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话 蒙难的源博雅

      清晨,簿雾已淡。
      博雅刚一下朝,便又急冲冲地坐着牛车向晴明府中赶去。
      “最近好像发生了很多事啊!蜜虫的伤势好像还没有好转。那个玉郎还真是狠毒,居然下那样重的手呢!”博雅暗想。
      “俊宏!你要快一点啊!真是的,为什么牛车总是这样慢啊!”博雅叫道。
      “大人,今天按照《阴阳历》所说,要绕道行驶才会吉利呢!”俊宏道。
      “真是的,不要那么多事了!直接就到土御门外,好好的,却又听那些家伙胡说些什么!”博雅道。
      “可是晴明大人不也一样是阴阳师吗?大人不是什么都听晴明大人的?”俊宏道。
      “俊宏,你这个家伙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怎么能拿晴明和阴阳寮的那些家伙比较!”博雅怒道。
      “知道了!大人,马上就到土御门了。”俊宏摇了摇头道。
      博雅将身子靠在车厢里,却又在遐想。
      “其实就像现在这样真好!晴明,你知道吗?我真想一直照顾你啊。式神能做的事情,我也一样可以做好的。”
      突然车外的一阵宣闹声打断了博雅的思絮。
      “俊宏,快停车。”博雅叫道。
      博雅不由将头伸出车外,想要看个究竟。
      路旁远处的树林里,一个丑陋的男子正在野蛮的追打一位年轻女子。
      女子边逃命边竭力呼喊着救命。
      “快住手!”博雅大声叫道。
      男子停住脚步,望了望博雅。
      “你这个家伙是什么人?这好像与你毫无关系吧!这个女人是我用钱买来的,你凭什么多管闲事?”
      “大人,请救救我吧!我不想和这个男人走!他会打死我的。”
      女子见到博雅到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扑到在博雅的脚下。
      博雅瞪着男子,认真的道。
      “就算她是你买来的,那你也不能这样欺侮她啊!女人是用来爱护的,不是用来欺侮的?你明白吗?”
      “哼!我可不像你们这些平安京的贵族男子一样,整日就会无聊说这些风雅的话。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这个女子是我用钱买来的,想要的话,请大人拿钱来吧!”男子狂笑道。
      “哼!不就是钱吗?你看这些够吗?”博雅说着从身上取下钱袋递到男子手中。
      男子接过钱袋,用手掂了掂份量,脸上已堆满了笑容。
      “够了,够了!这个女人就是大人的了,呵呵……大人您可真是个好心人啊!”
      “你拿了钱就快走吧,还在这里啰嗦什么?以后可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可要教训你了。”博雅道。
      “是、是!大人。小人这就从您眼前消失。”男子说着已转身离去。
      博雅轻轻搀扶起女子,轻声问道:“姑娘,你没事吧?你的家在哪里啊?我叫俊宏送你回去吧!”
      那女子娇声笑道:“不必了!谢谢您的好意啊!博雅大人还真是个好心人呢?”
      博雅惊道:“怎么?姑娘竟然认识我?”
