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U正义领主]For all the things that never died

作者:林之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ART 12. The Promised Land

      公主在恶龙的城堡里,王子要突破层层艰险才能救出公主,然后一切圆满,童话完结,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但要是关起公主的是王子怎么办?
      露易丝·莲恩本不是公主,是超人让她变成公主,为她建起的也确实是城堡,豪华完备,应有尽有,门外的卫兵同样一个不少,会来探望的只有超人,她走不出去,外面的人走不进来。
      在这里住的两年里,露易丝有时候会想到超人位于北极的孤堡,每一次他回到那个他唯一可称为家的地方,是不是也会像她一样觉得孤独。
      最开始超人说服她住在这里原因是为了安全,那时候超人刚刚确立统治,露易丝心存犹豫然而并不反对他,全世界都知道露易丝·莲恩是超人唯一钟情的人类。这个庇护所的诞生让露易丝吃了一惊但并不意外,政要的家人都会被中情局保护,何况超人领主。
      作为记者露易丝一直认为自己记忆力很好,但她想不起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外界断绝联系。
      那个自称领主的超人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越来越冷漠疯狂,露易丝不知道这个世界会被他变成什么样子。她也曾经是仰望爱慕超人的一员,但两年软禁唯让她明白了一件事,人类不需要救世主。
      就算有,那也只存在与记忆里。每一次超人领主离开后越发显得空旷的屋子里,露易丝时常觉得,她曾经拥有的那个凯尔·艾尔消失了,离开了,无声无息,连一声“再见”都不说。
      上一次超人领主莫名其妙的拜访,露易丝觉得他很不对劲,这一次再看见,果然有什么地方不一样的感觉。露易丝忽然有种模糊的感觉,她等到了那个迟来很久的道别。
      露易丝·莲恩看着门口。超人领主站在那里,这很罕见,没有预约,没有通知,他突然而来,但又不进门,只是站在那儿。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要求她的理解或者抱怨她的冷漠,只是看着她,好像要道别那样看着她。
      露易丝忽略了那一点违和感,冷冷地说:“我刚才在网上看到了点有趣的东西,真难以置信,原来你还听得到?”
      露易丝被软禁的居所可以上网,只不过是单向网络,能接收信息不能传出。十分钟之前一条消息铺天盖地,手机拍下的或远或近的照片和录像已经在网上传疯了:时隔两年,超人再度现身地球。
      她太熟悉超人,所以看得出来,那不是合成,也不是旧日影像的翻新,确实是他,诚然是他,以他的外星力量,天赋才能,帮助,拯救,就像一个救世主。
      这一点叫露易丝悲哀又愤怒,总统选举将展开的风声渐渐传开,这个时候超人领主恢复救人,是为了什么?
      新闻记者的敏锐让她理所当然想到,政治作秀!哪怕不认为超人打算竞选总统,但毫无疑问他在增强他的影响力,为了维持他的统治。
      超人对她的愤怒视若无睹,静静开口:“露易丝。”
      “上次见面,那句话我没对你说完,我做一切我能做的事情,为了……”
      露易丝条件反射反驳:“什么?……等等,那是上上次见面谈的话题!”
      超人充耳不闻般说下去:“……一个更好的世界。”
      露易丝怔住了,这种神情她已经很久没从超人脸上看到过,那是光辉一样的表情,就是那种表情让多疑冷漠又心怀期盼的当世人类把他称为超人、救世主、人间之神。一切光荣和赞美都属于他。
      已经过了太久,失望和愤怒,争论和驳斥都已经过了太久,她几乎忘掉这个领主曾经是全民偶像,他们的神。
      现在超人脸上又出现那种久违的神色,充满信心和对整个世界的爱意,超人低语:“看着吧,露易丝,世界会越来越好的。”
      他退出门去,视线终于离开露易丝。那道门在他们之间关上。露易丝没警觉到这次见面的不同之处,所以没有急切地追上去询问。她只是怔怔地想,什么时候谈起这个世界超人只剩下失望和烦躁,什么时候他重燃希望?一切都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
      
      超人静静地在那扇门面前站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离开。
      这个地方很快就不需要了。艾玛尔说的没错,新闻就是露易丝的血,他不能总靠抽取露易丝的血来营造自己的避难所。即使露易丝已经无法理解他体谅他,他还是感谢她。她坚持自己的方向从来都没有变过,而且从来没有放弃和他沟通。
      尽管那完全是徒劳。
      两年,无数次的冷战与争吵里,他已经明白他和露易丝的分歧有多么巨大,多么不可调和。
      组成他的有很多部分,“克拉克·肯特”也是,“凯尔·艾尔”也是,“超人”也是,“领主”也是。
      如果露易丝只是不要克拉克,他还能把超人给她,但她也不要领主,那他就没有任何办法了。现在超人和领主是连在一起的。
      他从走上这条路开始,就只有走下去和彻底失败两种未来,没有回头。
      
