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争吵(下)

      一听可以做新衣服,大家都来了精神,四姑娘对萧源道:“五妹,你身上的绣样真好看,能让我抄一份绣样吗?我也让人做一件。”
      
      萧源没想到四姑娘居然看上自己那件衣服,她略一沉吟,刚想说话,却不想自己话还没说,就被四姑娘打断。
      
      “你不会是想着好东西自己藏私吧?其实也不用藏私,我房里那几个蠢笨的丫头,那里比得上你房里那些心灵手巧的丫鬟,绣出来的花就跟活的一样,这绣样说不定还要我亲自动手绣呢!”她嘴上夸着萧源的丫鬟,其实是在讽刺萧源平时横针不拈,竖线不动。四姑娘心里暗哼,她肯定是怕自己抢了她的风头,才不肯把绣样送出来!
      
      二姑娘在一旁淡淡道:“四妹,那衣服上的花样,就是五妹给你绣样,你也不会绣,那是宫廷绣娘自创绣法。”
      
      “你!”四姑娘嘴唇抖了抖,二姑娘她们来冀州也有几个月了,她第一次听见一向端庄得体的二姑娘说这么尖刻的话,偏偏二姑娘脸上依然带着一副波澜不惊的笑意,神情真诚,似乎是在真心劝说自己,四姑娘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萧源原想给四姑娘留点面子的,毕竟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也没必要跟她置气,却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给脸不要脸,萧源不由无语。房里渐渐安静了下来,这次连一向老好人的大姑娘也噤声不语,不打圆场了。前来量身的仆妇站在一旁,更不敢说话。三姑娘、六姑娘不安的动了动,四姑娘原想回嘴,但见二姑娘淡淡的一眼扫来,她不由打了一个寒噤,竟不敢说话了。
      
      萧源见那么一大堆人站着也不是事,起身对二姑娘说,“二姐,我们先回去吧。”她可不习惯让不认识的人给自己量身,更别说在大庭广众下让人量身了,再说她从来不穿外人做的衣服。
      
      一旁量身的仆妇笑道:“五姑娘可是乏了?不如让老妇伺候您先回去?”
      
      “不用了,一会我来找嬷嬷就是了。”玉珥不动声色的拦下了凑上来的仆妇,姑娘从来不穿外人做的衣服,更别说会让那些粗使仆妇近身给自己量身了。
      
      “哎!哪里劳烦敢玉珥姐姐,一会老妇过来找玉珥姐姐就是了!”仆妇笑道。
      
      四姑娘见那些仆妇一个个的围着萧源打转,气得嘴唇都有些哆嗦了,当初姨娘管家的时候,她们是何等的巴结姨娘和自己?刘夫人和萧源她们才来几天!就开始不把她们母女当回事了!这些见风使舵的贱奴!各个都该死!
      
      等萧源和二姑娘走后,三姑娘推了推四姑娘道:“四妹来量衣吧,嬷嬷都等了好一会了,五妹的衣服你做不了,新衣服还是能做的。”
      
      六姑娘仰头笑道:“四姐只顾着夸五姐的衣服,都忘了给自己做新衣服了。”
      
      “你们!”四姑娘气急,却被她的奶娘牢牢的按住哄道,“我的好姑娘,我们先去量身,过几天就有新衣服穿了。”
      
      “谁稀罕新衣服!”四姑娘推开奶娘,仰头对量身的仆妇道,“你们一会来我院子给我量身。”萧源能做的事,她也能做。
      
      “是。”仆妇们恭敬的应了,且不说其他,五姨娘好歹还有四郎君呢!四郎君可能这辈子都踏不进江南祖宅,但等大郎君和三郎君都走了,在冀州这一亩三分地上,四郎君说不定还能有点家底,养活他们这些下人绰绰有余了!
      