      “我的主人认识博雅大人啊!”女子笑道。
      “你是……”博雅已经糊涂了。
      突然,一道寒光闪过。
      博雅手中搀扶着的女子却化作一支白玉箫。
      “这是……玉郎的……白玉箫?”博雅惊道。
      “哈哈哈哈……”博雅身后传来一阵阵冷笑。
      博雅只感以身后传来的阵阵寒意……
      “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护法神王,斩妖缚邪。青锋三尺,杀鬼万千。宝葫玉瓶,收炼魔形。(咒)”
      博雅感觉身后有人轻轻念着咒语。
      “玉郎!”博雅没有回头也知道玉郎正在身后,不由从怀中取出晴明的五芒星。
      “晴明!拜托了!一切全靠你了!”博雅的双手紧紧捏着晴明的符咒……
      
      土御门外安倍晴明宅中。
      晴明斜卧在外廊上,早已沉睡。
      “博雅!”晴明在睡梦中忽然惊醒。
      “主人,博雅大人还没来呢!”蜜虫道。
      “蜜虫,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晴明道。
      “快到酉时了呢!”蜜虫道。
      “啊!这样久了啊!午时我去阴阳寮主持完平安祈福祭,却一直没有见到博雅呢!应该是回克明王府去了吧!可是,我刚才心里一惊,总是隐隐有些不安,好像博雅要出什么事情。”晴明道。
      “主人请放心吧!您的五芒星一定会保护博雅大人的!”蜜虫道。
      晴明点了点头,轻轻舒了一口气。
      “如果主人还是不放心的话,不如替博雅大人占卜一卦吧!”蜜虫道。
      “是啊!这样也好!”晴明道。
      晴明走入堂屋,拿出星像图,开始占卜。
      “主人,怎么样?博雅大人他应该没事吧?”蜜虫道。
      “嗯!我刚为博雅占卜,这卦上说,博雅没什么事。而且一会就会前来拜访。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却总有些不安呢?真是太奇怪了!”晴明道。
      “可能是主人太过担心博雅大人的缘故吧。”蜜虫道。
      晴明不由点了点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院外传来大门开启的声音。
      “主人,是博雅大人来了吧?我去看看。”蜜虫道。
      晴明点了点头,随着蜜虫走出堂屋。
      博雅面带微笑走进院中。
      “博雅大人,您没事吧?主人正在为您担心呢!”蜜虫道。
      “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晴明,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可是特意来找你喝一杯的。”博雅笑道。
      “喝酒倒是没什么!不过,博雅还没为我们准备下酒菜呢。”晴明笑道。
      “好的,晴明。摆好美酒吧!请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好。”博雅笑着向厨房走去。
      晴明笑望着博雅,倒身坐在外廊下,摆好了美酒。
      “晴明,让你久等了。”
      博雅笑着却将四个精美的小菜摆在外廊上。
      晴明微微一笑,为博雅斟满了美酒。
      “真是太精致了,博雅,谢谢你啊。”晴明笑道。
      “哪里啊!照顾晴明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嘛!”博雅亦笑道,却一口饮尽了晴明所斟的酒。
      “这酒的味道如何啊!”晴明笑道。
      “不错!谢谢晴明用如此的美酒来招待我啊!”博雅道。
      “也让我来尝尝博雅的手艺吧!”晴明笑着,轻轻挟起一道小菜,悠悠地送入口中。
      “如何?这下酒菜还合晴明的口味吧?”博雅笑道。
      “真好吃!很清淡,也很爽口呢!”晴明笑道。
      酒足饭饱之后,晴明笑望着博雅,博雅亦笑望着晴明。
      二人就这样注视着微笑,却无一人言语。
      
      夕阳的余辉已落,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博雅。”晴明突然道。
      “什么?”博雅道。
      “突然好想听你吹笛啊!”晴明道。
      “好啊!只要晴明想听,能不吹笛吗?”博雅笑道。
      晴明微微一笑,却将身子倒在外廊上,望着渐暗的天空。
      博雅从怀中取出笛子,对着晴明吹奏了起来。
      乌黑的笛子上镶着两片红色的叶子,正是鬼笛叶二。
      笛声悠扬而宛转,如春风轻轻吹拂着大地……
      晴明面上带着轻笑,微闭着双目,似已沉醉。
      “博雅,天色好像不早了啊。”晴明道。
      博雅停止吹笛,不由望了望天。
      不知道何时,一弯新月已挂在晴空,天上繁星星点点。
      “是啊,和你在一起总是不知不觉中天色就已经晚了呢,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博雅笑道。
      “今晚就留下来吧!”晴明睁开了双眼,望着博雅道。
      “可以留下来吗?”博雅道。
      “嗯。”晴明点了点头。
      “我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啊。”晴明道。
      “晴明,能够留在你的身边是件多么美好的事啊。”博雅笑道。
      “主人,天色已经不早呢。博雅大人今天不回去了吗?那么就请早点休息吧!”蜜虫道。
      “是啊!真的很想睡了呢!”晴明说着站起身来。
      “我要去沐浴了,博雅,一起来吗?”晴明的眼中带着笑意。
      “啊?不用了……我……还是晴明先洗吧!”博雅道。
      “也好!蜜虫,送博雅大人到我的寝室去吧!我要先去沐浴了。”
      晴明笑着向浴室走去,却不由回头望了望博雅。
      晴明的寝室一尘不染,洁白的卧具已经铺好。
      博雅坐在晴明的寝室里却显得有些坐立不安……
      蜜虫轻轻敲了敲门。
      “博雅大人,我太粗心了,忘了把主人贴身的襦衣拿进浴室了。现在主人正在沐浴,我不太方便进去。麻烦您把这件襦衣送去好吗?”蜜虫说着递过一件洁白的襦衣。
      博雅应了一声,接过襦衣,站起身来向浴室走去。
      
      浴室中,水气如云雾般升腾……
      晴明微闭着双目,面带着微笑。
      “外面是博雅吗?请进来吧!”
