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嫁祸

      余氏只作势要持楮,便有丫环过来接了,布起菜来,余氏便也坐下吃起来。大历开国也有几十年,民生早富了起来,就是普通无功名的人家,早饭也要四五样点心,七八份小菜,粥也要熬上三五种,满满当当摆一桌子。更何况蒋明中如今也在县衙坐官,虽是闲职,一月也有俸录可领,而如今家下田产又多,收成又好,如何早餐竟吃成这样俭仆。
      盖因这蒋老夫人自幼贫寒,成了家又盛季年丧夫,日子过的艰难,直到蒋明中攀了门好亲,娶了孟珍过门,也才用起奴婢,穿起绸衣来。她是穷成心魔,饿伤元气的人,是以十分看不惯孟氏手脚大方,有事无事要赏赐丫环,行动车马服侍,又每日吃的跟席面一般,动辄七八个大菜,却又吃不了多少,还不是便宜了下人。
      余氏常在蒋府,深蒋老夫人脾性,况且她自己也是个省俭的,在娘家待成老姑娘,名声又不好,父亲厌弃她,给的嫁妆浅薄,而蒋家这良田百倾,皆是孟珍的嫁妆,银子成千,也是孟珍嫁妆内的出息,将来蒋仪要出嫁,孟珍这份嫁妆是要原封不动赔出去的。而她能得到的,也只有这些粮食出息,却要一家嚼用,还须得给她的儿子蒋如峰攒一份家业,如此下来,她又如何能不省?
      是以蒋老夫人省,余氏比她更会省,蒋老夫人惯会苛待下人,余氏比她更会苛待,如此一来,余氏便深得蒋老夫人的心,一家上下竟过的份外寒碜。
      “我仿佛听说明中身边的玉姨娘昨夜去了,可有这事?”蒋老夫人忽而发问。
      本来礼法是食不言寝不语的,饭桌上不能讲话,但蒋老夫人出身微寒,又父母都是白身,没受过什么家教,是以这整个蒋府,都叫她带着不守礼仪了。
      余氏停了楮抬头道:“是原来大姐身边的玉桃儿,我给她开了脸放在书房,本都怀了身孕的,谁知她是个没福的,大厨房的饭食不吃,自己院里支个小灶弄着吃,顿顿鸡鱼肉的补着,竟是不知何时吃了外间来路不明的东西,吃坏了肚子,孩子也没保住。我看她这样也晦气,就将她挪到了后院,谁知前儿竟不好了,今日早起婆子们去看,已是去了。”
      蒋老夫人愈听眉头锁的愈深,及至余氏说完,深深点头,又高声道:“我怀明中的时候,顿顿只有菹菜面汤吃,还要做许多工,反而怀相很好,及到生的那会儿,不痛不痒的,本还在院中洗衣,觉得肚子酸痛,进屋就生出来了。相反族里一些夫人们,几个丫环伺候着,肥鸡大鸭子吃着,孩子说没了就没了。可见这怀孕是不能补的。”
      余氏笑道:“可不是么,我怀如峰的时候,竟是见不得荤腥,见不得油腻,顿顿青菜素饭,他生下来还不是白白胖胖。”
      身后几个丫环婆子们知婆媳这话,是说给她们听的,明里暗里上眼药,概是因她们成日嫌下人们的吃食差,又爱攀比那家奴才们吃的好,惹了老夫人不高兴,便忙点头称是,心里却是暗道:余氏外进门先孕,怕肚子大起来,那里敢吃,及至进了门,要吃也是待到蒋老夫人休息了,在自己房中偷偷吃,别人如何会见得。
      一家人正吃着,就有个婆子在帘子外摇晃,丫环们还未发现,余氏便已瞧见了,唤进来问是何事。
      只见那婆子弯腰道:“请老夫人、夫人并小姐少爷的安,方才大门外来了两个人,说是方才去了的玉姨娘的娘家人,听说玉姨娘不好了来要接回去,如今还在大门上。”
      余氏脸色一变,目光四处觑了一圈,待扫到蒋仪这里,顿了顿,却又回到那婆子身上道:“即是人来了,就将他们带进来,安置在前院西房里,我一会儿就去看。”
