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每天都想攻略我

作者:青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基佬再见

      楚鱼无声地扫了众位弟子一眼,接受到的全是“原来你是这样一个大师兄”的信号。
      
      楚鱼眼前一黑。名为“基佬”的帽子已经扣下来了。
      
      基佬你好基佬再见。
      
      虽然是个死宅,虽然是个颜控,但楚鱼一直坚信自己是直的!妥妥的!他收藏的撸撸手办还在电脑边守望着他!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会!
      
      苦逼的楚鱼回忆了一下,忽觉不对。
      
      等等,三师弟说的是“二师兄抱着大师兄从后崖回来”。
      
      血呢!他染了大半个肩头的血呢!
      
      楚鱼思索了一下,慢慢反应过来,简直想抱头痛哭。
      
      怎么就没想到!夜黑风高的,那个练气期的师弟又不会夜视,怎么可能看到他肩头的血迹。
      
      要怎么解释?说他大半夜溜进谢羲的房间扒衣服被逮个正着,怒火中烧的谢羲和他到后崖决斗?
      
      尼玛这个更坐实基佬传言了好吗!
      
      谁会半夜三更跑去个小少年的房间里扒人家衣服袭胸啊!
      
      僵了许久,楚鱼勉强维持着高贵冷艳,瞥了眼众人:“只是半夜睡不着,同二师弟出去走走,不小心崴到脚了而已。你们成天那么多杂念,是不是不想修炼了?”
      
      一个牵强的解释总需要一句颇具威严的话来增加气势。
      
      不管他们信不信反正必须信!
      
      看到楚鱼冷言冷语的模样,众位弟子的脖子不由一缩,连忙收回目光。至于心中怎么想的,便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楚鱼黑着脸离开,眼皮突然跳了跳,又折了回去:“这种流言我不想再在远尘峰上听见,谁再流出来,便请挪个地。远尘峰上,收不下那般长舌之人!”
      
      一众弟子连忙应诺。
      
      楚鱼微微松了口气。
      
      虽然语气太过冷硬不留情面……但是,如果让谢羲听到这种流言,他就别想抱大腿了。
      
      谢羲估计会以为他想抱的是中间那条腿。
      
      转身没走几步,就见个白衣少年站在树后,面无表情,纤长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抠着身前的树皮。
      
      楚鱼吓得魂飞天外。
      
      这孩子什么时候站在这儿的?为什么他一个筑基期的居然没有发现一个练气期的站在身后!
      
      刚刚在树林里的那些话……谢羲听进去了多少?
      
      楚鱼吓得脸都白了,略微定定神,看着谢羲:“师弟怎会在此?”
      
      谢羲瞥了他一眼,目光复杂,“这边吵吵嚷嚷的,听到大师兄似乎在训人,师弟过来讨个训戒。”
      
      尼玛他都听到了?!
      
      楚鱼只能安慰自己十三岁的小少年听不懂,一边恢复高贵冷艳的神情:“嗯。见日里嚼舌头,修炼速度还不及师弟的一半。平日是我太纵容他们了。”
      
      谢羲盯着他不说话。
      
      哥哥啊你到底听懂没!
      
      为什么眼神如此复杂!
      
      楚鱼都要给跪了,谢羲忽然道:“大师兄的伤势如何了?”
      
      “差不多痊愈了,还得多谢师弟。”
      
      话音才落,谢羲忽然微微一笑。楚鱼还是第一次看到谢羲的笑容,不由愣住了神。
      
      谢羲眸底寒光划过,蓦地拔出腰间长剑,身形一闪便凑到楚鱼身前,寒光凛冽的长剑噌的贴到了楚鱼的脖子上。
      
      楚鱼硬生生压下了差点破口而出的惊叫,被剑刃贴近的地方鸡皮疙瘩顿生。
      
      卧槽啊啊啊大哥你在干嘛!
      
      谢羲盯着他,目光复杂,似是愤恨似是不解,咬牙切齿:“又不躲!你为什么又不躲!”
      
