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八章谁也不捅破,就这么认为吧

      商子牧才不会容他慢慢编,一把把他拉起来,喝道:“趴在书桌上,把腰带解了!”
      
      “相爷……”扶风一边逃避一边偷眼看后面,还好,门是关的,外面应该听不见里面的动静吧?其实,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听见也无所谓了。可是,怕的不是挨打,是逼供啊!爹,您就不能大发慈悲饶过我吗?今天又是什么事刺激了您,您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怎么?你还敢躲?”低沉的声音一点怒意都没有,可偏偏他无力反抗:“不,不敢。”手颤颤地伸上去解腰带,俯身往书桌上趴去,脑子还在飞速地运转。
      
      商子牧见他这样,气得一戒尺就打上去:“整天盘算着怎么骗我,是我惯得你!要是你在朝堂上这样做,陛下非治你个欺君之罪不可!”
      
      扶风俊脸通红,埋着头,恨不得像鸵鸟一样钻进一堆沙子里:“属下没有,属下不敢,相爷英明。”
      
      商子牧差点气乐了,相爷英明都说出来了?我就是不够英明,才至今查不出你的身世!
      
      可见他窘迫不安的样子,心里又涩涩的。这孩子,即便出生不光彩,也不必这样自卑啊。对我也要隐瞒么?我是你大哥啊。
      
      “我再英明,也不能剖开你的心看。”声音有些沉闷,甚至带着一丝受挫的情绪。
      
      扶风一怔,眼睛顿时酸胀起来。爹,是孩儿错了,孩儿不孝,让您这样伤神。可孩儿不得已啊。
      
      “相爷……”带着一丝鼻音的呼唤。
      
      两个人都有些愣神,一股莫名的气息萦绕在他们中间。熟悉的、亲切的,带着微微的苦涩。难言的情义,似乎轻轻一拨,就能拨开。可是,谁来挑起那层薄纱呢?
      
      商子牧最先回过神来,他把戒尺抵到扶风臀上,沉声问:“想出来了么?”
      
      “那绣坊……”
      
      “无论它在哪儿,我都会找到它,与店主对质!”商子牧提前警告,撒谎?想都别想!
      
      扶风僵了一秒,立刻回神,故做镇定道:“回相爷的话,那绣坊在采石矶边的采石镇上,叫,叫‘冰绡’!”来不及编,把母亲变成鲛人后的名字也搬出来了。
      
      “哦?我稍后差人去问,他们凭什么绣我的画像,何时得到过我的同意。”商子牧威严十足,“本相要治他们一个藐视朝廷一品大员的罪名!”
      
      “不!”扶风忙道,“不,相爷,这家绣坊,早就,早就已经关门了。”
      
      “什么时候?”商子牧步步紧逼,不容他喘息,“如果时间短,当地官府肯定有记录,可以查得到。”
      
      “属下记不清了,大概是五年前吧。”扶风装出回忆的样子。
      
      “五年前?”商子牧笑了,扬起手,一连三戒尺打在他臀上。
      
      “相爷!”扶风委屈地看他,“属下没有撒谎。”
      
      “还说没有!”商子牧喝问,“五年前你几岁?”
      
      “属下……十三岁。”
      
      “你不过十三岁,我也才刚当上丞相,并未声名远播。你仅凭一面之缘,就认定我是个值得追随的人?”
      
      “属下说了,已经记不清,也许是三年前吧。”扶风几乎哭出来。臀部又遭到商子牧一连串的打击,比刚才更快、更猛,简直像雨点似的。他只听到啪啪啪的声音,臀部像开了花似的绚烂起来,红嫣嫣一片,热辣辣的疼。
      
      商子牧一边打,一边继续审问:“那画像上的我是什么样子?”
      
      扶风张口就来,这形象,早就已经刻骨铭心。母亲用鲛绡织成的画像,他在岛上天天看、天天对着请安:“相爷头戴方巾、身穿白衫、眉目清朗、面色皎然、翩翩君子、意气风发……”
      
      商子牧狠狠一戒尺打下去,截断他的歌颂:“可又胡说!我头戴方巾、身穿白衫,那时尚是布衣之身,起码在十年前!”
      
      扶风脑子里轰的一下,怎么竟忘了,母亲与父亲十年前在燃犀浦边相见,那时他正在上京途中,还没当官!
      
      以前步步谎言,编起来很顺口,可今天问及最熟悉的问题,反而成了他的致命伤。
      
      商子牧见他这样,气得心肝脾肺一起疼起来,一手摁住扶风的腰,另一手用力挥舞戒尺。气得狠了,打得也狠,用力过大,他自己都喘息起来。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扶风臀上已经通红一片。商子牧停下手,把扶风的脸扳过来,盯着他的眼睛,真恨不得去剖开他的心看看:“告诉我,为什么要撒这么多谎?我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么?”
      
      扶风鼻翼翕动,眼眶有些发红,嘴唇却紧紧抿着。那样子,像在对商子牧说:你打死我吧,打死我我也不说!
      
      商子牧扬起手,想要一巴掌抽上去。
      
      扶风闭上眼,等着那巴掌落下。
      
      “当”的一声,戒尺落在地上,商子牧退回到案边,无力地坐进太师椅里。
      
      扑通,扶风双膝落地,还没来得及拉上裤子,就这样跪行到商子牧面前,抬起脸。
      
      “相爷……”声音哽在喉咙里。
      
      商子牧吸了口气,重新提起神来,凝眸看他,缓缓问:“扶风,你说的绣坊是不是叫‘云想衣’?”
      
