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尘

      初尘人如其名,的确拥有超凡脱俗的美貌与不落尘俗的风度,不仅如此,她的勇气也令人叹为观止。虽然身处下贱,她对温平候府这等宫门府邸并不畏惧,文墨一邀,她便大大方方地前来,看得出她是见过世面的。
      
      玉言坐在凉亭里,摆出当家大妇的架势,细细打量着眼前妆容清淡的女子。她的确聪明,知道男人见多了浓妆艳抹的俗物,特意淡扫蛾眉,素衣薄面,营造出谪仙般的气韵,自然更得人心。温飞衡的眼光倒不算太差。
      
      被人这样逼视着,初尘并不显出局促不安,相反还有些倨傲,她微微抬起下巴:“三夫人,若您请我来是想警告我一番,那您可打错主意了。就算您管不住自己的丈夫,也不该赖到我头上,他硬要来我们倚翠阁,我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把上门来的客人往外赶吧!”
      
      一开口就是三夫人,可见她对这府里的情况了若指掌。玉言微微一笑,“姑娘误会我了,我并没有为难姑娘的意思,只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初尘傲然道,“您想劝我离开三公子吗?那是不可能的事!我早说过了,是他硬要来找我的,我并没勾引他。夫人也许该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三公子若是在家中过得舒心遂意,何必还要上我们那儿找乐子呢!”
      
      玉言并不生气,“姑娘说笑了,我劝你这些话做什么?你伺候我夫君得心应手,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也省了我不少麻烦。我只想说一句,既然你与我夫君情投意合,就请你好好待他,安心照顾他,也好让我放心。自然了,你也是可怜人,也得为了生计奔波,若是缺什么少什么,只管问我夫君要去,想来他也不会亏待你,便是他付不出,只管来这府里寻我,我定不会赖你的。”
      
      初尘惊呆了,这女人疯了吗?天下竟有这样的妻子,竟然主动将自己的丈夫拱手相让!她望着玉言笑眯眯的脸,期期艾艾道:“你……你……”
      
      “怎样?姑娘肯帮我这个忙吗?”
      
      这女人简直宽容大度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真是荒谬!初尘看着她和煦的笑脸,越看越觉得毛骨悚然,一面又怀疑她有什么诡计,不是有这样的人吗?表面笑得无比灿烂,内里还不知盘算着什么阴毒计谋。这些深宅妇人的手段她即便没见过,听也听多了。初尘越想越觉得不对,还是趁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她低低地咒骂了一声“疯子”,便匆匆忙忙地向凉亭外跑去。
      
      玉言没有拦她,仍坐在原地不动。文墨从园子里走来,笑容满面道:“小姐,你跟她说了什么?瞧她吓得那样,走路都走不稳了!”
      
      “谁知道呢?我们走吧。”玉言非常无辜地眨了眨眼:她说的的确都是真心话呀!为什么效果却好像截然相反呢?
      
      两人走出几步,却与迎面而来的温飞衢碰了个正着。玉言与这位二少爷并不相熟,也只好行了一礼,脆生生地喊了一句:“二哥。”
      
      “弟妹。”温飞衢也笑着回她,他望着远处初尘跌跌撞撞的身影,有些惊讶地说道:“那人是谁,怎么瞧着怪面生的?”
      
      玉言顺着他的目光瞧去,微微一笑,“许是新来的丫头吧。”
      
      当晚,温飞衢回到房中,正待与胡氏宽衣就寝,忽然想起日间所见,便道:“夫人,你可知今日我在园中见到何人?”
      
      胡氏打了个哈欠,“见到谁了?是天王老子呀,还是阎罗帝君哪?”
      
      温飞衢凑到她耳边,悄悄说道:“是倚翠阁的红人——初尘姑娘。”
      
      胡氏虽足不出户,也听说过倚翠阁这个名字,她立刻沉下脸,“你倒认得!”胡氏出身大家,性子却是生来的厉害,心情好的时候称得上活泼娇俏,一旦发作那脾气就跟野猫有一拼了。
      
      温飞衢素来有些惧内之症,忙辩道:“夫人,你不要误会,我也是偶然听人说起,在门外远远地望过一眼,并没去过那等地方!”
      
      胡氏略略舒心,却仍是不满:“你记性倒好,才看一眼就记得。”
      
      “那位初尘姑娘实在生得美貌,要忘记也很难……”温飞衡语气间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欣羡之色,回头发现胡氏瞪着他,忙转口道:“自然了,她的姿色比起夫人你还是有所不如的。”
      
      “不过,她为何会出现在我们府里,难不成,是你请她来的?”胡氏柳眉竖起,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温飞衢吓得心胆俱寒,“我哪有那样的胆子!若真是我做的,不更该瞒着你吗,又怎会说出来?”
      
