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话 和歌引来的风波

      大唐公主行宫的花园内。
      妙姬斜倚在水榭的勾栏上,手中拈着一封书笺,却似在出神。
      “公主好像有心事啊?是不是那个安倍晴明又惹你生气了?”一名身穿白色唐衣的宫女走了过来,正是白凤。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倦了。”妙姬公主微微一笑,却将身子坐了起来。
      “哼!刚才宫女拿来了安倍晴明的书信,公主看了就好像很不开心,一定是他又惹公主生气了?”白凤道。
      “白凤,你不要总是这样冲动,有空像青鸾一样多读读经书。”妙姬公主道。
      “公主,我可不是青鸾,一看到你那些经书,我的头就好疼啊!”白凤道。
      “呵呵……白凤姐姐是在夸我吗?”一个身着青色唐衣的宫女捧着茶具走了过来,却是青鸾。
      “公主,请用茶。”青鸾道。
      “哼哼……茶?安倍晴明居然用茶来做和歌,其实是在拒绝我的美意啊!”妙姬公主接过茶具,轻轻地抿了一口道。
      “和歌?安倍公子给公主写了和歌吗?是什么样的和歌呢?”青鸾笑道。
      “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公主一看到就很不高兴呢!”白凤道。
      “也没什么啦!和歌写得很不错!安倍晴明?我倒真是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妙姬公主笑道。
      青鸾从妙姬手中轻轻抽出书笺,低声吟道。
      “茶香虽味浓,亦需注水溶。水多清自淡,友当弗如同。我友莫若酒,珍藏愈香淳。挚友当故旧,相逢何记秋。”
      “这是什么意思啊?”白凤道。
      “这是说,茶味虽香,但是你俞加水它俞无味,所以朋友不应该像茶一样,而应该像美酒一样,你越珍藏,它越浓香。”青鸾道。
      “安倍晴明写这个给公主是什么意思呢?”白凤道。
      “意思就是说,本宫就是这清香四溢的茶水,而他喜欢的是那珍藏的淳酒。而且用‘清自淡’来谐音‘情自淡’,就是说明他的心中既无情又冷淡啊。”妙姬公主冷冷地道,却从青鸾手中抽出了书笺。
      “什么?安倍晴明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无礼、太狂妄了!他不就是阴阳师吗?就连当今大唐天子也要对公主殿下礼让三分,凭什么要受一个小小的阴阳师的气。我这就去土御门把他抓来,我看他们天皇也不敢多言。”白凤说着便要离开行宫。
      “白凤,你根本不是安倍晴明的对手。再说,我也不想拿出大唐御妹的身份来压制别人,安倍晴明的事情我自会处理的。”妙姬公主道。
      “那么公主殿下您是怎么想的呢?”青鸾道。
      “没什么,只是心里有点好奇罢了。我很想会会晴明他那珍藏如淳酒的挚友啊!”妙姬公主笑道。
      “是,我明白了。我这就派人去请源博雅来晋见公主。”青鸾笑着退了下去。
      “白凤,心里还在嘀咕吗?好了,去取我的古琴来,安放在凤来仪吧!我想在那里抚琴。”
      妙姬公主轻轻站起身来,向凤来仪走去。
      “是,公主。我这就摆好琴案,请稍候。”白凤道。
      “白凤,别忘了要用玉炉焚香啊!”妙姬公主道。
      “是,公主。我记住了。”
      白凤转身退下,却恨恨地望了望妙姬公主手中的书笺。
      
      克明亲王府。
      藤原王妃端坐在正堂正与弟弟藤原永和叙着家常。
      博雅无聊地坐在一旁,一颗心却早不知飞向了何方。
      “博雅的年龄应该不小了呢?怎么到现在也没成亲啊!真是的!以姐姐的家世还不是各家的公主小姐争着要当源家的媳妇。”藤原永和笑道。
      “弟弟,你就别再取笑我们博雅了。我这个小儿子啊,总是让我操碎了心。他都被人家笑称是‘失恋的中将大人’了。一见到女子就说不出话来,做事也是颠三倒四的。我就没见过哪家的公主、小姐送过和歌给他。哼!就是送给他,他也未必看得懂!整天忙得见不着人影,却不知在忙些什么呢?”藤原王妃唠叨道。
      博雅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听济姬说,博雅和那个来历不明的阴阳师来往密切啊!”藤原永和道。
      “你说的是阴阳师是安倍晴明吧?博雅的确是天天往他家跑。”藤原王妃道。
      “正是那个安倍晴明!我听说,他的母亲是只白狐!他也是个妖里妖气的人!姐姐怎么任由博雅和这种人来往呢?”藤原永和道。
      “我倒是见过几次安倍晴明,也没看出什么妖气!而且天皇陛下对他也很器重呢!也难得博雅能交个好朋友,又合得来,我也就没有多过问。”藤原王妃道。
      “姐姐,济姬说那个安倍晴明生得比女子还要妖艳,博雅不会是被他给迷住了吧!”
