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每天都想攻略我

作者:青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基佬你好

      远尘峰洞府中有山有水,众弟子起居在其中一座山上,山后有个小山崖,便是楚鱼穿进原身后睁眼看到的地方。
      
      此地宽阔平坦,离居所也远。
      
      夜深人静时,此乃杀人夺宝、毁尸灭迹的风水宝地。
      
      楚鱼持着剑,望着对面面色沉凝的谢羲,叹了口气:“师弟,何必如此……”
      
      再怎么变态,练气期的主角也打不过他这个筑基期啊!
      
      如果打赢了主角,那梁子就结得更大了,他也会从反派炮灰升级为主角进阶必挑小Boss。
      
      那样死得更早啊喂!
      
      只能输了。
      
      “今夜一战,是死是活,全凭天意。”谢羲冷冷地盯着楚鱼,咬紧牙关。原本以为大师兄改变了,不再欺辱他,甚至对他还算不错,偶尔指导一下他的修行。
      
      但是他竟然……
      
      士可杀不可辱。
      
      谢羲深深吸了口气,做好了迎接恶战的准备,压抑住心中怒意,沉静地举起剑,随手掐了个轻身诀,猎豹一般猛然扑向楚鱼。
      
      楚鱼却笑了。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谢羲怒意更甚,瞬息之间扑到楚鱼近前,毫不留情地一剑贯向他的胸膛。
      
      楚鱼不闪不避,任由长剑刺穿衣袍。见他不躲,谢羲倒是慌了。到底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收不回剑势,只得尽力一偏,刺穿了楚鱼的左肩。
      
      艳丽的血色从剑尖快速流出,红莲一般绽放在白衣上。谢羲比楚鱼矮,血便顺着剑身倒流过来,染红了他的双手。
      
      温热的血液,铁锈般的血腥味。
      
      谢羲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良久,颤抖着看向楚鱼苍白的脸。
      
      “为什么不躲?”
      
      以楚鱼的实力,这一剑无论是挡是躲,都是极为轻松的。
      
      楚鱼摇了摇头。死宅男从未受过这种伤,修真者感官又极是敏锐,他痛得眸中含泪,说不出话。
      
      谢羲的脸色突然暴怒,一把将剑抽回,痛得楚鱼前后一晃,差点就给跪了。
      
      他浑身颤抖,咆哮起来:“为什么不躲!”
      
      因为你是主角啊……
      
      楚鱼心中泪流满面,不让你泄泄愤,以后还不被千刀万剐了?
      
      心中如此想着,楚鱼还是忍着痛意,单膝跪地,虚弱地抬头看着谢羲,“师弟,你还在生气吗?”
      
      谢羲倒退几步,不可置信地盯着他,心中涌起惊涛骇浪,像是第一次见到楚鱼。
      
      大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主角依旧冷着脸盯着自己,楚鱼心中凉了凉。
      
      气氛如此尴尬……先躺个尸,等主角走了再回去吧……
      
      想到做到,楚鱼立刻就闭眼倒地躺尸了。
      
      他肩头的血还在涌出,染得大半边衣袍都是血红一片。虽然不是什么重伤,乍一看还是相当惊悚。
      
      地上又硌人又冷,正值秋季,山上的风更是砭骨的冷。楚鱼躺了一刻钟的尸,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没听到主角离开的脚步声?难道主角看出了他在装死,想蹲在这儿看他冷死?
      
      楚鱼脑补过多。
      
      谢羲还在发呆。
      
      他想起了刚被师尊领回来的时候,那时候他对大师兄还是很敬慕的。
      
      那样高高在上,冷淡尘世的模样,和他想象中不食烟火的仙人一样。只是不知道为何,大师兄一开始就很讨厌他。待他不能修炼的事情传出后,便默认师兄弟欺辱他,甚至经常自己动手。
      
      这三年他恨透了楚鱼。
      
      可是猝不及防的,楚鱼就变了。
      
      一阵冷风袭来,谢羲如梦方醒。他低头看了看似乎已经昏迷过去的楚鱼,犹豫片刻,将剑收好,一手扶住楚鱼的背,一手越过他的膝弯,将他抱了起来。
      
      躺尸的楚鱼差点滚下去。
      
      卧槽!主角你在干什么!公主抱?!你竟然对一个反派炮灰用公主抱!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主角你不是应该再插本炮灰两剑以泄心头之恨吗!
      
      不对不对!主角你该不会要把本炮灰扔到崖下的深渊里吧!
      
      楚鱼心惊胆战,楚鱼魂飞魄散。
      
      然而等了许久,想象中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谢羲稳稳地抱着楚鱼,慢吞吞地走下后崖,向小院而去。
      
      楚鱼略微安心了一点。
      
      主角这是……不生气了?
      
      那他挨的这一剑……挨得值,挨得好!
      
      正是深夜,四下寂静。夜幕之下远近都朦朦胧胧,谢羲想着往日种种,脚步极慢,没注意周围,忽然就听到前方传来一声惊叫。
      
      谢羲抬头一看,正看到一个起夜的弟子,似乎是出恭回来。夜色朦胧,却还是能隐约看出人的模样,那个弟子目瞪口呆地看看谢羲,又看看谢羲怀里的楚鱼,一副震惊到快晕过去的样子。
      
      “……大,大师兄?”
      
      他做梦似的喃喃叫道。
      
      楚鱼一听这声音就觉不好,睁开眼睛,正好同那个师弟对上视线。默默对视片刻,楚鱼痛苦地闭上了眼,继续装死。
      
      ……感觉似乎要糟。
      
      楚鱼闭上眼睛,那个弟子又迷茫地看向谢羲:“废……谢师兄?”
      
