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话 贺茂保宪突然造访

      正午的阳光煦暖地照在土御门外安倍晴明府地的外廊上。
      晴明和博雅在外廊上对坐饮酒。
      “晴明,妙姬公主这样一大早就召你晋见到底有什么事情啊?”博雅关切地道。
      “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提醒我要小心她的师兄玉郎。并且请我品尝来自大唐的茶道。”
      晴明淡淡地说道,却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朵落花。
      “大唐的茶道?那一定很特别吧?”博雅道。
      “妙姬公主的茶道手艺还算不错!”晴明道。
      “什么?晴明!妙姬公主亲自为你做茶道?”博雅叫道。
      “嗯。”晴明道。
      “那公主没跟你说些别的什么?”博雅嘟囔道。
      “博雅想知道什么呢?或者说博雅希望妙姬公主对我说些什么呢?”晴明扬了扬眉笑道。
      “没……没什么。”博雅的脸已经泛红。
      晴明呵呵一笑,仍就反复端详着手中的落花。
      “晴明,为什么你一直盯着这朵花看,这种花内里到处都是,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博雅道。
      “这是妙姬公主行宫花园里的花。”晴明道。
      “原来是妙姬公主送给你的花,难怪……”博雅不由嘟着嘴道。
      晴明抬头望了望博雅不由摇了摇头。
      “博雅,你刚才看到了栖凤亭外的那些落花了吗?”晴明道。
      “嗯。看到了,像是被什么利器斩落的。”博雅道。
      “那么,你看看这朵落花有何不同呢?”
      晴明将手中的落花递给了博雅。
      “晴明,这朵花又不是被斩落的,它像是自己落下来的。”博雅道。
      “博雅,你错了。这朵落花亦是被利器所斫,只是斫花之人实在高妙,竟然可以按照植物的生长痕迹,而顺其自然地游移其间。所以这朵花看起来就好像是自己脱落的一样,因此也就没有任何人为砍斫的痕迹。这真是很利害的剑法啊!这以足以杀人于无形了!”晴明道。
      “什么?晴明!这会不会又是那个猫灵所为?难道猫灵去了行宫?妙姬公主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博雅急道。
      “呵呵……博雅,你不要什么事情都认为和猫灵有关,依我看来,这斫花之人正是妙姬公主,真是一个不简单的大唐公主啊!”晴明道。
      “妙姬公主?怎么可能?”博雅道。
      晴晴没有回答,只是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
      “晴明,这酒还好吧?这可是天皇陛下刚刚所赐的贡酒,我一得到就赶快拿来给你了。”博雅道。
      晴明望着博雅却只是微微一笑。
      博雅也一口饮尽杯中之酒,望着晴明傻笑。
      蜜虫轻轻走了过来,附在晴明耳边轻轻禀报。
      “知道了。”晴明摆了摆手。
      “晴明,发生什么事了?”博雅道。
      “啊!没什么。只是戾桥式神来报有人来访。”晴明道。
      “什么人啊?”博雅道。
      晴明没有回答,却只是轻轻地一笑。
      博雅望着晴明满脸不惑之色。
      “请问安倍晴明大人在家吗?”门外有人叫道。
      “在的,请问您是?”蜜虫迎到了门外。
      我是大唐礼亲王府的宫女,特奉公主殿下之命将此物交由安倍晴明大人。”
      一位身着唐装的宫女走了进来,双手捧着一个锦盒。
      “多谢公主殿下盛情,请随我来。”蜜虫道。
      晴明端正地坐在廊下,面上带着轻笑。
      “晴明,这是什么呢?”博雅道。
      宫女没有回答,却将锦盒递给晴明。
      晴明微笑道:“蜜虫,打开锦盒。”
      “是,主人。”蜜虫接过锦盒,轻轻打开。
      一股透人的清香不由向四处溢散……
      锦盒内上层放着一个精美的茶罐,配着四色的茶点,下层却是一套精致的和田玉雕成的茶具。
      “多谢公主殿下的厚爱,可惜晴明并不喜好茶道。只喜欢和挚友饮酒对谈。”晴明笑道。
      “这是公主殿下亲书的新作,说想请晴明大人鉴赏一下。”宫女说着递上一封书笺。
      晴明缓缓打开了书笺,上面写着一首律诗。
      “玉液淳香飘满楼,醉舞桃花半遮袖。
      怨责菱镜空邀颜,痴笑晚风独扶柳。
      漫花轻随惜月幽,碧池粼波怜星愁。
      不识寂寞羡日明,迷唱逍遥是今秋。”
      “公主殿下说晴明大人自会明白诗里的深意。“宫女道。
      晴明微微一笑,这一笑却有一丝讥讽。
