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章情到浓时情转薄

      雁归楼,七号包间。扶风一身白衣,墨发垂肩,依稀还是来时少年,清姿出尘。小狐狸蹲在他身旁的座位上,安静地听他说话。
      
      与扶风同桌的是江湖人称“秦淮双燕”的燕家兄弟:燕子杰、燕子希。
      
      “扶风,你瘦了。”燕子希调侃道,“相府的伙食没油水?都把你养瘦了。”
      
      “燕二哥玩笑了。”重见江湖兄弟,扶风心情不错。这两兄弟比他实际年龄年长十三四岁,却与他很是投缘。
      
      “两位可是从金陵来?听说前不久谢家七少谢蕴之前辈回金陵来拜祭他六哥,可有此事?”扶风还记得因为“师父是谢家七少”这个谎言被父亲拆穿而挨了一顿打,见到燕家兄弟,便忍不住问。
      
      “正是。虽然谢七少低调,可在金陵仍是引起了轰动。”燕子杰眼睛发亮,对谢蕴之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那谢七少,其实年事已高,早就称不得‘少’了,可他的风姿气度,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他周身那种飘逸出尘的气质,简直让人如仰仙仪。”
      
      “你见到他了?”扶风问道。
      
      “只是远远瞥了一眼,可就这一眼,叫我难忘啊!”
      
      这时酒已上来,菜也陆续端上来,扶风替他们斟了酒,顺便给小狐狸也倒了点。燕子希看得直笑:“扶风,你这小朋友越发有趣了,眉眼也越长越秀丽了。”
      
      小狐狸瞪他一眼,我是雄的,雄的好不好?
      
      扶风知道他在抗议,忍不住笑道:“燕二哥,哪有你这样说话的?我的小狐狸又不是雌性,更不是姑娘,怎能用秀丽二字形容?”
      
      燕子希挥挥手:“我是粗人,哪来那么多咬文嚼字?总之觉得它很可爱就是了。”
      
      小狐狸这才冲他摆了个好脸色。
      
      三人举杯饮酒,一杯下肚,燕子杰道:“听说你追随丞相大人进京,当了大官,我们这次四处游历,路经蜃阙,想随便到相府问问,能不能见你一面。没想到真见着了,这相府倒也不是门第森严。”
      
      扶风微笑:“相爷最是爱民如子、平易近人,对我们这些下属是极好的。”无论亲切还是严厉,无论是赏还是罚,都那么温暖人心。
      
      燕子希一脸探究地瞧着他:“老弟,看你这样儿,对那位丞相大人真是死忠啊。提到他的时候,你都像提到你老爹了。”
      
      小狐狸心道,被你说准了,可不就是扶风他爹吗?
      
      扶风丝毫没有收敛笑容。
      
      燕家兄弟兴致极高,一边喝酒,一边聊起他们四处游历的经过。
      
      “上个月我们到南边的百越国去了一趟,那里真是美女如云……”燕子希兴奋的声音刚刚响起,就把扶风打断:“燕二哥,你说你们去了百越国?”
      
      “是啊,你怎么一脸紧张?”燕子希问道,“莫非这百越国跟你有什么关系?”
      
      “不,我只是,有些好奇,随便问问。”蓉儿就要嫁到百越去了吧?百越,是他心里的一个结,“你们在那儿,有没有听到关于百越王室的消息,特别是那个太子古斯?我对他比较感兴趣。”
      
      “古斯太子啊?我倒的确听了不少。”燕子杰接口道,“据说,这太子是个贤明太子,深得人心呢。”
      
      是这样么?那,我之前是不是太多疑了?扶风暗想。
      
      “几个月前,听说太子为从一辆失控的马车下救出一名孩童,被马蹄踢到头部,昏迷了好几天,醒来后脑子仍是糊涂,连身边服侍他的人都不记得了。好在还记得他的父王母后,记得自己的名字身份。百姓说起此事,有口皆碑,都说他们的太子仁德爱民,是百越之福。”燕子杰说着,注意到扶风黯淡下去的眸子,关心地问,“扶风,你好像有心事?”
      
