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

作者:陌上浅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见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屋内,让这个秋天的早晨变得暖意融融。沐沐正躺在床上享受着军训后尤为珍贵的赖床,嘴角还挂着舒心的微笑。她不会想到,几分钟之后,命运就会给她一个措不及防的‘惊喜’。
      手机在枕头下面嗡嗡的响着,一声声乐此不疲,还没睡醒的她烦躁的抓了一把长发,一边把脸埋在枕头里,一边拿出了手机。
      “您好,哪位?”口鼻被淹没在布料之中,声音闷闷的,还带着没睡醒的懒意。
      听筒里传来笑声,以及一句含笑的“还没睡醒?”
      她惊讶又慌乱的坐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有电流滑过全身一样,她确定,是耿介的声音。
      “你····?”她张嘴,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明明有很多话要问 ,这一刻竟一句都想不起来。
      耿介似乎知道她的感觉,仍旧带着笑意说“我在你学校门口。”
      沐沐深吸一口气,竟没觉得震惊“等我,十分钟。”
      
      快步往校门口走,竟然越走越觉得生气。这个人一声不响的出现在这,在她决定并努力避免他带给自己影响的时候出现,是为什么?!她想不出,更无法给自己解释。
      无论是什么样的心情,沐沐第一眼就看见了他,和上次在潘家园一样,他总是能这样轻而易举的吸引她,甚至于让她连眼角的余光都吝啬给别人。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向她走过来,十一步,这个人稳稳地停在她面前,脸上还带着温和的笑意。他说“没我想象中晒得黑。”
      没有问候,就是这样平平淡淡,恍若老友一般的话,将她心头的怒气轻松扫光。
      沐沐看着他,看着他眼睛里映出的自己,“或许我应该、能够并有权利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耿先生。”这句话她虚张声势的有些咄咄逼人。
      耿介却仍旧淡淡的笑着,点了下头“我出差,在这中转。”
      她看着他不动声色的说出这句话,心里只觉得好笑。她想问问他,是去隔壁的俄罗斯出差了么?用的着到这中转?就算去俄罗斯,也有直飞首都的航班啊!
      但看着一直看着她微笑的耿介,她突然问不出口这些,心里还隐隐觉得愉悦,只是轻轻应了声“哦”。
      “去吃早饭,好么?”他看了一眼四周,向右指了指“过去走走,找一家你喜欢的吃。”
      沐沐点头,她也是有点饿了,起来连口水都没喝呢。而自从来了之后就开始军训,她还没来得及逛一逛,对这毫不熟悉,只能跟着耿介走。
      两个人闲聊起来,沐沐庆幸他没有问她一直没上□□的事,可仔细一想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他怎么可能会问呢。
      路两侧大多是本地菜馆,她不想吃,他似乎也知道,只是聊着走着。
      
      耿介说了句话,没听到回答,回头一看沐沐正站在他身后几步远,脸皱着,很不高兴的样子。
      “怎么了?”
      “饿”他看见她鼓着腮,连声音都透着有气无力,笑了起来。这样的云沐他第一次见,那样可爱,像个孩子。
      她看见他笑,有些不好意思。这样类似于撒娇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会做的如此自然。
      耿介看了一眼四周,指了指KFC“吃快餐行么?”
      他刚问完,就看见她不停地点头,小鸡啄米一般,就好像晚一秒他就反悔了一样。他等她走到自己身边,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掌心下面的发丝柔软光滑,手感极好。
      沐沐呆了呆,她的头顶只有父亲才这样抚摸过。但是耿介这样动作,除了刚刚一瞬间的惊诧,她并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被他摸过的头顶暖暖的。
      
