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脑洞十八弯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女与傻子九

      “菱舟……”
      洪菱舟推开洪夫人:“我在这里过得挺好的,挺满足的,过去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只求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你也不是没有孩子,你好好对他,他也会好好对你的。”
      “菱舟,你真的不肯原谅娘么?”
      “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只是你突然出现打扰了我的生活,让我很为难。我并不想去越州过什么富贵日子,我觉得现在粗茶淡饭就挺好。”
      
      洪菱舟看了她一眼,打开了包厢的门。门口两个侍女刚想拦住她,洪夫人就开口道:“罢了,放她走吧……”顿了顿,“菱舟,你若有什么需要,就到这家酒楼来。”
      她看着洪菱舟毫无留恋地离开,扶着软垫捂脸低泣:“这便是自作孽……”
      
      洪菱舟走到楼下,看到燕姑姑:“怎么,他们没有来过吗?”
      燕姑姑迟疑地看着她:“小姐,你……”
      洪菱舟摆了摆手:“你不要叫我小姐了,你家夫人已经放过我了。快回答我,他们没来找过我么?”
      “真的没有见到他们的人影。”
      
      楼里匆匆出来一个女子,拉住洪菱舟道:“夫人说就算姑娘不愿意,姑娘还是她的女儿,这是夫人给姑娘的东西,姑娘还是收下吧。”
      一沓银票,很实用的东西。
      洪菱舟想了想,收下了。
      “小姐还在等人么?”
      “嗯。”
      
      “不如进去等吧,也能看到外面的,这门口有风。”
      “没事,反正不冷,我要是进去了,他们可能看不到我。”洪菱舟往台阶上一坐。
      女子与燕姑姑对视一眼。燕姑姑道:“你上去照顾夫人吧,这里我看着。”
      洪菱舟等来等去等不到人,扭头对燕姑姑说:“你们是不是故意把人带走了?好让我死心跟你家夫人走?”
      “绝对没有。如果姑娘是介怀我之前打晕姑娘的事情,那是我个人的问题,只是想让姑娘见一见夫人而已,既然姑娘已经见过了夫人,夫人也很尊重姑娘的意愿,那我们做下属的也绝不会多事。”
      
      街市上人流渐少,热闹不再。洪菱舟心渐渐沉了下去。
      与他们失去联系,意味着她将难以填平脑洞,她和谢钦瑜都要完蛋。
      她站起来,背着手焦躁地踱来踱去。
      “咦,洪妞儿?”
      她循声望去,是村里一位面熟的大婶,姓李。
      李大婶道:“你咋一个人在这儿呢?”
      “我……我等阿爷他们。婶,你见过他们么?今天我们一起赶集来着,说好我在这里等他们,但这都几个时辰了……”
      
      “今天人太多了,可能他们被挤到别处去了,也想不起来你到底是在哪儿等,我瞅着这些地方都一样气派。”李大婶说,“不如你先跟阿婶回村去,反正他们找不到你也总归要回去的,是吧?”
      洪菱舟犹豫片刻,咬了咬唇:“那麻烦阿婶了。”
      “没事儿,牛车上多坐你一个小孩子还是坐得下的。”李大婶乐呵呵道,“别慌,你放心好了,如果他们今晚没回来,你一个人住着害怕,来找婶好了。婶家里的姑娘和你差不多大,身体不好也出不了远门,你如果能和她做个伴讲讲新鲜事情,她一定欢喜得很。等明天再找不到人,你就去找村官儿。”
      洪菱舟勉强笑了笑。
      她朝燕姑姑低语一句:“你也不必守着了,只是如果恰好看见了他们,麻烦告诉他们一声我回去了,谢谢。”
      
      *
      
      回到村里,洪菱舟婉拒了李大婶的邀约,一个人踩着月色回了茅草屋。
      屋里无人。
      她忽然非常害怕。
      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她知道自己一点也不想死,她还那么年轻,人生那么有趣,她不想给谢钦瑜陪葬。
      ——那么她何必要进脑洞里来呢?
      ——因为她是大护法,教主有难,她理当救他。更何况教内事务还要由他打理,教众们需要他的统率,还有外面那些怀春的小姑娘,要是得知教主死了,泪水怕是能淹没一座城池。她更不想他死,他要是死了,谁来和她作伴?
      
      她抱着膝盖坐在门口,胡思乱想了很多。
      这个世界还在继续,说明谢钦瑜的心愿还没有完成,也说明他真身还活着,可是她不知道现实里的他还能坚持多久,她还能不能找到这个世界里的他。
      
      天亮了。
      洪菱舟脸色苍白地去找村官,找完又央人带她去城里。
      她去酒楼,洪夫人已经离开了,燕姑姑还在里面处理一些琐事。
      “你能不能动用一下人脉,替我找找他们?”
      燕姑姑惊讶:“他们一晚上都没回来?”说罢又宽慰了她几句,承诺会派人留意的。
      她在城里奔走了一天都一无所获,晚上回去依然是只有黑漆漆的屋子在等她。
      洪菱舟感觉要崩溃了。谢钦瑜,谢大爷,你快点出来好吗,咱们一起好好活着好吗!
      