      谢羲对洞府中任何一个弟子都没有好感,冷淡地瞥了他一眼,将怀里的楚鱼又抱得紧了紧,直接忽视他,继续往小院走。
      
      他的力气虽然不小,抱一个比自己高得多的人却还是有点勉强。楚鱼被抱得难受,翻了个白眼,哀愁不已。
      
      #大师兄深夜为何血染白衣,昔日废柴又为何怀抱大师兄而来?后崖为何刀光剑影,血染黄土又是为哪般!详情请关注天渊门远尘峰实时播报,为您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妈蛋!够!
      
      回到小院,谢羲将楚鱼抱进他的房间,轻缓地放到床上。楚鱼总算能畅通地呼吸,心中大感欣慰,随即就听“呲啦”一声。
      
      衣……服……被……撕……了……
      
      卧槽主角你要干什么!
      
      耳边传来一阵水声,楚鱼偷偷睁开一只眼睛,正好看到在绞帕子的谢羲。看他要回身了,连忙闭上眼。
      
      难道主角要给他处理伤口?
      
      这回楚鱼猜对了。
      
      冰冷的湿帕子一点一点拭过肩头,动作虽然毫不温柔,楚鱼却还是昏昏欲睡了。连着三个月给谢羲输送灵力,夜夜温养,谢羲体内的暗伤好得差不多了,他的修为却迟滞不前了,整日都困乏不已。
      
      给谢羲输送灵力这种刷好感度的事,不是楚鱼不想当面邀功。而是……其一,谢羲太过防备他,不可能在清醒时让楚鱼近身。
      
      其二,这些暗伤本就是原身带头给谢羲弄出来的,好歹现在用着原身的壳子,楚鱼实在拉不下脸去邀功。
      
      楚鱼昏昏欲睡地想着,到后面就真的睡着了。
      
      谢羲抿着唇,不断洗帕子,又回来给楚鱼擦净血迹。过了许久,白皙优美的肩头重新呈现眼前,美中不足的是其上有一道伤口。
      
      谢羲的视线落到楚鱼脸上。
      
      他的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润,英气的眉尖微微蹙着,睡容安静,看起来容易亲近了许多。
      
      “大师兄?”谢羲低下头,慢慢叫了一声。
      
      楚鱼自然没有回应。
      
      谢羲神色复杂,盯着楚鱼的脸看了许久,蓦然拔出桌上的寻笙。
      
      寻笙是一把极有灵性的上品仙剑,剑身修长优美,清鸣一声,冷光泠泠,仿若一泓秋水。
      
      就像他的主人。
      
      持着寻笙死死瞪了楚鱼许久,谢羲咬了咬牙,还是将寻笙收回剑鞘,从桌上拿起伤药粉,恨恨地洒到楚鱼肩头的伤口上。做完这些,他转身就走。
      
      走到了门边,谢羲的步子又顿住了,犹犹豫豫地折回,替楚鱼盖上被子。
      
      刺进楚鱼肩头的那一剑对他的刺激太大,他现在还有些晕晕乎乎,总觉得楚鱼像是换了个人。
      
      这三年不断积累的怨气,似乎也在一剑刺去后散了许多。
      
      最后看了楚鱼一眼,谢羲沉默着转身离开。
      
      ***
      
      楚鱼难得睡了个好觉。
      
      一觉醒来,精神百倍。
      
      掀开身上的被子,忽觉大半个胸膛都是凉飕飕的,楚鱼低头看了看被暴力撕开的衣袍,“啊”了一声。
      
      对了,昨晚被主角当作怪蜀黍刺了一剑。
      
      只是,主角怎么会大发慈悲地将他抱回来,还给他清理伤口?
      
      修真者伤口恢复得快,又用了药,一夜就好得七七八八。
      
      楚鱼盯了结痂的伤口半晌,放弃思考,下床换了身干净的衣袍,将桌上的寻笙悬到腰间,推开门,神清气爽地走了出去。
      
      谢羲却不在偏房里。
      
      楚鱼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早起床了,也摸不清谢羲去了哪儿,寻思着他是不是还在生气,一边走出了小院。
      
      树林里传来弟子们早课的琅琅诵读声,楚鱼偏头想了想,端正高贵冷艳的姿态,挺胸阔步走了过去。
      
      见楚鱼来了,一众弟子都安静下来,盯着楚鱼的眼神极其古怪。
      
      楚鱼被看得毛骨悚然,心中奇怪。
      
      这些弟子平日里对他都是又敬又怕,今日这是怎么了?难道昨夜他受伤,被谢羲抱回来的事已经传遍了?那也犯不着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他吧……
      
      平日里和楚鱼比较亲近的三师弟从蒲团上起身,脸色凝重地凑近楚鱼,古怪地盯了他好一会儿,才低低地试探着道:“大师兄早。大师兄,二师兄他……长得挺不错的吧?”
      
      楚鱼一愣,不明白他为何说这个,揣摩着原身的性子,冷淡且赞同地“嗯”了一声。
      
      岂止是挺不错,简直就是个小美人!
      
      三师弟脸色更古怪了:“……听说,魔道里有个魔修很喜欢养娈童呢。”
      
      “嗯?”楚鱼更疑惑了。提这个干嘛?这些练气期的弟子现在还不到出去除魔卫道的时候吧?
      
      三师弟小心地觑了觑楚鱼的脸色,咽了口唾沫,终于咬了咬牙:“听说,昨夜……二师兄抱着大师兄从后崖回来?”
      
      楚鱼头上一道晴天霹雳,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些弟子的这种眼神,不就是看基佬的眼神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奉上~
    =□=哦凑我好怕,我的内容提要会不会被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