      余氏说完再吃了几口便匆匆擦净手走了。
      蒋仪心里存着事,也净了手跟了出来,远远见余氏去了前院,假意自己要描几个花样子绣鞋垫,前院几株月季此时还未开过,正是堪描的时候。身后丫环听了也不疑它,跟着蒋仪便往前院去了。
      方到角门上,就听前院西屋里余氏尖锐的声音道:“巧了,你们说是京中孟府来的人,我这里正好有一个婆子女儿嫁在孟府,往常也是有走动的,要她来辩辩你们究竟是不是孟府里来的人。”
      一个男声低声道:“我们是与孟府有些亲,却不是至亲,你家下一个婆子,如何能认得我们,玉桃即已逝去,我们也断没再抬回京中的礼,就依你们就地发丧吧。”
      余氏一阵冷笑道:“她算什么东西要我我蒋府发丧?我府中可没有闲的发霉的银子来做这些事情,你方才说是孟府家人,现又说不是至亲,是府外人,这样前后不一,莫不是人牙子打听这里有新死的女人,要拐了她去做阴亲。”
      那男人忙道:“这怎么可能,我真是她家亲戚,本是她亲自托了书信说要回家休养,本以为是能好的,若知快要去了,也不会来此一趟。即是如此,我们告辞!”
      说话间便有两个灰褙衫的男人退出西屋。
      “慢着!我信你们是玉桃的亲人,但是如今她已去了,尸骨无着,我府里无银钱发丧。”余氏追了出来道:“你们也要出些银子,好替她置办两个装裹衣裳才好抬出去,那里有自己亲人去了一分银子不掏的道理?”
      那两个人面面相对了一会儿,也是深深的无奈,一个尚在摇头,另一个却是从掏中摸出一串铜钱来甩给余氏,恨恨道:“常听闻蒋家续娶了个泼辣悍妒的破鞋,今日一见这话竟是一点都不为过。”
      余氏接过钱来,一跺脚喊道:“门房在那里,这些人如此辱你们主母,竟都是聋子么,快给我用大棒子打出去!”
      一时间乱乱嘈嘈一群人推着搡着竟是将那两个人推出照壁去了。
      余氏提着钱转身望内院走,蒋仪却是躲闪不及,让她碰了个当面。蒋仪忙低下头,却能感觉到余氏一双眼睛含了满满的怒气盯着她看,看了许久才收回目光对蒋仪身边的丫环道:“不伺候大小姐在屋子里做针钱,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蒋仪与丫环忙侧到一边,却见余氏往自己院子走了两步,却又停下,立了半晌,突而转了身,快快的朝蒋明中书房走去。
      蒋仪心道:坏了,怕是余氏要发现书信丢了的事了。
      果然,这日夜里,余氏便说自己有个上好绞金丝的手镯不见了,阖府一顿大搜,搜到蒋仪这里时,连褥子都没放过,拆开卷边一寸寸的搜,蒋仪暗自庆幸将书信转了出去才不至被搜到。
      过了这日,余氏面上竟能蒋仪有了几分好颜色,不逢年过节的却要张罗做几件好衣裳,忙着量身算尺寸,又替她打了几样好首饰,每日夜里也要端几样小点心来放在房中,蒋仪身边几个丫环也都勤谨起来,有事无事将她跟的紧紧的。
      蒋仪见那余氏又不责罚于她,眼神里又分明是揣着鬼的,每日里也十分提防,不该说的话不多说,不该走的路也不敢走,及至到了晚间,早早便遣了丫头们出屋,只一人在屋中干着急。约莫过了十来日,忽而一夜正在床上辗转时,便听暖阁小窗外有吃吃的冷笑声,听着是个男人的声音,她本就存着心事,翻起身来爬到窗边细听。
      这小窗子外面一层花隔扇,内里却是两扇窗子,合起来本是严严实实的,这会儿却有封信慢慢塞了进来,蒋仪心猛跳着,喝了一声道:“谁!”