      他看着她吃完一份薯条,又大口大口的不一会吃完一个汉堡,笑着把饮料推过去。他也接触过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朋友或同事的女儿。明明已经很瘦,却都嚷着减肥,哪里肯吃这么多东西。
      喝了两口饮料,沐沐舒了口气,开始拿着鸡翅慢慢啃,不再那么着急。
      “你这小身板儿,还挺能吃的。”耿介擦擦手笑着说。她并不高,也就是160,这次似乎比上次更瘦了,看起来不到九十斤的样子。他扫了一眼她的手腕,纤细的很。
      沐沐抬头看了他一眼,嘿嘿笑了笑“我是看着瘦,但有肉的,骨架子小。”
      “比上次见你时瘦了。”他已经吃完了,看着她又拿起一个鸡翅啃只觉得可爱异常。
      “教官天天往死里操练我们,我又不习惯食堂的饭菜,肯定会瘦嘛。”她浑不在意,继续低头啃着鸡翅膀。
      “口味太重么?”
      她点头,吞下嘴里的东西“除了咸,感觉不出别的。”她擦了嘴和手,一脸苦恼。“我想吃家乡菜!”
      耿介将右手握成拳状,控制住想要捏她脸颊的欲望“下午看看能不能借个饭馆的厨房,给你做两道家乡菜。”
      他的话音刚落,看见坐在对面的云沐瞪大了眼睛看他。那眼睛水泱泱乌溜溜的,清澈的好像能够直达人的心底。“别把眼睛瞪的和猫头鹰一样。”
      他开玩笑,却看见她皱眉,眼里全是不满意“我比猫头鹰可爱”
      他笑出声,心情愉快的很。
      “你一个北京人,怎么会做我的家乡菜?”沐沐看着他停下笑声,好奇的问。
      “我是南方人,在金陵长大的,还会做菜,味道不错的。”
      沐沐看着他眼里那一丝得意,笑了起来。此刻的耿介像一个正在炫耀新玩具的孩子,那样可爱调皮。
      
      走出KFC,对面刚好是个电影院,耿介看了一眼身边仿佛吃饱万事足的姑娘,笑了笑“去看电影么?”
      “好啊,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可做。”
      耿介听见她轻快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云沐,欢快的蹦跳着。他笑着摇头,和她并肩穿过马路。
      云沐坐在那等着去买爆米花的耿介,他们买了两场电影的票,看完刚好可以去吃晚饭。
      放映厅里只有荧幕发出的亮光,她的心思全然不在看电影上。身旁的耿介身上有淡淡的气息不断飘进她的呼吸间,像是香皂的味道。她侧过头去看他,他正好将爆米花塞进嘴里。
      他感觉到她在看着自己,侧过脸去正看到她脸上来不及收回的惊讶,眼睛还是那样瞪着,在荧幕光的映衬下格外的亮。
      “怎么了?”
      沐沐舔了下下唇,上面有爆米花的甜味。“耿先生,你有别于我所认识的所有男人,在吃零食上。”沐沐看着他小声说,想想又补了一句“除了我尚不足五岁的弟弟!”
      耿介把手里抓着的爆米花轻巧的塞进她嘴里,用手轻轻将她的脸掰回去看荧幕。
      他的指尖温热,还带着爆米花滑腻和香甜的味道。沐沐看着屏幕,不敢动一丝一毫,好在放映厅光线暗,看不出她脸颊上的红晕。他身上的味道和爆米花的香甜一直萦绕在她的鼻尖,脸上被碰过的地方越发热起来。她突然想到那晚冬青说的那句‘你喜欢他吧’,心不可抑制的悸动起来。
      
      “小同志,你才认识几个男人?”耿介看了一眼她的侧脸,压低声音说,本就像感冒后沙哑的嗓音显得更加性感起来。
      沐沐不敢去看他,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不少啊,爷爷,爸爸,堂兄,表兄,还有····”
      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的沐沐扭脸去看耿介,他正压抑的低声笑着,眼睛还在看着她。
      沐沐泄气了,笑什么?笑她傻么?
      耿介又一次伸手将她的脸掰回去看屏幕,手指刚好抓到她的下巴,有一点点痒,那痒意顺着下巴蔓延开去,传到四肢百骸,令她僵硬起来。
      她听见他在她耳边说了句“宝气”,他呼出的灼热的气息,不知道是真的撒在耳畔,还是她自行想象出来的。只觉得耳畔那样暖,又细细的痒。
      抬手顺了顺自己的长发,将脸上那滚热的尴尬羞涩掩下。她偷偷用眼角瞄了一眼他,正在看荧幕,她悄悄舒了口气,却又失落起来。
      “宝气是什么意思?”
      耿介没回答,只是把手里的爆米花送到她面前。沐沐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表示她也有。
      她等了一会,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便默默地看着荧幕,只是,演了些什么?她一点儿点儿都没记住。
      
      耿介何尝不知道她在等着自己回答,也从手指间感觉到了她的僵硬和变化。但是,要怎么和她解释?他是说她可爱的,可刚刚他却不愿意解释。
      这样的云沐吸引着他,无关青春,漂亮与否。他相信缘分,相信冥冥中的注定,但是他又惧怕。
      他知道,她已经聪明的退了一步,如果他也能理智些,哪怕是不动,那么他和她之间的缘分也就尽了。
      现在,他前进了一步,对耶?错耶?他不知道,所以不敢解释。她的喜欢明明白白的写在眼睛里,他不敢也不想在自己都不知道对错的时候害了她。
      他看着屏幕,心思却越走越远。两个人,在互不知道的情况下,都没有将这场电影看进眼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