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镖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面对左右不约而同倚来的美女,我的眉毛动也没动,只是侧开身子,学周润发那么气定神闲地微微一笑,摇摇头:
      “林少太客气了,陶某不过是个小保镖。”
      “哈哈哈,谁不知道棠少爷身边随便一个保镖大哥,就抵得上我这里好几个人的分量,更何况是天哥这样受到倚重的左膀右臂?天哥再跟我客气,那就是看不起我咯!”
      “哪里话,林少这么说就太抬举了,我还不是跟其它兄弟一样,在棠少爷身边跑跑腿而已。”
      林少并没有说要我帮他做什么,只是纯粹地送出礼物,对我示好。我知道这只是在拉拢,只因我的身分如今看起来忽然有所不同。我就是一颗被他视作关键的棋子,在需要的时候才会用到。也许只需使用一次,却可以救人于水火,救他一条性命。
      只要使用得当,小人物有时比大人物还有用。
      我搂着身材窈窕的美女,指尖翻转着房间的钥匙卡,即便面对这种身分的女士,也神态平和,谦恭有礼,绅士风度。
      她看不出很感动,只是依然娇笑嫣然,缠在我的身上。像根找不到落脚的藤蔓。
      香车、美女、豪宅、珠宝,或投其所好,自古以来要打动人心的不外如是。如果一个方法用了几千年都还能凑效,那么这就是真理,因为这就是人性。
      可是当我走出电梯,忽然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容,不由得愣了。脑子里一下便浮现出那晚暧昧的房间里传出的迷乱声音,不由得有些尴尬。
      宋景誉看到我,也愣了一下,不过眼光扫过我臂弯里的美人,便了然地露出了嘲讽的浅笑。也没说话,视若无睹地越过我们径自进了电梯。
      童桐跟在后面,也看了看我们,同样是浅笑,却是只有我明白的意思。所以我也对他弯了弯嘴角,有些难为情。他瞟过美人一眼,对我挑挑眉毛,点了点头就跟进了电梯。
      不过几秒钟的交流,只有我了,他了。
      ——终于开窍了?
      ——没有啦,只是人家送的……
      ——这个看起来还不错。第一次,当然要找个会伺候的才行。
      大哥,谁说你有面部表情缺乏症?这么复杂的意思你竟然能用眼神和眉毛就传达过来了,是你太神还是我们太过熟悉?
      美人洗澡的时候,我百无聊赖地躺在那张大得夸张的床上数天花板上的镜子,忽然听到手机短信的声音。拿出来一看,又是童桐,只有四个字:
      注意安全。
      我不由一笑,连招个妓也要被这样评审兼关照,童桐酷哥的这种鸡婆事迹如果被宋氏兄弟知道,我一定会死得很难看!这种危害人身安全的东西,赶紧删掉。
      美人沐浴完毕,香飘四溢地出来,纤肢媚眼,摇曳生姿,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真是让人几乎要按捺不住了。眯起眼睛,佯装老手熟练地用眼光沿着曲线勾勒上去,送上欣赏又暧昧的眼神,她立即挨了过来。
      “天哥,”甜腻的声音咬着我的耳朵,青葱玉指在我的胸口摩挲徘徊,香气如兰,果真美人如玉。“你是要也去洗个澡,还是我们先……”
      “当然是,我们先……”我侧过脸,弯着嘴角,轻轻地扫过她的粉颊,在她耳边低声说,“喝杯酒。我喜欢有点情调。”
      她娇媚地笑着,接过我递来的酒杯,软软地说:“我的酒量不好,会扫了天哥的兴。”
      “没关系,我喜欢看美女喝醉的样子,脸会红红的,看了就想咬一口。”我握杯的手食指尖轻轻刮过她的脸,眼睛眯起来对她笑,她果然娇羞地低下了头,抿了口杯中的酒。
      看来我有做色狼的潜力,人生中第一次调情就如此顺风顺水驾轻就熟,比练枪快上一千倍。天分果然是种诡异的东西。
      美人在怀,自然时光易逝,不多会,她就软倒在床铺上。我扶她躺好,又盖上被子,这才慢慢地在窝进一边的沙发。
      锦被秀床,玉体横陈。我却在一旁想着另一个人,真是大煞风景。
      从小到大,我对女人就似乎没有兴趣。不会看到图片或真人有冲动,也不会在梦里对她们有特殊的遐想。
      唯一在梦里见过的女人是我妈。还只有一次,在五岁的时候。她对我说:小天,要懂得爱护自己。
      听说有份报告指出,有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发生梦遗,也不会有性冲动,这样的人群稀少但存在,属于生理疾病,应及早就医。我不认为自己还能治好,但对这份报告确实感激不尽,因为它让我证实了自己不是外星人,还能心安理得地继续留在地球上。
      我从小就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密封性良好的茧里,看到的听到的都是“保护”、“维持”、“安全”这些字眼。由小到大,知道的就只是这些。除了这些,似乎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是要去追求的。
      可等我真的想去追求什么时,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笨拙得像个机器人。
      美人睡得正香,我算了一下时间,才慢慢地开门出去。谁知一过拐角,就看到一个人影叼着支烟靠在墙边,差点给吓得三魂不见七魄。踉跄地后退一步,才看清那是——
      “童桐?……你在这干嘛啊?!吓死我了!”
