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下决定

      “我想知道具体的情况。”顾宁这么对薛林山说。
      薛林山望着眼前的少女,夕阳的余晖将那张明媚的脸庞映衬得愈发娇艳可人,她不知道自己漆黑的眼睛露出的神色如何倔犟,令她整个人平添了一分光彩,她只是紧紧抿着已经泛白的嘴唇。
      如此惹人心疼啊……
      薛林山跟着难过起来,他恨不得上前将少女揽入怀里,再把她揉进心里,然后他会鼓起勇气告诉她别难过,无论有何困难自己都会陪她一起熬过去。
      当然,薛林山心里想那些他什么也没说,沉默了一会儿后,他只是一五一十将当天发生的事情告诉顾宁。
      在钱员外家的林场做短工是薛林山找到的,因为知道钱员外那给的工钱挺不错,就想帮一帮顾宁家,因此就介绍给顾爷爷,两人一起在那里做短工,顺便有个照应。
      在林场做了近一个月的工,薛林山与顾爷爷俩人一组干活,一直相安无事,昨天薛林山突然被临时调到另外一个组去干活,顾爷爷只得与林场原本的一位长工一起搭档做事,两个组相距挺远,因而突发意外时,薛林山并没法第一时间赶去搭救。
      事件的起因是钱家的长工好大喜功,干活时有一棵老松树的树根还没有整颗锯完,那位长工仗着自己力气大,想独自试试能不能将整颗树用脚踹倒,可恨的是他踹树前没有跟顾爷爷提前打招呼,顾爷爷正蹲在另一边用锯齿锯树,悲剧就这么降临了。
      一颗百来斤的巨树轰然倒塌,直接向顾爷爷压迫而来,顾爷爷躲避不及,生生被那棵巨木直接压倒在底下。
      万幸顾爷爷命大,受伤最严重的是右腿,几乎是直接被压断了。
      事件发生后,那位长工吓呆了,为了逃避随之而来的责任,他急匆匆想要逃跑,因为顾爷爷的惨叫声太凄厉,周围忙碌的一个壮汉听到后好奇过来查看,顺便通知了林场的管事与薛林山,否者顾爷爷就该流血而亡。
      薛林山急匆匆把顾爷爷送入医馆,及时止住了血。
      发生了如此惨事,屋漏偏逢连夜雨,钱家林场的管事以顾爷爷的伤是由于他们自己操作不当导致的,不是林山的原因而不肯赔偿一分钱财,只将薛林山与顾爷爷做工的工钱结算清后,就把薛林山赶了出去。
      薛林山抽空去找那位长工商讨赔偿的问题,谁知长工早跑没影了,薛林山找林场管事打听对方的情况,林场管事以不知情为由,打发掉了薛林山。
      因顾爷爷的情况紧急,薛林山只得先把顾爷爷的伤情稳住了,再去处理这些糟心事。
      “宁丫,你不要着急,我会找到那个人的。”薛林山怕顾宁失望急急忙忙加了一句,漆黑如墨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顾宁。
      顾宁听完后,沉默了片刻,才轻声道:“大壮哥谢谢你。”如果不是薛林山,可能自己爷爷早就流而亡了。
      薛林山对顾家来说只是一个外人,能做到这地步,已经是道德非常高尚。
      这个时代,可不是法治健全的现代社会,员工受伤可以有工伤赔付。事实就是这么残酷,钱家林场的管事嫌麻烦,不仅不肯提供肇事者的信息,甚至直接将受害者赶走了事,他可能还觉得自己如期结算了工钱已经对顾爷爷是大大的恩典了。
      但那点工钱,跟庞大的医药费相比,根本掀不起一点水花,不用细问,顾宁就知道薛林山肯定帮顾爷爷垫付了一大笔医药费,否者顾爷爷的伤口不会包扎得那么细致,此外,家里还有几副药物堆放在桌子上,那些都是钱。
      老百姓常说,生什么都不要生病,寻常人根本就生不起,因为医药费从古至今,都是一项普通人家负担不了的。
      顾宁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除了说‘谢谢’外,她根本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之情。
      薛林山蠕动嘴唇,原本想说不要说谢,可终究是没说,颀长的身影立在一旁,像个木桩似的,稳稳当当……
      气氛突然陷入沉默。
