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昭龙心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鲛人之泪

      “请大人息怒。”扶风仍然淡淡的,“在下只是想说,吉师爷看到的珍珠绝非是大人现在手里的珍珠。”
      
      “你有什么证据?”
      
      “我的三粒珍珠中,只有那粒粉红色的珍珠是刚满十年的,另外两颗白色珍珠只有两年的寿命。而且,我的珍珠来自南海,而吉师爷所说的珍珠来自东海。东海的珍珠,色泽比南海珍珠更为亮丽,而南海珍珠的色泽比东海珍珠柔和。琅琊国的珍珠,号称龙珠,其颜色更为鲜亮、锐利。所以,我说,吉师爷的好记性值得推敲。”略略沙哑的声音,徐徐吐字:“大人若是不信,不妨请蜃阙的珠宝师来做个鉴定。”
      
      程铁生用疑惑的目光看吉卿一眼,吉卿欠身道:“请大人相信属下,属下绝无半句欺瞒。”
      
      “你确定你没记错?”程铁生问。
      
      “属下确定。”吉卿从容而肯定地答道。
      
      门外,商略雨扭头看韩铮一眼,低声道:“韩捕头,你该出马了。”
      
      韩铮一愣:“什么?”
      
      “向程大人请命,去请珠宝师过来。”
      
      为什么?韩铮奇怪,这小家伙在搞什么?
      
      “看在你和张恒有交情的份上,我信你。”商略雨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不错眼珠地看着韩铮。那眼神要多清澈有多清澈,要多纯洁有多纯洁。
      
      可是在韩铮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轻轻推了他一把。
      
      韩铮一点也没想到这小娃儿会突然对他“下手”,猝不及防,身子往前一冲,就出现在大堂门口。
      
      程铁生正在皱眉思索,乍见韩铮,不由一怔:“韩铮?”
      
      韩铮有些尴尬,弯腰抱拳道:“大人,是否需要属下去请珠宝鉴定师来?”
      
      程铁生瞪他一眼:“你闲得没事了?”
      
      “……”
      
      “周康!”程铁生下令,“去请六福记的掌柜孙月阶过来。”
      
      “是。”
      
      “等等!”程铁生叫住他,“把蜃阙四大珠宝店的掌柜都请来。”
      
      商略雨心中一动,瞧这样子,程铁生似乎真想把事情弄清?还是,他早就算准这个结果,已经买通了所有人?
      
      “暂且退堂,将穆祖良还押牢房,商扶风送去后院。待四大掌柜到来,本官在书房召见。”
      
      商略雨闻言,连忙走进去:“程大人,既然已经退堂,就容我照顾我扶风哥哥吧。”说罢,伸手扶起扶风:“扶风哥哥,你怎么样?”
      
      “我没事。”扶风握了握他的手,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放心吧。”
      
      “商扶风,你休息片刻,待四大掌柜到来,本官自会派人叫你。”程铁生说完,又对商略雨道,“商公子,这里是刑部,不比相府,你行动上会受些拘束,还请见谅。”嘴里说着客气话,脸上仍是一副铁板样。
      
      商略雨弯了弯嘴角:“程大人放心,我不会造次。”
      
      眼角看到吉卿将那个放珍珠的锦囊纳入怀中,谦恭地向程铁生做了个先请的姿势。
      
      两名衙役将商略雨和扶风领入后院,一间不算宽敞但尚且干净的房间,然后守在门外,呈戒备之势。
      
      商略雨扶扶风躺下,柔声道:“扶风哥哥,你歇会儿。”见面架上有水,便拿帕子浸湿了,过来为扶风擦脸。
      
      扶风唇色苍白,额头渗出一层薄薄的冷汗,躺到床上后,手脚微微发颤。
      
      “扶风哥哥,可是疼得厉害?”
      
      扶风摇摇头:“不,我不疼……”无神的眼睛“看”着商略雨,“雨儿,你堂堂相府公子,却在这里照顾我……我担当不起……”
      
      “扶风哥哥!”商略雨握紧他的手,心里如针扎似的疼,“我们虽是初识,我却感觉认识你很久了,我心里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哥哥一样……我照顾你是应该的,你莫要再说这种生分的话,好么?”
      
      扶风听得怔了,慢慢抬起手,触到商略雨的脸,轻轻摩挲着:“雨儿,你真是好孩子。我何其幸运……”
      
      商略雨半跪下来,任由他抚摸着,嘴角含笑,眼里却有两点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
      
      “雨儿,小混蛋在哪儿?”
      
      “小混蛋悄悄跟着那个叫周康的衙役去了。”
      
      扶风明白了,小混蛋聪明绝顶,它必定是去看这些人有没有跟刑部勾结。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外面传来衙役的声音:“韩捕头!”
      
      商略雨一扭头,见韩铮大步进来。他站起身,歪着头,似笑非笑道:“韩捕头,你怎么来了?莫非刚才我推了你一把,你来报复我不成?”
      
      韩铮苦笑,他发现每次跟商略雨在一起,他脸上的肌肉就会多些活动:“商公子说笑了。”径自走向扶风。扶风从床上撑起来:“你是……”
      
      “这是刑部下属‘猎鹰门’的猎鹰神捕,叫韩铮,和张恒是朋友。”商略雨介绍。
      
      “是我抓了穆祖良。”韩铮道,敏锐的目光落在扶风脸上。
      
      “谢谢韩捕头。”扶风真诚地道。
      
      “为何谢我?”
      
