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弄人

      “姐你怎么知道美味斋会要咱们的竹鼠?”顾桉一直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永福街这么多酒家,为何姐姐单决定进美味斋卖竹鼠。
      顾宁嘴角上扬,非常乐意给弟弟解惑,便道:“进门前你没听到周围人聊天吗?我就听到有个小伙跟人随口说了一句这两天店里来了批大客户,好多野味没准备够呢。”
      为何顾宁能听到这些话呢?这得益于顾宁天生敏锐的听力,这一点是顾桉比不上的。
      顾桉恍然大悟,立时双眼发亮地看着姐姐,笑道:“姐你可真厉害。”
      顾宁不好意思地接受了夸奖。
      其实,除了异于常人的听觉外,在走进美味斋前,顾宁是仔细观察过周围情况的,来前就听说美味斋的包厢已经爆满,大厅里也坐满了人,进了门后顾宁瞧见大厅里的人穿着打扮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儿,他们并没多聊天而是急着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另外酒楼的马厩旁关着十几匹健壮的马,顾宁暗暗想了想,便觉得应该是一群客商。包厢里坐着的肯定是在客商中有话语权的,而大厅里坐着的估计是一群雇佣来打下手的人,这些应该是才刚途径了一处穷乡僻壤,肚子好几天没见过荤腥,如今到有了地方能大口吃肉喝酒的地方,哪里还能憋着忍着?
      有了这个猜测,顾宁便大摇大摆的进了美味斋。
      这些个中缘由,待离开美味斋很远的距离后,顾宁便细细跟顾桉解说了一番,顾桉低头沉思,似乎从中学到了什么。
      出了繁华的永福街,顾宁带着顾桉两个人去买了几双厚鞋底,还有纳鞋底的针线等杂物,如今脚上穿的都是顾晴姑姑帮忙做的鞋子。材料全部是顾晴姑姑拿出来的,顾宁原本想数钱给她,顾晴拒绝了,顾宁就说等进了县城要买些材料送给顾晴,顾晴这才笑着答应。
      买好主要的东西,两个人便在县城闲逛。
      这期间,顾宁发现了很多小摊点,有卖混沌的,有卖粉面的,还有卖烙饼、馒头、包子、糖人、烤红薯芋头等等,小吃的种类繁多,并没有顾宁想象中的贫瘠。
      这也是顾宁一直没有提出做小吃赚钱的原因。一般穿越女发家致富的初期途径,在顾宁这儿不太行得通。
      首要便是顾宁没手艺,她以前就是个富家女,爸妈爷爷奶奶虽然不重视她,可经常拿钱打发顾宁啊,顾宁想要什么就拿钱买。
      故而现在要让她自己研究小吃食,顾宁还不如培养顾桉来做呢。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路途太远。唯一能解决路途的方法就是在县城租一个房子,可租房子的钱在哪儿呢?没有啊,所以行不通。
      县城的小商贩卖一个饼或者一碗面什么的,都是几文钱一碗、一个饼,这样慢慢攒起来的钱,顾宁有那个时间,还不如进山里多找些山货。因为她搞的山货也能卖到那个价格,还刨去了很多制作小吃花用的时间呢。
      顾宁想了些有的没的时,顾桉的目光又盯着卖小鸡仔的摊位了。
      顾宁大手一挥,道:“咱们去买几只!”
      顾桉略微犹豫,道:“姐,真买啊?”
      顾宁挥手:“买!”
