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U正义领主]For all the things that never died

作者:林之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 9. Sneer and Ridicule

      那一首叫《An Iraqi Baby》的歌,艾玛尔只在瞭望塔唱过一次,此后她再也没有唱起过。
      但闪电侠总觉得能听到。
      接连几天他几乎不敢和艾玛尔说话,总是忍不住去找她又在面对她时落荒而逃,现在喜怒无常的人是他了。
      艾玛尔没有丝毫异样,还是那样不苟言笑,但态度一天比一天温和,这更让闪电侠难以面对。
      “我觉得她在折磨我。”
      闪电侠站在窗舷,低头抵着钢壳间的玻璃,遥遥看向水蓝色的星球。
      火星猎人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目光带着忧虑地听他倾吐烦恼。
      想到这一周对艾玛尔和正义领主越来越多的了解,闪电侠只觉得莫名的灰心丧气:“我不是白超人最后的良心,如果我是,他早就丧心病狂了,我只是那道阀,或者正义联盟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死亡’就是那道阀,他最后的良心是艾玛尔。”
      火星猎人平稳地说:“她让他知道他做的多么成功。”
      但闪电侠用堪称阴郁的语气说:“她让他知道必须做什么。”
      长久的沉默笼罩了这一篇窗舷附近的区域,然后是闪电侠先意识到自己语气的问题,转头认真地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火星猎人本来就没怎么在意这一点失礼。值得他在意的是同伴的心理状态。
      闪电又把额头抵到窗舷上,下面是一个他完全不了解的地球。他想知道/猜测这个崭新地球上有多少人和艾玛尔抱着同样的感情,有多少人正好相反。
      这让他感觉有些奇怪,他从前没有考虑过“整个人类层面”的事情。
      火星猎人没有去读他的思想,但已经感应到他的情绪,斟酌半响,问道:“你对她感到愧疚吗?”
      “是的,我们在……毁掉她的家。”
      闪电侠转过身,背靠着窗舷,面对庞大的瞭望塔内部:“你看,正义领主就是她的家,领主们是她的家人,他们把她救出来,给了她新生活,可是我们要毁掉这一切。”
      “她现在有的生活不会被毁掉。”
      “那不一样,你说,正义领主被推翻后,还能保证这世界上没有战争吗?”
      谁都知道答案是否定的。
      闪电侠用货真价实的忧郁说:“还会有很多像她一样的孩子,就像那首歌里一样,千千万万个孩子的死亡。”
      “你被她影响太深了”说完这句话后,火星猎人有些犹豫,他能看透人心,却不见得能读懂,更别提开解了。
      闪电侠敏锐地察觉他的打算,立刻说:“别告诉蝙蝠,拜托。”
      面对火星猎人的迟疑,闪电侠保证:“我没问题的,到现在我也没做错什么不是吗,我只是,有点不舒服。”
      出于闪电侠一贯的开朗乐天火星猎人决定相信他:“好吧,照顾好你自己。”
      然后他的视线望左偏了偏,绿灯侠已经站在哪儿好一会儿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绿灯侠不来跟闪电侠打招呼,或许不想打扰他的情绪,或许……
      坦白说,绿灯侠的状态也让他有点担心。与闪电侠的忧郁动摇不同,绿灯侠的情绪更接近,兴奋。
      从火星猎人的角度看不到绿灯侠的表情,绿灯侠若有所思地沉默着。
      半响,他嘴角浮现一丝真切的嘲笑。
      
      这一幕被定格成地下室里电脑屏幕上的一幅画面,看着它,一抹动人的微笑浮现在艾玛尔唇角。那是个十足十的冷笑。
      正义联盟阵营的不和谐已经初露端倪了。
      她按下切换钮,画面转到监控室,黑蝙蝠坐在监控屏幕前,却没有看着大屏幕,而是站在他椅子后的超人。
      蓝超人有点烦躁,但也十分放松地对他抱怨着各种行政上的困难,光是弄懂白超人留下的众多程序就够让他头痛。
      艾玛尔不由喃喃,略带困惑和诧异地:“他们关系真好。”
      正义联盟成员之间的关系与领主们的关系都差不多,比如鹰女和绿灯侠是情人,就这个不一样。
      在她身后的白超人说:“我们的关系也曾那么好。”
      艾玛尔惊讶地回头。
      看到白超人脸上的表情她就知道这不是一句玩笑或嘲讽,这格外让她不可思议,她介入白超人和灰蝙蝠的私人生活时间都很多,而过去两年,她几乎从未看过蝙蝠侠和超人有工作之外的交流。
      “我们曾经是World's Finest。”
      艾玛尔有些不知所措:“我以为……那是指工作上的搭档什么的……”
      白超人伸手揉了揉艾玛尔的脑袋,没多说什么。
      
