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每天都想攻略我

作者:青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夜温养

      耳边提示音不断,看到转瞬变成64的积分,楚鱼不忍卒看,欲哭无泪,欲诉无语,心口绞痛。
      
      谢羲这三年被打得多,身体内有不少暗伤,会阻滞以后的境界跨越。原著里的谢羲没有发现暗伤,在一次进阶时走火入魔,狂性大发,差点杀了为数不多和他眉来眼去的女主角之一。
      
      必须要有人每天用灵力帮他修补温养一番,直至暗伤消失才行。这远尘峰上除了师尊陆轻安,也只有楚鱼能做到了。
      
      关掉评论界面,楚鱼哀戚地叹了口气,灵力从掌心中涌出。一阵水蓝色的温和光芒亮起,缓慢而温柔地滋润着谢羲小小的身体。
      
      这样似乎极为舒适,谢羲睡着时也紧蹙的眉头微微松了松,秀气的五官看着更加引人喜爱。楚鱼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一把他的小脸。
      
      嗷!摸到了!主角的脸!好嫩!好滑!
      
      楚鱼喜滋滋地输送着灵力,却没发觉窗外多了一道颀长的身影。
      
      夜风呜咽,陆轻安负剑静立,看着里面的场景。良久,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
      
      楚鱼醒来时,疲乏至极。
      
      输送了大半夜的灵力,他现在很想翻身继续睡。但是原主的记忆在提醒楚鱼,是时候去树林里给师弟们上早课了。
      
      啊……就像做了一夜春/梦,虽然干了个爽,却仿佛身体被掏空……
      
      楚鱼苦大仇深地穿整衣物,佩上寻笙,施施然走出房门。一出门,就见师尊在院子里喝着茶,谢羲立侍一旁。
      
      楚鱼吓得差点平地摔:“……师尊,您什么时候来的?”
      
      总不至于一直在等着他起床吧……
      
      陆轻安只是眼神奇异地扫了楚鱼一眼,放下茶盏,道:“怎么不多睡会儿?”
      
      楚鱼迅速解读:为师都比你起得早,你还敢赖床?
      
      楚鱼一个激灵,精神抖擞:“……徒儿很精神,也该去给师弟们上早课了。”
      
      陆轻安:“今日不必早课了。鱼儿你且好好休息,见到你们师兄弟相处融洽,为师很欣慰。”
      
      相处……您从哪儿看出的融洽?
      
      楚鱼和谢羲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别开视线。
      
      “所以为师今日就离开,远尘峰上的事务交由你打理。琐事便不必亲力亲为了,为了三年后的历练,鱼儿也要加紧修行。”
      
      楚鱼恭恭敬敬低头:“是!”
      
      陆轻安留下一些丹药符箓,再过问了楚鱼的修行几句,飘飘然走了。
      
      院中剩下的两人面面相觑,楚鱼装作面无表情,谢羲是真的面无表情,警戒地盯着楚鱼。
      
      对视半晌,楚鱼转身回房。
      
      没想到他会直接离开,已经做好被打骂准备的谢羲愕然了一下,脱口而出:“你干嘛去?”
      
      楚鱼姿态散漫地抱着寻笙,回眸看着谢羲:“睡觉。”
      
      此时晨光熹微,渐亮的天色洒在青年俊美无筹的五官上,竟显得笑意慵懒。较之平日的高贵冷艳,一瞬间温润柔和了不知多少倍。
      
      笑起来真好看。
      
      谢羲愣愣地看着楚鱼,脑海中才冒出这句话,就被自己的想法恶寒到了。虽然觉得楚鱼似乎有了转变,但他还是一样恐惧憎恶楚鱼,抿了抿唇,道:“你不是同师尊说你很精神吗?”
      
      楚鱼高贵冷艳地一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随即走进房门,刷地关上房门,睡回笼觉去了。
      
      因着陆轻安走了,不用去带那群师弟,远尘峰平时也不会有什么事,楚鱼安安稳稳一觉睡到晌午,灵力也恢复得七七八八,浑身舒坦。
      
      以前宅惯了,他也没兴趣出门,盘腿坐起,开始整理原身的记忆。原身学习的是水系心法,灵力温和,杀伤力却不如何大。
      
      三年后去面对那些食人魔虫,可不能疏忽大意。
      
      得学一个杀招和保命招式,杀招先上,不行了马上逃。
      
      在记忆中寻找很久,楚鱼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法诀招式。可惜有场地限制,不然就更完美了。
      
      不过,能学一个是一个。这三年除了要提高修为,剩余的,就是专心修习这两个法诀。
      
      闭目修炼了几个时辰,再睁开眼时天色已经近黄昏。筑基期可以辟谷,楚鱼却有些嘴馋,打理了一下仪表,便推门而出,到饭堂领了一份饭菜。
      
      以前原身自恃身份,从来不去饭堂,都是差人送到小院。筑基后更是从未去过饭堂,楚鱼这一去,惊得一小半师弟噗噗喷饭,一小半齐齐噎住。
      
      对此,楚鱼的解释是:“二师弟还没有用饭。”
      
      此前幸免于喷饭和噎住的其余弟子一起呛到。
      
      楚鱼摸摸鼻尖,不去看他们的反应。
      
      如果没记错的话,从前天领回主角起,他就没来过饭堂。他又不是楚鱼,不会有人送饭。
      
      所以楚鱼捧着木盘走回小院时,纠结了一下。
      
      本来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才特地跑一趟,可是未来的金大腿没有吃饭,饿坏了怎么办?
      
