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继母

      蒋老夫人听说过孟澹的名号,心里贪图孟澹护国军节度使的官威,一口便应了下来。待到蒋明中回家,两家亲事都说定了。而蒋明中原本就与余氏相好,答应中了进士回来就会娶她,谁知母亲替他重择了婚事,又是威风赫赫的护国军节度使的妹妹,还是在皇榜下一肯瞧中的他。他心中有些骄傲,对婚事也不置否,对余氏也不推辞,就这样两厢里拖拉着,直到孟珍进了门,与余氏也没有断了私情。

      孟珍手中散漫,陪嫁又多,几年间帮衬的蒋明中家房屋也修缮了,奴婢也多了,良田也置了几百亩进来,如此几年间,竟把个孤儿寡母的蒋家置办的红红火火。而余氏不但与蒋明中私情未断,反而借着表妹的身份,常常来往于蒋府,一住就是十天半月。她想害孟珍的心,大约自蒋明中成婚就有了。

      后来孟氏无故得病,又得非死,即至蒋明中与孟家的交恶,其中少不了余氏的出谋行筹画。玉桃先时也曾得过余氏好处,要她送些自己亲做的吃食给孟珍。

      玉桃因也贪恋蒋明中过人的俊俏,心里也揣着几分鬼,是已便不过问别的,将些糕点小吃端给孟珍,只不过她自己却从来不吃。

      后来余氏进了府,如愿将她抬了姨娘,蒋明中也偶尔会到她房中,几年中却一直无孕,好容易怀了身子,她千小心万小心,大厨房送的饭从来不吃,都是拿了休已到外在卖油卖面来自己做,就这样,还是在一个深夜被几个婆子强捏着灌了药。

      她将事情告到蒋明中那里去,蒋明中虽着陪着她哭了几声,骂了几句余氏的不好,但亲到了余氏在前,却是像只哈巴狗儿一样,一声都不敢吭的。

      玉桃此时才凉了心,又兼自己身子不好了,便寻思将这些事情说给蒋仪,以期她今后能有扳倒余氏的一天。

      蒋仪抿了嘴道:“玉姨娘你如今定要养好自己的身体,有了这些书信,待我前去族中,将此事告到族长那里去,余氏定会治余氏的罪。”

      玉桃一阵猛咳,喘息了半天,大限将至的人,脸上却泛着异样的潮红,她笑道:“傻孩子,我这些年也贴身伺候过余氏,她大姐的女儿就嫁给了咱们族长家做长媳,族长老爷听了此事,为保儿媳名节,难保要将你灭口,这也是这几年我不愿将此事告诉你的原因。”

      蒋仪还不知这曾关系,想起自己母亲去了这几年,自己整日只知哀伤,又兼余氏巧言,对她关切,自己竟是一直回避,不肯早做动作,想到这里那里还能忍住,心内如刀绞般痛悔不已。

      从玉桃房中回来,蒋仪前思后索,又没有一个可以商量的人,将自己积年存下的手饰珠钗翻拣一翻,都是些花哨不值钱的东西,自己的银钱一直都是在身边丫环手里,丫环又都是余氏给的,她若要动,余氏先就知道了。

      她思索一夜,想起蒋老夫人寿辰即刻就要近了,这老太太积年贫苦,最喜欢儿女子孙们孝敬些好东西,是以,她借口要出去替老太太置办礼物,便将自己积年存的五两多银子全掏空了,待到外面置办礼物时,却又是将手中几件笨重的包金首饰融了,替老太太打了件银里包金的小老鼠,老夫人肖鼠,见了东西自然开心,余氏也以为银子被她拿去打了东西,不会起疑心,她便可以将这五两银子贴身藏了起来。

      告到族中行不通,她便欲要告到历县县衙去,请官府做主,有书信往来,有玉姨娘做主,她一告准能治余氏的罪,但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将玉姨娘挪出府去,再替她找了郎中医病,否则光有书信无证人,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扳倒余氏。