      瞭望塔毕竟是瞭望塔,即使白超人也不会在那里装置太多攻击设施,有黑蝙蝠在,艾玛尔从没指望能完全困住正义联盟。
      当他们终于脱困而出,就迎上与蓝超人一路打到太空的白超人领主。
      实际的战斗结束的很快,这就像主客场作战一样,坐镇本土的总能得到些对方不能及的优势。正义联盟还以为敌人只有白超人和灰蝙蝠两个时,正义领主全员早已被解放出来,与此相对,正义联盟缺兵少将,还不能齐心。
      战斗结束后白超人降落地球,去见露易丝·莲恩。蝙蝠侠领主开着战机将战利品们送往蝙蝠洞,艾玛尔看管被擒的超级英雄们,只有蓝超人还醒着,而且手足无力。
      目标地球,黑色战机向人类所在之地坠落而去,艾玛尔在机舱中站直,面对他张开双手,如同欢迎:“看看吧,这里就是这样一个世界。没有犯罪,没有受害者,没有痛苦……没有选择。”
      她已经不复之前见到蓝超人时那么情绪激烈,平静地说:“你们这些一生下来就能选择自己要过什么样的生活的人,是不会明白成千上万连选择活下去的权力都没有的人的感情的。”
      “不正确的统治不可能长久……”
      “没有任何一种统治能长久。”艾玛尔毫不犹豫地回答。出身决定了她是个比蝙蝠侠更强烈的悲观主义者。把没多活的一天都当做恩赐的人,不会去考虑那么久远的未来。
      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蓝超人能那么坚定,毫不动摇。只因为闪电侠还没死?艾玛尔有些奇怪,她想了想,走近一点:“我听说了一点事。”
      她带着微笑看向蓝超人:“在那个次元,你们用特赦换取莱克斯·卢瑟的帮助?”
      “我会背负起一切后果……”
      “我不打算谈后果。”艾玛尔否定,随即反问:“是谁给你的特赦权?法律有规定因为超人需要帮助所以给罪犯特赦吗?如果你不肯杀人是为了维护法律,那么特赦又算什么?”
      这个问题明显蓝超人之前没想过,他神情恍惚,艾玛尔加上一击:“这不是你选择什么人帮助你的问题,而是你用了什么样的方式得到帮助的问题。”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超人领主呢?”艾玛尔把最后这句话咽了下去,她不想惊醒蓝超人,在立场问题上他固执而且清醒得惊人,艾玛尔就算可以动摇打击他也不会是从这个方面。
      但他终究是被打击到了,哪怕只能存在一会儿,甚至黑蝙蝠一句话就可以为他解决。
      转过身,艾玛尔扬起一抹胜利的笑容。
      
      到达蝙蝠洞,另一个世界的超级英雄们被一个个送回次元通道另一端他们的家乡。
      具体工作被委任给了艾玛尔,蝙蝠侠把他们拎上台阶,然后她在平台上费力地拖起超级英雄们一个个扔过去。这种近乎玩闹的行为是蝙蝠侠给她的奖励,作为抒发这两个星期的压力。
      正义联盟的处理方式是蝙蝠侠和超人早先决定好的,商讨行动时就已经定下,蝙蝠侠说:“驱逐,这就是我能给出的最好的提议。”
      超人并不是想反对这个提议,但:“为什么?”
      蝙蝠侠冷漠地说:“如果你想保护这个世界而不仅仅是统治,你不可能有精力去关注另一个世界。”
      对这句话超人也想反驳,他刚张开嘴,蝙蝠侠就说:“我知道你没法对发生在眼前的灾难视而不见,但他们也有一个超人,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运行方式。”
      超人沉思。
      蝙蝠侠最后一次提醒:“你已经是领袖了,不是义警。”
      对此超人抬起头来,不用他开口蝙蝠侠就知道他想说什么,直接回答:“你可以去救人,救下不了树的小猫,随便你。”
      超人满意地扬唇一笑。
      
