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恶症

      三朝后便是回门之期,玉言领着新婿回家探亲。温飞衡虽然不堪,到底也是世路上历练过的,为人温和知礼,也算得上能说会道,因此人人满意。金昀晖自不必说,脸上随时带着三分笑模样,就连苏氏——她本来十分担心,及至见了新姑爷一表人才,对女儿也体贴,因此反倒高兴。
      
      玉言有什么话可说呢?在外人眼里,她与温飞衡郎才女貌,自是一双璧人,可内里的千种滋味,却只有她自己知晓。
      
      □□不是洪水,不至于泛滥成灾,三五日后,温飞衡一定又会找上身来。吃过一次亏就够了,这清清白白的身子,玉言可不打算让他沾染,可她该如何拒绝呢?总不好说自己血山崩吧。她沉思片刻,心中暗暗有了计较。
      
      如她所料,估摸着日子去后,温飞衡又来缠她。玉言仍旧露出为难的神色,正要说话,温飞衡忙道:“你别又扯什么借口,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不信你身上还不方便。”
      
      玉言笑道:“瞧你说的!我是你妻子,何必装模作样地哄骗你?之前实是不便,如今好了,自然该我来服侍。”一面不经意地侧了侧颈子,温飞衡眼尖,早瞥见她洁白的脖颈上有一大片密密的红点,甚是可怖。他指着那一块地方道:“那是什么?”
      
      玉言随手摸了摸,笑道:“大约是近来天气湿热,起了皮疹吧。”
      
      罢了,一点红疹而已,虽然有碍观瞻,装作看不见就是了。温飞衡强忍着恶心,仍旧上前,便欲为玉言宽衣解带。才解下一层外裳,忽然闻到一股恶臭冲鼻而来,刺得他忙后退两步,惊叫道:“这是什么气味?”
      
      玉言见他神色奇异,也低头嗅了一嗅,咦道:“并没有什么味道啊,夫君,你是不是出现幻象了?”
      
      她一脸茫然无所知,惹得温飞衡自己也疑疑惑惑起来,莫非真是自己闻错了?他又将鼻子凑过去,这回那气味却更加浓烈,就好像腐烂的尸臭混杂着臭鱼烂虾的腥气,他觉得一阵反胃,几乎没当场呕出来。
      
      玉言见他这般失态,神色更加无辜:“夫君,你怎么了?”
      
      温飞衡指着她,只是说不出话来。
      
      文墨从外头进来,怯生生道:“小姐,这些日子我一直没敢跟您说,您身上的气味不是一日两日了,只您自己没察觉。自上次□□来后,奴婢就隐隐觉出您身上有些……莫名的味道,这几日越发浓烈,点了好多熏香都盖不住,也难怪姑爷会受不了。”
      
      玉言又惊又怒,“你为何不早跟我说?”
      
      “这种事情怎么好宣之于口呢,传出去多失体面哪!”文墨转向温飞衡道,“不过姑爷,小姐身上出现如此异兆,怕是有什么疾症,不如请大夫来瞧一瞧……”
      
      温飞衡忙道:“的确,是该请大夫好好瞧瞧,夫人,您今夜安心休养,我明日再来看你。”一面忙不迭地跑出去,沿途还听见他压抑着的干呕之声,他大概要喝两盏香茶才能将这股恶心压下去。
      
      文墨走到玉言身边,“小姐,我方才表现得还好吧?”
      
      “你做得很好。”玉言微笑着,一面将腰际内侧拴着的一个香囊解下来,里头装的都是些具有强烈气味的草药,自然,那绝不是好闻的气味。“仅仅是一点小小的味道,就可以将温飞衡吓退,他也太不中用了!”
      
      那哪是小小的味道,连牛闻了都要退避三舍好嘛!文墨腹诽着,一面道:“小姐,我真不明白您处心积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仅仅是为了试探姑爷的用心吗?恕我直言,您这种试探法,哪个男人都会上钩的!”
      
      重生这种事情终究太过离奇,不会有人相信的,玉言也不打算向文墨说明。她只是微微一笑,“我自然有我的用意,你只需告诉我,你帮我还是不帮我?”
      
      文墨忙道:“我是您带过来的丫头,自然是一心为您……”
      
      “那就好,”玉言简短地截断她的话,“明天他一定会请大夫过来,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她边说边将一包沉甸甸的银子交到文墨手中。
      
      文墨郑重而无奈地点了点头。
      
      次日,温飞衡果然请了一位大夫过来。而文墨也依照玉言所托,将那包银子悄悄塞到大夫兜里。
      
      大夫虽然不太明白这位夫人为何要这么做,不过古往今来,欺骗丈夫的妻子也不在少数,他懒得多管闲事,却乐得挣一笔闲钱。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因此大夫胡乱诊一诊脉,便道:“尊夫人的病症实在奇怪,我行医数十年,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奇事,若说是有病,除了红斑和异味,却也没有别的症候,也许是水土不服?”
      