      博雅低着头走了进来,手中捧着襦衣。
      “麻烦你了,博雅,请把襦衣放下好了。”晴明道。
      “嗯,好的。”博雅道,却回顾了一下四周,不知将襦衣放在何处。
      “博雅,就将襦衣放在我身边吧。蜜虫这孩子也太粗心了,竟然少拿了襦衣进来,难道让我直接将单衣穿在身上吗?结果还要麻烦博雅了。”晴明笑道。
      “哦!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博雅道,却不由望着晴明。
      晴明随手将披散的长发拢在一旁,如玉般的肌肤半露在浴缸外,背对着博雅,随着浴缸里冉冉升起热气,如玉脂般的脊背上那猫神的封印却时隐时现。
      博雅望着封印,良久注视,似在出神。
      晴明却突然转过身来,左手抄起襦衣,披在身上,同时右手掐决,口中念道:“结冰玉郎。(咒)”
      只见面前的博雅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似已被冰冻。
      晴明慢慢地披上襦衣,轻轻一笑。
      “玉郎,你以为你变作博雅的样子我就认不出来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源博雅呢?”那声音已然是玉郎。
      “很简单,博雅是个见到我后背都会脸红的人,你进到我的浴室里却面不改色。还有,博雅准备的小菜可没你准备的那样可口啊。”晴明笑道。
      玉郎冷笑道:“原来晴明大人还真是心细如尘啊!居然早就知道我不是源博雅,却还佯装不知,不过……”
      说到这里,玉郎猛然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右手已抵住了晴明的胫项。
      晴明没有防备,已被锐器抵住咽喉。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其实,我并没有被你的咒封住啊。”玉郎笑道。
      “玉郎阁下还真是个不简单的人啊,居然可以破解我的封印。”晴明道。
      晴明转身欲向后逃去,玉郎忙用左手一把扯住晴明还未穿好的襦衣,脚下一绊,却将晴明摔在了地上。
      晴明如丝般的长发散落在地上,雪白的襦衣微敞着,露出了纤细修长的玉胫。
      玉郎的短剑指在晴明的脖胫上。
      “你动手吧!”晴明望着玉郎道。
      玉郎冷笑着,却用剑尖恶意地轻轻从晴明凝脂般的肌肤上划过,留下一道红印。
      随即却将短剑抵在晴明的胸膛上。
      “真的不怕死去吗?”玉郎道。
      雪白的襦衣已被划破,露出了白玉般的胸膛。晴明淡漠地望着玉郎。
      “生死对我来说,就像一场梦幻一般。阁下的利剑随时可以刺入我的胸膛。您还在等什么?请快点动手吧!”晴明的脸上仍挂着高傲的微笑。
      “我不会就这样杀死你的,我们之间还没有分出胜负。麻烦晴明大人穿好衣服,我在外廊等候。”
      玉郎望着晴明笑了笑,却已将短剑入鞘,转身向浴室外走去。
      晴明轻轻拉好襦衣,缓缓站起身来,却回头望着玉郎。
      “如果玉郎阁下现在不杀我的话,以后就不一定还会有这样好的机会了。”
      玉郎摇了摇头,不由叹了一口气。
      “白狐之子还真是天生媚人啊!可惜我修行的是玄门正法,否则今天绝对不会错过你这样的美人的。还是请晴明大人穿戴整齐后再和我决战吧。”
      晴明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望着玉郎。
      玉郎挂着一丝轻笑,转身走了出去。
      
      月明而星稀。
      玉郎静静坐在廊下,一手提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却在自斟自饮。
      晴明穿着雪白的狩衣,轻轻地走了过来。
      “还是这样的晴明大人让我觉得安全啊!”玉郎笑着一口饮尽了杯中之酒。
      “我曾对妙姬公主说过,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晴明冷冷地道。
      “这样说来,博雅大人算不算是自醉自迷啊?”玉郎望着晴明道。
      晴明没有回答,却坐在玉郎身边,也为自己斟满了一杯酒。
      “你不知道吧?刚才用来招待你的酒是博雅拿来的。你却说谢谢我的美酒。”晴明冷笑道。
      “哦!原来如此。那么,我应该谢谢博雅的美酒。”玉郎道。
      “真不习惯玉郎阁下变成博雅的样子,你到底把博雅怎样了?如果他真有什么事情,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晴明道。
      “我也没做什么,只是把他的三魂七魄全部封印起来了。我的元神就借用一下他的躯体而已。”玉郎笑道。
      “真不愧是来自大唐的玄门正法啊,我的五芒星居然对你毫无作用。”晴明道。
      玉郎没有回答晴明,却用手指向明月。
      “今晚的夜色真是很美啊!晴明,不如也让我为心怡的人儿来拼命吹笛吧!”
