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父亲

      “爹,这个女人,她杀了我母亲,如今又用这种龌龊事陷害女儿,您难道看不明白吗?”蒋仪扬着信纸怒极反笑,怔了一怔,两个婆子用根粗绳已将她全身捆绑起来。
      蒋仪任凭那婆子绑了她,喃喃哭道:“也是,父亲你本是帮凶,我又如何能期望你会帮我。”
      蒋明中怒道:“还不赶紧塞上她的嘴!”
      两个婆子扯团乱布塞进蒋仪的嘴里,其中一个动作虽不明显,却是十分用力的在她颈间一胳膊肘,蒋仪便昏过去了。
      醒来仍是在这闺房中,蒋仪被捆成粽子样扔在炕上。外间天仍是暗的,她口中苦涩,又干的厉害,混身疼痛,还以为自己是做了场噩梦,扭过头却见余氏仍旧坐在那张椅子上,脸上阴沉的可怕,那朱红的唇仿若涂着凝固了的鲜血般:“玉桃给你的信,你藏那儿去了?”
      蒋仪心道,果然,是为这信纸来的,若没有信纸这会事,到了她快要出嫁的时候,必定也要来这一招,让她无法嫁人,或者直接将她治死,从而昧下孟氏嫁妆吧。
      “余氏你又何必如此,我不知道什么信纸,不如你告诉我信上的内容,松开我我帮你找一找?”蒋仪挣扎着坐了起来,屈坐在炕沿上,直勾勾盯上余氏的双眼:“好不好,继母?”
      余氏胸膛剧烈起伏着,猛的站起身走过来,甩手便是狠狠一巴掌在蒋仪脸上:“疼不疼?”
      蒋仪脸上火辣辣的生疼,巴掌甩过的地方腾的一下便肿了起来,她却也不躲,仍是扬起头道:“继母你不告诉我,我又怎么能够帮你找了?”
      余氏不再说话,又是一巴掌甩过来,这样闷声甩了几耳光,她大概是觉得手痛了,握着手腕摇了几下,捡起闩门的棍子来,辟里帕拉雨点般便朝蒋仪身上头上乱打,这样闷声打了小半个时辰,外间却是蒋明中的声音:“有事问事,你将她打死了,若叫那起子闲的没事干的人将事捅出来,我这个官还如何做?”
      原来蒋明中两口子发现两厢里当初暗通曲款时通信的信纸不见了之后,先一通好找,却到处找不到,余氏推断玉桃必是将信给了蒋仪,两人便做好一个庄,将蒋仪先绕进去,尔后便遣了仆人,蒋明中守在外间,由余氏进来逼供。余氏方才打的狠了,蒋明中怕这样生生打死女儿,若被人抓住把柄,只怕自己官也要被革掉,是以便出声提醒余氏。
      余氏却是不怒反笑道:“若不是你要留着那些东西,如何会有今日这样麻烦,你还怕脏了手不做,这丫头嘴又硬,心又毒,我不打她能开口吗。”
      外间蒋明中没了声音,余氏便又闷声打了起来,这会蒋仪也不挨了,棒子一挨声就鬼天鬼地的嚎了起来,既然蒋明中两口子不怕事情闹大,她也横竖是个死,不如将这事喊了出来,叫家下奴才们都听了,也好出去散播一番,丢丢这两个无耻之人的脸。
      “娘你不要打了,我知道你未出嫁就与我父亲勾搭,又一起害死我母亲,如果要图我的嫁妆……”蒋仪拼尽全身的力气吼了起来,她也知道余氏敢这样张狂来事,必定是将周围的人都遣了,可她仍是忍不住要喊。
      余氏摔了棒子抓过蒋仪的脸,一手捏着下巴一手扯着头发问道:“你说是不说?说了,我给你个好去处,也让你少受份罪,如果还是罪硬,鬼哭狼嚎的,我就先打掉你的牙,割了你的舌头,再将你锁到后院让狗啃了!”
