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寻欢

      寻欢作乐是需要本钱的,温家虽然豪富,分到温飞衡手上的却不多。他一向为人豪爽,行事阔气,那银钱便更去得快些,又不好向家里讨要,只得来打玉言的主意。自然,这种事是不可明言的,温飞衡便找了个托词:说自己与几个朋友一道做生意,大家商量了凑份子,每人摊一点,偏他最近手头有点紧,只好寻求妻子的帮助。
      
      温飞衡无奈地说:“玉言,若非实在没有办法,我也不肯来麻烦你。”他见玉言微有疑惑,忙补充道:“自然了,向家里要也不是不可以,可是我总想着,先瞒着他们,等做出一番成绩来,也好叫他们刮目相看。”
      
      真是正大光明的理由,其实是觉得她比较好骗吧!玉言轻轻一笑,并不深问,“你需要多少银子?”
      
      温飞衡大致估计了一下,说了一个数目,不多也不少。
      
      玉言为难道:“这也不算太多,只是我身上最近余钱也有限……”她见温飞衡面露失望之色,便又宛然一笑:“不然这样,我这里有几件新打的首饰,分量还蛮足的,不如你先拿去铺子里变了现钱使用。”
      
      温飞衡喜道:“那怎么成,我怎么可以拿娘子你的首饰?”
      
      “有何不可,你我夫妻之间还需要分彼此吗?”
      
      “如此,就劳烦娘子你了。”温飞衡巴不得这一声,喜之不尽。
      
      玉言垂眸一笑,将眼底的一丝轻蔑隐去,在妆台里搜罗了一阵,果然找出一堆金银玉饰来,悉数交托给温飞衡。温飞衡连声道谢不迭。
      
      次日清晨,玉言在镜前梳妆,听文墨向她汇报,温飞衡一早就匆匆出去了。玉言也不在意,径自道:“随他去吧,咱赶着给老太太请安要紧。”她在柜面上摸了一阵,咦道:“我那只赤金攒花步摇呢?”
      
      文墨笑道:“小姐你忘了?昨儿晚上你才把一大堆首饰塞给姑爷呢,那只步摇想必也在里头。你若是喜欢,趁早追到铺子里去,说不定还能要回来。”
      
      “瞧我这记性!”玉言笑道,“罢了,我虽然爱它,还是换个别的戴吧。”
      
      妆台上却是空空荡荡,竟挑不出一件像样的来。文墨皱眉道:“小姐,好的想必都叫姑爷拿去了,想找件能见人的,怕是还得把箱子启开。”
      
      玉言懒懒道:“翻箱倒柜的未免麻烦,况且那里头的东西不知放了多久,蒙了灰不说,颜色也黯淡了,怕是还得拿去炸一炸,这会子哪有那功夫,还是先去见老太太吧,迟了又该说了。”
      
      以她的姿色,的确不需要首饰的陪衬,可是作为大户人家的媳妇,打扮得太过寒酸也不妥。但看玉言已站起身来,文墨也不好劝止,她正要狠心谏言,忽然瞥见玉言一抹狡黠的目光投射过来,文墨陡然心领神会:原来她打的这个主意!
      
      胡氏一向是最殷勤的,早已来到荣福堂,像尊门神般守在温老夫人身边。她一看到玉言,就笑吟吟道:“今儿我又比弟妹早来一步。”
      
      玉言笑道:“嫂嫂一向最讲孝心的,人又生的勤快,哪像我,动不动就犯懒!”
      
      老夫人亦笑:“你还年轻,难免贪睡一点,这是好事,很该值得庆幸。哪像我们这些年纪大的,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想多睡会儿都不能呢!”
      
      温老夫人当然说的是她自己,可是胡氏多心,总以为连自己也捎带上了,虽然她才二十出头,完全称不上“年纪大”。她不免有些忿忿。
      
      胡氏拥有堪比神射手的目力,她一眼看出玉言今天非比寻常,“弟妹,你今儿怎么打扮得这般素净?”
      
      “哪有的事……”玉言笑得很勉强。
      
      胡氏听出她的心虚,愈发来了兴致,她绕着玉言转了一遭,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瞧你这头上,光秃秃的,一根钗子也没有,你是起来得迟忘了戴上呢,还是觉得给老太太请安不算大事,根本没放在心上?”
      
      她这话问得非常犀利,玉言平日那样敏捷的人,此刻竟好像变得迟钝了,全不知如何应对:“嫂嫂你多心了……”
      
      胡氏越发得意,索性冲着温老夫人道:“老太太您瞧瞧,弟妹这是怎么回事?”
      