      “看来公主殿下真是太高看我了,可惜我不懂大唐的诗歌,如果是和歌我也许还略知一二。”
      “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蜜虫请取纸笔来。”晴明道。
      “是,主人。”蜜虫取过纸笔,交给晴明。
      晴明轻轻提起笔来,写了一首和歌,折好后交给了宫女。
      “请将这个交给妙姬公主殿下,晴明的新作也想请公主殿下鉴赏一下。”晴明笑道。
      “是,晴明大人。”宫女深深一礼,转身离去。
      晴明却只一笑,将身子靠在了廊柱上,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博雅望着远去的宫女,心中却在思虑。
      “晴明,你……你和妙姬公主殿下是不是……已经……”博雅道。
      “什么?已经什么?”晴明望着博雅道。
      “公主殿下已经送你和歌了,女子送男子和歌是代表着爱慕吧!”博雅低着头道。
      “博雅,那不是和歌,而是大唐的律诗。”晴明道。
      “还不是一回事吗?反正是女子送给男子的,就是表示爱慕的意思吧!晴明不是也回信了吗?也就是说……”博雅道。
      “什么?博雅想说什么呢?”晴明优雅地笑道。
      “晴明……请你……不要和……妙姬公主……有……恋情。”博雅吞吞吐吐地道。
      “为什么呢?”晴明道。
      “因为……我……很……”博雅红着脸道。
      “你很什么啊?为什么博雅说起话来总是吞吞吐吐的?”晴明笑道。
      “我很担心晴明会被那个玉郎伤害。”博雅道。
      “啊!原来是这样!谢谢博雅的关心,我想如果我和妙姬公主联手的话,那个玉郎就算真是猫灵也不难应付。”晴明冷冷地道。
      “可是……我……”博雅道。
      “博雅到底要说什么?”晴明道。
      “我不想失去晴明!我不想让晴明去大唐!晴明答应过我要和我一起守护平安京的!男子汉不可以说话不算数!”
      博雅的脸已经涨得通红,声音却很大。
      “啊!我知道了。所以刚才不是已经用和歌拒绝妙姬公主的美意了吗?她一看就会明白的。”
      晴明的表情好像若无其事。
      博雅不由用力咬了咬嘴唇,心中暗想。
      “晴明这个家伙也真是的,原来又再捉弄我!害得我刚才说了那样可笑的话。”
      晴明却带着顽劣的笑容自顾自的饮酒。
      “晴明!你……”博雅气道。
      “哈哈……”晴明不由笑得弯下了腰。
      “晴明,你还笑!哼!你再笑!我就……”博雅道。
      “什么?博雅想做什么?”晴明笑道。
      “我……”博雅站起身来望着晴明。
      博雅的贴身仆人俊宏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中将大人,藤原王妃说让您速回王府,因为您的舅父藤原大人来了。”
      “真讨厌!比母亲还要唠叨的舅父大人又来了。”
      博雅嘟囔着,慢慢地移动着身子。
      “快去吧!免得藤原王妃又要为他的小儿子生气了。”晴明的笑容充满着温柔。
      “晴明,我去去就来,你要等我啊!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弄清楚呢!”博雅笑道。
      “嗯。知道了,源三位大人,快走吧!”晴明笑道。
      望着博雅远去的身影,晴明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午后的阳光俞来俞强,晴明将身体慵懒地靠在廊柱上。
      “晴明,这样强烈的阳光会晒坏身体的。”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耳边响起。
      “保宪师兄?”晴明猛地睁开双眼,吃惊地望着面前的人。
      面前人目不转睛地望着晴明,正是贺茂保宪。
      “难得晴明还记得有我这个师兄,父亲过世后,晴明从来没去看过我,我还以为在晴明的心里早就没有我这个师兄了。”保宪的眼中带着一丝哀伤。
      “是啊!好多年了。师父过世以后,师兄做了阴阳寮的天文博士,我们不是还在见面吗?不过,自从师兄做了的谷仓院别当一职,到是我们再也没见过面了。”晴明道。
      “这里太晒了,晴明,我们进屋谈吧!”保宪说着向内室走去。
      晴明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走进了内室。
      “晴明,最近还好吧?”保宪道。
      “嗯。很好!我比不上师兄官运亨通,但是阴阳博士一职还不算太忙,倒也自在。”晴明道。
      “很好。晴明,你最近还总是和那个三品殿上人源博雅整日混在一起吗?”保宪道。
      “师兄,请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混?博雅是我最好的朋友!”晴明的语气略重。