      蒋仪借着余氏的抓力回腿跪在炕上,冷笑道:“我告诉你,今日就是个死,我不告诉你,你忌惮那东西,估计还能让我多活两天,可我今日就不想活了。我有一个读了几十年书,读到弑妻害女丧尽人心的好父亲,又有一个狼心狗肺,惟利是图的好继母,多活几日便是多受一份苦,活着又有何用?我告诉你,我没有见过什么书信,可你与蒋明中图害我母,昧她财物,如今又栽赃害我,是不争的事实,我今无力治你,不如早早死了,化作厉鬼,再来索你们的命!”蒋仪一字一句说完,不等余氏回神,便一头撞到余氏脸上,只听余氏尖叫一声,捂着鼻子往后倒去,蒋仪却不觉得疼,冷笑两声复又躺下了。
      余氏被蒋仪一头撞在鼻子上,顿时天昏地暗一阵剧痛倒在地上,又觉得脸上虫子一样热乎乎的爬着什么东西,伸手抹了,凑到亮灯处,却见满脸鲜血,她面目狰狞的尖叫起来:“蒋明中你还不进来,这逆子,竟是要治死我!”
      蒋明中忙推了门进来,一见地上蓬头乱发满脸鲜血的余氏,也是吓了一大跳,忙扶起来道:“要不要紧?”
      余氏坐到椅子上,仍是晕头转向,指着炕上的蒋仪道:“我早就说过她是个白眼狼,你瞧我不过是管教了她两棍子,她竟要取我的性命,快将她的嘴堵上,找两个婆子进来把舌头割了。”
      蒋明中道:“这会都快天亮了,你先回屋好好歇歇,我来哄哄她,说些好听的,她自然就开口了。”
      他将余氏扶了出去,不一会儿便回转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热茶并两个蒸卷放到炕沿上,又替蒋仪解了手上的绳索,将她扶正在炕上,取了炕桌放在她面前,自己也侧身坐了。
      这蒋明中在县衙并无正经差事,历县县公是个勤谨的老头,干了十来年了没换过,他入过春闱上过皇榜,讼师县丞的事情不愿干,每日去了也是枯坐,家里余氏又给他补的好,另吃另做,是以这些年很是发福了一些,当年皇榜下龙璋凤姿的蒋明中,如今如过的面一般,眼皮浮肿,眼下青黑,双颊塌陷,又这些年一事无成,被余氏挟制,双眼都没了神气,那还有当年的好颜色。
      他将热茶端给蒋仪,借着灯火看自己的长女,这孩子自小肤白身纤,小时候最是顽皮可爱,又兼性子火爆,小时候满院子都是她的哭声叫声,跑出跑进疯孩子一般,那时候他光是看着她就是满心的欢乐,可后来孟珍去了,她便渐渐不说话起来,也很少见他,见了也不会说几句话,这几年长大了,容貌渐渐出挑,整个历县到京城,他所见过的女子,也未有她这样的好颜色,可性子着实不讨人喜欢,又余氏总说些她呆木,不服管教不灵光的话,他便冷了心。这会儿她仍是一件睡衣,袖边都磨成絮了,裤脚也短了许多,满身青痕紫伤的,心里便升起一股愧疚来。
      “仪儿,都是爹没能耐,才让你受这样的苦,你母亲脾气火爆,却也是为了这个家好,玉桃这些年受我冷落,又心子野,私藏了不该藏的东西,你若拿了,赶紧拿出来交给你母亲,我们还是好好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蒋仪没有喝水,将那茶杯搁了,抿抿干枯的嘴唇道:“父亲,你当年为何要与我母亲成亲?我是说我我去了的母亲。”
      蒋明中不防她竟问这个,怔了怔道:“去了的你母亲一个京城贵女,主动看上我这贫寒了身的士子,是我的福气,只是我福薄,她那么早就去了,留下你我在这世上受苦。”
      蒋仪心中不止的冷笑,却因着蒋明中此时一番看似掏心的话,却也难过起来,泪珠便滚落了下来:“我听闻别人说,我母亲本没什么病,是你和余氏要一起快活,才将她治死的,余氏家一门世代的郎中,要治死人的方子多的是,药里加些什么神不知鬼不觉,更何况郎中都是请他家的。你还我母亲……”
      蒋明中方才还温声细语,如今见蒋仪过来推搡自己的手臂,又捅出这些积年旧事来,一股火也冒了出来,狠狠将蒋仪的手撕开甩到一边“孟氏自诩高门大户,嫁到这家里来,有把这里当过家吗?她看我们全家人的眼神,就好像我们都是乞丐,都是仰仗她才能过日子一样,谁离了谁不是一样,我从小到大都贫寒,也没有饿死,要她可怜我?还每日里动不动就往男庙里跑,与那个惯会偷香窃玉的玉隐法师一聊就是一整天,说说笑笑,回来却与我一句话也不说,动不动就冷个脸回娘家……”
      他忽而怪笑起来:“我实话告诉你,就连你外家那些人,都讨厌她,恨不得她死,要不然,为何她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人来替她上柱香,来看看你?”
