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进县城

      清晨。
      空气清新,太阳没有升起来时,顾宁与顾桉已经赶到了渡口边,此时的渡口还没有船只载人,顾宁便与顾桉两个人在一旁等待。
      顾宁漫不经心的观察周围的环境。
      碧水河沿着周边的各个村庄一路延伸,一眼看不到尽头在哪个方向,河面时宽时窄,因为附近没有修建桥梁工程,周边村民想要过对面只能依靠船只。以前的这个渡口并不是专门的渡口,由于此地距离清河县城东城门非常近,且河面狭窄渡河相对容易,渐渐地便发展起来,随着时间的发展慢慢形成了众人皆知的渡口,即便如此这个渡口依然非常的简陋,连个歇息用的凳子什么的都没有。来往的行人,大都蹲在地上等船只,船一来就匆匆忙忙上船、下船……
      顾宁的脑袋突然一转,她觉得这个地方前景非常好,如果有可能在这里买一块地,建造一个房子,等以后渡口发展起来后,哪怕是弄个简陋的茶铺什么的,都非常不错。
      当然了,想法是可以有的,目前需要顾宁凭借自己的双手把资本给攒起来才是,干什么都不能空想,得有点实际资本。
      不知不觉,对岸划来一艘小木船。
      “有人上船不?”船家快要到达岸边时,就出口大声呼喝道。
      “有!两个人!”顾宁立刻就站起身,冲对方挥手。
      “这边还有一个。”身后一壮汉亦跟着说道,船家点点头,边决定把船划到岸边载人。
      船家慢慢向岸边靠拢,船只没有完全抵达岸边,他就在船上架了一道□□下来,示意顾宁与顾桉等几个人上船。
      只能容纳五六人的小船,摇摇晃晃地,看着十分不稳当……
      顾宁先把顾桉扶到船上,再把货物给装上,最后自己轻巧地爬上了船只。船家收了钱后,便向河对岸驶去。
      “收了好多钱啊。”顾桉小声地对顾宁嘀咕了一句。
      姐弟两个,每人两文钱,加上他们带的一篓子竹鼠和一筐葡萄,多加收了一文钱,啥都没赚到钱呢,凭白就花去了五文钱,可把顾桉心疼死了。
      顾宁摸了摸顾桉的脑袋,道:“没事,咱们等下赚回来,小桉也很久没来县城了吧?难得来一次要开开心心地逛一遍,不要心疼钱。”
      顾桉压低嗓音道:“以后我不跟来了。”说完就在心里默默计算他不来就能省下两文钱,能买两个大白馒头,够他自己一整天的口粮。
      顾宁笑道:“想开些。”
      下了船后,对岸果然热闹些,不时碰见一些也要进城的百姓,越靠近城门,越是热闹,待两个人来到城门口时,周围熙熙攘攘好不喧闹……
      顾桉瞪大了眼睛,新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姐……那里有个人卖小鸡呢……”顾桉渴望地看着前方,顾宁顺着望过去,见有个中年人身前摆着一个竹筐,里面很多毛茸茸的小鸡正叽叽喳喳叫。
      顾宁颇为豪爽道:“等下我们买几只回去养。”正巧她有打算呢,买几只小鸡仔养着,以后可以下蛋,便有鸡蛋吃了。
      顾桉略犹豫,抵不过心中的渴望,同意了。
      顾宁已经对县城非常熟悉,相反顾桉还是个土包子,乡下人进城瞧什么都稀奇,两人一路兴致勃勃地在街道旁逛,顺带找位置。
      因为来得时间刚好,在小商贩集中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没人的空位,顾宁拉着顾桉,二话没说先抢占下来。
      很快的,两个人就将所带的货物摆开。
      因为打算一整天都呆在县城里,顾宁这次就没有走水果店批发的路子,之前闲逛时,姐弟两个人也顺便了解了野葡萄的价格,自己零售着比批发价格高不少,那不如多耗费点时间自己零售呢。
      葡萄刚摆出来,便有客人上前询问。
      “六文一斤。”顾宁报了价,对方一听,并没有讨价还价,直接道:“给我来两斤。”
      顾宁立即取了葡萄称重,手脚麻利的给称好,并迅速收了钱。
      待对方一走,顾桉脑瓜子还是懵的,想想后还是说了句:“县城里的人咋连价格都不还啊?”生意如此好做,实在令人不敢相信。
      顾宁噗嗤一笑,指点着道:“你看那人的穿着没?显见是个有钱人,且瞧着年纪轻轻的,应该是手里惯来松散的,这种人的怎会像市井大娘一般讨价还价?”
