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

作者:陌上浅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悠然

      走出电影院,外面已是晚霞满天,火红色的云彩挂在湛蓝的天边,色彩艳丽。
      耿介侧脸去看身旁的云沐,她正仰头看着天空,专注异常,明丽的小脸在晚霞的映衬下更显的柔和美丽。
      
      两个人找了家干净明亮的小馆子,沐沐坐在窗边喝着水。耿介站在柜台前和老板娘聊天,想借厨房用一下。她看见他偶尔看向自己,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她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这样的耿介让她心底一片宁和。
      耿介偶尔看向她,心里是少有的安稳,她身后行色匆匆回家的行人成了背景板,安静乖巧的坐在那等着自己的云沐让他觉得疼惜,怜爱。
      他穷尽一生想要找寻一个一眼便能动心的人,现在才出现。晚矣?不晚呼?
      这几天他也在矛盾,两个人仅仅是年纪上就相差了一大截,他可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和评价,她可以么?
      他想要退却的,可是在潘家园愣愣望着自己的云沐,站在车门前眼里全是不舍的云沐,说那句‘那再见了,耿先生’的云沐,她们不停地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出现在书上,电脑屏幕上,甚至卧室的天花板上。
      他还是来了,像个冲动的小伙子一样不计后果的来了,看见云沐那一刻,烦恼担忧都抛诸九天之外,眼里唯有这一人。
      
      老板娘很爽快的答应了借厨房给他,他道了谢,向云沐走去。
      “想吃什么?”
      沐沐看着他带笑意的眼睛“真的借到了?”他点头,她笑着迅速的说出两个菜名“蟹粉狮子头,碧螺虾仁”
      耿介点头,将袖子向上挽了挽“你先等会儿。”
      
      当耿介坐在她对面,带着期待让她尝尝的时候沐沐才好意思动筷子,幽幽钻入鼻中的香味,早就诱惑着她的食欲。
      食物入口,沐沐满足的舒了口气,没抬头的说了句好吃。
      耿介并不急着吃饭,慢慢的喝着汤,一边看着对面的云沐。她大口大口的吃着菜,吃相并不丑,却也不优雅。只让他觉得真实和愉快,他做出来的菜,她喜欢,足矣。
      
      吃饱的云沐靠在椅背上回味着刚刚的美味,对面耿介也已经吃完,正看着她。
      沐沐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他做的两道菜几乎都进了她的胃。“谢谢,我从来了之后就没吃得这么饱过。”
      “你喜欢就好。”耿介在桌下的手握在一起,像是在努力的克制着,诚然,他也的确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人,是很难遇到一见喜欢,再见钟情的人的。缘分的奇妙让耿介第一眼看见她就觉得熟悉,逐渐的聊天中他又更深的发现了自己对她的好感。
      
      “出去走走吧,我吃撑了。”沐沐看着有些发愣的耿介不好意思的说,脸上带了一抹粉红。
      耿介点头,隔着桌子伸出手,在她头顶揉了揉,起身去付账。
      沐沐伸手去摸被他揉过得地方,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父亲宠溺的摸自己的样子。
      
      夜幕垂怜了这座北国的城市,昏黄色的路灯下罗马式建筑的主体与中式飞檐结合完美的建筑显示着这座城市的风格。
      两个人闲散的漫步在街头,都没有说话,体会着这难得的寂静。沐沐落在耿介身后半步远,看着走在自己身前的男人。他的腰杆笔直,让她觉得即便是千斤重量压在上面,它也不会弯下去。他的肩背并不宽,无法让人想起宽广,阔健的词汇,可就是这样的后背,却让她在陌生的街头感到一股难以言说的安稳。
      她对他,仍旧是除了名字之外什么都不清楚。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从年纪到家庭,没有一个她能并且敢问出口的。
      她看得出来他不年轻了,年近五十了吧?甚至更老。她在心底嗤笑,笑自己懦弱。如果大大方方问出口,那么从此再无瓜葛也就顺理成章了。可是她做不到,他对自己的吸引力又加深了一层,这样的割舍她还下不了决心。
      这样走在一起,别人眼里他们是什么样的?父女么?也许是吧。
      
      耿介回头看她的时候正看见她这幅迷茫的样子,心底低低的叹息一声,他不动声色的问“冷么?”
      沐沐回过神来,被他这一问确实觉得有点凉。这里九月末的气温已经有些低了,她穿着短袖的连衣裙,风吹过有丝丝冷意。
      “有点。”她摸了摸胳膊说。
      耿介四周看了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外贸店“过去看看,买个罩衫或者披肩?”
      沐沐没有意见,将刚刚的心思抛下,随着他进去。
      挑来选去,还是耿介决定买了一条墨绿色的披肩,质量和手感都很好。她今天穿的裙子是米白色的,也算搭配。耿介没有帮她付账,他知道她一定是要自己付的才肯要。
      沐沐很高兴,高兴于他没有说一句他买单的话。你若是问她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原因。
      身上多了一份暖意,再次走在街头两人还是静默着,沐沐的心却平静了几分。她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与其左右为难,莫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吧,到了不得不抽身而出的那天,应该也不晚。
      她这样想,却忘记了有时候泥足深陷是抽不出身的。
      