      扶风来不及反应,这云想衣是怎么回事?表情便有些慌乱。
      
      商子牧又问:“你说的画像并不是我的,而是你父亲,对不对?”
      
      那画像的确是爹您的啊。
      
      他不能摇头,也不能点头,只能无措地垂着头。
      
      商子牧一声长叹。看这样子,还有假的么!只是这孩子,心思太深,怎么也不肯说。再逼他,他也是不肯承认的。上次自己都已经问到“商瞿”这个名字了,可他装痴作傻,回头还到雨儿面前装模作样,问“商瞿”是谁。他是铁了心不肯认啊!
      
      见他露出失意之色,扶风心如刀绞,倒退一步,以额叩地:“相爷……属下的身世不可告人……”他的意思是“不可以告诉人类”,可商子牧自然理解为,他来历不明,身世不堪,所以不可告人。
      
      是啊,私-生-子,这样的身份就是耻辱啊!
      
      “属下欺瞒相爷,罪该万死,可属下害怕面对自己的身世,也不想影响到相爷。求相爷给属下留一点隐-私,属下感激不尽。求相爷恩准!”说罢邦邦磕头。
      
      商子牧听得心惊,又是感动又是心疼。想这孩子心里这么苦,他害怕身世说出来,玷污自己的名声吧。既然已经心里有数了,又何必苦苦追问呢?彼此心知肚明就好了。
      
      于是伸手扶起他,又把他的裤子拉上,柔声道:“我明白你的心意了,不会再逼你。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我和夫人,我们都会照顾你的。”
      
      扶风被他和熙的表情弄愣了。然后隐约明白,似乎什么误会产生了。难道,刚才那番盘问,是爹又在怀疑自己是他兄弟么?
      
      无奈,他既不点破,自己也就装糊涂吧。否则,再问下去,自己真的没有招架之力了。
      
      也不敢去看父亲那双复杂的眼睛,垂首道:“属下谢相爷恩典。”
      
      商子牧摆摆手:“休息去吧。”
      
      扶风见他也露出疲惫之色,不敢再耽搁,躬身退下。
      
      回到晴风馆,小狐狸闻声蹿出来:“扶风,扶风,你回来了!”一看他脸色,“你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扶风叹口气,抱起他往里间走:“雨儿呢?”
      
      “你家宝贝弟弟在云英公主屋里呢,公主哄他去吃好吃的,就是要他陪呗。”小狐狸眨眨眼,“你挨打了,灰头土脸的?”
      
      “是,被父亲赏了一顿戒尺。”
      
      “啊?你做错了什么?”
      
      “不是,他又逼问我的身世。他好像…..又在怀疑我是他弟弟,还提到什么‘云想衣’绣坊。”
      
      “什么什么?”小狐狸敏感地竖起耳朵,“起因呢?”
      
      “上次从龙宫回来,他就问过我一次,我说因为曾经见过他的画像,对他有种特别的亲切感,所以一心想追随他。”他摸摸小狐狸的毛,“你知道的,我从小就看着父亲的画像度过。那是母亲绣的。可爹问我,那画像是不是我爹,不是他,听得好绕口。”
      
      小狐狸眼珠一转:“难道,相爷他爹曾经有过一位红粉知己,那女子是‘云想衣’绣坊的,曾经绣过一幅老太爷的画像?”
      
      “也许吧。”扶风有极度无力的感觉,“我也这么猜测。”
      
      “结果呢?”
      
      “我说我的身世不可告人,求他别问。他就放过我了。”
      
      小狐狸摸摸下巴,嘻嘻笑道:“相爷遇到你,他也很无奈啊。他一定在心里认定你是他弟弟了。”
      
      扶风苦笑:“我不孝,我冒犯了爹,可我有什么办法呢?”
      
      小狐狸拍拍他的手,安慰道:“你们彼此都不捅破就好了哦。”
      
      可是这样,我觉得处处别扭啊。父亲那种慈爱而无奈的眼神,让我如芒在背,觉得自己罪大恶极。娘,您若知道,会生我的气么?
      
      “好了,好了,别愁了,快快上药吧。”小狐狸劝他。
      
      扶风只好把这事暂时搁在一边,给自己上了点药,才稍稍将火热的痛感缓解了一些。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商略雨回来了。本来小孩瞧着扶风就生气,今天竟然主动向他走过来,期期艾艾道:“扶风……哥哥。”那声“哥哥”叫得好别扭,“前几天我不该跟你置气,我向你陪个不是,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说罢拉住扶风的手,讨好地摇了摇。
      
      这小样儿看在扶风眼里,心顿时柔得不行,连忙把他拉进怀里,摸摸他的头:“不会的,雨儿,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本来就是我不好。”
      
      商略雨把脸蛋在他怀里蹭了蹭,软软的声音道:“以后我练武,你还像以前一样对我严格些,别惯着我。我有什么错,你也只管教着我,打我骂我都可以。”
      
      噗,小狐狸控制不住笑出来,这小雨儿,已经认定扶风是他小叔了,瞧他乖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元旦礼物,两边都更了~~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