      顾桉听了,一脸若有所思。
      紧接着,他们的葡萄陆陆续续买了几斤出去,也碰见还价的客人,顾宁与顾桉便尽量让对方多称几斤,然后优惠个一两文钱。
      野葡萄赶了早,这个季节新鲜的水果种类少,县里舍得掏钱的人又多,很多人大都乐意尝个新鲜劲儿,因此顾宁他们的葡萄卖起来非常容易。
      约莫半个时辰后,所有的野葡萄都卖光了。
      顾桉眉目上扬,心情极好地将钱袋子藏在衣兜里,紧紧地拽着衣兜,生怕旁边忽然冒出一个人将兜里的钱给抢了去。
      竹篓里的竹鼠,在集市上顾宁他们卖了一只两斤的,竹鼠肉比猪肉贵,连皮带毛一起称能卖二十二文钱一斤,光是一只竹鼠顾宁他们就稳稳收获了四十四文钱。
      唯一可惜的是,问竹鼠价格的人多,愿意掏钱买的人少。
      再等了片刻,依然没卖出去后,顾宁干脆就不再等了,转头对顾桉道:“小桉,咱们去永福那一条街撞撞。”
      永福街可以说是清河镇最著名的美食街,整条街饭馆酒楼林立,上次顾宁就看到有猎户直接去饭馆里兜售猎物。
      顾宁决定向对方学习。
      顾桉心里没个注意,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个人说完后,就立刻行动。
      这次出门,顾宁与顾桉特意换上了新衣服,穿上新鞋子,鞋子是顾晴姑姑给姐弟两个人做的,就收了点材料费,没有手工费,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换成了一身新衣物后,姐弟两人面貌本就清秀,稍稍一装扮,气质瞬间提升了几成,无形中便令人平添了好感。
      顾宁与顾桉找到了一家叫‘美味斋’的酒楼,刚进入,因着他们衣着打扮得整洁,酒楼的小二并未给两人使脸色,听闻了两人的目的,就给引荐了酒楼的一位管事。
      那管事姓孟,也不摆架子,态度非常亲和,孟管事仔细瞧了瞧竹篓里的竹鼠,见只只肥硕健壮,便露出笑容道:“行!都留下来罢,等会让账房先生给你们结账。”
      也是赶巧,这天酒楼来了一批客人,是一群客商,出手异常大方,且这些人专门爱点些山珍野味来吃,酒楼里正愁能选择的野物少呢,这些竹鼠虽不算顶顶金贵,好好泡制一番,亦是一道可口的美味。
      孟管事当即就拍板全部要了。
      顾宁听了,心中一喜,便迟疑着问:“那请问,这价格?”
      孟管事和气的脸立即就转为商人的精明,他微微一笑,便道:“价格我们酒楼也不欺你们,且这么说罢,整只我给三十五文一只。”
      顾桉听了,心里不由着急,他们在集市上卖都卖到二十二文一斤了,剩下的七只竹鼠每只都有三斤左右,论只三十五文钱卖,亏这管事说得出口。
      顾桉面上不敢表露不满,手却轻轻拉拉姐姐的衣摆。
      顾宁安抚的拍拍顾桉的手,转而对孟管事笑道:“孟管事,您是做买卖的要赚钱,我们只是混口饭吃罢了,大家都不容易。实话跟您说,前头那家叫百味楼的采买管事主动找我们,要二十文一斤收我们的竹鼠,我们姐弟都没有答应。因为啊,听说美味斋这里信誉最好,从不拖欠、克扣货钱,所以我们都没跟百味楼交涉,而是直接找上您这儿了。”一气儿说了这么多,顾宁的态度不卑不亢,接着继续说道:“竹鼠虽然没啥稀奇的,可是它味道很不错,比野猪肉、野兔肉味道都好,野猪肉那么柴都得二十文一斤呢,咱们的竹鼠可不能比野猪肉便宜啊。”
      最后,顾宁咬定语气,面带笑容道:“论只三十五文钱我们可真的卖不了。就请您再给个诚意价……”
      孟管事原以为这俩人是从乡下来的,应该没什么见识,没想到顾宁这一番话讲得不仅条里清楚,态度肯定,却又不令人听了觉得反感。
      孟管事抚着胡须道:“一次全要完了,我们给的价格确实蛮厚道,这么着吧,我也不说别的,你的竹鼠都留下,我就按百味楼的价格给你们算。”
      顾宁眯眼笑道:“您再给加两文钱吧。”
      孟管事摇摇头,拒绝道:“不能再加了,这些竹鼠我们买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卖光。”
      比顾宁的预期高了,她马上笑着点头道:“美味斋的生意是整条永福街最兴盛的,咱们的这些竹鼠才几只啊?肯定很快就能卖完,孟管事人这么爽快,那我们也要爽快些,这些竹鼠我们全给你留下罢。”
      二十文一斤的价格,正是顾宁的心里估价。
      接下来称重时,顾宁与顾桉全程笑眯眯地,算好总价后,孟管事便喊了个小二进来带着顾宁姐弟去账房那儿结算货钱。
      酒楼开得大,里面的规章制度就齐全些。孟管事只管管事,不能管钱,但前头有管事发了话,账房的先生记录好数目后,顾宁姐弟俩很顺利就领到了钱。
      待出了美味斋后,顾桉的小心肝依然扑腾扑腾地跳,望着姐姐淡定的脸,顾桉心里对姐姐愈发钦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