      外面猛的没了声音,却听得树木间脚步急窜的声音,蒋仪心中大怒,推开窗子喝到:“谁在那里弄鬼。”
      她话音才落,就看见外面灯火声并着一群人朝这边走来,她忙翻开信纸,却见上面写着:“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仪儿吾妹,见信如晤,今日三更,约在后院小荷塘,不见不散!余有成”
      蒋仪心道不好,这余氏原来是藏着这样的后招,忙将信纸团了准备要扔掉,就见房门自外被人揣开,一群丫头婆子扔着余氏走了进来,一进来,也不等余氏吩咐,先有两个力壮的婆子过来一人反剪她一只手,并膝盖在她腿窝里死命一顶,她便跪在了地上。
      这余氏今日穿一件暗紫绉纱银纹的对襟长袄,耳窝里两颗珍珠烁烁发光,两片珠唇红艳欲滴,她看着蒋仪的目光,就仿如看着犯了错而要被杀的小牲小畜般。
      一个婆子从蒋仪手中夺了那信氏,展开铺平送到余氏手中,余氏接了,稀拉拉扫了一眼便扔给身边的丫环。她款款扭动身姿坐到椅子上,似笑非笑的道:“姑娘大了自然想着要嫁人,也是为娘的疏忽了,竟没有早早替你择个好人家。可你也不该来这暗通曲款的勾当。”
      “况且,这有成,是我娘家亲兄弟,论起来,可是你的舅舅,你就再急着嫁人,也不能打了自家亲戚的主意,你说是不是?”
      这余有成是余氏娘家庶弟,亲姨娘早死,被余夫人从小溺杀,管教的很不像话,自打余氏嫁入蒋家后,他也来过几次,与蒋仪也有过几次照面。这余有成不学无术,惯会偷香采花,有一次拿朵菊花戏弄蒋仪,蒋仪怒摔了那花,并将这事告于了蒋明中,谁知蒋明中却淡淡一笑道:“他是你的舅舅,会有什么心思,你年级小,很不该想这些事情。”
      蒋仪无奈,也只能选择刻意回避,是以竟有一年时间不曾见过这余有成了,不想今日余有成倒成了余氏的好棋子。
      “呸,我京里有舅舅,他算什么东西也能与我攀亲做舅?”就这一会,蒋仪已将前后思索一遍,明知是被余氏设计了,却又无能为力,这一家子人,没有一个向着她,她纵有满心怨气又能如何?
      “那你还巴巴儿的写这许多情诗给他,又是为何了?难不成你不想认他当舅舅,竟是起心动念要嫁给他吗?”余氏一伸手,蒋仪身边的丫环便递了许多纸过去,皆是她往昔临的书稿,全是些李白杜莆王熙之的诗词。
      其中约莫有几首咏颂爱情的,这会儿竟是被余氏说成了蒋仪思春了,蒋仪明白这事不是一天两天能做成,首先她要临诗稿,也是十分谨慎,多临些前朝诗圣诗仙们的诗,前朝文风重在写意境,诗多描述风物景色,无关情爱。到了历朝,文风渐渐转而述情述怀,又诗渐衰,词兴起来,如秦观柳三变等,定词多爱抒发情怀,叫别有用心的人看了,就以为是句句相思,是以蒋仪特别在意,从不临那些东西,就怕叫人抓了把柄。
      余氏手中的,正是秦少游的一首鹊桥仙,她启了朱唇念道:“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种东西都能写出来,足见你用情之深,想必也有很长时间了,竟是瞒的这上下几十口人,你好厉害的手段。”
      蒋仪自信自己怕余氏抓把柄,从未写过这样东西,如何她会拿出来念,是以挣扎道:“你们这是血口喷人,我从未写这过这些东西,拿来我看看……”
      她拼尽混身力气挣扎着向前冲,那两个婆子约定好似的一同放了手,蒋仪便整个人向着余氏扑过去了,她爬起身去抢那张纸,余氏却耍猴似的也不躲闪,只是伸长手将纸左右摆着,仿佛是说,你来抢呀,你来抢呀!
      蒋仪一伸手抢过来,展开一望,歪歪扭扭不成笔墨的,果然不是自己的字:“这果然不是我的字,你血口喷人。”
      她说着就要去扯余氏的衣服。
      “够了,逆子,你要做什么?”方迈步进屋的蒋明中,就看到蒋仪撕扯余氏一幅的一幕:“还不把她捆起来?”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