      最后一个遣返者消失在通道中,绿光旋转收缩着熄灭,如同天幕上熄灭的最后一颗星星。蝙蝠洞里漆黑了片刻,然后灯光大亮。
      光线过于充分的灯本来就是为了艾玛尔特别设置,蝙蝠侠可不会需要这东西。
      蝙蝠侠在屏幕前快速操作着,艾玛尔注视着已经失去力量的门框,它变得仿若一块巨大的屏幕,好似下一刻就会播放什么画面,歌谭,或者超人,蝙蝠侠监视的对象。或者有没有可能是她呢?
      而蝙蝠侠现在做的操作她明白,这个通道将被永远,永远的封闭起来。
      艾玛尔走到蝙蝠侠身边,看着他完成这项工作,低声说:“蝙蝠侠领主,谢谢你。”
      她不能认为这个日期纯然出于巧合。
      明天,是她每年最重要的日子,不是生日,而是新生。她被救的日子。
      蝙蝠侠默然凝视着她,然后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第二天,星期二,定居歌谭的艾玛尔向政府租下韦恩纪念公园,为她的新生日开了一场露天宴会。
      经过上周末那一场舞会,在世人面前正式亮相后,艾玛尔就要开始主持许多活动,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视为代表正义联盟。
      宴会背后是韦恩家的全力支持,艾玛尔需要做的只是作为主人招待客人而已,这一点上她完全没有辜负另一重身份是布鲁斯·韦恩的蝙蝠侠的教导。
      领主们都来参加了,尽管他们看起来和普通宾客泾渭分明,格格不入,但艾玛尔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相处时流动的气氛,更接近从前那个正义联盟,而不是变故发生之前的正义领主,这分外让她高兴。
      宴会的高|潮在于超人领主的到来,他从天而降,毫无预兆,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来。超人对艾玛尔的宠爱无可置疑,但领主从不踏足地球也众所周知,至于昨天那场救助,由于完善的监控与救助体系到今天超人领主都没再得到发挥机会,大家都把它看成一场梦一般的意外。
      但他终究是来了,踏着空气从天空飘落,白披风在某些时刻看起来像他身后的云之阶梯。他径自落到艾玛尔身边,全场肃静。
      反而是超人领主没有那么严肃,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表情是轻松的。
      “今天是艾玛尔加入正义领主两周年,也是世界上最后一天战争之后的两周年,”超人轻松地让自己的声音传到整个公园,所有记者的录音笔和摄像机里,所有坐在直播镜头前看着这场宴会的民众面前。
      “正义领主决定成立一个新的节日,将这一天命名为战争纪念日,区别于世界和平日。纪念战争中所有的死者和牺牲者,愿不再重蹈覆辙。”
      他的声音透出很久未见的诚恳和亲和,许多还记得他过去声音的人都发现这点,他们还为决定好是不是将之当成错觉,超人已经继续说:“以及,我要借这一天宣布,美国下一任总统大选开始,正义领主曾经颁布的媒体禁令,也会从今天起逐步解除。”
      两年的严戒也无法阻止这一刻现场喧声大作,不少记者纷纷涌上前,超人伸手下压,积威起效,情绪激昂的人们慢慢静了下来。
      “详细情况将在宴会后由正义领主新任新闻发言人为大家讲解,”超人向艾玛尔伸出手,温和地搂住她的肩,和她一起面对众人:“向大家介绍我们的代言人,她同时兼任瞭望塔指挥官,从此不再是正义领主的养女,而是我们的同伴。”
      艾玛尔绽放微笑,这一刻她完全不必去考虑时机和形象,她最真心的笑容最具魅力,她确实期待这一天很久了。
      超人的手揽在她肩上,透着暖意,就像他的话一样:“我曾经向大家许诺,短暂的停滞后,世界会向新的、更好的方向前进。”
      这就是他想要为人类做的一切,正在做和将一直做下去的。
      最后他说:“希望大家享受这个宴会。”
      超人领主露出个与两年前极为相似,然而更加沉稳,具有感染力的笑容。他松开艾玛尔,悬浮起来,回到天上,向瞭望塔飞去。
      他飞的并不快,白色的身影向上,向上,融进云层。
      几乎所有人都仰头望着这一幕,敬畏而肃穆。艾玛尔也不例外。她无需抑制自己的笑容,但要花很多力气才能让自己的眼泪不涌出来。
      晴空万里,无边无际,清澈的蓝天与洁白的云朵,与最早构成艾玛尔认识的灰黄天空和焦黑乌云截然不同。
      她知道她再也不会梦到那片焦土了。
      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处,都再也不会出现那种焦土。
      
      —完—
      
    插入书签 



    每天上晋江都看见阿之在开坑
    我的。想写的同人文设定和试阅。



    林之书个人资料简介
    插科打诨自我吐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