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

作者:陌上浅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何去

      【敌军太可恶!今天严重伤害了我的心灵!】沐沐翻了个身侧卧在床上,窗外月光下婆娑的树影透过窗帘,落在她的被单上,更显出了夜的宁静和秀美。她已经习惯了在睡前和耿介聊一会儿天,几句也好,几十句也罢,总能让她觉得一天军训的苦累减轻些许。
      【打击了你顽强的意志力?】
      【革命者的意志力坚强不屈!】沐沐发完这句,咬着下唇皱眉继续打字。【今天踢正步把鞋甩掉了,敌军让我单独正步走!丧辱国权!斯文扫地!情何以堪!】
      发出去,沐沐不禁又想到上午的一幕。右脚的鞋带不知道是没系好自己开了,还是不小心踩开了。她没注意到,单排踢正步的时候一抬脚,鞋子以曲线滑了出去足有三米远。
      当时,沐沐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偏偏教官看了她一眼,喊了声立正,他只能一只脚穿着鞋一只脚穿着袜子站在那,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还没来得及把那份尴尬从脸上敛去,教官中气十足的叫了声“云沐出列。”
      她只能在心底哀嚎着迈步向前“到!”
      “正步~走!”教官一声令下,沐沐只来得及用眼角扫了他一下,便惯性的按命令行事。一直昂首走到前面一个班级的附近,才听见教官喊‘立正!向后转。’
      她正面着班级,看得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并无恶意的笑意,心里又是添了一份不好意思。
      “大家休息五分钟,云沐去把鞋子穿好,记得系好鞋带。”教官故意高声添了后面的话,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调侃。
      沐沐应了声是,向鞋子落下的地方走,却看见一直在一旁看他们军训的张嘉平把她的鞋捡起,走过来。
      “谢谢。”接过鞋子坐在地上穿好,沐沐觉得自己脸上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也不知是太阳晒得,还是羞得。
      “去树荫下面坐会儿,喝点水吧。”张嘉平笑着看她将鞋带用力系上,觉得十分有趣。
      
      手机震动将她从思绪中带出,屏幕上耿介发来了消息。【哈哈哈,出师未捷,小同志继续努力吧】
      【与阶级敌人势不两立!他死我活!!】沐沐恨恨的打上这句话,发出。
      寝室很安静,肖莉和文静早就睡熟了,对面冬青手机的震动声沐沐听得见。
      “室友都睡了,我不方便说话,挂了。”她听见冬青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这不是第一次,昨天和前天都有这样的情况,应该是冬青的男朋友吧。
      【觉悟很好嘛,继续努力,早日胜利!】沐沐无声的笑,发了个加油的表情过去。
      【该睡了,养足精神继续斗争。】沐沐看到这句话,就知道差不多十点半了,这几天聊天一直是这个规律,一接近十点半他就叮嘱她该睡了。
      【晚安,胜利是属于我的!】
      【晚安,向敌人发起猛烈的攻击吧】
      退出,把手机塞进枕头下面。沐沐临睡前看了一眼对面床,冬青正拿着手机打字,应该是发短信吧。她笑笑,闭上眼渐渐睡去。
      
      军训共二十天,时间转瞬便悄悄滑过一半,刚刚寝室里的几个人还在讨论着明天会接受怎样的‘折磨’,这会儿却都睡去了。窗外的月光一如既往的好,沐沐失眠了,这样柔和清亮的月光让她想家了。她开始想念那个有着绿水,古桥,石板路和细雨的地方,还有母亲做的饭菜。从枕下掏出手机,时间已是凌晨一点,自家的茶馆早就打烊了,母亲应该也睡了。
      百无聊赖的登陆上□□,扫了一遍联系人,都不在线。放下手机,她瞪着窗外发呆,脑海里突然响起了在家时常听到的河里摇船的船娘常常哼唱的江南小调,软糯绵长。
      手机震动,沐沐惊讶的看着耿介发来的消息【还没睡?】
      【你怎么在?我睡不着】
      【在整理资料,想家了?】沐沐看到这句话,深深的叹了口气,被他一语点破心思,觉得心里酸酸的。
      【嗯,想爸妈了,想家里的饭菜,想回家】沐沐发出这句话,眼睛酸涩起来。她从来没有离开过父母,相隔千里虽然自由,却少了很多温馨。
      【革命工作还没胜利,小丫头就心绪不稳了。】
      沐沐在心底重重的哼了一声,不满于他的嘲笑。
      【我一定能摘得胜利果实!】狠狠的发出这句话,她笑了起来,暗笑自己孩子气。
      【军训结束上一周课就到国庆假期了,回家的时间指日可待。】
      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两句话,竟让她刚刚百种滋味的心奇迹般的平静下来,睡意也渐渐弥漫。【嗯,我知道,睡了,晚安】
      【晚安。】
      