      他原姿不动,只是慢慢地将头转向我,淡淡地答:“不放心,过来看看。”
      “有什么不放心的?”啼笑皆非地看着他,他大哥也管得太宽了吧?“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是林少的女人。”他像在纠正,又像强调。不管怎样都好,这样的口气也未免太郑重。
      我笑:“当然啦。如果林少送出的是张少的女人,那才真的危险。”
      他轻轻皱起了眉:“小天,我没空跟你说笑话,凡事不可掉以轻心。”
      “安啦,童哥。”我弯起嘴角,凑过去搭上他的肩,轻声说,“我不过是个小保镖,人家没这么傻,会在我身上浪费功夫。不过想留个后备保险而已。这种事你不是也经常遇到?”
      他斜眼瞟我,又低头沉吟了几秒,点点头:“应该也对。但即使这样,也要……”
      “好啦,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吗?你就是我的最佳范本啊。”
      他一笑,对我的态度有些无奈:“那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服务不够周到?”
      我的表情有些僵硬,讪讪地笑:“童桐,平时你对这种女人都是怎样的?……会有感觉吗?”
      他的眉敏感地一挑,惊疑不定地盯着我:“你没感觉?”
      我暗暗叫苦地把眼光飘往别处,轻声嘟囔:“我只是随口问问……”
      他一挺身站直,迅速地转到了我对面:“是对这种女人没感觉还是对女人都……”
      赶紧把他一把拉进旁边的消防通道:“你小声点!要把人都吵起来吗?”
      冰山童桐这么激动的表情真是个值得拍照留念的镜头,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只有捅了马蜂窝的无限懊悔。
      “你别想转移话题。”他盯死了我,紧紧相逼,“回答我!”
      躲不过了。“……没有。”如果我想,完全可以骗他,可是我不想。他对我的好,超越了所有人,就算要骗尽天下,我也不愿骗他一丝一毫。“我对女人都没感觉。”
      “一直都没有?”
      “一直都没有。”
      “男人呢?”他的反应实在是一流,根本不在一个问题上过多纠缠就直捣黄龙。
      我垂下头,一副可怜相:“我不知道。”
      半晌,只有应急灯亮着的幽暗通道里,只有静默充斥。
      “小天……”他有几分艰难地想开口。
      我赶紧笑,虽然还是僵硬:“真是有趣,我没想到有一天会跟你讨论起这种事情来,呵呵。”
      他却没有理我,自顾自地说下去:“……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童桐!”我断然打断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口气太有问题,急忙压下声音,“关你什么事啊?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与你无关。那些事过去这么久了,你不提,我早就忘了!”
      他被击中了一样,呆呆看着我,慢慢退开跟我的距离,低下头,又轻轻说了声:“对不起。”
      我不想看他这个样子,完全不该是他的样子。于是扯扯他:“童桐,你有没有喜欢过人?”
      “我?”他抬起头来,有些惊讶我会把问题扯到他身上。
      “对,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你有没有过?”
      这对他来说好像是个从外星球来的问题,从未想到会降临到自己头上似的。有些困惑想了一下,又看我:“如果是兄弟的话,那就是你。你就像我的弟弟一样。”
      “当然不是!是爱人!想把他当□□人的那种!”我急得真想敲他脑袋。
      他对我的问题一向非常认真,所以绝不会装傻充愣地逃避,看到我这样,硬是又想了想,才摇摇头:“没有。”
      “我就知道。”我颇遗憾地叹了口气,如果他有经验就好了,我就可以问问他我心里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太不可思议了,一边讨厌一个人的某些地方,又一边喜欢看他,我怎么会这么矛盾?
      “小天,”他小声地叫我,眼神有些担心,又有些高兴,“你喜欢上谁了?我认不认识的?”
      “……”我被问住了。
      他聪明得很,只是想了想,看着我的眼神渐渐转为了然:“我认识的,我知道是谁了……”
      我一把捂住他的嘴:“你不要乱猜,我没有喜欢上谁!”
      他露出焦急的神情,用力拉下我的手,抓着我的肩膀死劲摇:“小天,你怎么能喜欢宋景棠呢?你想清楚了,他可是……”
      “?!”我的脸上顿时写满了这两个符号,居然会被他误会得这么离谱,真觉得无比的冤屈,急忙大声打断他:“怎么可能是他?童桐你把我想得也太没水平了吧?!”那种跟我结的怨都高得可以堆出银河系的烂人谁会喜欢啊?气愤!