      大哥我完全没想到前一刻还在和和气气说话下一刻你就突然动手好吗!!!
      
      楚鱼内心再次泪流满面。
      
      他默默敲了敲系统:“如果我现在就被主角宰了会怎么样?”
      
      007系统:“game over~感谢宿主使用本产品~”
      
      楚鱼:“gg了我可以回去?”
      
      如果能回去的话,现在往这剑刃上一撞,就皆大欢喜了。
      
      007系统:“宿主如果死亡~就真的死亡~”
      
      敢情只是比千刀万剐要体面一些吗!
      
      楚鱼关了系统,琢磨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答什么“为往日种种心怀愧疚”什么的,那也太假了。可是总不能实话实说吧?谢羲会以为他被夺舍了一剑毙了他吧?
      
      还好谢羲不需要楚鱼的回答。
      
      他冷冷地收回剑,看着沉默不语的楚鱼:“大师兄,你真的变了。”
      
      变得更欠打了?
      
      楚鱼心里补了一句,保持着高贵冷艳的脸色,和谢羲对视了一阵,越过他,径直回了小院。
      
      外面的世界太可怕,还是继续宅着打坐修行吧……
      
      修真无岁月,再睁眼时天幕已暗。四周寂静无声,应该已是深夜。
      
      虽然现在很怵谢羲,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能消除的暗伤,楚鱼还是偷偷摸摸溜出了房间。
      
      辛苦了三个月,总不能功亏一篑。
      
      估摸着这时候谢羲也睡熟了,楚鱼在门外转了转,还是不敢推门进去。转了个方向,翻身从窗户中跃了进去。
      
      才堪堪站稳,一抬眼就见到了端正姿态、手持长剑、严阵以待坐在床边的谢羲。
      
      见到楚鱼,谢羲也不惊讶:“你又来了。”
      
      麻麻这里有主角!
      
      身后的窗户嘎吱一声自动关上,楚鱼毛骨悚然。
      
      仿佛置身恐怖片,见到醒着的谢羲却比见到鬼了还要惊悚。
      
      “师弟……”楚鱼勉强控制住抽搐的表情,从容道,“师兄突然想到你可能没盖被子……”
      
      谢羲沉冷的神色完全不像十三岁少年该有的,听到楚鱼牵强的话,反而笑了:“是吗。”
      
      ……
      
      光明前途、康庄大道在对岸挥手作别。
      
      楚鱼咬了咬牙。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都被发现了,还躲躲藏藏个毛!
      
      他一闪身飘到床边,看着谢羲愕然的神色,微微一笑:“小孩子睡这么晚,是长不高的。”
      
      话毕,利落地一个手刀砍去,谢羲便倒了。
      
      能一招放倒主角,也只有这个时候了。
      
      楚鱼看了看自己砍晕主角的手,心中感慨万千。
      
      将谢羲摆平放到床上,扒开他的衣服,楚鱼先检查了一下他体内的暗伤,大概过了今夜便能痊愈了。
      
      “算是赎罪吧……”楚鱼喃喃一声,将柔和治愈的水系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谢羲体内,有些颓然,“这三个月的温养就当……还你的。”
      
      今夜这么一手刀砍晕了主角,抱大腿的事儿是真的凉了。
      
      是时候思考怎样躲过剧情大神,找个世外桃源避免十年后的杀身之祸了。
      
      楚鱼输送完灵力时,外头的天色已蒙蒙亮。把谢羲胸口的衣领掩好,再盖上被子,低头看了看主角这粉雕玉琢的小萌样,楚鱼还是忍不住手贱,伸手又轻轻捏了一把。
      
      嗷嗷嗷,还是那么滑那么嫩!
      