      又是难熬的一夜。
      
      天光泛白。
      洪菱舟趴在桌子上浅眠,听得门外隐隐有响动,倏地惊醒。她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看到谢钦瑜从晨曦中朝她扑来:“菱舟!”
      她被人抱住,很真切的温度。愣了半晌,她猛地推开他,骂道:“你还知道回来啊!”她扭过脸去,睫毛上沾了一颗水珠。
      谢钦瑜惊慌失措地道歉:“对不起菱舟,我,我……有事情……”
      “有事情!有事情你不会通知我一声吗!你知道我在想你要是不见了我该怎么办吗!你什么都不知道!谢钦瑜,你王八蛋!你欠我的!”她吸了吸鼻子,咬牙切齿地骂道。
      
      “菱舟,我知道错了,你打我吧……”他低头认错。
      “我问你,你去干什么了现在才回家?还有阿爷呢?”
      谢钦瑜飞快地瞥了她一眼,手足无措道:“你,你别哭啊菱舟……”
      “你说啊!”
      “我知道你会很着急,就一个人先回来了……”
      
      *
      
      时间退回端午那天,谢钦瑜和老头去方便。方便出来,就被一个中年男子拦下,男子直截了当地问老头:“请问阁下是黄三爷么?”
      老头道:“什么黄三李三的,你认错人了吧,让一让。”
      男子锲而不舍追问:“这位小兄弟可是谢小公子?”
      老头横眉:“你这人是不是有病?”
      男子刷的一下把袖子撸了上去,露出胳膊上黑色的纹身。
      那纹身和谢钦瑜背后的类似,却更简单一些。
      
      老头表情刹那凝固:“你,你是……”
      “我父亲曾是谢侯的死士,当年惨案发生时,我父亲为谢侯丧命,当时我在外地办事,躲过一劫,但得知消息已经太迟了……”中年男人眉宇间尽是沉痛之色,“但我听闻处决的男丁中并无幼子,便知小公子必然是逃了出来。然而当初小公子才多大,必是有人相助方才逃脱,我思来想去,莫名消失的人只有三爷一人。”
      
      谢侯一案是桩旧案,谢侯承袭侯位,向来脾气耿直,堪称朝堂一股清流,难免得罪一些权贵,终于有一天被有心人抓了个小失误栽赃,说其通敌叛国,证据确凿,皇帝震怒,处决谢府上下百口人。熟悉谢侯的人都知道,他根本不会干出这种事,可是没有证据,又怕受牵连,便无人敢申辩。
      
      但谢侯也不是没有瑕疵的,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养了个外室。侯夫人是一品公爵的嫡女,政治联姻嫁给了谢侯,婚后两人平平静静,没什么感情也没什么矛盾。但某一日谢侯前往外地处理公事,意外遇到一位哑娘子,弹得一手好琵琶,一双妙目温柔似水,瞬间击中了谢侯的心。谢侯这动心动得委实太晚了些,他不想把哑娘子收为姨娘看侯夫人眼色,便悄悄带她回京置办了个宅子养着她,守卫侍婢都是自己心腹,所以除了关系极其紧密的人之外,无人知道这个外室的存在。
      
      黄三爷是个闲散江湖人,没什么名气,从前意外救过谢侯一命,相谈之下发现甚是投缘,便结了义。养外室的宅子地契还是黄三爷买下来的。
      通敌案发生后,黄三爷暗中接到谢侯的意思,让他带着哑娘子母子赶紧逃跑。黄三爷照做了,途中匆忙,尚在稚龄的谢钦瑜高烧耽误了治疗,烧退后便有些傻了。灭门的消息传来,哑娘子留书一封当夜跳了河。黄三爷无法,只得一个人拉扯这个孩子长大。
      
      除了谢侯和哑娘子,无人知道谢家还有个外室子叫谢钦瑜。这个名字还是黄三爷看了哑娘的遗书才知道的。谢不是什么罕见姓,他保留着他的姓名,带着傻小子到处搬家,却也是怎么偏僻怎么搬。
      
      黄三爷手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怎么,如今你找过来……?”
      
      中年男子一抱拳:“我们谢府‘余孽’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小公子的下落,但苦于没有任何线索,所以也是像大海捞针一般。直到前两天,我在路边茶摊喝茶,几个赶路歇脚的人在聊自己听说的奇奇怪怪的名字,我就听到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说:‘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我还知道有个山野小毛孩子,起个名字叫谢钦瑜,钦佩的钦,美玉的瑜,你说说看,他怎么压得住这种名字!’我想着一丝线索也是线索啊,万一真是呢,就和那书生细细打听了一番,今晨赶到村里问人,又说你们进了城,又火急火燎赶到这人山人海里找人,结果苍天有眼,我瞧了你好久,觉得你老了许多,模样变化了不少,所以差点都不敢相认。”
      
      黄三爷苦笑道:“这孩子当年受了些苦,坏了脑子,我把他带大也是很不容易了。”他叹了一口气,“你如今找来又是想如何呢,那么多年过去了,让谢小子过个安心日子吧。”
      男子愕然道:“三爷,莫非你还不知道,谢侯已经翻案了?”
      “什么?!”
      “三个月前,奸相倒台,抄家之时翻出无数阴私勾当,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谢侯有冤,陛下命人彻查,结果……”他说得热泪盈眶,“总之就是谢侯翻案了,陛下昭告天下还谢侯清白了!所以兄弟们更加迫切地想找到小公子的下落,谢府也算后继有人。”
      黄三爷一声长叹:“我并未听说过此事。”
      世人皆对上层人被打入地狱的戏码津津乐道,却对证明清白的公告转身即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霍一、澜宴的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