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U正义领主]For all the things that never died

作者:林之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 11. I Hear Your Voice and Coming For You

      在这天见白超人之前,灰蝙蝠和黑蝙蝠先碰了一面。
      提前设下用以误导黑蝙蝠的种种布置差不多都已经失效,而灰蝙蝠的目的也已经完成得差不多。
      其实他们都很知道怎么对付自己,因为各自都太了解,所以要用第三方来干预对方的思考,黑蝙蝠用闪电侠,灰蝙蝠用的是艾玛尔。
      错误的立场判断让黑蝙蝠以为,灰蝙蝠策划这一切是为了推翻白超人,但其实是帮助。
      灰蝙蝠想要改变现状,仍然是立足于白超人身上。
      艾玛尔毕竟不是演员,随着她的立场渐渐明晰,灰蝙蝠的真正意图浮上水面。黑蝙蝠已经完全识破他想要做什么,但已经不可能阻止他。而且关键在于……他并不打算阻止。
      从一开始黑蝙蝠就不像蓝超人那样,把另一个世界划入自己的责任范围。
      黑蝙蝠只是问:“你确定你相信这样的超人是值得的?”
      灰蝙蝠说:“你有你的超人,我有我的。”
      
      周末这两天灰蝙蝠都留在歌谭,和艾玛尔一起出席各种与采访,或者在地下室与白超人商量对策。
      回到这个世界以来白超人还没出过那间地下室,问起怎样救出身陷另一个次元的同伴:“你要在这里再造一个次元通道?”
      灰蝙蝠回答:“怎么可能,时间和材料都不允许。艾玛尔的地下室有到蝙蝠洞的通道。”
      白超人盯着灰蝙蝠看了两秒,他敢肯定这个通道的存在连艾玛尔都不知道,实在难以界定这是对艾玛尔的信任还是别的什么。
      艾玛尔知道了会怎么说?“那是由于蝙蝠侠领主的谨慎以及预见性”。
      尽管蝙蝠侠已经极力避免在艾玛尔身上刻下自己的作风,但那不太有效,艾玛尔身上仍可看出深深的蝙蝠侠烙印。
      另外让白超人抱以疑惑的一点就是:“你是怎么做到的?让艾玛尔那么信任你。”他补充,“我以为她会成为我的狂信徒呢。”
      灰蝙蝠丝毫不以此自得,严苛地说:“她只不过由一个完全不成熟的时期到了一个也没怎么成熟的时期,人大多数都是这样,儿童时期迷信父亲,青少年时期迷信导师。”
      顿了顿,他又说:“至于狂信徒,我认为在瞭望塔内部搞个人崇拜没好处,所以有意识地竭止这一点。”
      他瞥了白超人一眼,白超人明白灰蝙蝠的含义,保证道:“我已经完全放弃那个造神计划了。”他不能保证自己永不犯错。
      随即他感兴趣地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想把艾玛尔吸收进瞭望塔?”
      “从知道她被你救出来。”
      “那时候你还不知道她的天赋,哪怕只作为一个花瓶吗?”
      灰蝙蝠肯定而威严地说:“我不会让她是花瓶。”
      
      事实证明灰蝙蝠对艾玛尔的教育足够成功,洞悉真相的黑蝙蝠已经在试着破解瞭望塔的密码,试图让两个次元的超级英雄兵不刃血地各就各位,但短时间内,他还没法把艾玛尔修改的密码破解出来。
      次元通道实际上是在两个蝙蝠侠的共同掌管下,黑蝙蝠知道这是灰蝙蝠的底线,不回去碰它,能否从另一个次元解救出同伴要各凭本事,剩下唯一能造成威胁的就是莱克斯卢瑟制造的那个能量摧毁器。
      其实那东西远不能算致命,灰蝙蝠毫不客气、近乎咆哮地说:“你能用光速飞行,本该能躲过能量摧毁器,而不是像个有勇无谋的傻瓜一样迎面冲上去。”
      端着夜宵走进地下室的艾玛尔正好听见这一句。
      