      胡氏听着有理,方冷哼一声,“谅你也不敢!不过,不是你却还是谁呢?是老大,还是老三?”
      
      “大哥那人最是假正经的,即便在外头眠花宿柳,他也不会带回家中,免得误了他正人君子的形象。若说三弟倒还有可能。”
      
      “三弟才娶了新娘子,竟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来?他胆子也忒大了。”胡氏不悦道。
      
      “夫人,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男人嘛,一向是色胆包天的,三弟未娶亲之前,就听得在外头有些不清不楚的事,如今虽然成了家,三弟妹是个良善人,未必降得住他,你且看三弟这些日子天天游荡在外头,便知他做些什么事了!”
      
      “三弟这样不成器,倒可怜弟妹还被蒙在鼓里,我得提醒提醒她。”胡氏来了精神,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
      
      温飞衢忙拉住她,“别人家的事,要我们操什么心!顾好自己就行了,你这一个不好,别牵连到我头上,往后我在三弟面前还怎么做人哪!”
      
      “你放心,我不说出你就是。”
      
      “那也不成!”温飞衢急道:“娘子,你就听我一句劝吧,这是他们自己的事,让他们自个儿解决好了,咱们安安分分过咱们的日子,惹这些不痛快做什么呢?”
      
      胡氏正在兴头上,如何肯听,无奈温飞衢下死劲狠劝了几句,胡氏坳不过他,只好先答应下来,哄着他睡下再说。
      
      隔日,胡氏将温飞衢打发走,自己却来给温老夫人请安,一面将温飞衢所言之事悉数抖搂出来。老夫人果然气了个倒仰,立刻便要将孙子喊来训话,胡氏便假意劝慰一番,说此乃家丑不宜外扬,还是先按下不提的好。一面却欣欣然走了——她知道老太太定不肯善罢甘休的。
      
      温老夫人果然咽不下这口气,一边暗骂孙子不争气,一边替孙媳妇不值。待玉言来荣福堂时,她便和颜悦色道:“言丫头,你最近有什么不痛快的地方,只管说给我这个老婆子听,我虽然不中用了,还是能为你做主的。”
      
      玉言笑道:“老太太您说什么呀,谁敢给我气受!自打来这府里,我的日子舒服得很,比在娘家还快活呢!”
      
      她是真不知还是装作不知,温老夫人试探着道:“听说衡儿这些日子常往外头去,你可知有什么事?”
      
      “他们男人家的事我哪儿知道,想来玩玩打打的也是寻常,不闹出格就好了。”
      
      “照这样说来,衡儿他仿佛对你很好?”
      
      玉言诚恳地点点头:“相公他一向对我很好,并不因我是庶出而看轻我,这些日子他虽然忙了些,也时常抽空来看我,对我关怀得无微不至呢!”
      
      她或许的确蒙在鼓里,又或许有所察觉却故作不知,但不管怎样,她必然未曾知晓全部的真相。这样也好,至少她现在仍是快活的,老夫人看着她脸上明媚的笑容,暗暗叹一口气:有时候适当的糊涂,也是一种福分呀!
      
      不过话说回来,胡氏的话也未必可靠,她这个人一向最喜欢推波助澜的,但凭温飞衢的一双眼睛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若是认错了人,岂不冤哉,还是等有了确实的证据再说吧。还是先将这件事压下去好了,温老夫人暗想,便闭口不提,仍旧与玉言说笑起来。
      
      玉言也松了一口气:不是她不想打压温飞衡,实是时机未到。游荡花丛算不得大错,她受的委屈也还不够深,若是现在就掀底,温飞衡顶多得一顿训斥。若是他不改过,等同于事无补,反而白费了一番功夫;若是他改过——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那位初尘姑娘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从此竟不接温飞衡的客,只推说身上不好,可是别的客人来时,她的身子又奇迹般地复原了——真是怪事!玉言每每思之,都觉得惊奇不已。好在温飞衡虽然对初尘颇为迷恋,他却不是认死理的人,倚翠阁不止这一位姑娘,全颖都也不只这一家青楼,他仍有大量的猎物可以挑选,因此温飞衡仍旧日日游荡在外,如同蝴蝶迷恋花丛,乐不思蜀。
      
      玉言看在眼里,深为满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