      这点在第二天艾玛尔飞速浏览的资料中得到了证实,哪怕只看战斗录像里他们的默契和信任就足以明白那亲密的关系。
      当然那个时候他们还不是领主。
      艾玛尔的感觉有些难以形容,仿佛以前认识的很多东西都被颠倒了过来。
      她刚刚关掉录像画面,身后传来蝙蝠侠的声音:
      “你想把办公室搬到资料室吗?”
      艾玛尔回过头,灰蝙蝠领主正站在资料室的门口。他走进屋里,身后的门自动合上。
      艾玛尔的确已经在资料室里呆得太久了,开头两头是借着统计和计算数据来平复自己的心情,后面几天则是埋首阅览过去的记录,包括几乎被尘封的,关于曾经是“正义联盟”的那一部分。这一周她呆在自己办公室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五个小时。
      “我最近才发现我需要弄清和纠正认识的东西有很多。”艾玛尔喃喃地说。
      然后她眨了眨眼睛,试图让自己更精神一点,向灰蝙蝠请求:“蝙蝠侠领主,我想看领主们在那个次元的录像。”
      灰蝙蝠并不意外:“晚上我传到你的终端。”
      然后他说起本来要找艾玛尔的事情:“周五晚上歌谭有个慈善晚会,你做我的女伴,晚会之后我们去见他。”
      那个“他”是谁不言而喻。艾玛尔没有多问,但:“明天晚上……?”艾玛尔讶异地说,“那是我的第一场舞会。”
      “我教过你跳舞了。”
      “是的,但那是——那是个什么舞会?”艾玛尔不是寻常姑娘,她参加的第一个宴会是代表她“进入社交界”的信号,一定有特殊意义。
      “布鲁斯韦恩首倡,成立一个以艾玛尔命名的基金会,追踪关注战争遗孤。”
      艾玛尔低声说:“终于轮到它了。”
      灰蝙蝠点点头,带着安慰和鼓励的意味。然后他转身出去。
      
      第二天下班后,艾玛尔直接和蝙蝠侠一起回去。蝙蝠战机降落在蝙蝠洞之前,艾玛尔从窗舷看着歌谭万里无云的晴空。她一直觉得歌谭除了是蝙蝠侠的城市之外和世界上所有城市没什么不同,但过去的照片和录像来看,这个城市总是阴云密布,无论气候还是气氛。
      这里也和她的家乡一样,是被领主改变了的。蝙蝠侠领主对此的想法是什么呢?
      
      灰蝙蝠和艾玛尔从升降梯里出来,阿尔弗雷德已经守在一旁。
      “阿尔弗雷德!”
      艾玛尔高兴地迎上去,给了老管家一个拥抱。两年前她到正义领主时还欠缺了太多常识,很不幸领主们也多半是常识有问题的家伙们,对她的正确成长出了最大力的应该是这位可敬的老人家。
      “很高兴见到你,艾玛尔小姐。”
      阿尔弗雷德抱了抱她,然后牵过她的手:“礼服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吧。”
      艾玛尔换衣服的时候,蝙蝠侠已经变成布鲁斯,坐在客厅的圆桌前吃阿尔弗雷德为了招待艾玛尔特意做的草莓小蛋糕。
      衣服首饰都不用试,蝙蝠侠绝对不会弄错尺寸,搭配也不用费心,歌谭王子的品位不容小觑,阿尔弗雷德还包揽了梳发和简单的化妆,效率值得肯定。一个小蛋糕还没吃完,被打扮得焕然一新的艾玛尔就被带到布鲁斯面前。
      她穿着过膝的象牙色连衣裙,裙摆缀着白丝带,腰部则镶着珍珠,头发烫得微卷,同样用白丝带松松扎住,搭垂在胸前,胸口是珍珠项链,还配有珍珠耳环。
      衣服和妆容都十分和洽,把艾玛尔衬托得纯洁可爱又典雅大方。
      布鲁斯放下勺子,站在她面前看了一会儿,上前靠近她,微微俯身,手指绕到她颈后,把珍珠项链取了下来。
      那串珍珠项链被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布鲁斯的表情什么都看不出来。在艾玛尔面前他多半这样,即使作者歌谭王子的打扮看起来也更像蝙蝠侠。
      阿尔弗雷德投以不赞同的目光,刚要说什么,艾玛尔已经开口了:“没关系,”她微微摇头,珍珠耳环在她颊边轻晃,“给我水晶的项链吧。”
      阿尔弗雷德轻皱着眉头:“那么艾玛尔小姐的装束全身都要换。”
      “女孩子永远不会嫌衣服多的。”
      艾玛尔对阿尔弗雷德眨眨眼,提着裙子挽住老管家的手臂,跟他再度往客房走去。
      
    插入书签 



    每天上晋江都看见阿之在开坑
    我的。想写的同人文设定和试阅。



    林之书个人资料简介
    插科打诨自我吐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