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九章亲情

      后来,云英公主亲自到晴风馆来,商略雨瞅扶风一眼,眼神很奇怪,似乎在担心什么,又似乎在期待什么。扶风暗自奇怪,却不失礼仪,上前拜道:“属下扶风参见夫人。”
      
      云英公主笑容温婉,伸出纤手:“不必多礼,起来吧。”
      
      扶风起身,低眉敛眉,恭敬道:“不知夫人前来,是否有事吩咐?”
      
      云英公主含笑打量着他,一副“长嫂为母”的样子。扶风被看得脸上发烫,一颗心在胸中打鼓,只觉得自己罪莫大焉。头垂下,哪里还敢跟她对视?
      
      嗫嚅道:“夫人……属下有哪里不妥么?”
      
      “不,你很好。”云英公主柔声道,“真真是个好孩子,难为你了。若是心里苦,只管说出来,我和你家相爷都是通情达理的。有事憋在心里,可别把自己憋坏了。”
      
      扶风心头止不住泛起暖意,这公主真是善良。不,岂止是她?她和蓉儿,她们都是世间少有的好女子。他本以为,他们贵为天家之女,应当少不了“骄娇”二气,可没想到,她们这样谦逊、善良,甚至还有着难得的纯真本性。
      
      若我真是祖父的私-生-子,您就不怕辱没了相爷的清誉,并影响您皇室的尊荣么?大娘,谢谢您,谢谢您对我这么好。
      
      他深深一躬,从心而发的尊敬:“属下感激夫人厚爱,属下心中,将夫人视作长辈,有什么心事,一定向夫人倾诉,绝不瞒着夫人。”
      
      云英公主点点头:“很好。”
      
      她看看自家儿子,又看看扶风:“扶风,陛下封你左龙武将军后,相爷提议,让你搬到博雅院去。那儿环境清幽,适合你的性子,又离晴风馆不远,便于你教雨儿武功。我刚命人将那边收拾干净,你这便搬过去吧。老住在雨儿这里,未免太委屈你了。”
      
      原来如此,难怪雨儿表情那么怪。旧事重提,是因为“确定”了我的“身份”,觉得让我跟“小侄儿”住在一起比较不妥?扶风像吞了黄连似的,有苦说不出,正想婉言谢绝,云英公主已先一步抬手,唇边依然带着柔和的笑容:“我知道你是个自谦的人,行事低调,不喜张扬,可这是朝廷规制。虽然相府不大,也不能慢待了你这位从三品高官。怎么?你不愿意搬么?”
      
      扶风哪里抵抗得了这么温柔的公主?求助地向商略雨看一眼,商略雨苦着脸,偷偷向他摇了摇头。
      
      “放心,我会拨一名小厮去照顾你。”云英公主万般贤惠。
      
      “不。”扶风连忙道,“我是江湖人,习惯独来独往,何况现在身为相府侍卫,职责在身,更不该要人服侍。请夫人允许属下独居,属下已经习惯相府,自然会照顾自己。”
      
      这几句说得坚持,云英公主只好答应,扭头吩咐寒柳:“帮商大人搬行李。”
      
      扶风心道,这夫人倒是雷厉风行,才说搬,便立马要搬了。
      
      只好对商略雨拱手道:“公子,既然夫人有命,属下便搬过去了。”
      
      商略雨虽是万般不舍,但拗不过自己母亲,只好强颜欢笑:“扶风哥哥,你去吧,反正咱们靠得近,我随时过去找你。”
      
      扶风道:“是,公子,那属下就告辞了。”又向云英公主行礼,“属下告退。”
      
      商略雨道:“我帮你搬东西。”
      
      其实扶风只有一些随身衣物,并无多少行李,很快便搬完了。博雅院那边样样具全,地方宽敞,院内格局疏朗大气,极合扶风胃口。
      
      商略雨拉拉扶风的手,悄声道:“我晚上偷偷溜你这儿来,你指点我内功心法好不好?我有很多地方不懂。”
      
      扶风点头。
      
      安置妥当,夜色便降临了。有仆人进来道:“商大人,奉相爷之命,请商大人与公子一起去餐厅用膳。”
      