      顾宁只好继续问:“大壮哥,爷爷看的是哪家医馆,大夫是怎么交代的?我不想你隐瞒我,我得听到真实的情况。”
      薛林山垂低头,低声道:“是县城的仁济堂,里面坐馆大夫的意思是要截肢。家里的人考虑清楚了,就尽早截掉,这个事不能拖,如果拖下去,腿部的伤口会继续感染,然后不断坏死,情况只会更严重。”
      “但截肢也是有危险的,大夫说不敢保证截肢后的情况,主要是爷爷年纪大了身体的恢复不如青年人。”薛林山想了会,才加了句,他认为顾宁能承受这个事实,他也不想隐瞒顾宁任何事情。
      原本薛林山根本没打算今天就把顾爷爷送回村子,可耗不过顾爷爷以死坚持,薛林山没办法,询问过大夫,大夫允诺后,这才租了一辆舒适的马车,将顾爷爷送回了村子。
      顾爷爷心底的打算很好理解,他是想在自己活着前,再见一见自己的两个孙儿孙女,特别是顾宁,三魂七魄归位后,还没有听到自己的宁丫喊他一声‘爷爷’,顾爷爷很不甘啊。
      顾宁心里很乱,可越乱,她的脑子越发清醒。
      哪怕是现代,截肢都是件危险的事,何况是外科手术并不发达的古代,顾宁比谁都清楚目前的局面。
      爷爷现在要是不截肢,伤口的组织会陆续坏死,然后血液流通不畅,更可怕的是伤口会很快就感染细菌,如何消炎防止感染是一个大问题啊。
      “仁济堂是县城最好的医馆吗?”顾宁问。
      薛林山点点头,又摇摇头,道:“我只知道仁济堂的声誉最好,并不知道还有没有医术更好的大夫。”
      顾宁沉默的想事情。
      爷爷这个情况,治疗肯定是要治疗的,不到最后一刻,顾宁绝对不愿意放弃,哪怕不是为了自己,就单单只为顾桉,听那小孩儿哭得如此伤心,顾宁真是心疼得要命,顾桉与爷爷是她两辈子唯二最重要的家人,砸锅卖铁她也要想办法救治好爷爷。
      见顾宁没有回应,薛林山轻声唤道:“宁丫?”
      顾宁回神,她看着薛林山。
      薛林山的目光温柔,许是怕顾宁多虑,眼里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便轻轻问道:“宁丫,你有什么打算?”
      顾宁望着逐渐漆黑的天空,语气确定道:“大壮哥,我要给爷爷治病。至于截不截肢,我得先问问大夫的情况,能请你帮忙打听一下这里治疗外伤最好的大夫吗?”
      薛林山道:“我们去李郎中那儿问问他有什么好的推荐,他们同行之间肯定有了解,总比我们自己抓瞎好。”
      也是乱了心神,一时间没想到可以这样,顾宁便点点头。
      “累了一天宁丫就留家里吧,在家陪着爷爷,我自去请了李郎中来家,你放心,很快的。”薛林山说了后,拔腿立刻就跑。
      夜幕降落,薛林山走得急,带起了一丝风,吹扬了顾宁新做衣服的衣摆,入花骨朵般的少女姿态不秀也美似人了画。她犹不自知,只瞪着头顶的天空。
      “宁丫……”有人喊了一声。
      顾宁转头,便扯出笑容喊道:“姑姑……”
      来者是顾晴,她先前已经来探望过顾爷爷,听闻顾宁姐弟回了村子,便又特意再过来一趟,顾晴心里亦不好受,此时眼睛红红的,在顾宁没有反应过来前,顾晴就往顾宁手上塞了一个荷包,略微歉意道:“宁丫,姑姑没本事,就只能帮这么点忙,二叔那儿不能拖延,咱们得一起想办法。”
      顾晴生性坚毅,否则当初被夫家休离,承受能力弱的妇人家早就想不开投了河,顾晴却拖着闺女回了娘家,忍受着村里人的闲言碎语,坚强的活着,故而顾晴也不希望顾宁他们姐弟轻易就放弃顾爷爷。
      当然遭遇这事顾晴更知道顾宁姐弟的日子会多么艰难了,她想着自己能尽一点力就尽一点力。
      顾宁推拒道:“姑姑,家里日子本就艰难,你也不容易这些钱我不要,银钱的事我会想办法的。还有,今天卖了竹鼠和葡萄的钱,我也得拿给你才是。”
      顾晴瞪了一眼顾宁,皱眉道:“说这见外的话做什么?你想办法?你一个姑娘家家能有什么办法啊?你叫我一声姑姑咱们就是一家子人,我这里能拿出多少就拿多少,你可千万别推拒,这时候不是挣面子的时候,先把二叔的情况稳定再说。”
      顾宁被顾晴严厉的语气训了一顿,整个人怔怔的,心里却突然划过一道暖流。