      扶风强笑:“没,今天见到你们,我开心还来不及呢。来,我们喝酒。”
      
      男人们,尤其仗剑江湖、义气相投的男人们在一起,自然就会豪气勃发,把忧愁烦恼全部抛到九霄云外,越喝越痛快。
      
      三人尽兴,下楼,扶风牵马送了他们一程,然后拱手告别,互道珍重。
      
      回去的时候,小狐狸又安心地躺在扶风怀里,酒足饭饱,它干脆舒服地睡起觉来。扶风也不想上马,就这样牵着慢慢往前走。
      
      暖暖的阳光照不到他心底,眼前笼罩着一层雾霾,他的脚步格外沉重。一些刻意遗忘的记忆如午后的尘埃,慢慢在脑子里飘浮起来。
      
      “你的小狐狸真可爱,你不肯卖,可不可以让我摸摸它?”是谁的声音,轻轻的、温软的,有小女儿的娇柔,也有泉水般的清澈。
      
      也是在这帝都的街道上,阳光下,那人的一颦一笑,时而调皮、时而沉静、时而明媚、时而清纯,就那么一点一滴的,悄悄渗透进自己的心田。
      
      缘起缘落,是谁在背后牵那根线?既然老天让他们相遇,为什么又要设下重重障碍?
      
      眼前有些迷离,隐约看到云裳身穿男装,如第一次相见时的模样,亭亭地站着,眉眼楚楚,像隔水相望。
      
      他眨眨眼睛,想摆脱那种幻觉。却蓦然发现,不是幻觉。那名女子,正隔着一条街,呆呆地看着他。
      
      她身旁是入画,小姑娘杏眼睁得大大地,鼓着腮,抿紧嘴唇盯着他,眼神愤然。
      
      缰绳脱手滑落,双腿像灌了铅,重得抬不起来。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血液也不再流动。一切静止。
      
      就让一切静止吧,这一刻,如果是永恒,如果,让它成为永恒……就这样天荒地老……那该多好。
      
      可是,他终于清醒过来,醒得太快。他向她走过去,躬身行礼:“微臣见过公主殿下,宫外不安全,公主怎么又乔装外出?”
      
      云裳的脸上已褪尽血色,连嘴唇也慢慢失去颜色。漆黑的眸中,本来就很微弱的光芒,全部殒落。然后,像拼命拉住什么似的,那些光芒又被拼凑起来,一点点重新凝聚,愈燃愈旺。到最后,像熊熊烈火,要把自己烧毁。
      
      她慢慢笑起来,很雍容、很尊贵,脆弱的下颌,微微抬起,如同保护她的尊严。她轻轻启唇,清冷的声音流出唇齿:“不劳商大人关心,我皇兄派了影卫暗中保护。”
      
      扶风暗暗松口气,可是那声“商大人”,像针一样,在他心头猛地扎了一下。
      
      “商大人,见到本宫,你就是这样行礼的?”依然动听的声音,却带着说不出的讥诮。
      
      扶风浑身一震,吃惊地看云裳一眼。他突然觉得,此刻的云裳在云中,遥不可及。
      
      商大人,本宫,长公主,云泥之别。
      
      他慢慢屈膝,跪到云裳面前:“臣无状,请公主恕罪。”心头,像被剜掉了一块肉。他甚至能听到流血的声音。
      
      他的脸色很白,比往常更白,白得近乎透明。
      
      云裳的长睫颤动了一下,手也动了动。她,想去搀扶眼前的少年。可是,她咬咬嘴唇,狠狠克制住了自己。
      
      君若无情,吾便休。君若无情,吾便休。
      
      “起来吧。”声音那么空洞。
      
      “多谢公主。”扶风站起来,低眉,用垂落的眼睫掩住自己的眸子,掩住心事。刚才那一眼,他看得清楚。云裳是清醒的,她很好。
      
      云裳的眼睛看着别处,消瘦的面容端庄而沉静,像寺庙里的观音像:“你托雨儿交给本宫的灵犀片,本宫已经收到,谢谢商大人公忠体国,一片赤诚之心。陛下得你,如虎添翼,本宫甚是欣慰。”
      
      字字官话,字字诛心。
      
      扶风欠身:“臣之本分。”
      
      云裳又是一笑,笑得绝望、笑得嘲讽。像在嘲笑自己,一片痴心,空付流水:“时辰不早,本宫该回宫去了。商大人,你也去吧。”
      
      扶风抬了抬头:“公主,可要臣护送?”
      
      “不劳商大人费心。”
      
      “是。”扶风缓缓躬身,“臣恭送公主殿下。”
      
      没有抬头,直到她的衣摆从视线中消失,直到马儿用脑袋蹭了他一下,他才如梦方醒。发现自己掌心刺痛,一看,不知何时已被指甲掐出血来。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