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U正义领主]For all the things that never died

作者:林之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 8. Hope

      知道了这几天艾玛尔在瞭望塔所做的事情,超人由衷赞叹:“干得好。”
      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一直在他羽翼下的孩子,第一次发现,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她刚到正义领主时看起来太瘦弱幼小,而且对许多生活常识全然不懂,以至于超人总觉得艾玛尔是他一手养大的,停在他印象里的始终是个孩子。他知道蝙蝠侠在教导艾玛尔,只是没想到他将她教导的这么出色。
      艾玛尔被超人郑重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不是我的功劳,是……”是蝙蝠侠领主教她如何骗过火星猎人,是蝙蝠侠领主为她打下误导的基础。
      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艾玛尔电光石火间想起她无意中说过的话,“他迫切地需要你对超人造成一些影响……一些改变,因为……”
      “这件事……难道是蝙蝠侠领主安排好的吗?”艾玛尔呆呆地问:“您做错了什么吗?”
      超人怔了怔,不答反问:“如果我和蝙蝠侠反目,你会站在哪一边?”另一个次元的发现和次元通道的完成不会是同时发生的事情,只是这点从前超人并没有在意。
      本该在蝙蝠侠看管下的正义联盟出现在眼前,超人第一反应也只是蝙蝠侠出了什么事。
      但当他从那长梦中醒来,他就已经意识到,这是蝙蝠侠策划下的一次行动,正义领主和正义联盟的行动都在他计算内。
      他没想到艾玛尔也这么快的发现这点。
      艾玛尔理所当然地回答:“当你是您这边。”这个问题问得她很奇怪。
      超人凝视着她:“但你会认为蝙蝠侠的对的,是吗?”
      艾玛尔却摇了摇头:“那不一定,领主大人,或许你们都没错。”
      这诚挚的、天真的话让超人有些哑然。同时他不得不反思自己的心态。他是什么时候把整个世界都摆上了自己的对立面,一定要争出对错输赢?
      在正义联盟的世界,绿灯侠说:“也许我们应该全部走掉。”但绿灯侠是正义领主里最满意现状的人。
      越是研究人类的心理就越发现其不可捉摸,白超人这两年做了很多事,却越来越觉得自己不了解人类,也越来越不愿意和人打交道,要他想清楚改变从何时开始很困难。
      他暂且放下这个问题,站起来巡视所处的这个地方:“这里是哪里?”
      铅造的,他听不见外面的声音。
      艾玛尔走过去坐在电脑前:“我家地下室。”
      超人停步,扭头看向她:“蝙蝠侠为什么要给你家造一个夹铅的地下室?”
      一边删除正义联盟的资料,艾玛尔一边回答:“一周之前我也不知道。”
      “可是你的房子建好已经两年了。”超人继续开始观察这个地方,渐渐看出另一个蝙蝠洞的痕迹。
      艾玛尔倒是视之平常:“那是由于蝙蝠侠领主的谨慎以及预见性。”
      超人走到她身后,用力揉了揉她头发:“我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喜欢蝙蝠侠。”
      艾玛尔平静地回答:“可是我爱您。”
      她的视线从删除进度条上离开,转头望向超人,那不是看男人的目光,是看父亲和真主。
      戒严了整个世界的超人领主,唯独对这女孩永远是温柔的。他的手下滑,落在她的肩上,比起摸头,这是一个更加平等和看重的姿势:“我相信你的爱。”
      
      再次见到高台上听取汇报的蝙蝠侠,艾玛尔不能不感到失望,因为旧日制服下,已经又是那个不是领主的蝙蝠侠了。
      毫无预兆地,她突然发现,见不到他如此令人不安。
      强烈的排斥和厌恶感席卷全身,以前她怎么能忍受?让这些假冒者占据整个瞭望塔,生活在他们的包围下,他们全都是敌人和仇人。
      积累一周的压力霎时反馈,后怕此刻才涌起。
      艾玛尔没有再等在那儿,转身就走。
      她没看见,高台上的蝙蝠侠从屏幕旁投下目光,停留在她的背影上。
      
      艾玛尔又一头扎进数据中一整天,对前来找她的闪电侠前所未有的冷淡。
      一想到如今占据瞭望塔的是一群假冒者艾玛尔就觉得难受,奇怪的是她刚刚才强烈地感觉到这一点,之前她似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防备与警惕他们上了,没有余暇考虑别的方面。
      而且,艾玛尔才发现自己有多胆大狂妄,竟然想凭一己之力将整个正义联盟玩弄于鼓掌之间。单纯地将他们当做敌人时,艾玛尔还能从容应对,但详细了解到他们就是正义领主的前身,她便蓦然间感到他们的强大了。
      下班后回家见到超人领主,艾玛尔才好受一点。
      才刚刚被超人领主夸赞过,她不愿自己的情绪起伏被超人领主看出,在他面前极力克制。不善于揣测人心的白超人自己就心不在焉,完全没发现。
      白超人的状态很不对,意识到这点后,多余的情绪迅速从艾玛尔脑中消失了,她立刻恢复冷静。
      从昨天的喜悦,到今天的慌张,她都没有特别深究超人的情绪,但现在超人不对劲。
      他没有问起其他领主,也没有在艾玛尔的叙述之外更多的询问正义联盟的动向,不问这一周世界发生了什么,地球的状态如何,不问他原本正推动的几件事是否仍在进行。
      他花很长的时间发呆,似乎对外界漠不关心。
      对超人的担忧迅速取代了自身情绪的忐忑,艾玛尔慎重而小心地观察后,发现超人是在思考一些事情。
      他没有把那些困扰他的东西对艾玛尔说,当然,艾玛尔还太年轻了,超人即使宠爱,但从来没有倚重她过,这种印象难以轻易扭转。
      或者,他只愿意和蝙蝠侠领主讨论。
      