      顾晴叹口气,继续道:“竹鼠跟葡萄的钱,也不要拿给我,你自己留在手上,总还得需要花用的时候。”
      屋里顾桉哭声渐渐弱了,隐约听到几句顾爷爷的声音,应该是被爷爷安抚住了。把顾宁好一顿说后,顾晴便转身进屋瞧了一瞧。
      顾爷爷没法招呼她,因为失血脸色惨白又蜡黄,瞧得顾晴鼻子一酸,几乎是要落下泪来,“二叔……你好好养着身体,其他啥也别想,家里我会帮宁丫和桉儿照看着的。”老天真是不公,好人总多灾多难,坏人却活得逍遥快活。
      顾晴的年纪比顾宁的爹爹小几岁,她哥哥与顾宁爹是发小,连带都拿她当妹子一样疼,她们家幼时就经常得到顾爷爷一家的照顾,且当初被夫家休离,顾爷爷出面帮助她很是跟夫家的一群人理论了一番,争取了一些赔偿下来,她对于这个二叔不是亲缘胜似亲缘,哪里有不关心的道理。
      说完了话后,顾晴眼见顾宁与顾桉都没心思给家里弄夕食了,便去了灶房,取了一些粮食,麻溜生火造饭。
      烟雾升起时,薛林山正连扶带推的带着李郎中过来,李郎中是一位年纪在六十以上的老大夫,腿脚已经不太利索。
      “哎!哎……说了让我自己走,我自己走嘛!你这小子怎的那么性子急?”
      “前头我不是才给瞧过了吗?怎的又把我拽过来?”李郎中叨叨絮絮抱怨了一大推,但一靠近顾家茅屋时,抱怨的声音就停止了。
      顾宁向李郎中行了一礼:“李郎中,还请你再去瞧瞧我爷爷的情况。”
      李郎中抖抖被扯皱的衣袖,狠狠瞪了一眼薛林山后,这才转头对顾宁道:“都跟你们说了找我没有用,我的医术就那么点,这种截肢断腿的活儿,我可真干不好,你们拖着我可别耽误了顾老弟的病情。”
      顾宁道:“还是麻烦您了。”
      “唉……”李郎中深深叹了一口气,他的医术虽然比不得县城的大夫精湛,可他在附近村庄行医大半辈子到底没出过大错,且有者医者的基本仁慈心,此刻明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还是进了门去瞧一瞧顾爷爷的情况。
      顾宁与顾桉,薛林山三人紧紧地盯着李郎中的行动。
      待李郎中稍微检查了一番后,停下手,顾桉便立刻问道:“李郎中,我爷爷能不能好?”他现在只关心爷爷能否好起来。
      李郎中道:“这个,我说不准,好不好的得看顾老弟的恢复情况。”说来说去,他还是不敢下肯定的结论。
      薛林山赶紧问:“李郎中,还得向您打听一个事,咱们这里有没有治疗外伤特别拿手的大夫?”
      李郎中扬了扬眉:“你小子,不是已经找过仁济堂的大夫了吗?那就好好在仁济堂吧,仁济堂别的不说,精通外伤疗法的大夫可是出了好几个呢。”关于这一点,李郎中却是很肯定,给这个主意他很有底却是不怕耽误了病人的病情。
      薛林山转头看着顾宁,顾宁点点头,心里决定还是去仁济堂吧。确定后,顾宁再出声问道:“关于照顾爷爷,我们得注意什么?饮食方面得注意什么呢?”
      李郎中道:“他出血太多,是没那么快恢复的,你们换药时注意别搬动他的伤腿……至于饮食嘛,先吃些粥汤吧,好克化,有条件饮食最好弄得精细些。”
      想了想,李郎中便又给顾宁姐弟俩细细说了一遍其他需要注意的,直到确定自己没啥好说了,李郎中便挥手道:“好了,好了,我也该家去了。”
      “给您添麻烦了。”顾宁赶紧道。
      李郎中的脚步一顿,叹气道:“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而是我真的的没办法。望你们理解。其他的我也没什么好交代的,该说的仁济堂的大夫都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不说了不说了……”说着,李郎中便慢吞吞收起自己的医药箱,摇摇摆摆便往屋外走。
      眼见着李郎中跨出屋门,顾宁与薛林山都没再在阻止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留言的妹纸,感动……么么哒(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