      “嗯……说起来,那个安倍晴明还真是个美貌的男子。博雅,你不会是因为他的美貌才会……”藤原王妃道。
      “母亲,请不要再听济姬表妹胡说了,晴明曾经得罪过她,所以她才胡说八道的。晴明曾经多次救过我的命,而且还让我死而复生!再说了,现在朝中的重臣谁不害怕被人下咒,有晴明这第一阴阳师做我的朋友,不是也就等于我们源氏和藤原氏都安全了吗?”博雅叫道。
      “是啊!很对啊!谁说我们家博雅傻啊!其实博雅是很聪明的。不过,博雅。济姬怎么会和安倍晴明结怨呢?”藤原王妃道。
      “母亲,因为济姬表妹曾经给晴明写过和歌,表示过爱意。晴明回复的和歌讽刺过她。所以,济姬表妹才会怨恨晴明。”博雅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没听你说过呢!”藤原王妃笑道。
      “晴明说过,隐人之恶,扬人之善。所以我就没对别人说过。哼!谁让济姬表妹说晴明的坏话呢!所以,我只有说出事情的真相了。”博雅气呼呼地道。
      “姐姐,博雅肯定是被那妖异的男子给迷住了,济姬才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呢!安倍晴明只是个小小的五品下的阴阳师,和我们济姬来往的都是贵族的殿上人呢!”藤原永和道。
      “哼!那就请舅父大人去问你的宝贝女儿吧!”博雅生气得转过头道。
      “好了,不要再争论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博雅,你一大早跑去安倍晴明那里有什么事吗?”藤原王妃道。
      “那是因为大唐的妙姬公主邀请晴明去她的行宫品茶,我去问问情况。天皇陛下不是把大唐公主的安全交给我们右卫府了嘛!”博雅道。
      “什么?大唐公主邀请晴明去品茶?还做了些什么呢?”藤原王妃道。
      “我还看见公主送给晴明精美的礼物,还有和歌,哦!不是,那叫大唐的律诗。”博雅道。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个晴明还真有魅力啊!如果他做了大唐的驸马,那么他的身份就会何等高贵。就是天皇陛下也得礼让三分。博雅,你和晴明交往的事情,母亲不再过问了。不过你要仔细关注那个大唐公主和晴明做些什么。”藤原王妃道。
      “谢谢母亲大人,刚才我正询问呢。可是俊宏说舅父大人来了,所以我就急忙赶回府来,聆听训教。”博雅道。
      “哦!是这样啊!那么你就去忙你的吧!舅父又不是外人,我们姐弟叙叙旧,你就不用坐陪了。”藤原王妃道。
      “是,母亲大人,那么孩儿就先退下了,孩儿想回房去吹笛。”博雅道。
      “真是个傻孩子,你回房吹什么笛?你还是去土御门的安倍晴明家中询问一下大唐公主的事情吧!”藤原王妃怒道。
      “嗯。母亲大人,那么我就去安倍晴明家中了,有事就叫俊宏叫我吧!”博雅道。
      “好了,别啰嗦了!快去吧!”藤原王妃道。
      博雅面无表情的点着头,心中却暗自偷笑,转身退出正堂。
      一出正堂,博雅却像得了赦令一样飞跑着向土御门奔去……
      
      “晴明!晴明!”博雅边叫边冲了进来。
      “吁!主人刚在廊下睡着了,博雅大人别吵醒他。”蜜虫笑着迎了出来。
      “嗯!真是的。我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那对啰嗦的姐弟呢!”