      星期三一早,见到蝙蝠侠领主,艾玛尔突然明白了。
      安全的时候才会感到后怕。
      昨天她会突然不安,是因为知道蝙蝠侠领主就在身边,她可以放心地放纵自己的情绪。
      监察汇报后,他们在监控室里碰面,艾玛尔问:
      “领主,你会一直在吗?”
      她不由喃喃地说:“你不在的话,我会害怕。”
      灰蝙蝠有些意外,然后他的语调几不可察地柔和了一些:“我一直在这里,即使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艾玛尔安心的同时又感到羞愧,喏喏地道:“我让你失望了吗?”
      灰蝙蝠回答:“你让我骄傲,我的姑娘。”
      
      现在有超人,有蝙蝠侠,而且他们都夸赞了她,艾玛尔再也不是孤军奋战了。昨天撞痛的鼻子又有点发酸,她终于彻底放下包袱。
      等了一会儿让她调整好心态,灰蝙蝠才问:“超人怎么样?”
      “超人领主一切都好,”艾玛尔相信蝙蝠侠领主肯定知道超人领主什么时候醒来。她想起超人的状态,补充,“我认为您应该和他亲自谈谈。”
      “他跟你说什么了?”
      如果有什么是特别的……“他说‘谢谢’。”
      “很好。”灰蝙蝠满意地颔首。“我会去见他的,不是现在。”他还没做好准备。
      艾玛尔信任地点点头。
      
      与此同时,三位超级英雄也在另一个地方开小会。
      艾玛尔自己毫无察觉,但闪电侠已经把她当做朋友了,这几天她的喜怒无常让闪电侠大为懊恼。
      问蝙蝠侠,他不敢。问超人,他觉得可能超人根本都没发现。问火星猎人,那好像对艾玛尔的隐私太不尊重了。绿灯侠这些天都泡在他的海滨城。闪电侠只能去问鹰女和神奇女侠,再怎么说她们都是女性,总该更明白女孩子的心态。
      鹰女说:“你首先得分析她的心态。”
      闪电侠不解:“什么心态?”
      “比如蝙蝠侠要求你刺探的结果,你已经完成了吧?”神奇女侠说,见闪电侠不情愿地点头,继续问, “蝙蝠侠怎么说?”
      闪电侠回答:“她感激领主但是不喜欢他们的作法。”
      答案已经出来了。鹰女提醒:“在她眼里我们就是领主。”
      闪电侠顿悟,立马自恋地认为,正义联盟亲和的本质已经透过领主制服散发出来,吸引了艾玛尔,艾玛尔不愿看到自己对领主态度日渐软化,于是在挣扎。
      得出这个结论,闪电侠决定对艾玛尔更主动一点,不顾这两天艾玛尔的冷漠态度,他再度跑到资料室去找她。
      到了资料室,闪电侠却惊讶地发现艾玛尔竟然在一边看资料一边哼歌!
      发现闪电侠,艾玛尔停下歌声,声音倒没有重新便冷,头也不回地说:“请进,闪电领主。”
      闪电侠突然发现,他进出艾玛尔的地盘已经像进出自己的房间一样方便了。那个初见时冷若冰霜的姑娘不知不觉态度已经亲近到这个地步,哪怕仍然有些反复,闪电侠很有成就感。
      他闪到艾玛尔旁边,靠上她身侧的桌沿,好奇地问:
      “你在唱什么?我好像听到里面有你的名字。”
      艾玛尔抬起头,轻松地说:“闪电领主要听吗?”难得没有用冷漠或公事公办的态度对待他。
      闪电侠眼睛一亮,立马点头。
      艾玛尔歪头回忆了一下曲调,从头开始完整地唱了一遍。
      