      温老夫人捧着老花镜看了半天,也有些疑疑惑惑:“言丫头,你今儿真个奇怪,是不小心疏忽了呢,还是存心敷衍我这个老婆子?”说到后面,她的声音已沉下来。
      
      “我……”玉言红涨于面,不能出口,一面却悄悄朝文墨使个眼色。文墨知机,忙站出来道:“老夫人您误会了,我们小姐既非倏忽,更不是敷衍,实在是没有首饰可戴呀!”她摊着两手,颇为无奈。
      
      “这可真是奇了,堂堂金家的女儿,温家的媳妇,竟然穷得连一件首饰也没有,传出去岂不叫人笑掉大牙!”胡氏自己的牙齿都快笑掉了。
      
      “二夫人有所不知,此事不能怪我们小姐,归根究底,还得说到姑爷头上。”
      
      “哦,此话何解?”
      
      文墨咬一咬牙,索性将晚间的事情和盘托出,末了道:“姑爷把小姐的新首饰全搜刮走了,剩下那些旧的还闷在箱子里,未曾擦洗,也不知颜色怎样,小姐踌躇再三,只能无饰而来,还请老夫人原恕。”
      
      胡氏何等伶俐,文墨一说,她立刻想到不久前温飞衢说的事,早知其大概,她立刻转向温老夫人:“老夫人,您瞧瞧,三弟也太不像话了,他在外头跟那些混帐行子鬼混不说,还有脸在自己老婆身上搜罗银钱,真是奇耻大辱!”
      
      玉言楚楚可怜地辩道:“相公说他要钱是去做生意的……”
      
      “做生意?”胡氏尖酸地说道,“三弟妹,你也太实诚了,相信他这种鬼话!他真当别人都是瞎子吗?弟妹你成日闷在府里不知道,你家相公在外头坐下的那些事情,十根指头都数不清呢,他还真有脸!”
      
      “好了,别再说了!”老夫人皱起眉头,这胡氏的嘴也太敞了。
      
      “老夫人,不是我偏帮着外人——况且三弟妹也不是外人,实在是三弟太不成个样子!把自己老婆的首饰骗去换钱,在外头养别的女人,亏他想得出来!您还记得上次我跟您说的事吗,这回您该相信了吧!您可不能再姑息他了,定要严惩才行!”胡氏一副义愤填膺的气概,竟好像受屈的是她自己。
      
      老夫人虽然疼爱孙子,也不能过于偏袒,况且有胡氏在一旁虎视眈眈,她更得秉公直言,便道:“行了,你们都先回去吧,等衡儿回来,我会好好跟他说的。”
      
      众人各自散去。
      
      当晚,胡氏回到房中,似乎颇有感慨,向温飞衢道:“三弟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竟做出这样的事,亏我从前还想把我那个远房的堂妹嫁进来,本来还埋怨弟妹抢了她的机会,现下看来是我错怪弟妹了,她竟是舍身取义,割肉喂虎,倒免了我妹妹一场无妄之灾,若真嫁进来,怕不仅嫁妆都给搜刮个罄尽,连皮带骨头都给吃尽了!你们温家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温飞衢早前已听她说了一遍,本来没心思再听,听到最后一句,却有些不服:“好端端的,拉扯上我做什么?”
      
      “难道不是么?你不过胆子小一点,你若有他那样大的胆子,也就跟他做一样的事了。”
      
      “好,你看不起我,既然这样,明儿我也去倚翠阁走上一遭,也好叫你见见我的胆量。”
      
      “你敢!”胡氏眉立。
      
      “我不敢!”温飞衢却又软了下来,“夫人,我胆子小,即便有些赌气话,说说也就过去了,你放心,谁敢在老虎头上拔毛呢?你这满头插金戴银的首饰,肯定保得住就是了。”
      
      温飞衢将她形容成老虎,胡氏本来想生气,却扑哧一声笑出来。她忽然觉得,有个胆小如鼠的相公也不是坏事。
      
      温飞衡一回来,老夫人就派人找了他过去,至于说了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回来的时候是很闷闷不乐的,玉言关切地问道:“老夫人跟你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温飞衡吃吃艾艾道。
      
      “你流连于秦楼楚馆,在外面挥霍无度,老夫人也没跟你计较吗?”玉言轻描淡写地说。
      
      温飞衡一惊,“娘……娘子,你都知道了?”
      
      “是,我都知道了。”玉言的容色十分平静,“若是老夫人不说,我可能仍蒙在鼓里。”
      
      “我……我对不起你……”温飞衡垂下头去,颇为内疚。“娘子,你骂我吧,尽情地骂,若是还不解气,我也任由你打,把我打个半死,我也绝无怨言。”
      
      玉言却温柔地将他搀起,“傻子,我为什么要骂你,又为什么要打你,我根本就不怪你!”
      
      “你……不怪我?”温飞衡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