      博雅嘟囔着走到了廊下,俯身倒在晴明的身边。
      “呵呵……竟然说藤原王妃和藤原大人是啰嗦的姐弟。若是被他们听到了,博雅非得被圈禁一个月不可。”晴明猛得睁开眼笑道。
      “什么啊!晴明你装睡骗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想办法逃出来的。”博雅道。
      “呵呵……难道说你们王府里有鬼怪吗?博雅居然是逃出来的?”晴明还在笑。
      “哼!晴明真是太过分了!我为了你才和舅父大人争吵过呢!”博雅道。
      “为了我?”晴明说着已坐起了身子。
      “是啊!那个济姬说你是个妖里妖气的男子,又说什么我被你给迷住了之类无聊的话。还挑唆母亲不让我和你来往,我费了多大的劲才让母亲回心转意的。晴明却还要让母亲圈禁我,难道晴明就那样讨厌我吗?”博雅气呼呼地道。
      “博雅,我是在和你开玩笑,你就别生气了。”晴明轻轻地扯了扯博雅的衣袖。
      “哼!晴明总是捉弄人!太让人生气了。”博雅道。
      “好了,像个孩子一样耍性子真无聊,还是说说你是如何骗过藤原王妃的?”晴明道。
      “我说了那次济姬写和歌给你的事。”博雅道。
      “以你表妹的身份,写和歌给我这种地位的人可是件很丢人的事情,看来她要吃苦头了。博雅,你又是何必呢?”晴明悠悠地道。
      “哼!济姬这个家伙那样说晴明的坏话,我绝不原谅!谁让她想要陷害晴明的,吃苦头是她自找的。”博雅道。
      “唉!”晴明望着博雅摇了摇头。
      博雅不由坐起身来,也望着晴明。
      “博雅干嘛总是这样盯着我?”晴明道。
      “晴明,你真美,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妖里妖气的。”博雅道。
      “博雅……你真是……你这是在夸我吗?唉!说你什么好呢?你是不是总是这样语无伦次呢?‘美’不是用来形容男子的,懂吗?”晴明的表情有点哭笑不得。
      “那有什么呢?人们不是常说美男子什么的吗?美怎么就不能用来形容晴明呢?”博雅认真的道。
      “唉!被你气死了!蜜虫,给我斟杯酒来,我要压压气。”晴明道。
      “给我也来一杯吧!蜜虫!我的心情可很好呢!”博雅笑道。
      晴明瞪了博雅一眼,将身子靠在廊柱上。
      博雅却嘿嘿地笑着,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二人接过蜜虫递过的酒,各自饮用,却没再说一句话。
      
      “主人,戾桥式神来报。说大唐公主的牛车又来到土御门外了。”蜜虫道。
      “晴明,妙姬公主难道又要召见你吗?”博雅道。
      “奇怪!那首和歌不是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吗?她还来做什么呢?”晴明道。
      “源中将大人在这里吗?”门外有人问道。
      “请问……您是?”蜜虫出迎道。
      “我是内里的女房,特请源三位大人前往公主行宫。公主殿下有事相询。”一名身着袿姿的女房道。
      “哦!我在!我这就去晋见公主殿下。”博雅站起身道。
      “中将大人请吧!”女房道。
      博雅随着女房而去,却不由回过头来,望了晴明一眼。
      晴明也正望着博雅,满脸竟是狐疑。
      
      大唐公主的行宫。
      妙姬公主正坐在凤来仪中抚琴。
      玉炉中香霭缭绕,妙姬公主的琴声悠远而深遂。
      “公主殿下的琴声真是令人着迷,闻听之后好像让人可以抛弃一切凡尘染着一般。”青鸾道。
      妙姬公主微微一笑,玉指纤纤继续抚弄着雅韵。