      蝙蝠侠看了艾玛尔一眼,就起身走了,通过那扇他第一次在艾玛尔面前打开的通往蝙蝠洞的暗门。
      “蝙蝠侠领主……”
      “不用了。”
      黑披风的一角消失在门后,艾玛尔遗憾地把餐盘放在桌子上。
      超人把餐盘拖到自己面前,而艾玛尔在他对面坐下:“超人领主,你们刚才在讨论能量摧毁器?”
      超人喃喃:“是啊。”作为正义领主的领袖就必须负担起相应责任。他必须接受蝙蝠侠的指责,同伴们被一网打尽,深陷异次元,是他逞强所致。
      艾玛尔想起她看过的录像,只觉得不可思议:“那是什么原理,竟然能抽取你的力量?”
      超人微微摇头:“能杀死,或者伤害氪星人的方法比你想象中多得多。”
      艾玛尔不由说:“幸好你早就杀死了卢瑟。”
      超人却笑了:“不见得是卢瑟,比如,我相信蝙蝠侠手里的比卢瑟还多。”对面的女孩睁大了眼睛,超人补充:“卢瑟只是想杀死我,蝙蝠侠想控制我。”
      艾玛尔发出疑惑的声音:“控制?”
      她不会怀疑蝙蝠侠的用心,也不会怀疑超人的语法,只能怀疑自己的理解能力。
      超人大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说:“蝙蝠侠想……把我限定在一个对世界好的范围,并且当我在这个范围内,他想保护我。”
      艾玛尔斟酌超人的语气:“重点是最后半句?”
      “对,如果他想保护我不被伤害,他就得知道什么能伤害我。”
      
      最终选定的行动时间是星期一上午,这周值班轮到绿灯侠,他终于从海滨城回来。这些天他几乎没上瞭望塔,整天呆在他的城市,再加不在歌谭而整天在瞭望塔的蝙蝠侠,与两位领主的习惯正好相反。
      绿灯侠没有发现他已经太沉浸地投入那座其实不属于他的城市。面对鹰女的质问,他辩解:“我在尽可能了解这个世界……”但鹰女一针见血地指出:“你是在尽可能‘融入’这个世界!”
      他们毫无疑问地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情侣吵架人人都不敢参合,蓝超人躲回他们的次元,正好轮到他回到另一个世界去确认正义领主成员关押情况,他完全没意识到这种争论的焦点有多重要。
      或许黑蝙蝠意识到了,但他决定回去再给绿灯侠做心理辅导,因为在这个世界、这个时候,劝解的效果只会让事情更糟。或许火星猎人也意识到了,但他从闪电侠的动摇开始,就什么都没做,艾玛尔不相信他没察觉到瞭望塔上出没的其实是两个蝙蝠侠过,她猜测黑蝙蝠给了他一些暗示。
      与灰蝙蝠的心理差不多,当事情至此,已经不可逆转,他正好利用,也需要给蓝超人一些磨练。
      
      蓝超人刚刚从另一边回来,发送一切正常的信号,灰蝙蝠和白超人就通过艾玛尔的地下室走进蝙蝠洞。
      方才关闭的次元通道重新开始吞吐绿光,一伸一缩,变幻不定,像含着雷霆,又像含着波浪。距离上一次面对它没有过多久,白超人的心情截然不同。
      他知道,这一次他是去纠正错误。
      另一边,艾玛尔把电脑搬回屋里,脸上大片的辅助设备后,终于要启动她手里保留的最强武器,瞭望塔的主控制权。
      她将独自操纵正义领主的最后基地。
      
      就在白超人率先走进次元通道前,艾玛尔打开地下室的门。从蝙蝠洞到地下室再到艾玛尔的地上房屋,然后是室外,一瞬间和外界沟通,气流和声音传了过来。
      次元通道前,白超人突然抬起头,看向地表之上的方向。
      他听到了。
      