      她即有了这样的计划,就将家下即周边认识的细细梳理了一遍,想要替自己找一个能在府外帮自己跑跑路子的人,玉姨娘病成这样,府中早就嫌晦气不想要了,她又是京中来的,这里没有知底细的亲戚,只要能假托人是她家亲人,接回家养病,余氏必会准的。待出了府,替她赁间房子,替她将养着病,待要击鼓鸣冤时,做为证人,这官司就能赢了。

      待到欲要找个人帮她做这样事时,才发现自己真是无人可用,一则她年级小,余氏又管的紧,平常鲜有带她出去走动结交,况且她小姑娘家家,能认识的,都是自己一般年级的小女孩,不堪大用。府里的下人们也是早被余氏换了个底朝天,全是余氏自己人,但凡自己要用,必会打草惊蛇,如此想来,竟是无人可用。

      她在房中磨搓一日,却是忽而想起一个人来,这人竟是最合适不过的,只是这人要见也难,必得等个时机,如此,她虽心急如焚,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每日间悄悄去照看一回玉姨娘,让她不至渴饿至死,耐心等待时机了。

      如此直待到蒋老夫人寿辰过了,她又趁蒋中明休沐时,便趁清早请安时诉明自己思念母亲,欲到寄放母亲孟氏牌位的玉佛寺去上柱香。蒋仪说这事时,余氏也在旁看着奶妈替自己生的小儿子如峰喂饭,虽是不置可否,脸色却立即拉了下来。

      余氏初进门时,行事句句不离故去的姐姐,事事遥寄故人,逢年过节也主动备车让蒋仪去玉佛寺上香,近几年她收伏了老夫人,又挟住了蒋明中,便渐渐不准备这些事情了,便是偶尔蒋仪请安时连着说上几次,她也假装忘了不予准备。是以,蒋仪只能趁蒋明中在时将此事说出来。

      果然余氏虽是不悦,有蒋明中在旁圆了几句,下午却就替她备了车,言明至晚就要回的,蒋仪到寺里也不过上柱香,就回来了。

      蒋仪早早将那书信都揣在怀里,坐上余氏行过来的老驴破车便上了玉佛寺。这玉佛寺在历县城中,香火却不盛,盖因这是男寺,城中经常走动香火的,都是些女人,原来传闻有些县里的男寺出过些与女香客的苟且事,是以城中有脸面的夫人们,更愿意去那城外的桃花庵。蒋仪母亲孟氏却没有这些忌讳,她天性大胆,又是武将家庭出身,最恨这些陈规旧飞,又她与玉佛寺主持玉隐法师还甚是谈得来,在世时常到寺中香火,及至去前,也交代要将牌位寄供玉佛寺,不愿放在蒋家。那玉隐法师感叹知遇,感怀故人,每次蒋仪去上香,再忙都要出来打个照面。

      是以如今蒋仪便欲要将玉姨娘的事情托付给这玉隐法师,他在城中认识的人多,假托一人前去认亲,想也不是什么难事。

      到了玉佛寺中,因不逢初一十五,又是下午,倒也没什么香客,蒋仪先到各处上了香,又到孟氏牌位前烧过香,方才问知客僧寻玉隐法师。

      那知客僧道:“却是不巧,今日早间法师还在念叨为何蒋家无人前来祭拜,等了一上午,料是没人来了,下午有人相邀,竟是出去了,如今姑娘问起,某僧也不知他何时才能归来。”

      蒋仪满心期望而来,却不料如此迎头一盆冷水,震的混身一颤,却也强撑着道:“无事,我在这里等法师回来便罢。”

      及至这样说了,又怕外面套车的家奴们起疑,便摸出两百大钱来递给丫环道:“我如今要替母念上一卷金刚经,你拿这些钱出去,与屋外那几个一起吃些酒呗。”

      那丫环原是余氏贴身使唤的,今日派了出来,又是男庙,正嫌无热门可图,一派央气,听了这话,自是喜笑颜开,捧着钱谢了恩便去了。

      蒋仪跪在牌位前念了一本金刚经,眼见日影西斜,也不见玉隐法师回来,心便有些着急,饶是如此也无计可施,只能耐心等着,便又回去念了一本,此时天色都麻了,那几个家奴喝过酒回来都已套好车了,却见玉隐法师自庙门走了进来。

      他一见蒋仪,也是一愣道:“老衲本以为小施主今日不来了,便出门去了,方才听知客僧说,叫你一顿好等,可是有事而来?”