      玉言听他在那里一本正经地浑扯白道,好容易才止住脸上的笑意。温飞衡的眼皮忍不住跳动起来,“金温两家同在颖都,何来水土不服之说?”
      
      “三公子有所不知,颖都如许大地方,四角物候也有不同,若说不太调和也是有的。”他见温飞衡有些不信服的模样,便沉着脸道:“自然了,这也是我一家之言,若是老朽揣测得不对,还请公子另请高明吧。”
      
      这大夫是常来常往的,不便得罪,温飞衡忙陪笑道:“先生多心了,我不过是忧心我家娘子,才急躁了些,如有冒犯,还望见谅。”大夫顺了一口气,温飞衡又道:“既如此,可有何医治之策?”
      
      大夫摇摇头,“天下疑难杂症数不胜数,不是样样都有法子消解的,既然此症与性命无尤,不如听之任之吧。”他见温飞衡面露为难之色,便道:“公子若实在不放心,老朽便忖度着为尊夫人开一个调理的方子,至于治不治得好,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落后他果然开了一剂药方来,无非是些寻常的消斑除疹、化湿和中的方子,横竖吃不死人。玉言每日装模作样地吃上几口,余外统统倒掉,她本来就没病,自然用不着吃药。只是在外人——其实也只是温飞衡一人——看来,她这病迟迟不见好,怕是成了顽疾。
      
      她颈子上的红疹渐渐消去,身上的恶臭却颇为顽固,不减反增。依着温飞衡的意思,还要大张旗鼓地医治。还是玉言苦苦哀求,说自己有此奇疾已是不雅,若再喧嚷得众人皆知,她更是没脸见人、不如死了算了。说这话的时候,她水汪汪的眼里含着两泡眼泪,颇为动人,温飞衡到底心软了,答应她宁死也不说出去。说不定他也想到,天下大夫本来都是大同小异的,这一个治不了,那一个也不定治得好,若是碰着个嘴皮子不严紧的,到处嚷嚷,到时不但妻子丢脸,做丈夫的也得跟着受罪。
      
      温飞衡仍旧喜爱新娶的妻子,可是现在只限于精神上的恋慕,说得更肤浅些,只是喜爱她的容颜,自然了,她温柔的秉性也是很动人的。可是叫温飞衡跟她同床共枕,却是万万不能了,即便玉言主动拉着他,他只要一想到那股气味,就不寒而栗,而那股气味怕是永远不会从他脑子里消去了。这真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玉言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这一切,这自导自演的戏码,的确不赖,她都要佩服自己了。
      
      玉言叫他敬而远之,温飞衡只好在绿云和赤霞这两个丫头身上施展功夫。可是很快,就连这两个貌美的丫头也叫他厌倦了。
      
      温飞衡本来就有些喜新厌旧的脾性,没娶亲之前也有些风流的名声,结交得几个风流纨绔,众人寻欢作乐,乐不思蜀。娶亲后他稍稍收敛了些,看到玉言这个样子,不觉又动了心思。碰巧外头人也在寻他,他便推说有事,隔三差五地出去走两遭。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去做什么,只有他自以为瞒得密不透风。
      
      玉言自然也是知晓的,可是她装作不知,任由温飞衡在外头拈花惹草,来去自如。
      
      文墨却有些不忿,得闲跟玉言埋怨道:“小姐,姑爷同那群风流子弟闹得那样厉害,你也不管一管!”
      
      “男人不都是那样,我哪里管得住?”玉言满不在乎地说,她对镜而坐,怡然自得地调弄脂粉。
      
      “可是姑爷也太不像样了,摆明了没把你放在眼里。听闻他最近与倚翠阁的一个姑娘打得火热,拆都拆不开呢!小姐你在屋里不知道,外头多少人议论呢,都传遍了,你想想,别人该怎么笑话你?”
      
      倚翠阁,这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玉言笑道:“之前我把绿云、赤霞两个推出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现在不过换一个人而已,有什么好稀奇的。”
      
      “那可不一样,哪家不给置两个通房丫头,况且又是咱们府里的,自然放得下心。可是倚翠阁的姑娘多能干哪,一旦叫她们抓住,那就别想抽身,小姐您可得悠着点,万一姑爷来了兴致,执意要将这位娇客抬进府里做妾,那可就有你受的呢!”
      
      身在底层,自然得能干一点,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她从前不是一样吗?唯一的区别是,她比她们要清高一点,或者自认为清高一点,所以才会做下这么多蠢事,最终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玉言从往日的记忆里抽身出来,微微一笑:“那姑娘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初尘。”文墨费力地想了一想。
      
      “挑个日子请那位初尘姑娘过来,我想见一见她。”
      
      文墨立刻兴高采烈起来,“小姐您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吗?太好了,您终于想通了!”
      
      玉言面上仍含着一缕浅笑,也不与她辩驳,“去吧。”文墨欢天喜地地去了。
      
      玉言看着她欢快离去的背影,心内笑道:文墨还真是天真,她为什么要阻止温飞衡流连烟花之地,她求之不得呢!顶好让温飞衡自甘堕落,自取灭亡,而她要做的,只是静静地等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