      “我看公主一定是被那个安倍晴明气坏了才会在此抚琴,公主好像很少抚琴,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抚琴的。”白凤道。
      “这首‘清心明性曲’最为萧肃,所以才可以平和心境。我并非是心情不好才抚此曲,而是心絮不宁才抚此曲,明白了吗?白凤。”妙姬公主悠悠地道。
      “启禀公主殿下,三品右卫中将源博雅大人到了。”一名宫女上前禀报道。
      “请他在此相见吧!”妙姬公主依然悠闲地抚弄着七弦。
      “是。”宫女转身退下。
      博雅随着宫女来到了凤来仪,妙姬公主的琴声却已渐入佳境。
      “此曲此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应该就是说这样的乐曲吧!真是太让人陶醉了。”博雅心中暗想,却不由得听得入神。
      一曲终了,妙姬公主轻轻收式,却保持着优雅的笑容望着博雅。
      博雅却仍就一副入迷的样子呆呆地出神,竟然忘了像公主殿下行晋见之礼。
      “博雅大人。”妙姬公主轻轻道。
      博雅仍在出神,完全没有听到妙姬公主的声音。
      “喂!你们扶桑人都是这样无礼的吗?见了我大唐公主竟然不行晋见之礼,而且公主叫了你半天,你还在这里发呆,真是太不像话了!”白凤怒道。
      “啊!哦……源博雅参见大唐妙姬公主殿下。”博雅自觉失神,不由急忙行晋见礼。
      “博雅大人不必多礼,本宫此次请大人前来是有一事相询。”妙姬公主道。
      “公主殿下请吩咐。”博雅低着头道。
      青鸾已奉上香茶,递给博雅。
      妙姬公主樱唇含笑道:“博雅大人请用茶。”
      博雅接过茶杯,喝了一口。
      “真好喝!清香又不失甜美。”博雅暗想。
      妙姬公主望着博雅柔声道。
      “本宫在平安京已小住多日,前些日子已与母亲的家人取得了联系,不日本宫想去省亲,不知中将大人方便与否?”
      “公主殿下如果要去省亲,当然是太好了。我会带领右卫府的武士们亲自护送公主殿下的。”博雅道。
      “真是太麻烦您了中将大人,请尽快安排一下。本宫在平安停留的时日也不会太久了。”妙姬公主道。
      “请公主殿下放心,我马上就着手安排。”博雅道。
      “博雅大人在如此百忙之中,还来为本宫操劳,真是让本宫甚为惶恐啊!”妙姬公主道。
      “能为公主殿下效劳是博雅之幸。”博雅道。
      一位唐朝宫女急匆匆地走了前来。
      “公主殿下,万岁爷有诏书到了。”
      “宣。”妙姬公主随意地拈起茶具,轻轻地品了一口茶。
      “公主殿下,就在这里宣诏吗?没设香案呢!应该到行宫正殿去宣诏吧!那里还有万岁的半辐鸾驾呢!”宫女道。
      “唉!知道了,摆驾行宫的迎凤殿,设香案,礼拜圣上鸾驾,接诏。”妙姬公主显得有些厌烦。
      “公主殿下有事,博雅先行告退。”博雅道。
      “博雅大人请便吧!”妙姬公主笑道。
      博雅转身退下,却隐隐地听见妙姬公主与宫女的言谈。
      “公主,皇上又下了什么诏书啊?”白凤道。
      “听说是册封公主殿下为护国公主的诏书。”青鸾道。
      “唉,那小子还真是无聊!名义是册封我为护国公主,实际上是催我速回大唐接受封赏。”妙姬公主道。
      “可是……公主,我们的事情还没办完。”白凤道。
      “我知道,我会尽快办好的。”妙姬公主笑道。
      一行人的身影已渐渐消失……
      博雅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又向土御门旁的安倍晴明宅中跑去。
      
      天色已逐渐暗了下来,博雅却跑得飞快。
      “晴明,晴明!”博雅一口气冲进了晴明的院内。
      “博雅,你后面着火了吗?干嘛总是这样慌慌张张的呢?”