      扶风心里又开始不安。待他们带着小狐狸过去,商子牧与云英公主已经在那儿了。商子牧给云英递了个“还是你有办法”的眼神,对扶风道:“从今日起,除早饭有人给你送过去,其余两餐,你与我们共用。”
      
      平时由于商子牧上早朝,所以一家三口并不一起用餐,而是仆人分别端给他们的。
      
      而扶风的一日三餐都是和侍卫们一起吃的,除了挨打受罚之后。那时,商略雨就有了跟他一起在晴风馆吃饭的权利。
      
      扶风心头更加愧疚,只觉得他们这样宠爱,给他增加了无限负担。惶然道:“属下不敢领受,这不合规矩。”
      
      “在这府中,我的话就是规矩。”商子牧语声温和,却不容置疑,说罢微微一笑,端的俊朗非凡,“来,坐下吧。雨儿,你也坐。对了,小混蛋么,自然是跟着扶风的。”他看小狐狸一眼,“小混蛋,别着急,少不了你的份儿。”
      
      小狐狸冲他扬起头,笑得像朵桃花一样。
      
      商子牧又有了那种“它能听懂我的话”的感觉。
      
      一家人坐下来用餐,扶风因为心虚,非常不自在。小狐狸知道他心里别扭,蹭到他脚边,嘀嘀咕咕道:“扶风,你干嘛不自在啊?你可是如假包换的相府公子,相爷的儿子,相府本来就是你的家,你和自己家里人吃饭,有什么好尴尬的?”
      
      扶风心道,这份亲情是自己厚颜无耻“偷”来的,又不是他们想给。
      
      小狐狸埋怨道:“你是龙子,哪来这么多拘束?真真迂腐!人类都比你洒脱!”
      
      扶风苦笑。一抬头,又对上父亲那双满含深意的眼睛,顿时如芒在背,复又低下头去。
      
      商子牧见这样子,心里百味横陈,给他夹了菜,语气稍稍严厉道:“男子汉大丈夫,畏畏缩缩像什么样子!我说过,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家人,你那么不自在,可是不愿意同我们共餐?”
      
      云英公主瞪他一眼,柔声笑道:“相爷脾气急了点,扶风,你别介意。不过是家常便饭,又无外人在,你就自在点好了,别拘着自己。以后习惯了就好。”
      
      扶风不敢与父亲对视,只看了云英公主一眼,恭敬道:“相爷与夫人抬爱,属下敢不从命?只是属下始终是相爷的属下,相爷过份恩宠,属下惶恐不安……”眼角的余光中捕捉到父亲脸上微露不快,忙又道,“只是,服从相爷命令是属下的本份,属下会慢慢习惯的。”
      
      小狐狸暗自咂嘴,相爷好大的官威啊!就算表达疼爱,也要用这种强迫的方式,还不准人家露出一点不安。
      
      商略雨瞧着扶风的样子实在有趣,忍不住偷笑。
      
      云英公主也忍俊不禁:“好了,我们吃饭吧。”
      
      商略雨调皮地一笑道:“按说今天该喝点酒,可爹说,怕扶风哥哥一喝酒就要不告而别,所以还是免了吧。”
      
      扶风想到上次被舅舅劫走的事,脸上发红:“上次是属下无状,属下再不敢了。”
      
      云英公主嫣然而笑。
      
      晚饭后,扶风当去巡夜,可商子牧却吩咐他休息。其实扶风臀上已不碍事,可他知道父亲说一不二,也不敢辩,向丞相夫妻道了晚安,便回博雅院去了。
      
      商子牧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一幕幕往事浮现在眼前,从他翩若惊鸿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到他向自己表达追随的心愿,到中毒,到天牢,到自己逼问他身世,一次次挨打受罚:板子、藤条、掌掴,这少年总是那样心甘情愿,甚至那一次,他自己抬起手掌,狠狠掌自己嘴,没有屈辱、没有抗拒……
      
      眼角微微湿润了,唇边的笑容却更加温柔。
      
      云英公主默默看着,无声地叹息。
      
      晚上,商略雨果然来博雅院,央着扶风教内功,又道:“我现在恨不得一日千里,扶风哥哥,以后除了一早授课,你若晚上得空,我也来求教,好不好?”
      