      “哼!朋友?晴明!不要太天真了!那些皇亲贵胄我见得多了!像源三位那样的家世,如果不是因为有什么企图,他凭什么会那样刻意的接近你?”保宪道。
      “请师兄不要侮辱博雅,他是一个本性纯良的好人。”晴明道。
      “请你快点清醒清醒吧!晴明!这世上哪会有什么本性纯良的好人,总有一天他会向你提出无礼的要求的。”保宪道。
      “哼!师兄不要把所有人都想得和自己一样。”晴明冷冷地道。
      “什么?……是啊……和我一样!”保宪的眼中露出无限的神伤。
      “对不起,师兄。我不是这个意思。”晴明自觉失言,不由低下了头。
      “没关系的,晴明说什么我都不会在意的。晴明,我听说最近你和大唐公主走得很近,今天一早还去了公主的行宫,是吗?”保宪道。
      “嗯。那位大唐公主修炼的是玄门正法,很不简单。”晴明道。
      “晴明,你一定把握住这个机会,大唐公主是何等高贵的身份,如果能娶到大唐公主的话,晴明一定会幸福的。”保宪的眼中泛着柔光。
      “多谢师兄关心,我并不想娶什么大唐公主。”晴明道。
      “什么?你竟然还不觉悟?难道你还想和那个源三位这样继续暧昧下去吗?你们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等他得到了你的人,或者是厌倦了你们之间的游戏,他一定会离你而去,找一个门户相当的公主成亲的。晴明,为了那个傻小子,失去这样的好机会值得吗?”保宪吼叫道。
      “请不要污蔑我和博雅的关系!”晴明怒道。
      “哼哼!一向优雅和冷静的晴明居然也会发怒,看来是我错了。原来,晴明的心里一直有那个人啊!晴明的心里喜欢的其实是个男人,对吗?”保宪冷笑道。
      “住口!我不想听你在这里胡说八道!如果不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我要让你为刚才的话付出代价!”
      晴明的脸因激动已泛起红晕。
      保宪望着晴明,目中似要射出火来,突然冲了过来,用强有力的双手,一把将晴明提了过来。
      “怎么?晴明!你竟然为了那个源三位,不顾我们多年的感情!想要对从小一直疼爱你的师兄动手吗?那么请你就动手吧!能死在晴明的手里,我无怨无悔。为了晴明,我可以放弃一切,甚至生命!你明白吗?”
      晴明飘逸的身体被硬拉了过来,双眼却冷冷地望着保宪。
      “师兄,请你放手。你这样太失礼了。”晴明的声音亦冷如寒冰。
      保宪松开了手,却垂下了头。
      “对不起,晴明。我真是太失礼了。”
      保宪从面上挤出一丝笑容,轻轻道。
      “父亲死后,我在阴阳寮担当天文博士一职。我之所以还会留在阴阳寮,其实是希望可以代替父亲来照顾晴明。可是,当我明白晴明根本不想见到我时,我就想尽办法离开了阴阳寮,而当上了谷仓院别当,我不想让晴明因为我而不快乐。现在我已经有了幸福的家庭,有了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所以,我冒昧地希望晴明也能和我一样拥有这样的幸福。那个大唐公主我已经仔细去调查过了,她在大唐很有地位,她的父兄皆握有重权。如果晴明能够做她的夫君,那么我想晴明一定会得到幸福,而且还会出人头地,大有作为的。”
      “谢谢师兄,我知道师兄一直对我很好。不过,我现在还不想得到师兄那样的幸福,我只想一个人自由自在的生活。不巧,我刚才已经用和歌拒绝了公主。所以这个大唐驸马我是做不成了。”晴明道。
      “晴明!你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保宪怒吼着,张开双臂,竟强行将晴明拥入怀中。
      “放手啊!师兄!”
      晴明被抱得太紧,呼吸也有些困难。
      “哼哼!晴明!如果你不为你的错误说出理由,我就不会放开你。”保宪的双眼已变得迷离。
      “你疯了吗?师兄!你再这样,我可要还手了!”晴明愤怒地道,身体却开始挣扎。
      “我是疯了!我早就疯了!从父亲把你带回来的那一刻,我就疯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错!你为什么要生得那样美!美丽就是你的错!”
      保宪的双目闪着邪光,却将晴明拥得更紧。
      “你想干什么?快点放开我!”晴明道。
      “快点告诉我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保宪道。
      “师兄!难道你还想……”晴明的话说了一半,双眼却已经湿润。
      “我……”保宪望着晴明,心中一震,双手却不觉放松了许多。
      “哈哈……哈哈……俩位的表演还真是精彩啊!这青天白日的,师兄弟俩就这样抱在一起,看来你们的兄弟之情还真是不简单啊!”
