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章两只狐狸

      这时候程铁生的僮儿程全出现在门口:“禀老爷,午膳已经备好。”
      
      “好,本官即刻便去。”随手把锦囊收进怀中。
      
      吉卿疑惑地看着他:“大人,这证物……?”
      
      “事关重大,本官要随身携带,明日早朝后呈给陛下御览。”
      
      “是,属下明白了。”
      
      “程全。”程铁生转头吩咐僮儿,“本官这几日要住在刑部,你回去禀告夫人,就说老爷有重要的案子要办。”
      
      程全躬身应是。
      
      吉卿立刻道:“属下随大人一同住下。”
      
      程铁生道:“这倒不必,你与如夫人新婚,莫要冷落了她。”冷峻的脸上竟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
      
      吉卿窘道:“大人取笑了……大人公忠体国,属下岂敢懈怠?”
      
      “好,那你便留下吧。”举步往外走。
      
      程全走在最后,正想掩门,眼角瞥见红光一闪,他吃惊地“啊”了一声。程铁生回首,问道:“发生何事?”
      
      程全揉揉眼睛:“小的……小的好像看到一团火球射了出去。”
      
      吉卿微一皱眉:“大人,您方才告诉属下,商扶风养着一只火红色的狐狸,在相府中曾咬了您和周康。莫非刚才那只小狐狸躲在书房中?”
      
      程铁生瞪他一眼:“那又如何?不过是一只畜生罢了,你还草木皆兵了?”
      
      “属下惭愧。”吉卿低头,微微后退,用眼角的余光搜索小狐狸的影子,却什么也没看见。
      
      午餐端进扶风的房间,仆人候在一边。商略雨冲他摆手,脸上挂着迷死人的笑容:“劳驾你到外面等着,别妨碍我和扶风哥哥用餐。”仆人见这相府公子长得如此可爱,顿时没了招架之力,喏喏应是,退到院中。
      
      商略雨把饭菜端到床边:“扶风哥哥,你吃点吧。”
      
      扶风侧卧着,脸对着门外,眉宇间满是牵挂:“小混蛋怎么还没回来?”这小东西,动不动就玩消失,自作主张,也不知会他一声,回来得好好教训它几句。
      
      逆光中,红色剪影倏然出现,带着流水般的线条,每根毛发都在闪亮,一头扑到床上,眯起一双漂亮的眼睛。
      
      商略雨见它的样子像在生气,摸摸它的脑袋,叹息道:“小混蛋肯定知道了什么,它那么聪明,必定什么都懂。只可惜它不会说话,否则倒可以帮我们不少忙。”
      
      小狐狸拿眼角瞥他,暗哼:“谁说我不会说话?是你自己听不懂!”凑过来蹲在扶风枕边,耳语:“我有话跟你说。”
      
      扶风轻轻摁它的爪子,示意自己了解了。
      
      “雨儿。”扶风唤。
      
      “嗯?”
      
      “吃完饭,你回相府一趟好么?”
      
      商略雨点点头:“来得匆忙,连换洗衣物都没带,我是该回去一次。”
      
      “我还有事求相爷,请帮我转告。”提到相爷两字,扶风心里便有丝丝疼痛流过。爹,要留在您身边就这么难么?还是,我是不祥之人,终究不该来到这尘世?没能帮您,反而给您添麻烦,都是孩儿之过。
      
      “是为了那位叫顾听雪的女子么?”商略雨警惕地看扶风一眼。
      
      扶风心道,这孩子怎么一下子就知道我要说的是顾听雪?
      
      “京城四大珠宝店老板,有三人附和吉师爷的话,想来是有人买通了他们。可独独这位顾姑娘没有,而她的父亲又偏巧病了,我在想,会不会她父亲为人正直,不肯被收买,所以托病不来。若是如此,恐怕那背后之人会对他不利。我想请相爷派人暗中保护……”
      
      商略雨闷声道:“也许玲珑斋未被涉及呢?”
      
      “雨儿?”扶风不解,这孩子似是对顾听雪有敌意?怎么会?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地道,“你那么聪明,我能想到的,你必定也能想到。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性。”
      
      商略雨突然想到自己刚才说小狐狸“它那么聪明”,现在扶风哥哥说自己“你那么聪明”,怎么感觉,自己成小狐狸了?
      
      正想着,看到小狐狸咧着嘴看着他,那模样就像在冲他笑,他仿佛被窥破心事一般,脸上有些发烫,期期艾艾道:“唔……好吧,我跟爹说。可是……”
      
      “怎么了?支支吾吾的?”扶风听他的声音就觉得可爱,又一次想伸手抚摸他的脸,勉强忍住了。
      
      “你对那位顾姑娘……”大眼睛瞅着扶风,睫毛闪啊闪的,像在打探他的心事。
      
      “什么?”某人懵懂无知地问。
      
      “她看你的样子很特别,你对她是不是也……”
      
      小狐狸噗嗤一声笑出来。扶风这才明白过来,真想扶额。雨儿啊雨儿,你这鬼精灵,才多大的人,就懂这些!
      
      “我和她不过一面之缘,哪至于……你都想的什么啊!”
      
      商略雨不服:“你跟我小姨也不过是一面之缘,怎么就好上了呢!那姑娘看你的眼神,分明就是对你有意。”
      
      扶风窘得受不住:“这些话也是你堂堂相府公子可以说的?什么好不好的……我哪有……”硬着头皮,端起哥哥的架子,轻轻斥道,“以后不许再说了!”
      