      大姑娘望着四姑娘远去的身影,轻轻一摇头,眼中隐约有着同情,回头对三姑娘、六姑娘道:“我们先量身吧。”
      
      “好。”
      
      萧源同二姑娘回了两人住的院子,两人进门就见二姑娘的生母三姨娘含笑站在门口。
      
      “姨娘。”萧源见是三姨娘,欣喜的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前段时间老爷身体不好,夫人在菩萨面前发愿,要是老爷身体能好起来,就去禅恩寺吃上三个月素斋。后来老爷身体果真好起来了,夫人原想去禅恩寺还愿,却被众人拦住,不让夫人丢下那么一大家子人去寺院,后来三姨娘自愿代替夫人去还愿,夫人就不再坚持自己亲自去了。
      
      “我昨晚回来的,听说姑娘已经睡下了,就没打扰姑娘。”三姨娘笑道。三姨娘原是萧源母亲顾纹的陪嫁丫鬟,当年顾纹生下嫡长子后,身体一直不好,汤药不断,就给了三姨娘开了脸。这三姨娘从小伺候顾纹,就算生了二郎君和二姑娘,也一样在顾纹房里服侍。顾氏去世后,三姨娘每日除了伺候三少爷和五姑娘外,诸事不理,对萧源照顾尤为精心。
      
      三姨娘知道早上是两位姑娘看书学习的时间,也不敢打扰她,伺候萧源进了暖阁,帮她换了衣服,又给她打水洗脸,端来热茶细点……见诸事妥帖后才退下了。
      
      萧源散了小髻,将头发梳成一条麻花辫,穿了白绫小袄、天青色袴裤,盘膝坐在火炕上,吩咐玉珥把绢花理出来,四个姐妹一人送一匣过去。“二姐,你还要这绢花吗?”萧源笑着问二姑娘。
      
      “大家都有了,我戴着有什么意思?”二姑娘笑着摇头,元儿估计也不会再戴这款式的绢花了。
      
      “姐姐要是喜欢,等过几天我画了花样,让人做些冬兰戴。”萧源道。
      
      二姑娘笑着点头。
      
      “灵偃,把我那衣服的绣样翻出来,给四姑娘送去。”萧源说道。
      
      二姑娘一怔,萧源笑道,“她不是说自己会绣嘛?那就让她试试看好了。”
      
      二姑娘哑然,灵偃在一旁气不过,嘟嘟哝哝的道:“女红本就是姑娘打发时间的玩物而已,哪家姑娘会真的整日整夜的做的针线,又不是那些小门小户的人家!”
      
      以萧家的地位,萧源将来嫁的人家,无论是高嫁还是平嫁,想来婆家都不大会在意媳妇的女红的,毕竟萧家会陪嫁女红熟手过去,谁会要求当家刘夫人女红熟练?至于高嫁,那就是入宫为后了,当了皇后就更不需要女红如何出色了。
      
      “就你会说。”玉珥瞪了她一眼,捧着几个小匣子过来道:“姑娘,我刚刚还从里面翻出几盒你没用过的宫花,不如一起送过去?”
      
      萧源往匣子里望了一眼,里面全是她不喜的镶珠嵌玉的大堆纱宫花,她望了玉珥一眼,玉珥捧着匣子垂目恭敬的站着。萧源失笑,有什么意思?真是小家子气!“都给她们送去吧。”这也是玉珥的好意,她不赞同,也不会反驳。
      
      “是。”玉珥见姑娘没反驳,心里松一口气。
      
      灵偃也跟着玉珥一起退下,出了房门就追上对玉珥道:“我跟你一块去。”待两人走出萧源的院子后,灵偃幸灾乐祸道:“我这就给她把绣样送去,看她能不能做出这么精致的绣活,哼!”
      
      “瞧你那上不了台面的样!”玉珥没好气道,“什么‘你啊’、‘她啊’的!那是姑娘!”
      