      “留着他,是个祸害。他给龙彪不知道出了多少阴损狠毒的主意,洞庭百姓深受其害。我当时……因为他武功微薄,便疏忽了……”
      
      “可是,因为我抓了穆祖良,才害你吃上官司,你不怪我么?”
      
      扶风笑了:“你职责所在,我清者自清,我怎会怪你?”
      
      韩铮顿了顿,道:“无论如何,我希望你的身体好起来,我想跟你比试一场。”
      
      扶风愕然:“为什么?韩捕头不像是好勇斗狠之人。”
      
      “哦?”韩铮道,“你怎么知道?”
      
      “凭感觉。”
      
      韩铮眼里多了一丝敬意:“我不是。”
      
      “那为什么想跟我比试?”
      
      “因为——惺惺相惜。”
      
      扶风唇角泄出笑意:“好。我一定留着性命,跟你比试。”突然想起,还有宫里的侍卫首领卫晋,也在等着跟他比试呢。
      
      “韩捕头。”门外又响起一个声音,还有些稚嫩的感觉,“有人找你。”
      
      商略雨一看,是位十五六岁的少年,看身上的装束,像是侍从。
      
      “是谁?”
      
      “他说他叫张恒。”
      
      韩铮看看商略雨,商略雨心里透亮,肯定是父亲派张恒来的。
      
      “好,我就去。”韩铮向扶风一抱拳,明知道他看不见,“扶风,告辞。”
      
      扶风还礼:“请。”
      
      半个时辰不到,程铁生派人来带扶风去书房,商略雨寸步不离地跟着。走到半路,小狐狸从走廊下钻出来,蹭扶风的脚,扶风张开手,小狐狸迅速钻进他怀里。一人一狐配合默契,动作快得连商略雨都没发现。
      
      “扶风,看不出异样。”小狐狸用极低的声音道。
      
      扶风本来就耳力过人,现在眼盲,听觉就更好了。
      
      书房里,吉卿垂手站在程铁生座椅旁,那四名珠宝商坐在程铁生两侧,看样子颇受礼遇。
      
      商略雨认得那个六福记的掌柜孙月阶,他母亲所有的珠宝都是从六福记买的。孙月阶也认识他,站起来,欠身行了一礼:“商公子好。”
      
      “孙掌柜好。”商略雨笑眯眯地看着他,“孙掌柜昨晚睡得可好?”
      
      “……老朽不明白商公子的意思。”
      
      “孙掌柜没什么心事吧?”商略雨又道。
      
      孙月阶脸上微露恼意,一屁股坐下:“请商公子不要开玩笑。”
      
      商略雨笑道:“我只是关心孙掌柜。老人家嘛,最好吃得下、睡得着,心胸放宽、眼底无垢……”
      
      “商公子!”程铁生冷冷打断他,“本官在问案!”
      
      商略雨一吐舌头:“我只是怕在座诸位昨晚没睡好,眼神不济,分辨不清。”目光一一从四人脸上扫过去,带着研判。
      
      除了孙月阶已经是年近花甲的老人,其余两位都在三十上下,福态中透出精明。最让商略雨吃惊的是,坐在左手末座的竟是位年轻漂亮的女子。
      
      “商扶风。”也许因为在书房里的缘故,程铁生的声音里少了一些堂上的威严,“这里坐着京城最有名的四大珠宝店的掌柜,他们个个都是精通珠宝之人。”
      
      “等一下。”商略雨插口道,“不知道这位姑娘是……”
      
      那女子看他一眼:“我叫顾听雪,玲珑斋掌柜的女儿。我爹抱病在身,所以我来替他。”商略雨不禁一怔,这女子的目光……好明澈,像是能照到人心底。
      
      “吉卿。”程铁生吩咐,“你将那三颗珍珠给这四位一一看过。”
      
      吉卿应是,把那三颗珍珠摊开在掌心,一一拿给四人看。
      
      顾听雪看得最久,秀美的眉毛轻轻蹙了起来。
      
      “如何?诸位可看出这些珍珠的来处和年份?”程铁生问。
      
      孙月阶躬了躬身:“回大人,老朽判断,这些珍珠产自东海,极像琅琊国之物,至于年份么,大约十到十五年之间。”
      
      他这么一说,另外两个男人已经在点头:“启禀大人,草民也是这么认为。”
      
      “在下附议。”
      
      只有顾听雪一人沉默。
      
      程铁生看向她:“顾姑娘,依你之见呢?”
      
      顾听雪一双漆黑的眼睛里露出悠远之色:“可否请问大人,这些珍珠是何人之物?”
      
      程铁生一皱眉,像是想拒绝,顾听雪已然微笑:“大人若不肯实言,小女子便也只好三缄其口了。”
      
      程铁生用下巴指了指扶风:“是他之物。”
      
      “他是何人?”
      
      “相府侍卫商扶风。”
      
      顾听雪的目光幽幽看过来,扶风感觉到了,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安。
      
      “大人。”顾听雪一字字慢慢道,“你仔细看看这些珍珠,有没有从中感受到什么?”
      
      程铁生有些莫名其妙,拿过珍珠,一颗颗仔细看。
      
      “里面光晕流转,本官只能看出,这几颗珠子都是宝物。”
      
      “确是宝物,但并非来自东海,也非来自琅琊国。我从它里面感受到无尽的哀伤……”
      
      扶风大吃一惊,身子不可遏制地颤抖了一下。
      
      顾听雪仍在看着他:“这些珠子,凝聚了万千情思、无边寂寞,我能从它们身上闻到眼泪的味道。它们,应该是南海鲛人的泪水化成!”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