      晴明没有理会玉郎,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却又为自己斟满。
      玉郎从腰间取出笛子,在月光下吹奏起来。
      笛声依然是那样优美……
      晴明望着笛子,不禁喃喃道:“叶二……博雅……”
      一曲终了,玉郎却不由叹息道。
      “我的笛声绝不会比那个傻小子差吧?可是晴明大人却无心倾听啊!好像你的心还是被博雅大人牵住了啊!只是没想到吧?我也吹得响这支鬼笛!其实,晴明刚才说想听我吹笛是想试试我是否吹得响叶二吧?”玉郎笑道。
      “不错!我的确没想到除了叶二的故主鬼笛童子以外,还有人能吹响博雅的笛子。”晴明道。
      “这支鬼笛是有灵性的,它最明白什么配吹响它。我吹得响,是因为叶二认为我配拥有它啊!”玉郎笑道。
      “我真羞愧啊!我的五芒星竟不能保护最好的朋友。”晴明道。
      “晴明大人!请不要太介怀了!你的五芒星对付妖孽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不过我修习的可是玄门正法,那五芒星又怎么会伤害我呢?”玉郎道。
      晴明没有回答,仍就静静地饮着酒。
      玉郎望了望晴明,接着道。
      “当时,那傻小子听见我的声音,便拿出五芒星来,口中还言道‘晴明,拜托了!’不过,所谓五芒星其实是用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借五方之神来封印妖魔的符咒。而五方诸神其实各有方位及所属。青龙司东方属木,白虎司西方属金,朱雀司南方属火,玄武司北方属水,黄龙司中央属土。于是我便道:‘五方诸神,听我号令。各安方位,备守坛庭。(咒)’五方诸神皆各归其位,那么五芒星不就改变原有的形态,只有四方式神守护了吗?原来黄龙所占之位不就是空门了吗?所以我才侥幸逃了出来。”
      “玉郎阁下能够驱使五方诸神,破我结界,真是了不起啊!不过,博雅的事还没有完,虽然对手真的很强,但是我一定要救回博雅。”晴明道。
      玉郎不由又叹了一口气笑道:“天已经黑了,我真要走了。晴明大人如果想救回源博雅的话,三日之后请去十里外的天道院来找我吧,我静候佳音。”
      “我一定不会爽约的,阁下既然修行的是玄门正法,料想不会伤害无辜的,拜托阁下请一定照顾好博雅。”晴明道。
      玉郎冷笑道:“晴明大人还真是个痴心人呢!三日之内我不会伤害他的性命,三日之后就不一定了。所以晴明大人一定不要爽约啊!好了!一切都等你我决战之后再说。”
      玉郎言毕站起身来,不再言语,却长笑几声而去。
      晴明定定地望着玉郎远去的身影,不由从心里感到一丝寒意……
      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晴明却在想着如何营救博雅。
      一阵晚风吹过,却将浮云蒙住了月色。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十一话——决战即将来临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