      “你是什么人?”保宪怒吼道,却不由松开了双手。
      一位身穿大唐装束的白衣少年悠闲地走了进来,手中拨弄着一支白玉箫。
      “原来是你!玉郎阁下。”晴明道。
      “不错!正是我!是不是我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了你们兄弟之间叙旧啊?”玉郎望着晴明,脸上却带着令人生厌的恶劣笑容。
      “玉郎阁下此来又有什么赐教吗?不是又想和我决斗吧?”晴明低下头,轻轻整理着被保宪弄皱的雪白的狩衣。
      “我只想问问,你都对妙姬做了些什么?为什么我看到她时,她好像刚刚哭过。今天早上,她应该只见过你吧?”玉郎道。
      “我只是拒绝了妙姬公主的相邀,这样做不正是玉郎阁下所期盼的吗?”晴明冷冷地道。
      “原来是这样啊!据我所知,从小像鲜花一样倍受呵护的妙姬可从没受过这样的委曲。安倍晴明,你竟做出了这样的事?哼哼……你还真个了不起的人物啊!”玉郎的面上仍然挂着恶劣的笑容。
      “你这个家伙究竟从哪里跑出来的?却在这里胡说八道!猫又!给我上!用爪子抓它!”保宪喊道。
      “喵呜!”一只黑色的猫突然从角落里窜出,向玉郎扑去。
      玉郎微微地一笑,回头看了看猫又。
      猫又却乖乖地卧在玉郎脚下,用头蹭着玉郎的脚面,显得异常温顺。
      “乖孩子!你做了人家的式神,这样吃里爬外可不行啊!”玉郎笑着搔了搔猫又的脖子。
      猫又却仍就喵呜喵呜地叫着,仿佛在向玉郎讨好。
      “猫又!你疯了吗?你在做什么?还不化为人形?我让你攻击这个人,不是讨好他!”保宪怒吼道。
      晴明却只是静静地望着玉郎和猫又。
      “真是吵死了!晴明!你的师兄总是这样大吵大闹吗?”玉郎望了望保宪笑道。
      “小心!师兄!”晴明惊道。
      然而为时已晚,玉郎手中的玉箫已点在保宪身上。
      “五方诸神,禁闭其身。(咒)”
      保宪顿时如被地面粘住一般,寸步难移。
      “玉郎!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封印我师兄?”晴明道。
      “因为我想对美丽的白狐之子说一句话,美丽的确不是你的错,但是滥用你的美丽去伤害他人那就是你不对了!如果妙姬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玉郎道。
      “玉郎阁下不用威胁我!妙姬公主美若天仙,晴明自惭形秽,不敢高攀!阁下请回吧!”晴明道。
      “晴明大人,为什么你的身边总是这样多无聊又乏味的人呢?”玉郎望了望保宪讥笑道。
      “玉郎阁下所说的无聊而又乏味的人也包括您自己吧!”晴明亦带着讥笑道。
      玉郎望了望晴明,却又笑道。
      “晴明大人猜猜我会不会就是猫灵啊?”
      “没见到猫神的封印,我不能确定。”晴明道。
      “如果我是猫灵的话,按照约定,我们就是好兄弟了。晴明,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也应该……更紧密一点呢?”
      玉郎笑着,却用手中的玉箫恶意地划过晴明的脸。
      “请玉郎阁下自重。”晴明冷冷地道。
      “唉!算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晴明!你的师兄虽然不在阴阳寮了,可是身为贺茂流的继承人,这样的阴阳术也实在是太差劲了!我希望晴明不要让我太失望!哈哈哈哈……”
      玉郎狂笑着已然离去。
      晴明重重舒了一口气,玉指捏诀,红唇微启。
      “东方木神,西方金神。南方火神,北方水神。中央土神,五方神明。各归其位,封印解除。(咒)”
      保宪身上的封印已被解除,身体顿时恢复了自由。
      “晴明!那家伙就是猫神族的猫灵吗?好利害啊!”保宪道。
      “我还不太清楚。师兄,您请回吧。我很累,想休息了。”晴明道。
      “晴明,我为今天失礼的行为向你到歉,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会从你的生活中消失的。对不起,晴明。我不应该来找你。”保宪的表情十分漠落。
      “师兄,请不要荒废师父所传的阴阳术。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从小关心我照顾我的保宪师兄。”晴明的声音变得柔和。
      “谢谢你,晴明,我会的。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叫式神来找我就是了。我先告辞了,今天的事情,请不要放在心上。”保宪道。
      “我已经忘记刚才有什么事情了,师兄,请多保重吧!”晴明的笑容充满的宽容。
      保宪轻轻点着头,转身离去,高大的身影却似乎有些蹒跚。
      晴明望着远去的保宪,却又倒身靠在外廊的廊柱上,轻轻闭上了双眼……
      一阵柔和的风伴着花香许许地吹来,晴明似已沉睡。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九话——和歌引来的风波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