有一只纤纤玉手从侧伸出,为她掐下一嘟噜;“奴婢来帮世子。”
      洪菱舟瞧了瞧,是个风情美人,她虽然很喜欢这长相,不过还是无情拒绝了:“我自己来,自己剥的比较有收获感。”
      “哦。”美人收回手,道,“那奴婢给世子捏捏肩。”
      “不用不用,你呢,就坐在这里,啥也不用干。”洪菱舟懒散地坐着,剥葡萄剥得满手汁水。
      
      崔文笑道:“看来世子是格外怜惜美人呢,不如我买下她送给世子可好?”
      洪菱舟摆了摆手:“不要不要,美人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世上美人何其多,我哪能一个个都收了啊。”
      崔文笑了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拍了拍手道:“奏乐吧。”
      珍珠帘后人影晃动,一个白衣身影翩翩落座,须臾,古琴声起。
      
      窗户开着,水上风吹进船舱,珠帘窸窣摇晃,间隙间洪菱舟窥见琴师玉雕般的侧脸。
      洪菱舟咦了一声:“琴师是个男的啊?”
      崔文把酒但笑不语。
      “想不到还是个貌若潘安的郎君,果然风雅之人多俊秀。”
      琴音陡转,短暂的几个拨弦之后,琴师开始唱词。
      他这一出声,洪菱舟噗地一声喷出了嘴里的葡萄,崔文手里的酒杯翻了下去。
      
      开口跪。洪菱舟从未听过如此别致的嗓音,那一瞬,她好像听见了长长的指甲尖刮过琉璃器表面的声音,又好像听见了哮喘患者卖力的吹唢呐声。她忍不住闭上眼,仿佛感受到了寒冬腊月里迎头刮来一脸冰碴子的冲击,又似乎体会到了放飞自我时突然折了翼的惨痛。
      她的心头千回百转,她的心头千疮百孔。
      她哆哆嗦嗦地问崔文:“这,这……”
      崔文大怒拍案:“来人!谁让这个琴师唱歌的!把他给我拉下去重重地打!”
      
      琴音歌声骤停。
      外面立刻冲进来几个侍卫,把琴师从珠帘后头揪了出来。
      “慢着。”
      洪菱舟细细打量着这个琴师,世上的男人,多多少少都喜欢穿一袭白衣,以此来凸显自己的风姿。不过可入眼者寥寥,这个琴师算一个。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上天给你开了一扇门,就会为你关上一扇窗……
      
      “咳,那个,你弹琴就弹琴吧,你不知道自己……嗯……不太适合唱歌吗?”洪菱舟说道。
      琴师垂眼不语。
      崔文斥道:“世子问你话呢!”
      琴师缓缓开口,声音像老锯割木:“我原想……”
      “停!你憋说了。”洪菱舟一手撑额头,一手挥着,“下去吧下去吧,也别打了,让他赶紧走。”
      崔文赶紧道:“还不快带下去!”
      
      洪菱舟掏了掏耳朵,长吁一口气。
      崔文拱手道:“是我安排不周,竟出了这样的事。请世子恕罪。”
      “罢了罢了,也算我开个眼界,世上竟有这样的人,长得一副好皮囊,却偏偏有着耳不忍听的嗓子。”
      一直坐在旁边的风情美人插话道:“世子、少爷有所不知,这个琴师是主动找到我们坊主的,坊主看他长得好,琴技也好,就留下他了。他从不说话,我们都以为他是哑巴,谁知今日他竟突然……”捂了捂胸口,“真真是人不可貌相也。”
      
      正唏嘘间,忽然听得外面魔音贯耳,惊天地泣鬼神,听者无不悚然。
      崔文捂着耳朵大叫道:“那个弹琴的怎么又开始唱歌了!给我……”
      船舱突然剧烈摇晃起来,洪菱舟面前的果盘啪一下滑离桌面摔在地上,风情美人刚起身就被晃到了洪菱舟身上,又手忙脚乱地爬起来道歉,然后跌跌撞撞跑到窗口一看,惊呼道:“起风浪了!”
      “什么?”洪菱舟也奔过去,探头一看,只见原本风平浪静的湖面上掀起阵阵大风,惊涛层层,不断撞击着画舫。
      
      崔文惊慌失措:“来人!来人!”
      侍卫扒着门勉力保持平衡,喊道:“世子,少爷!外面这风浪起得太怪异了!人说已经在往回开了,可我们现在在湖心……”话音未落,他就扑在了地上。
      洪菱舟抱着美人瑟瑟发抖:要不要这么倒霉啊,她连谢钦瑜都没见到呢就要死在这里啦?
      美人挣扎道:“世子,你觉不觉得我们在滑?”
      “啊?”
      
      岂止是人,怎么什么东西都在往右边跑,连原本四散于地的葡萄也都争先恐后地滚到右边墙角去。
      “要翻船啦!”不知是谁吼了一声,画舫里登时一片鬼哭狼嚎。
      “世世世子……”美人在她怀里吓得嘴唇都白了,“以前从没有过……”
      “崔……唔……”洪菱舟只感到一阵巨大的力冲向自己,身上一软,便连美人的裙角都摸不到了,周围都是冷得刺骨的湖水,幸而她会水,勉强憋了一口气,划了半天摸到了一个疑似窗框的东西,趁着清醒赶紧钻了出去。
      她奋力划动着四肢向上游去,结果又是一个大浪打来,她被震得一昏,往下沉去。
      
      大事不妙,她抽筋了。
      她觉得自己快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了,湖水仿佛是从七窍里灌进去的一样,荡在大脑里嗡嗡嗡响成一片。
      吾命休矣。
      她混混沌沌地想着,教主和大护法一起死了,那脑洞神教可怎么办呢……
      
      突然腰上似乎被缠上了什么东西,一股力量拽着她去往某个地方。洪菱舟下意识地一摸,摸到了一只手。
      一只手啊……
      ——有人?!
      她残余的生存意识登时苏醒过来,立刻抱紧了那个人,那个人反手用力掐了她一把,她吃痛缩手,然后被一股大力带出了水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诚惶诚恐地给小天使们鞠躬~谢谢大家的体谅。
    另外本单元真的有糖。
    下次更新在周三,答应我你们一定还在……
    周四后就会正常更新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