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一章献计

      小狐狸在扶风怀里哆嗦了一下,细如蚊呐的声音道:“扶风,你看看她是不是人?”
      
      扶风苦笑,心道,小混蛋大概是糊涂了,我已眼盲,连人都看不到,更不曾有火眼金睛,哪里能分辨她是不是人?不过,就算她看出这是鲛人之泪,又能奈我何?
      
      孙月阶与另外两名珠宝师瞠目结舌地瞪着顾听雪。孙月阶道:“顾姑娘,你不能信口雌黄!”
      
      顾听雪扬起唇角,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孙月阶,若有若无的挑衅。
      
      程铁生沉着脸道:“顾姑娘,什么南海鲛人,不过是子虚乌有的传说,如何信得?难道顾姑娘曾亲眼见过鲛人,见过鲛人落泪成珠,见过珠子的模样?此处虽非公堂,却也容不得你儿戏!”
      
      顾听雪毫不惊慌:“我虽是女子,却向来一言九鼎,绝无戏言。大人礼贤下士,请了我们过来,自然是为了听我们说真心话。而我,只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实话实说而已。
      
      “家父已经年过五旬,他一生致力于珠宝事业,极尽钻研,曾去过东海、南海各处岛屿,见过各种珍珠。
      
      “我十二岁那年,跟随家父出海,到了南海一个名叫锦麟洲的地方。那里有户有钱人家,复姓薄野,拿出的珍珠完全不同于我们以往所见。我看着那些珍珠,心里莫名地涌起许多悲伤的情绪,耳边似乎听到有人在唱一曲缥缈的歌,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下来。
      
      “薄野老爷见此情景大吃一惊,问我为何见珠落泪,我道这珠子让我觉得忧伤。他面露怔忡之色,复又叹息,说我竟有如此灵性。他告诉我们,这些珠子乃是南海鲛人之泪。我爹问他如何获得,他却不说。我爹向他买了三颗,离去之时,我听到他的庄园深处飘来一阵歌声,那歌声令人荡气回肠,可细听,却又听不清词句……”
      
      顾听雪似是陷入了回忆中,语声低沉,神思恍惚。书房中一干人等都听呆了,扶风慢慢低头,心里酸胀起来。
      
      “顾姑娘。”吉卿温和的声音响起,把众人从神游中拉回来,“姑娘仅凭自己的感觉来判断这三颗珍珠的来历,在律法中却是做不得数的。大人请了四位高手来做鉴定,只有姑娘一人的说法与别人不同。大人只能采信他们三位的证词。”说罢看程铁生一眼。
      
      程铁生用探究的眼神盯着顾听雪,顾听雪面色坦然:“大人可以不采信,但我却不能不说,如此而已。”
      
      程铁生道:“顾姑娘快人快语,颇令本官佩服。只是,顾姑娘刚才所说的故事,从头至尾,姑娘只是心有所感、耳有所闻,却不曾亲眼目睹,这一点,姑娘可承认?”
      
      顾听雪一愣,点头道:“正是。”
      
      “那薄野老爷说珍珠是鲛人之泪,你便相信了。出来时听到歌声,你便怀疑薄野家藏着鲛人,是不是?”
      
      “是。”
      
      “可你毕竟未曾见到鲛人,也未见鲛人落泪,又凭什么认定令尊买到的那三颗珍珠是鲛人之泪?”
      
      顾听雪抬眸道:“家父相信小女子的感觉,更认为那三颗珍珠异于寻常,所以才确定。而方才,小女子见这三颗珍珠,无论形状、内里、光泽还是带给小女子的那种感觉,都与当年那三颗如出一辙,所以才那样判断。”
      
      程铁生面沉似水:“顾姑娘乃是性情中人,不过,本官审案,可不能凭感觉去认定!”他摆摆手,“劳驾四位,就请回去吧,需要当堂作证时,本官再去请你们过来。”
      
      孙月阶等三人站起身,拱手告辞。顾听雪默默跟在他们身后,临去回眸,看了扶风一眼。扶风听到她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待他们走后,程铁生瞪着扶风,怒声喝道:“商扶风,你还有何话可说?!”
      
      “大人,该说的在下已经说过。”
      
      “你那是狡赖之词!你要求鉴定,本官已如你所愿,可蜃阙四大珠宝店的掌柜有三人认定这些珠宝与吉师爷所说相符,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你盗取了洞庭十八寨的宝藏么?”程铁生眼里射出利芒,声音如金属相撞,“你私吞宝藏,又借口投身相府,想要求得庇护。又因你武功出众,得陛下赏识,封你为官,从此你便可远离江湖,手握重权,高枕无忧了,是不是?”
      
      扶风抿了抿唇:“大人可曾听说,在下曾婉拒陛下封赏?”
      