      心满意足的楚鱼拖着疲惫的身躯,懒懒散散地推门离开,回房补觉。
      
      他才一离开,谢羲就睁开了双眼。
      
      双眸清明,毫无睡意。
      
      脸色迷茫地盯了会儿上方,谢羲摸了摸脸颊,又摸了摸胸口。
      
      他假装晕过去,听了谢羲的自言自语,感受到了这三个月睡梦中那股温和的灵力,哪里还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万万没想到,楚鱼竟然会牺牲自身,连续三个月给他温养身体。每晚输送这么久的灵力,不仅会让修为迟滞,甚至会自损根基。
      
      然而,千言万语,谢羲都只想问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此前那样高高在上地欺辱他,如今却又纡尊降贵地护持他。
      
      父母失踪后,陆轻安将他带上天渊门,却又常年在外。谢羲很久很久都没有感受过被人关心照顾的温暖了。
      
      泪水突然涌出眼眶,谢羲全身蜷缩起来,抱着膝盖委屈地轻声抽泣。
      
      楚鱼自然不会知道谢羲在想什么。
      
      他一回房间,身子晃了晃,倒头就睡。
      
      谢羲内心复杂地睁眼直到天明,泪水糊了一脸,直到外头去早课的师弟们吵吵闹闹的声音传来,才动了动身子,翻身坐起。
      
      这几个月楚鱼的变化太过明显,谢羲已经可以确定,大师兄不是以前那个大师兄了。
      
      以前那个大师兄高高在上,刻薄恶毒,遭人厌恶。现在的大师兄却让他突然萌生了亲近的念头。
      
      磨磨蹭蹭地洗漱穿戴好,谢羲推开门,眯眼看了看天空,走到楚鱼的房门前。踯躅了片刻,他又转悠到窗前,跃进去一看,楚鱼睡得正死。
      
      谢羲有些无言了。
      
      居然这么没有防备?
      
      果真是变了。
      
      盯了楚鱼清恬的睡颜片刻,谢羲突然想起昨日清晨在弟子之间流传的流言。
      
      耳根忽然一热,他忙不迭又退了出去,站在院中愣了许久,离开小院,去他平日打坐修炼的后崖。
      
      后崖处的深渊,说是天渊,其实不如说是魔渊。据说这深渊被魔修诅咒过,无论修为多高的人,掉下去后都会不得好死。若是太过靠近,便会被魔渊引诱,直直坠下去。
      
      平日里来此切磋的师兄弟也不敢靠近,生怕被拽进去再也出不来。
      
      但以此魔渊来磨砺心性却是不错。
      
      魔渊前有一块青石,平时都是楚鱼的专属位置,自从换了个灵魂后,楚鱼便再也没有来过了。
      
      谢羲盘腿坐到青石上,闭上眼,默念心诀。不过一会儿,他身上开始流转光华,如烟如雾,很快便将他全身裹在里面,五光十色,绚丽多彩。
      
      日头渐渐西斜,天幕渐沉。谢羲再睁开眼时,吐出一口浊气,漆黑的双眸熠熠生辉。
      
      练气八层。
      
      谢羲感受到体内充沛的灵力,表情忽然一僵。他进阶如此之快,难道……是归功于楚鱼?
      
      还有那次在密林中,他喂他吃毒果,难道真的不是在害他?
      
      沉思半晌,谢羲突然想到,今夜楚鱼应该会再来。
      
      到时候便问个清楚吧。
      
      谢羲难得心情不错,轻快地下了后崖,往小院而去。路过楚鱼的窗边时,他往里面看了一眼,正巧看到盘腿打坐、闭目修炼的楚鱼。
      
      抿了抿唇,他回到偏房,正襟危坐,等待楚鱼来临。
      
      时间悄然划过,眼见夜色越来越深,已经过了平时楚鱼来的时辰。谢羲蹙眉,轻吸了口气,继续耐心地等。
      
      一个时辰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谢羲的小脸越来越黑,终于等不下去了,一推房门走出去,踹开楚鱼的房门,走到床边一看。
      
      楚鱼睡得甚是香甜。
      
      谢羲的脸色终于彻底黑了:“楚,鱼!”
      
      谢羲期望落空,咬牙切齿,磨剑霍霍,杀气腾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双更(微笑脸),扑也要扑得轰轰烈烈_(:з)∠)_
    下一更照样晚上八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