      买几只鸡仔还得犹犹豫豫,像什么样儿。
      两个人立刻挪到摊位前,询问价格,卖鸡仔的是一位大婶,面貌瞧着十分亲切和气,笑眯眯的报价格:“我家的鸡仔五文钱一只。”
      顾桉捂嘴道:“这么贵啊?村里才卖三文钱呢。”
      大婶笑道:“不贵了,我这个可是蛋鸡,全是母鸡仔呢,绝对没有公鸡,你们养个一年就可以产蛋了,以后每天就可以产一个蛋,能连续产三个月呢。”
      顾宁不懂这些鸡鸭什么的,就由着顾桉跟别人还价。
      顾桉皱着眉头道:“那也太贵了。我们在那儿问才三文钱一只呢,别人的也是蛋鸡,你给我们算便宜点我们就在你这里拿了。”
      大婶突然悄悄压低嗓音,道:“四文钱,不能再低了。”
      顾桉这才露出笑容,点点头:“那给我们拿五只小□□。”
      五只?太少了,顾宁便插话道:“买十只吧。”
      顾桉想想后,也觉得太少,就同意买十只。
      大婶听了,麻利地将叽叽喳喳不停叫着的小鸡捉出来,放进顾桉他们带来的竹篓里。期间,顾桉挑了几只没那么精神的出来。
      买好鸡仔后,姐弟两继续闲逛。
      顾桉靠近姐姐,轻声道:“姐,那大婶的鸡仔比咱们集市卖三文钱的健壮,这种鸡好养活,每年产的蛋很多的。”
      顾宁露出笑容道:“我知道小桉你最懂这些呢。”不然依着自家弟弟的抠门劲,没道理愿意多掏一文钱买鸡仔啊。
      顾桉摸摸头,略微羞涩的笑了。
      逛了一会儿,顾宁他们决定返回村子。
      这一趟光是卖竹鼠就赚了四百六十多文钱,加上野葡萄赚的一百多文钱,拢共有六百多文钱的收入,这可是一笔大钱啊。
      因此姐弟两个人回程时,嘴角都笑得合不拢呢。
      顾桉抱着装小鸡仔的竹篓,钱袋子他可不敢携带了,就怕遇见小偷小摸的将钱给顺走,交给姐姐保管他才放心。
      顺利搭上船,付了船费后,顾桉嘀咕了一句:“光是船费就用了差不多十文钱。”感觉心都在滴血了。
      “下次我不跟来了,姐姐一个人进城吧。”顾桉再次肯定道。随着一段时间的相处,顾桉确定姐姐的脑袋是彻底好了,现在姐姐一个人外出办事,顾桉心里没那么担心了。
      下了船又走了很长时间,才渐渐看到白云村前面的大榕树。
      顾桉已经不抱着小鸡仔,交给了顾宁背着,他们慢慢进入村口,沿途遇见几个村民,看着姐弟俩的目光都非常奇怪,似乎有怜悯、有叹气、有幸灾乐祸……。
      顾宁起初时并不以为意,反正奇怪的目光她见多了,虱子多了不痒,眼睛长别人身上,别人爱咋看就咋看呗。
      “嘿!你们怎么才回来啊?”
      “你爷爷快死了!”
      “还不赶紧回去。”
      咚……顾桉手中的糖葫芦掉到了地上,黏黏的糖立刻裹了一圈的泥土,立时的身旁忽然蹿出了一个小孩儿,一点没嫌弃的捡起地上的糖葫芦,急匆匆放进嘴里就咬……
      “砍树时被树压倒了,一条腿都给压折了,可怜哦,东家不肯给钱救治,人家薛大郎好不容易才将人给背回村子。”
      “估计现在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吧……”
      “老顾家也不知道沾染了什么邪祟,近些年也太倒霉了。”
      “唉……”
      听着周遭闹哄哄的声音,顾桉的脸煞白了一片,浑身颤抖,两只脚似乎紧张得挪不开腿,顾宁心中同样焦急,她上前拉起顾桉要走。
      没时间听别人说话,顾宁直接将顾桉扛在肩膀上,赶紧说话安抚道:“小桉,别着急,别听人家说的,咱们先回家看看爷爷。”
      顾桉这才回了神,强行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声音里带着哭腔道:“姐,咱们走快点……走快点……”
      顾宁一手扛着顾桉,一只手还不忘把装小鸡仔的背篓给扛着,因为赶路赶得急,那些小鸡仔晃荡得叽叽喳喳的尖叫起来……
      俩人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小茅屋旁。
      这时,顾三奶奶忽然从门里出来,见到顾宁姐弟,她长叹一口气道:“宁丫,你俩可归来了,快去看看你们爷爷罢……”
      这语气听着怎么这么不详呢。
      顾宁将顾桉放下,两人急匆匆往屋里赶。