      蒋仪本欲将整件事都告诉玉隐法师,怎赖她正欲张嘴时,就见那丫环已红着脸进了庙门,情知这丫环来了就无法说话了,便急急往殿内走了几步,转身将身上藏的书信都拿了出来,交予玉隐法师道:“我要说的话,如今竟是没时间说了。我将这些书信交予法师,您看过大概也能明白事情经过。如今却是有件紧要事情,我家一个姨娘,名叫玉桃,痨病许久快要去了,如今还要恳请法师找个人化名亲人将她接出来将养住,我有大用。”

      说着,又将那五两银子拿出来塞到玉隐法师手上道:“这些银子法师拿着打点,我要出门也难,若法师谋得事成了,我自会想办法再来寺中。”

      话音才落,那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的丫环便进了大殿,玉隐法师此时情知不能再与她多谈,忙转身往里走了,蒋仪怕那丫环看见书信,往前几步堵在大殿门口斥道:“殿内皆是佛祖菩萨真容,你这个样子如何能进来,也不怕菩萨降罪吗?”

      那丫环慢腾腾退了出去,步子还是癫的。蒋仪再回头看时,便见那玉隐法师也正等着她的目光,待她瞧见了,却是深深一点头,意思是叫她放心。

      蒋仪事已办成,心中负担少了许多,深出一口气出了庙门,上车回家了。

      谁知这日夜里,玉桃竟不好了,连呕了许多回血,搅的后院吵吵嚷嚷,蒋仪直待众人都走了,夜也深了,方才翻窗出去看她。

      玉桃吐过血,脸上却泛着仿佛健康的红光,她在炕上褥子下翻了翻,抽出一张白帛来,上面却是一张血书,想是咬破手指写下的,她自幼伺候孟珍,识的写足够写些简单东西,是已蒋明中才愿意将她放在书房里伺候整理。

      她将那白帛血书交于蒋仪道:“我怕是活不过今夜了,若我死了,光有书信不足为凭,是已我这几日做了这血书,又有我手印在上,待你将来到了官府,官府有我为奴的手印,拿出一验,就能为凭了。”

      蒋仪将东西收了对她道:“我已筹谋接你出去,等出去了找个郎中好好看看,待你病好些了,还要替我做证,如何能说这种话。”

      玉桃却是摇头道:“不能了,如今混身疼到骨头里,我是一刻也耐不得的了,早去一时,却是解脱一时。我当初存着坏心思,做了不该做的事,这原也是我的报应,以后的事情,却要你独自面对了。”

      门房的婆子们知玉桃大限已到,晚上必会留心过来几趟,是以蒋仪也不敢多呆,悄悄退了出来,回了自己闺房。

      这玉桃原也是孟珍家仆,却对蒋明中起了不该起的意,竟至与余氏一起图谋害了孟珍,本想图个姨娘当当,却那知最后死的如此凄凉。蒋仪在锦帐中攥了手捏着床单,为母亲孟氏流了许多泪,却也深感自己的无能为力。

      次日果然听院中婆子们闲话说玉姨娘五更天去了,这会子正要抬出去火化。蒋仪却无法出去知会与玉隐法师,欲要看看外间什么情况,便带了两个丫环到了上房。

      蒋老夫人正要用早饭,婆子们见蒋仪来了忙又摆幅碗筷,蒋仪向蒋老夫人并余氏请了安,便有丫环扶着椅子要她坐了,盛上一碗二米粥来,又她身边的丫环替她拣了两只苦豆夹心的发面花卷,撰了几块咸菜,蒋仪便细细用了起来。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