      灵偃瞅着她手里的匣子不以为然道:“我们半斤八两!不然你怎么想着送宫花的?”那匣子宫花是自家姑娘新得,照着以往的惯例都是拿来送些不太相熟的外客的,哪里值得她那么兴师动众的翻出来,她根本就是想用来刺激四姑娘的。
      
      玉珥笑得温柔,“我只是觉得姑娘拿些我们闲时弄的绢花送礼,稍微轻了些,加上这种宫花才够看,外头做的绢花再精致,和内造的宫花到底不同。”
      
      “你就装吧。”灵偃撇嘴,跟着玉珥往其他几位姑娘房里送去。
      
      等玉珥和灵偃都走后,二姑娘对萧源道,“四丫头就是那性子,你别理她,回头我再去说说她。”二姑娘也没想到四姑娘居然这么胆大,或者说她不是胆大,而是无知。
      
      萧源一笑,她挺能理解四姑娘的心情的,爹爹在十几年前,曾经在冀州当过三年官,四姑娘他们就是那个时候有的,是罕见的龙凤胎,那时候正好祖母一场大病,龙凤胎出生后,祖母就开始病愈了,所以祖母夸了四姑娘和四少爷是有福气的人,加上五姨娘的哥哥又救了爹一命,家里就认了这两个孩子,五姨娘也有了一个名分。
      
      但那时候爹并没有把双胞胎送回江南,依然养在了冀州,在冀州任期满后,就回京了。那时双胞胎才出生不久,禁不起舟车劳顿,五姨娘就带着这对双胞胎留在了冀州,这么一留就是十二年,萧源估计要不是今年年初爹爹再次回冀州当官,这五姨娘母子三人这辈子都见不到爹了。
      
      爹此次回冀州,随行的只有六姨娘母女,之后又接了刘氏、她和大姐、二姐来冀州。刘氏到了冀州后,就派人把在京城的四姨娘母女接来了,又听说冀州还有一个五姨娘,便把他们母子三人也接来了。四姑娘在来萧家之前,肯定是唯我独尊惯了,一下子到了一个新地方,自己地位又一落千丈,也难怪心里会失衡。
      
      之前四姑娘的一些小举动,萧源是懒得计较,古代女子出嫁早,姐妹们之间也处不了几年了,等她们嫁人后,能不能见面还是一回事呢,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能过就过去了。但这不代表她可以纵容四姑娘一再冒犯自己,不然她在这个家就真的没话语权了,刘氏或许一直在等自己出手吧……
      
      萧源暗暗叹了一口气,多个继母真烦心,非要试探来、试探去的,“你费这个心思干嘛?找个嬷嬷去教她些规矩,等学好了再放出来不就行了。”那绣样就让她打发被关在院子里的无聊时间用吧。萧源偏头想到,过会让奶娘去吩咐嬷嬷们对四姑娘客气点,关几天就够了,她不是老巫婆,她们也不是容嬷嬷,她更没兴趣当四姑娘的老师,教她如何为人处事。
      