      商略雨却一点都没有害臊的意思,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好,好,我不说了。可是,扶风哥哥,你千万不能辜负我家小姨啊。”
      
      扶风呼吸一滞,垂下眼帘,抿紧嘴唇。
      
      “扶风哥哥?你难过了?”商略雨有些内疚。
      
      扶风摇摇头:“我没有。”
      
      “你先吃饭吧。”
      
      “不,听我把话说完。”扶风偏着头,慢慢道,“那个吉师爷,他故意要嫁祸于我,我的珍珠根本就不是东海琅琊国的,更非从洞庭十八寨所得。”
      
      “我当然信你!”商略雨急忙道,“他们是串通好来陷害你的。说不定他们从穆祖良那儿拷问出了藏宝图的下落,一时起了贪念,想要据为己有,所以才栽赃于你。这样,他们在陛下面前便有所交代了。”
      
      扶风摇头:“不,根本没有藏宝图,否则,穆祖良何不自己私吞?何必冒着风险亡命天涯,东躲西藏?”
      
      “也许,他还有别的苦衷。”
      
      “那我为何中毒?”
      
      “自然是让你丧失战斗力,否则,以你的武功,你若反抗,谁能抓得了你?”
      
      “也许,也有这个可能。”扶风思索着,“雨儿,请设法回相府,将这里发生的情况禀明相爷。相爷睿智,必会比我们看得透、想得多。还有,相爷已派张恒去找韩铮,是韩铮抓的穆祖良,或许可以从他身上查出什么端倪来。”
      
      商略雨点头:“好,我马上回去,你吃饭吧。”
      
      “你也吃点吧。”
      
      “我不饿。”商略雨说完,心里忽然一动,“你等等,我先尝一遍,一柱香之后你再吃。”
      
      扶风眼眶一热,喉头被什么东西哽住了,说不出话来,只是伸手,触摸到商略雨握着筷子的手,摇头,深吸气,半晌才缓过来:“雨儿,戏还没演完,他们不会让我就这么死的,你不必担心食物有毒。”
      
      拼命阻止眼泪在眼里凝结,他怕掉落珍珠。
      
      小狐狸撇过头,它的眼睛也不争气地湿了。
      
      “好吧,那,扶风哥哥,我不耽搁了,你慢慢吃,我先回去。”商略雨揽了揽扶风的肩膀,转身走出去。
      
      “商公子,你要去哪里?”衙役拦住他。
      
      “我们来得匆忙,没带换洗衣物,我回去拿。”
      
      “这跑腿的活儿怎么能劳驾公子您?”衙役讨好地笑,“小的去就好了,还是请公子安心待着吧。”
      
      商略雨俊脸一沉,从怀里掏出一面金牌:“看到这个没?这是我皇帝舅舅亲赐的金牌,便是皇宫大内我都可以自由出入,你们刑部难道还要软禁我不成?”声音清脆响亮,掷地有声,“还不给我闪开!”
      
      衙役不敢拦他,结结巴巴道:“可,可是……商公子,大人有命,小的不敢……”
      
      商略雨眨眨眼睛,向他俩勾勾手指,两人凑近来,商略雨笑道:“你们真笨,若是程大人问起,你们随便编个理由,就说我去厨房给扶风哥哥熬药啦,或者去后园散心啦,骗得一时就好,我很快回来的,哦?”
      
      “这……”
      
      “再说,你家大人现在肯定也在用膳呢,他不会过来视察的,放心吧。”向两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挥挥手,扬长而去。
      
      小狐狸在门口瞧得真切,对扶风咂嘴:“扶风,你家弟弟比我都像狐狸。”
      
      扶风闭上眼睛,仿佛能听到血液在自己身体里慢慢枯竭的声音,疼痛已经淡去,可麻木的感觉遍布全身。他不知道,这毒在他体内会如何进行下一轮折磨。在商略雨面前,他努力支撑着自己,不想让自己示弱,可他一走,他的意志力就轰然倒塌了。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渐渐飘远。
      
      “扶风!扶风!”小狐狸急得大叫。扶风微张着嘴唇,唇色灰白,气息微弱。
      
      “扶风!你不能死!程铁生他们怀疑是相爷给你下的毒,说他想要洞庭十八寨的宝藏。你若死了,真相便永远弄不清楚了。皇帝天生都是多疑的,就算没有证据证明是相爷所为,可是疑心一旦播下,就会生根发芽的!”小狐狸凑在扶风耳边喊,唯恐门外的衙役听到它的叫声,拿被子捂着头。
      
      扶风猛地一激灵,身子颤了颤,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小混蛋……你说什么?”
      
      小狐狸在心里暗念,阿弥陀佛,就知道说相爷肯定有用。赶紧把程铁生和吉卿在书房的对话说出来。
      
      “扶风……”小狐狸呜呜咽咽地哭,“你一定要活下去啊,可不能让这些坏蛋得逞。”
      
      扶风努力伸手,揉揉他的毛:“我不是要死了……我只是觉得……好累,好累……小混蛋,听我说,我出生时含的那颗珠子……娘说可能有起死回生……之效。你有没有办法……”
      
      话还没说完,小狐狸就跳了起来,低吼一声:“你这笨蛋!为什么不早说?我去给你拿回来!我一定可以!”
      
      一口气又骂了几句“笨蛋!”“混蛋!”,蹭地蹿了出去。钻进树丛,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直到毛上沾满尘土,变得灰不溜秋的,才朝程铁生的院子奔去。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