      蒋仪也不期父亲在母亲去世近五年后,还能这样恨母亲,她直起腰手指着父亲的鼻子道:“你撒谎,你往我母亲身上泼污水,她去见玉隐法师,那一次不带着我,都是在院子里聊天,那里有避过人?”
      蒋明中却如恍然大悟般嘴张的老大,半天才叹道:“哦!我知道了,你定是将那书信送到玉佛寺那个老秃驴手中去了,怪不得前些日子你说要去上香。”
      他双手一拍,在屋中转了两圈,又替蒋仪松了绑道:“我天一亮就去找那秃驴,你好好休息,以后听你母亲的话,她高兴了,自然会替你寻一门好亲,你与余中成那件事,她也会好好替你瞒下的。”
      蒋仪早知蒋明中会猜到,只是早晚的事,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玉隐法师不会交了东西了,她叹口气道:“父亲你出去吧,女儿要休息一会儿了!”
      这样倒头昏睡的不知多久,蒋仪便醒来了,她一睁开眼,仍是的暖阁,熟悉的炕熟悉的铺盖,却不知为何她心中觉得苦胀,憋屈的几乎喘不过气来,昨日所发生的一切,都瞬间在她脑海中清晰起来,她深叹了一口气,问自己为何要醒过来,就这样长睡不起该有多好。
      两个丫环在边上默默的收拾着昨日打翻打乱的一切,视她如空气般。忽而,房门大开,蒋明中闯了进来,指着炕上的蒋仪道:“你说,你是不是将信都交给了玉隐老秃驴了?”
      见蒋仪翻过身不看他,便一手扯了她的胳膊拉起来道:“走,你与我一起去讨要回来,今日不要回来,我准要打折你的腿。”
      蒋仪听了他这话反而不怕了,显然,他一个人怒冲冲跑到玉佛寺去,没占上便宜还吃了一顿闷亏,这会儿气呼呼的跑回来了。
      “我早就说过我没见过你们的什么书信,若真见过,我早跑到县太爷那儿一纸诉状去告你们了,县太爷若是知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干这种害人性命,图人财产的好事,不正好乐得将你们送入大闹,正好少了你天天在他眼前穿个绿袍子晃来晃去绕他的眼!”蒋仪又是挖苦又是风凉话,把蒋明中气了个仰道,又听她说县太爷烦他,正中他心中的怒点,一时气的手都抖了起来,扬着手要打蒋仪,半天却是手僵在那里扇不下去。
      两个丫环们本在门外,看蒋明中站在那里混身颤抖,觉得有些不对,跑过来扶他,却见他身子一软便歪倒在了地上,嘴角还溢出许多白沫来。
      “来人啦,老爷摔倒啦!”一个丫环忙忙跑了去喊人,蒋仪爬起来看了看蒋明中,此时心中竟无了悲喜,自孟氏去后,她一日一日收敛着自己的性子,一言一行不敢行差踏错,却不代表她的心中就没有悲喜慎怒。她下了炕,绕过蒋明中出了门,就见一群人抬着软轿端着水盆往里涌,因见她往外走,昨日绑她那两个婆子便堵在了她眼前道:“大小姐,你还是乖乖到屋子里呆着去,别让我们给你苦头吃。”
      蒋仪气道:“我要尿尿,要尿在屋子里么?”
      那两个婆子圈了手在胸前低头看着她,其中一个挤眉弄眼的笑道:“大小姐人大心大,尿都夹不住了!”
      两人说完一阵怪笑,蒋仪怒不可遏,伸手就要给那婆子一个耳光,却被那婆子挡了回来,揪着她的头发将她搡到了炕上。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