      思量再三,楚鱼还是抬着木盘走到谢羲的房门前,客客气气地敲了敲:“师弟,我进来了。”
      
      话毕就直接推门而入。
      
      迎面就是谢羲的一张黑脸:“大师兄既然没打算征求师弟的意见,又何必假意敲门。”
      
      楚鱼打了个哈哈:“师兄弟间,何必如此客气。”
      
      他抬出木盘,放到桌上,“给你的,可别饿坏了身子,回头师尊非要骂我待你不好了。”
      
      谢羲身子抖了抖,嫌恶地瞪了眼桌上的饭菜,仿佛里面放了什么剧/毒:“我什么都没对师尊说!你又何必逼我!”
      
      看他畏畏缩缩的,楚鱼真心觉得误会大了,要抱大腿有点艰难。
      
      “怀疑我下了毒?”楚鱼挑挑眉头,坐到桌边,拿起竹箸,将每样菜都吃了一口,冷然一笑,“若不是顾及到师尊,我犯得着这样关照你?”
      
      说完他想起原身对谢羲的“关照”,略感心虚。
      
      谢羲脸色果然缓了缓,却没说话。
      
      楚鱼心中窃喜。看来以后对主角示好,都可以抬出师尊来当借口。
      
      看了看谢羲不甚自在的脸色,楚鱼很有自知之明地离开了偏房。
      
      深夜,楚鱼偷偷摸摸钻进偏房来给谢羲温养身体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看到了桌上一口未动的饭菜。
      
      这可不行,谢羲还没辟谷,又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饭受得住?
      
      熟练地扒开谢羲的衣服,楚鱼一边给他输送灵力,一边思考着对策。
      
      谢羲不去饭堂的主要原因是,去了那些小炮灰师弟就会纷纷来作死欺辱他。
      
      不如就那样做……虽然可能会提早了点,但是能让主角乖乖吃饭长身体就好!
      
      第二天,谢羲已经能够修炼的消息飞遍了天渊门。受刺激最大的莫过于平时嘟嘟囔囔、卖力欺负谢羲的一批远尘峰小炮灰了。
      
      废柴不是废柴了?
      
      虽然“谢羲是废柴”这个念头根深蒂固,但是再见到谢羲时,纵然师尊不在,也没有人再去找他的事了。
      
      暗处的楚鱼笑得欢快。很好,虽然提前了点儿,但和原著里还是一样的,小炮灰们很配合。
      
      日子就在楚鱼每晚偷偷摸摸爬偏房、每天懒懒散散睡到晌午、再打坐修炼到晚上过去。
      
      虽说一众弟子都觉得大师兄有了很大变化,远尘峰上还是一片风平浪静。
      
      谢羲进阶的速度嗖嗖的像是乘着火箭,三个月内从练气二层刷地飞到练气七层。
      
      再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筑基了。
      
      在筑基初期停滞许久的楚鱼羡慕不已。主角就是主角,说是绝世天才就不会只是他这种天资过人的角色。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楚鱼钻进偏房,熟练地扒开谢羲的衣服,一边查看了一下积分。
      
      这三个月的辛苦付出也没白费,至少评论里终于有读者看出了他的苦心,刷了好大一长串好评,好坏相抵,积分哆哆嗦嗦回到了原始的一百。
      
      将手按到谢羲的胸膛上,正待输送灵力,楚鱼忽然觉察不对劲,一低头,就对上了谢羲怒睁的幽黑双眸。
      
      那双晶亮的黑眸里盛满了滔天怒火。
      
      ……我擦?什么时候醒的?
      
      谢羲的脸色又青又红,额上青筋暴跳,不可置信地瞪了楚鱼半晌,爆发出怒吼:“无耻之徒!”
      
      楚鱼连忙收回手,冷艳高贵也装不下去了:“师弟你听我解释!”
      
      谢羲阴沉着脸,二话不说掐了个火诀便扔过去。火龙呼地高高喷燃而起,压根不像练气期的修士能掐出的威力。楚鱼忙不迭躲开,还得抽空将火消了,免得连坐了他这小院。
      
      身为主角,五行术法都是精通,怎么可能只会一个火诀。楚鱼才狼狈地收下了火龙,脚底突然冒出一排突刺。
      
      楚鱼在这小小的空间根本施展不开,躲闪不及,连忙从窗户跳出房间,舒了口气,回身干笑:“师弟,你听我说……”
      
      迎面就是一剑。
      
      卧槽!
      
      楚鱼下意识地一抽寻笙,横剑一挡,水花四溅。
      
      谢羲也从窗户跳了出来,经过这三个月的温养,他的身量已经拔高了些许,不再那么正太。此时他冷眉冷眼、浑身杀气的模样,已然有了日后杀伐果断的剑仙的几分风姿。
      
      “拔剑了?正好!”谢羲扬眉冷声,手中持着入门弟子发配的下品宝剑,眼神冰冷地盯着楚鱼,“大师兄,我知你憎我厌我,你若是要打要骂,师弟都受下。但你为何要如此折辱我?今夜便来做个了断吧!”
      
      楚鱼满口苦涩。
      
      不好了,被当怪蜀黍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奉上~二更晚上八点~
    军训完了qwq啊,哭死我了qwq……
    宝宝可以放心浪了,码字~码字~补番~补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