      他一下停住了,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就这么看着我,眼睛里写满了确定。我才发现上当了。
      “所以我知道是谁了。”他得意地说。
      “童桐,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脑子不好的人呢?”我委屈得无语问苍天。从小到大,我在他面前就跟白痴没两样。
      “是你遇上爱情就变笨了。你会喜欢的类型,我一看就知道。”他用手轻轻敲我的额角,又疼惜又宠溺的口气,“小天你真晚熟,23岁才有初恋。”
      我白他。总好过你,连初恋都没有。想到这个,心里又一酸,低着头问他:“那你也不会喜欢上宋景誉咯?”
      他怔了怔,答:“怎么可能?!你也把我的水平想得太低了吧?”说着,手收回去插进裤子口袋里,周围的气温瞬间下降。
      是啊,被那样对待过,是人都不会爱上那种人。是我的话,杀了他还比较可能!
      我一下扑过去,搂着他,眼眶热热的,语调急促得无法控制自己:“童桐,对不起,原谅我!都是因为我……”
      他的手抱住我,也慢慢收紧,低沉稳定的声调永远那么具有安抚的神奇功效:“别说傻话了,我是你的专属保镖呀,不要忘了。”他最后低下头看我,只有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笑,却让我觉得面前站着一个天使。就像在很多很多年前看到的那样。
      童桐,我多么希望你是我的哥哥。
      因为有你,我才会觉得安心。
      
      第二天下午,林少与宋景棠会面,谈关于最近一批船入港后货物的交接。事非寻常,会议室里只留下双方老大及亲信在场。我们这边的,便是乔樵和我。
      会谈得还算愉快,谈完之后临走,林少飞快地瞟了我一眼,露出个彼此心知肚明的微笑。我昨晚把美女送上床后,将她剥了个一干二净,然后把那些衣物做了满天花撒来提示当时的迷乱意境。迷药过后,美人会感觉出轻微的晕眩及玉体乏力,种种迹象皆可印证她心目中预设的春色无边之景象。林少得到回报,自然信以为真。
      我便含笑回应。虽然没有享用佳宴也不是什么不可见人的事,可是难免会让人心生疑窦,若认为我正直无为也就算了,可对比当晚表现,自然难以取信,最为糟糕的是如果让他们往男人的某些隐疾联系,就脸丢大了。
      也许也没人会往那边想,只是越是事实就越怕人猜中,从古到今,此种心态谓之——心虚。
      为了我的心虚,便要笑得无比暧昧及诚恳,方能表达那得了个大甜头之后的餍足。
      宋景棠送林少出了门,我们跟在后面,我一身轻松,转个脸却对上了乔樵若有所思的诡异笑容。
      “你和林少很熟?”他低声问,笑容里看不出有探听或暗示的意思,似乎十分单纯。
      “没有,怎么会?”我慌忙摆手,“林少那种身家权势,怎么会跟我们这些人熟?”
      “是吗?”他那样子也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笑着点点头,随意答了这么一声,把脸转了回去。
      “当然是真的。”我嘟囔着,用上了所有能表达出来的诚恳。
      乔樵这家伙,头上那根触须的灵敏度果然跟童桐有一拼。
      宋景棠目送林少走远,忽然回过头瞪了我们一眼,我们于是双双收声,紧随在他身后。
      他应该也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脸上露出深思的神色,却什么都没说。
      乔樵见状走快几步跟上他,在他耳边说了句话,他立刻停了下来,神情慢慢变了,沉吟片刻才说:“你的意思是……”
      “反正是个机会,不如见多几张面孔。”乔樵的表情很神秘。
      宋景棠又想了想,才点头:“嗯,那你就去办吧。”
      说完又转了身,大步走得头也不回。
      如果不是对他的虚伪实在讨厌,我或许会以为他这是在故意转移宋老大的注意力,为我解围。只是这么不甘不愿地想着,他却一回头,对我眨眨眼露出了个笑容。
      自从那次跟他一起去过宋家,他对我的态度就似乎有所改变。有时无意中转头,也会与他的视线对上,更遑论时常无需刻意查看就能感觉到的目光。几分审视,几分热切。
      我自认不怕被人看,于是也一直装作不知,等他好奇心过去,自然就会回复从前。
      所以此时我只是怔了怔,抿紧唇,低头正要跟上宋景棠,却被他退后一步,在我旁边低声说:“大哥的生日要到了,准备大办呢。”
      我正心慌意乱,不想受他恩惠,他却主动解释,这种老套的虚情假意的示好让我对他的那部分反感加倍。于是敷衍地点点头,不加理会。
      谁知他毫不在意,扬起头轻松地走在旁边。又对我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见过童桐两次,每次他看我的表情都有说不出来的怪异。好似见我就想笑,又好似我的哪个地方让他开始特别留意了。我起初还以为是今天太匆忙,外表出了差错,结果检查了半天根本没有问题。所以你说怪不怪?”
      这话害得我的心又重重地一跳,更加无法回答。
      他见我不理他,也不在意,只是嘀咕着:“不过他那座冰山也会有有那么多表情的时候,真是人间奇景。”
      从某种程度来讲他跟童桐还真的是同类人——都一样有某根神经粗到失灵!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