      茅屋里本就狭小,顾宁闯得急一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薛林山,她脚步踉跄了一瞬,薛林山及时伸手扶住了顾宁,被健壮的男人突然揽了一下腰身,顾宁此时心里可起不了涟漪,这两天薛林山应该也不好过,那一张刚毅的脸庞显得十分憔悴,他的表情异常难过,语气十分愧疚道:“宁丫……我……都怪我没照顾好大爷……”
      现在哪里有心情理会这些啊。当薛林山放开搂着顾宁的手时,顾桉已经钻到了顾爷爷躺的床旁,“爷爷……爷爷……”他的眼泪水再忍不住,扑簌簌地往下掉。
      床榻上的顾爷爷闭着眼睛,身上盖了一层薄薄的被子,那被子应该是顾三奶奶带过来的,由于被子遮掩,看不见伤着的情况,可能是因疼痛难耐,顾爷爷时不时发出浅浅的一句呻|吟,听到孙儿的喊声,顾爷爷挣扎着撑开沉重的眼皮。
      “桉儿……”
      “爷爷,我在!”顾桉急着抓住顾爷爷枯槁的手。
      “爷爷没事儿……”顾爷爷说完,努力扯出一个笑容看着顾宁道:“宁丫……来爷爷这……”
      顾宁第一次见顾爷爷,原本以为心里会很别扭,可面对这样一个疼爱自己的老人,顾宁哪里还有其他的小心思,忙上前一步喊道:“爷爷,我在呢。”
      顾爷爷粗糙的大掌抚摸上顾宁的脑袋,他似乎特别欣慰,又特别伤感,嘴皮子努动,这才说了一句:“我家宁丫好了,爷爷高兴啊。”
      顾宁赶紧道:“爷爷,我全好了,你也快点好起来。”
      顾爷爷沉默了一瞬,才轻轻点头:“我没事,你们姐弟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
      可哪里能不难过?若嘴上说说就能不难过,那世界上就没有痛苦这两个字了。
      屋里突然很沉闷……
      顾桉只顾着哭,顾爷爷说了一句话后,似乎特别疲惫,便合上了眼睛。
      顾宁转头对一旁的薛林山道:“大壮哥,到底怎么回事?爷爷伤到哪儿了?严不严重?郎中怎么说?”
      “之前请郎中来看过了吗?”
      薛林山垂着头,正想组织语言回答顾宁一连串的提问。
      顾爷爷忽然道:“这次多谢大壮了,要不是有大壮,我如今就回不来,也见不到你们姐弟最后一面了。”
      顾宁听不得这丧气话,立时道:“爷爷!”
      “爷爷……不要扔下我和姐姐。”顾桉急促地说了一句,就紧紧抓着顾爷爷的手,他心里此刻慌得要命,眼泪水就像忘记关掉阀门的水笼头似的,啪嗒啪嗒不停往下掉。
      “你一定能好的。”顾宁小心揭开薄被,仔细观察了一下顾爷爷的情况,顾爷爷腰部以上的部位倒没啥大碍,就是一条腿伤得狠了,白色的纱布上此时渗出了一点鲜红的血,伤口包扎得很细致,且用木板固定了。
      顾宁没法拆开包扎,看不到情况她就转头询问薛林山。
      薛林山双手搓了一把脸,这才很无力道:“郎中说顾大爷的右腿已经断了,只剩下一点筋连接着,也不知道能不能接好。”他没有仔细说的是,当时顾大爷的那只腿几乎被树砸碎,腿脚上那些碎肉简直触目惊心……
      郎中说要接腿是不可能的,根本就接不好了。必须得把整只断腿截掉,否者性命堪忧……但是截断腿后,若是身体没有恢复好,情况也不容乐观……
      薛林山张口欲言又止,顾爷爷忽然道:“宁丫,小桉,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你们俩不要为我担心。就是拖累了大壮,他送我去医馆看诊,把自己攒的钱都给使光了,你们俩要记着你们大壮哥的恩情……”
      爷爷这是要交代后事啊!
      顾桉使劲摇头,一副不乐意听的样子。
      顾宁大声道:“爷爷!大壮哥的恩情,我们一家人都会记住!以后我们一起还,我可不许你说这些话。我不爱听!”
      “爷爷你一定累了吧,你先休息。”
      “小桉,你在屋里陪着爷爷。”顾宁说了几句话后,看着薛林山,薛林山会意,便跟着顾宁出了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爷爷和大壮出现了,啪嗒……顾宁受到暴力一击,掉落全身装备和铜币……
    这下子要一朝回到解放前了,宁丫好可怜,好不容易攒了一堆铜板……烂作者好同情的说,氮素日子一定会好过起来的。
    求收藏求留言,文章成绩好差,现在烂作者就指着几个少少的留言活着啦\(^o^)/~收藏留言的妹纸都是我的动力啊,么么哒\(^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