      两人拐进公园,周围的人渐渐多起来,坐在石凳上看着路灯下的湖面,漆黑却亮。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似乎从走出小餐馆之后,彼此就再也找不出话题。可是这样的情形并不令人觉得尴尬,明明不那么的熟悉,却像曾经千百次这样一般。
      
      耿介偶尔看一眼身旁的云沐,她坐在那不动,不说话,却那样鲜活。如果时间静止在这一刻,他也不觉得遗憾。
      看了眼天上的月亮,又看了眼手上的表,再看一眼身旁的云沐。耿介轻轻吐出一口气“该送你回学校了,不然太晚了。”
      沐沐点头,起身跟在他身后,她似乎习惯并乐于跟随他。不远处传来欢快的舞曲声,是一群大妈在跳舞。
      沐沐看着走在身前的耿介,突然起了玩儿心“耿先生,要不要去跳一下?”
      耿介听见她含笑的声音,回头看去的时候她眉眼间正带着小小的挑衅和顽皮,像是个恶作剧的小鬼。“永远不”
      他知道,她只是个无心的小玩笑。可这个小小的玩笑,却恰巧戳中了他的短处。是啊,他已是将落的夕阳,而她是才刚刚升起的旭日。
      身后传来她欢快的笑声,穿过他的心里,划过整个身体。
      沐沐笑着大步跟上他,刚刚心里那抹说不清的郁色也随之散去。她侧脸去看他,刚巧他也看过来,路灯的灯光下他的双眸亮的慑人。她的心颤了一下,那种颤抖带来的震撼短暂而强烈,如果将这种感觉称之为灵魂的颤栗也不为过吧。
      
      出租车停在校门口,沐沐和耿介先后下来。她站在那因为风而抱着双臂,他比她高,她只能仰头看着他。
      “回去吧,我明早回首都去。下次再见,小丫头。”
      “再见,耿先生。”沐沐努力将自己的声音调整的听起来不再那么干涩,可是发出的声音却仍旧木然死板。她不动声色的的抚摸着胳膊上突然冒出的细小疙瘩,这一次,她没有不舍。
      正相反,她懊恼,因为耿介的到访。虽然知道这懊恼来得太过于迟了些,但这个认知却不能影响她此刻的情绪。
      耿介没说话,两个人就这样静默的站着,他感觉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别扭和懊恼,可他什么都不能说不能问。他伸出手用拇指和食指将她左肩滑落的披肩向上提了提“不要太久不上线,我会担心你出什么事情。”
      沐沐听见这句话,看着耿先生温和的脸,眼睛突然酸涩起来。她张了张嘴,嗓子堵着发不出声音来,只能点了点头。
      她不敢再看他,转身往学校里走去,连头都不曾回过。
      耿先生站在那,初秋的风让他觉得过于凉,云沐步履沉稳的走进学校去,不曾回头,那样子就好像她轻巧的从他的视线和人生中走出,再不会转身回来一般。
      
      而一步步往回走的沐沐觉得天气越发的凉起来,那凉意穿透皮肤,直达心底。直到站在寝室楼下,看着宿舍的灯还亮着,她才觉得温暖起来。
      推开门,文静和肖莉正凑在一起聊着天,冬青坐在自己的桌前看书,三个人见她回来都打着招呼。
      沐沐脱鞋,坐在椅子上发呆。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都有,似乎又什么都没有。
      冬青手机的响声将她从沉浸中惊醒,深吸一口气她起身伸了个懒腰,拿出洗漱用品去水房洗漱。
      回来时,正看到冬青坐在那发呆。沐沐放下东西,一边用毛巾擦着发梢的水迹,一边轻轻推了她一下。
      “发什么呆呢?”
      冬青回过神,笑了一下,似乎有些无奈。“没什么,想事儿而已。”
      沐沐靠在衣柜上,叹息一声“每个人都有烦心事,是不是。”
      冬青笑起来,不同于刚刚的笑容,这次显得愉悦一些。“很多时候,其实都是自寻烦恼。真的做不了决定么?不过是权衡下的左右为难。”
      沐沐听见冬青说完,仔细想想,突然觉得豁然开朗。是啊,她对于耿介,其实是可以作出理智决定的,只是她还在情感和理智间权衡左右而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