      单论曲调,这首歌十分柔和,不像人们爱挂在口边哼唱的调子,缓慢悠长如同摇篮曲。果然,艾玛尔随后说:“这原本是一首诗,我妈妈把它编成了摇篮曲,我的名字就来自这句,Her name is Amal. In English we say Hope。”
      但是歌词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一个伊拉克女孩在睡梦中的死亡,因为空袭被埋在废墟下困死,她生命最后的挣扎和痛苦,死后愤怒的诘问。
      闪电侠听到一半就已经觉得有如针刺,他知道艾玛尔曾经差点死于一枚空投的炸弹,歌曲里每一个句子在他听来都像当年那个十三岁的艾玛尔血泪的控诉。
      单手支着脸颊,十五岁的靓丽少女没有看向闪电侠:“我的祖父祖母,父亲与母亲,都已经死在这种命运里,是超人,给了我生命……和未来。”
      艾玛尔第一次倾吐她对超人的感情,完全地显露了那深切的崇敬与信赖。
      但被歌曲攥住的闪电侠已经没有听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那首诗的原文:
    An Iraqi Baby
    Admin 17/06/2006
    This is the story that must be told
    of an Iraqi baby, not very old.
    这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必须要讲,
    是关于伊拉克女孩,事发并不久长。
    Lying in her crib one star lit night
    How could she know of those planes in flight?
    一个缀满繁星之夜,她睡在儿童小床,
    她怎么知道那些飞机在天上匆匆忙忙?
    She lay there quietly touching her nose,
    Watching her mobile, wiggling her toes,
    她静静地躺在那里触摸自己的鼻梁,
    看着玩具汽车,大拇脚趾随意摇晃。
    Oohing and cooing, so sweetly is she,
    Talking to someone, who could it be?
    她咕咕地说,咯咯地笑,天真爽朗,
    她甜甜地在同人讲话,谁在听她讲?
    An angel is standing with her in the room.
    The baby is smiling, unaware of her doom.
    房间里,一位天仙正站在她身旁,
    女孩在笑,不知厄运已降临头上。
    The crib starts to shake and the mobile goes round.
    And suddenly comes a most deafening sound.
    小床在摇动,小汽车也转了方向,
    突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The ceiling drops in, in a second or two ...
    On top of her crib so she ceases to coo ...
    刹那间,天花板轰隆隆塌了下来……
    砸在小床上,她顿时停止了声响……
    No one knows how long she lie there
    Who thought about it? doesn't anyone care?
    谁也不知道她在那里躺了多久。
    谁会去想这件事情?谁会牵肠?
    Is she alive? is she dead? Is she in any pain?
    Now that you mention it, who knows her name?
    她还活着?还是死了?还是受了伤?
    提及此事,谁把她的名字放在心上?
    Her name is Amal. In English we say Hope.
    Crushed between the rubble, her tiny fingers start to grope.
    她名叫艾玛尔,意思是“希望”。
    她的手指在碎砖缝里抓下摸上。
    Where is my mommy? I love her so dear
    Come, get me mommy! It's dark in here!
    妈咪,我爱你。妈咪,你在何方?
    快救我,妈咪!这里像黑夜一样!
    I'm scared and I'm hungry and I can't see my feet.
    There's blood in my mouth! Give me something to eat!
    我怕,我饿,我看不到自己脚的模样,
    我嘴里全是血!给我吃的,我饿得慌!
    Where is my daddy? Where's my big brother?
    It hurts when I breath! Where is my mother?!
    爸爸在哪儿?我哥在什么地方?
    我呼吸时感到疼!妈妈在何方?
    How long have I been here? Is this just a dream?
    I open my mouth, but can't even scream.
    我在这里呆了多久?这可是大梦一场?
    我张开大嘴,可是我根本发不出声响。
    That angel appears once again to my side,
    This time with a tear I plead Why have I died?
    那位天仙再次来到我身旁,
    我含泪乞问,我为何死亡?
    Am I alone in my sufferings? No, there are many others.
    In our grief and our misery, we are sisters and brothers.
    是我一人在遭罪吗?不,许多人也一样。
    我们都是兄弟姐妹,同样经受痛苦悲伤。
    Who are we? I ask you ... for what crime did we die?
    They're throwing a party! Doesn't anyone cry?!
    我们是谁?我问你……我们因何罪死亡?
    他们大量伤及无辜!难道没人哭喊反抗?
    Is it True? Am I nothing?! How could it be?
    Don't they also have babies, just like me?
    这是真的?我已不存在?怎么会这样?
    难道他们没有自己的孩子,像我一样?
    It is war they say, of which death is part.
    How blind they've become, How hardened of heart.
    他们说这是战争,有战争就有死亡。
    他们的眼睛已盲,他们的心脏已僵。
    Did someone say hero? To whom do they speak?
    A victory claimed for killing the weak?!
    不是有人逞英雄吗?你是对谁而讲?
    这样的胜利是建立在屠杀弱者之上!
    Why are they happy? Why are they proud?
    Don't they know that I'm cold in my burial shroud?!
    他们为什么那样高兴?他们为什么如此狂妄?
    难道他们不知道我浑身已冰凉在寿衣里躲藏?
    No war has been won; No ifs, buts, or maybes,
    They've Only Killed Babies!!!!
    没有假如,但是,或许,这是一场没有打赢的仗;
    他们唯一的收获就是:千千万万个孩子的死亡!!!
    Signed Me,
    An Iraqi Baby
    请把我名字签上,
    一位伊拉克姑娘。



    每天上晋江都看见阿之在开坑
    我的。想写的同人文设定和试阅。



    林之书个人资料简介
    插科打诨自我吐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