      晴明悠闲的坐在外廊上,身体放松地靠在廊柱上,手中端着酒杯。
      “晴明!你还真是悠闲啊!”博雅倒身坐在晴明身旁,拿起酒瓶自己斟满了酒,一口饮尽。
      晴明没有回答,却仍在悠闲地喝着酒。
      “晴明!”博雅道。
      “嗯?”晴明道。
      “晴明,你难道不想知道妙姬公主召见我是什么事情吗?”博雅道。
      “啊!你想说就说吧,不想说就算了。”晴明仍就悠闲地饮着酒。
      “晴明,你这样的态度真让人生气。你知道吗?妙姬公主要去省亲了!所以我要亲自去护送公主殿下前往。”博雅道。
      “嗯。很好。这样博雅不是有机会面对心怡的公主拼命吹笛了。”晴明眯着双眼笑道。
      “那真是恭喜博雅大人了。”蜜虫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却为博雅添满了酒。
      “什么啊!晴明!不要取笑我了!”博雅的脸已红到了耳根。
      “唉!可惜我对大唐驸马没什么兴趣。不过,博雅可要努力才行啊!免得大唐公主像蝴蝶一样飞走了。”晴明笑道。
      “晴明!哎!说到这里,我到是听到了一些事情呢!”博雅的神色显得神秘。
      “嗯。”晴明依然慵懒的靠在廊柱上饮酒,好像一点也不关心。
      “晴明,你真是的。”博雅不由瞪了晴明一眼,一口饮尽杯中的酒。
      “蜜虫,快给博雅添满酒。”晴明笑道。
      “晴明,我是要说关于妙姬公主的事情。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博雅道。
      “想说你就说好了,我又不是听不见。”晴明笑道。
      “哼!晴明,你知道吗?大唐天子今天给妙姬公主下了诏书,封她做什么护国公主了。其实是想催她速回大唐呢!妙姬公主的宫女还说,她们的事情还没办完呢!却不知是什么事情,也许就是省亲的事,所以我可能就要忙起来了。”博雅道。
      “哦?未办完的事情?”晴明仍带着轻笑,却不由皱了皱眉。
      “嗯。她们是这样说的。还有呢!晴明,你猜妙姬公主是如何称呼大唐天子的?”博雅压低声音道。
      “不就是‘那小子’吗?”晴明笑道。
      “什么?晴明!你怎么知道的?”博雅惊道。
      “她当着我的面就是这样称呼大唐天子的。”晴明道。
      “我可是偷听到的。”博雅道。
      “不过,晴明。我有时觉得那个妙姬公主很像你,你不也总是称呼天皇陛下为‘那男子’吗?”博雅嘟囔道。
      晴明没有回答,仍就自顾自地饮酒。
      “晴明,把妙姬公主送你的香茶冲给我喝吧!那可真是人间的极品呢!”博雅道。
      “如果博雅喜欢的话……蜜虫,将妙姬公主的茶具取来吧!”晴明淡淡地道。
      “是,主人。”蜜虫转身取出了锦盒。
      “晴明。”博雅道。
      “什么?”晴明道。
      “你真的会不喜欢妙姬公主的香茶吗?我觉得那真的是人间极品啊!”博雅道。
      “嗯。可能是我不会品茶吧!”晴明淡淡地一笑。
      “哦!原来是这样!”博雅点着头道。
      晴明回身望了望博雅,却从内心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妙姬公主还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啊!”晴明暗想。
      一阵晚风吹过,日间的酷热早已渐渐退去……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十话——蒙难的源博雅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