      扶风欣慰道:“你想学,自然是好的,我也恨不得立刻把你教成绝世高手呢。以后若是晚上我不当值,我便来告诉你。”
      
      商略雨开心极了。
      
      第二天下午,清晏宫。微泫与商子牧对坐榻上。皇帝从窗口望出去,遥遥可见扶风候在宫外,午后的阳光落在他身上,将那个身影勾勒得挺拔如松、俊秀如竹,十分养眼。微泫看了很久。
      
      商子牧不知道他看什么看得这么专注,忍不住问:“陛下,您召臣前来,不知有何旨意?”
      
      微泫道:“不过是闲坐清谈而已。朕可是难得有这样清闲的时候。”
      
      商子牧才不相信,不过也不点破,只问道:“陛下在看什么?”
      
      微泫唇边掠过一丝有趣的笑容:“看你的侍卫,商扶风。”
      
      商子牧直觉不好,便闭上了嘴。
      
      微泫却向他看过来:“子牧,令尊年轻时候,原来也有风流逸事。”
      
      商子牧又是吃惊又是狼狈:“陛下您…...您这是何意?”
      
      微泫笑道:“这商扶风,朕当初赐他商姓,竟然歪打正着。”
      
      商子牧已然明白他什么意思,暗暗咬牙,果然在盯着我家!
      
      微泫见他生气,呵呵笑出来:“朕用人,自然要知道所用何人,子牧,你需怪不得朕。”
      
      商子牧瞪他一眼:“其实臣早就知道陛下关心臣,只是,陛下何苦明言!”他把“关心”两字狠狠咬出来。
      
      微泫被呛了一下,却不恼,悠然抿一口茶:“朕只是关心商扶风,并非关心子牧,子牧可别会错意。”
      
      商子牧无语。
      
      “子牧心里很明白,朕并不疑你,否则也不会明说了。”微泫安抚似地道,“不过,丞相一向四平八稳,难得今日生气,朕倒觉得颇为欣慰。”
      
      商子牧很应景地回了句:“是臣放肆了。”
      
      微泫眼里带着愉快的笑意,顿了顿又道:“如今你们怎样了?”
      
      商子牧奇道:“陛下明察秋毫,竟然不知?”
      
      微泫也不尴尬,坦然道:“朕日理万机,哪有诸多心思?让朕费心的,也唯有相府而已。可现在,朕已经不用费心了。”
      
      商子牧立刻感恩戴德:“微臣谢过陛下隆恩。”
      
      微泫哈哈大笑,子牧真是一个趣人。然后一脸等答案的表情看商子牧。
      
      商子牧道:“臣多番盘问,可他不肯承认。”
      
      微泫道:“想是这少年心善,不愿他的身世辱及相府清誉。这样也好,正说明他是个好的。”
      
      商子牧心里发酸:“是啊,可我毕竟亏欠他的。”
      
      “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其实都是猜测,他毕竟没有自己承认,也无凭无据不是?”
      
      商子牧点头:“是,所以,臣就糊涂一回吧。”
      
      微泫道:“糊涂也罢,清醒也罢,只要他是诚心跟着你,诚心报效朝廷,朕就满意了。”
      
      商子牧看他一眼,有些苦涩:“上次罚臣掌他的嘴,也是陛下考验他的手段?”
      
      微泫道:“你知道就好,何必点破?”
      
      商子牧很想往他波澜不惊的面上挥一拳,但还是忍了。少顷道:“陛下宜早些令扶风上任。”
      
      微泫道:“不妨,朕信得过他的能力,朕自有打算。这些日子,他可是在钻研朕给的案卷?”
      
      “是,他将京里布局细细掌握,很是稳妥。”
      
      微泫表示满意。
      
      “陛下,那古斯太子与小妹……”商子牧终于忍不住问及云裳。
      
      “太后十分欣赏古斯太子,已与皇后私下商议,许了蓉儿的婚事。”
      
      商子牧心头一沉:“那陛下的意思?”
      
      微泫道:“朕不管后宫之事。”
      
      商子牧更惊,强自克制:“那么,小妹自己呢?”
      
      微泫目光悠远:“小妹……她自是听从母后安排。”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