      军训过了大半,每天都是响晴的天气,太阳将它的热情无私的挥洒下来,却不知有一群人多么希望它休息一会儿。
      一口气喝了半瓶水,沐沐才觉得舒服了些。张嘉平说他军训的时候下了一周的雨,就是整理内务,很轻松。同学们哀嚎,,为什么到了他们连个雨丝儿都没有,老天爷不公!
      靠在粗壮的树干上,沐沐仰头看高处的树叶,仔细体会着微不可感的风,那绿油油的的树叶落在地上形成片片斑驳的阴凉,这是班里的男同学好不容易为几个女生抢下的地盘。
      偶有一丝丝阳光透过树叶间微小的缝隙落下,形成一道或一滴光影。她突然想起了耿先生。
      前两天耿介出差,忙的很,她拿着手机等了两个钟也没等到他上线,只能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翻身睡觉。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在意一个只见过一面尚算陌生的人,从初次见面他就吸引了她,不是容貌,因为耿介算不上一个帅气的男人。当然,沐沐觉得帅气这个词并不适合形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是气质吧,吸引她的是他身上那种淡淡的平和的气质。
      沐沐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笑了,这就是缘分吧。她被他吸引,又从这段时间的聊天中感受出他的体贴敏锐和幽默。他总是能够划破她文字的表面,透视她本身的意思。这就是阅历?还是他真的了解自己?
      只不过见了一面,聊了一些并不深入的话题,他怎么会了解自己呢!不远处张嘉平和班里的男生在说话,偶尔夹杂着女生娇俏的笑声,沐沐却觉得自己有些冷。
      她在此刻意识到了自己的不正常,对一个陌生人的依赖和沉迷是危险的。她不了解他,除了一个名字她什么都不知道。诚然,他对她有着莫名的吸引力,她自己都说不清楚百思不解,这一切看似正常,却又很不正常。
      人与人之间确实存在着可以相互吸引的磁场,但这不意味着一个人要对另一个人产生依赖,甚至沉迷。沐沐突然觉得她对耿介,应该到此为止了,这样一种说不清是欣赏还是喜欢的情感,发生在她和耿介身上,十分,万分的不现实。她不相信自己的自控能力能够做到和他保持着联系,并不在情感上增添一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斩断联系。一切都才开始,还来得及把自己拔出这种莫名的感觉。
      心里传来隐隐的痛意,视线里苍翠的叶子都变得模糊起来 ,但不管怎样,这个决定是理智的,对的。
      
      张嘉平站在几步外看着她,刚好有几缕纤细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落在她的脸颊上,将她的皮肤映的透明起来,连脸上细小的容貌都能看的清楚。教官喊了集合,别人都起身整理衣帽,唯有她还愣愣的仰头看着什么,漆黑的光亮的眼睛里竟有几分伤感。
      他猜,她想家了。
      “集合了,再不起来教官就要批评你了。”张嘉平走过去,看见她不好意思又慌乱的起身,跑着去了集合点,远远的传来她清亮的道谢声。
      他笑起来,觉得有趣。云沐是女生里最认真军训的,动作规范整齐,但他偶尔扫过她的眼睛,看得出她看教官的目光带着崇敬还有一丝挑衅。
      
      军训结束了,靠着把教官当做假想敌坚持下来的沐沐其实对军人是有着无限崇敬的。汇报演出他们班级成绩很好,教官脸上难得露出一个笑模样,不再那么凶神恶煞。
      部队规定不许教官收礼物,同门们用一个深鞠躬表达了对教官的谢意。曾经的抱怨都在分别的一刻烟消云散,留下浓浓的不舍。
      而沐沐比别人的情绪更多了一层,因为耿介。
      耿介连着两天给她发了消息,她没回,第三天便再无音讯。联系断了,沐沐心里说不清是惆怅还是忧伤。偶尔夜里睡不着,她也总是会想起他们唯一一次的见面。耿介的脸比她自己的还要清晰,清晰的就好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这样做对么?
      军训结束的这天晚上,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冬青悄声的叫她“沐沐”
      她翻身借着月光看向冬青,她笑着问“和男朋友吵架了?”
      “啊?”沐沐惊讶
      “这两天看你心情不太好,晚上也没聊天。”冬青将垂在脸前的发向后拨了拨,压低声音说。
      沐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不是男朋友。”她否定,苦笑“就是个普通朋友,以后也不联系了的。”
      她翻身,看着白色的顶棚,无声的叹气。听见冬青淡淡的说了句“你喜欢他吧。”心里一惊,却又理所当然的平静了。
      “都不重要了,睡吧。”她幽幽的说,闭上眼睛,忽略心底的那份悸动。
      然而沐沐却不知道,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逃不开躲不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我宅的都把长假这事儿忘了,祝各位十一长假快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