      “那是你故作姿态,想欺骗陛下,令陛下错以为你不图名利!”程铁生怒道,“若非韩铮捕获穆祖良,有谁会知道你原来是这样贪婪狡诈之徒!你还不速速招出财宝下落,免受皮肉之苦!”
      
      商略雨一惊,跳起来道:“程大人,你想对扶风哥哥严刑逼供?”
      
      程铁生眉心皱成川字,盯着商略雨:“商公子,你可知道,若非看在云裳公主份上,本官早就对这奸徒用刑了!这奸徒,不仅迷惑陛下,还迷惑了云裳公主,这简直……简直是……”
      
      商略雨气得手脚冰凉,勉强忍住,呲着小白牙笑:“程大人是不是想说,这简直是皇家之耻?你若敢这么说,便是该死了!我小姨何等高贵,有多少人入得了她的眼?被她当作朋友的,又岂会是普通人?”
      
      程铁生神情一凛:“商公子,你言下之意是,因为云裳公主护着商扶风,本官便动不得他么?本官为官这么多年,可曾畏惧过权势?只要危及皇家利益,本官必定为陛下铲除祸害,任谁也阻挡不得!”
      
      扶风心中暗叹,雨儿这小家伙,为了自己,连公主都搬出来当武器了,可他哪里知道,自己避她唯恐不及……
      
      “公子。”他温声开口,“公子维护之恩,属下铭记在心。只是,请公子莫要妨碍程大人办案。”
      
      “扶风哥哥!”商略雨疾呼。
      
      扶风支撑着站起来,向商略雨深深一躬:“公子这么做,旁人会说,公子仰仗相爷的权势,为所欲为,这,岂非是属下的罪过?还请公子成全属下…….”
      
      “扶风哥哥!”商略雨眼圈红了,“你在怪我?我为你做什么都愿意的,我什么都不怕!”
      
      扶风轻轻摇头:“我不是怕,我是相信,邪不胜正。”
      
      程铁生微微一愣,盯着扶风看,似有些犹疑。
      
      吉卿在旁边云淡风轻地道:“商扶风,你怎么不想想你为何无缘无故中毒?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莫要一时糊涂,枉送了性命,到那时,便是有泼天的富贵,你也没命享了。”
      
      “富贵?我要来何用?”扶风喃喃,“我只想保护相爷、遵从他的命令。”
      
      吉卿轻笑,对程铁生道:“商扶风油盐不进,大人若要对他用刑,被相爷和云裳公主知道,恐怕不好。不如先把他带回去,让他好好反省?”向程铁生使个眼色。
      
      程铁生点头:“来人,把他带下去!”
      
      待扶风被带走,程铁生看着吉卿:“吉师爷,你有什么高见?”
      
      吉卿微微欠身:“属下不敢当。属下只是在想,商扶风盗取洞庭十八寨的宝藏,这已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大人从他身边只搜出几颗珍珠,其余的宝物藏在哪里,他若咬紧牙关不肯说,大人对他用刑,以他现在的身子,恐怕很容易一命呜呼。到时,大人如何向陛下交代?”
      
      程铁生沉声道:“本官担心的也正是这点。”
      
      “依属下愚见,商扶风中毒,下毒之人与商丞相脱不了干系。”
      
      “哦?你也这样怀疑?”
      
      “相府并非普通民宅,怎会那么容易有人混进去,给商扶风下毒?何况,据周康言道,商扶风与相府公子住在一起,那么,他们的饮食必定也在一起。商扶风中毒的机会少之又少,除非是他身边的人对他下手。”
      
      “本官也是这么想,但是,看商扶风的态度,让人无法怀疑到商丞相身上。”
      
      “也许,商扶风自己都还在懵懂中,而商丞相现在做足姿态在为他疗毒,商扶风自然更不能怀疑他。可商丞相的目的,一方面可能借毒逼供,想要得到宝物,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去走到这一步;另一方面,可能想用怀柔策略,骗得商扶风信任,在他临死之前,将宝物交给他。”
      
      “本官认为,应该是第一点。若是第二点,商扶风还有师父在,便是想交宝藏,也不会交给商丞相,只会交给他师父。”
      
      “可他现在身在相府,又中了毒,他还能出得去么?”
      
      “这倒也是。”程铁生沉沉地叹口气,“本官办案至今,这件看似简单的案子,却似乎非常棘手。”
      
      吉卿微笑:“属下有两点提议。”
      
      “你说。”
      
      “一是把商扶风与穆祖良关到一间牢里,让他们‘私下’对质,我们听壁角。”
      
      程铁生点头。
      
      “另一点,既然下毒之人目的没有实现,商扶风又被关进了刑部,他势必不会甘心。我们且看他下一步有何动作,说不定,他自己会暴露出来。”
      
      程铁生目光一亮,赞许道:“吉卿,你不愧是京城才子。本官得你,如鱼得水。”
      
      吉卿躬身一礼:“全赖大人赏识,属下感激不尽。”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