      “怎么了?”灰蝙蝠问。
      白超人看向他:“给我一分钟。”
      联系超人方才的动作,灰蝙蝠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在他微微点头的同一刻,超人化为一道白色旋风,从他的视线内消失。
      那是光的速度,艾玛尔根本没有意识到,白超人已经从她身边飞过,从窗户飞出她的房子,飞出那片街区,飞过歌谭清澈的城中河,扑到一条不算繁华的街道上,从刹车失灵的一辆货车底下抱出一个两岁的孩子。
      在他身后,那辆货车终于在冲上绿化带之前成功刹住车,司机心有余悸地瘫倒在驾驶座上。
      所以他没有发现,外面静的可怕,所有人都盯着车头前不远处漂浮的不属于人类的施救者。
      抱着那个懵懂的、调皮的、到现在也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还在咯咯笑着的孩子,白超人的脸色有点奇异,他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动,仿佛时间回到他第一次抱起艾玛尔的那一天。
      抱着孩子,白超人在空中悬浮了几秒,然后他降下来,把孩子交给路旁的母亲。
      年轻母亲震惊又疑惑、感激又敬畏的目光中,白超人露出个短短的,极浅的,转瞬即逝的笑容。
      然后他再度飞上天际。
      
      艾玛尔正抱着笔记本电脑走出地下室,然后用脚后跟踢上门,白超人在此之前穿过门,见艾玛尔稍显吃力的姿势,几乎想伸手帮她一把,但还是决定不要吓到她。
      白色的旋风重新在蝙蝠洞里停下,显出身形,灰蝙蝠在那道门边等他,身旁的次元通道绿光莹莹。
      蝙蝠侠没有问什么,说:“走吧。”
      白超人也没有回答,踏上台阶。
      
      瞭望塔变故突生的时候,神奇女侠在鹰女的房间安慰她。
      刺耳的警报尖锐地在瞭望塔里回荡,她们刚惊讶地抬起头,房间门就被自动上锁,催眠瓦斯顺着通风口放出。
      警报一响起,所有工作人员都跑到指定的位置,合金板放下将他们隔离并保护起来,而超级英雄们被分开,锁在一个个区域里。
      完全没想过会在瞭望塔内收到攻击让他们被打了个正着,唯一幸免的只有从不曾放下警惕的黑蝙蝠,但他也被暂时隔离,无法和蓝超人取得联系。
      蓝超人在没有事情必须尽快完成的时候,通常不会用光速飞行,当他到达瞭望塔,惊讶地发现,钢铁包裹的巨大堡垒已经完全不对他开放了。
      他想联系黑蝙蝠,或者瞭望塔里的每一个联盟成员,但一无所获,事态的严重逐渐为他所意识到,慌乱中他只想到一个办法,去找艾玛尔,那个瞭望塔指挥官。
      不知不觉他已经对这个敌对阵营培养的女孩子投注了太多信任与关切,蓝超人甚至想过,解放这个世界后,把艾玛尔一起带到他们的次元去。
      克制力量已经成为蓝超人的本能,所以急迫中他也没有敲坏艾玛尔家的门。开门的少女穿着一套便装,不像初见的西装套裙那样简洁干练,也不像舞会礼服那样明艳动人。但少女的面容前所未有的冷漠和排斥,充满敌意。
      她只冷冷地说了一个字:“滚。”
      蓝超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理所当然认为这敌意是针对正义领主的,为了取得帮助——他也实在忍够了,蓝超人一伸手拦住就要关上的门板:“艾玛尔,其实我们是——”
      艾玛尔直视着他,棕色眼瞳里饱含厌憎:“这个世界不需要正义联盟。”
      晴天霹雳,或者当头一盆凉水,都不足以形容蓝超人此刻的心情,寒意从脊椎漫上,他不知不觉地松开手,大门呯然关闭,像把他排斥在外的全部这个世界。
      两周来他做的所有努力灰飞烟灭,蓝超人在此刻如此清晰的明白,它们只有灰飞烟灭一途。过于巨大的打击造成的空白中,蓝超人只意识到一件事,这位年轻的指挥官早就看出他们的真实身份了,他的同伴们有危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问一下,布鲁斯的父母被杀后,歌谭是不是建了一个韦恩纪念公园?我记得看到过这个设定但后来又找不到了,不能确定是原著有的还是同人二设啊?



    每天上晋江都看见阿之在开坑
    我的。想写的同人文设定和试阅。



    林之书个人资料简介
    插科打诨自我吐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