      二姑娘听到“嬷嬷、放出来”,顿时头皮一麻,在祖宅的萧家诸姐妹,除了萧源外,谁都尝过关在院子里,那种滋味,尝过一次,不会想再经历第二次的。二姑娘微微苦笑,也只有元儿才会一点都不在乎太太的感受,随口说这种惩罚方式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993693、秘密投的霸王票 ^_^
    ————————————————————————————
    很多读者文下都在嫡庶的关系,我这文是架空小白文,不考据,但在开坑的时候,关于嫡庶问题,我也稍微查了一点资料,跟大家分享、讨论下,也希望大家跟我一起八卦八卦(*^__^*) 嘻嘻……
    我查到的资料是这样的,整个魏晋南北朝,对姬妾和庶子女都比较严苛,不像明清时期,庶子还有继承权,但在大环境下,南方和北方也有些不同。
    北方,如读者所说的,嫡庶观念分的很清,《颜氏家训》上明确指出了,“河北鄙于侧出,不预人流,是以必须重娶。”很多家庭都是“嫡待庶若奴,妻御妾若婢”。
    比如北朝,社会上出现严重的轻视庶子的风气。庶生儿子不予入流,不录家籍,甚至不被举养。但大家也知道,北朝比较特殊,唔,整个上流社会都盛行怕老婆……姬妾的地位非常卑微,所以这种风俗其实婚姻制度的体现。
    有个宰相叫卢玄,生了五个儿子,但只有两个儿子计入族谱,剩下的三个因为庶出,族谱就干脆除名了。很多庶子因为“不预人流”,根本没有机会当官。史料上记载了好几个庶子,本身挺有才华的,但因为是庶子,一辈子不能当官,只能当个闲散人。
    但凡事都有特例,比如说三国时期的将领钟会、西晋时期的阮孚都是史料上注明的庶子,但那些人依然是一生官位显达,并没有由于庶孽而遭到任何歧视。钟氏为颖川高门、阮氏为陈留士族,地望均属河南。

    然而《颜氏家训》上也明确写出来了,“江左不讳庶孽,丧室之后,多以妾媵终家事”这段说就是说,南朝对庶子相对来说比较宽容,甚至有些人家让侍妾管家。
    在《南齐书》中记载的褚澄,就是庶子,尚宋文帝女庐江公主,拜为吴郡太守,后官至左中尚书,官运亨通。南齐初年朝廷重臣王俭也是庶子,尚宋明帝女阳羡公主。查不到这两个公主是否为嫡出,但我想就算是庶出,好歹也是公主,嫁给嫡出的世家子是绰绰有余的,两人尚公主,一来是说明他们才干好,二来说明南方对庶子相对比较宽容。
    王俭的孙子,王规也是庶出,他的叔叔还常说,“此儿吾家千里驹也”一个庶子能得家族如此重视,就算他再有才干,也是和南方士族不太重视嫡庶出生有关。
    琅邪王氏还有一个叫王固的人,他的嫡母是梁武帝的妹妹义兴长公主,他本来是庶出,但还是被视为公主所生,得以封侯,难道这样善待庶子,会让公主伤心,让皇帝愤怒?
    这样的例子,不仅王氏有,同样高门的谢氏、几个吴姓士族都有,大家兴趣的可以去查查看。这些资料可以看出南方士族对庶出的孩子,让庶出的孩子同嫡出享受一样受教育、当官的待遇,这些都不能算是特例了吧?家族对庶子都如此宽容,我想对庶女应该更宽容吧,毕竟女儿和儿子还是不同的。庶子如果没有嫡子,还有可能继承家业,而庶女不能继承家业,反而可以用来联姻。
    我文里设定萧家祖宅在江南,是南方,所以家里对庶子、庶女的态度相对来说,宽容许多,比如大姑娘、二姑娘在江南的时候,大部分时候还是和萧源一起受教育的,萧源也是叫她们姐姐的。还有以萧源所受的教育来说,她也不可能真正做到对待庶出的姐妹如奴婢一般。

    当然南方士族,“不讳庶孽”不等于不分别嫡庶。嫡、庶之间在继承权方面差别还是很大的。
    《世说新语》中写过,桓石虔就是庶子,家里人虽然也是叫他“郎”也就是少爷,但并没有被父亲承认身份,只是家人的尊称而已。《晋书》王恭传载,恭言“我有庶儿未举,在乳母家。”
    这情况和萧家几位庶子女的情况类似,庶出的二子、四子下人也是叫郎君的,但那也只是叫叫而已,四郎君也就是四姑娘的弟弟,甚至没有到过江南祖宅,更别说是入族谱了。二少爷,他的情况稍微好点,因为他的姨娘是嫡母的陪嫁丫鬟,他从小在祖宅长大,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有资格继承家业。
    我这文里的三姑娘、四姑娘和六姑娘的情况,她们都是庶出,是女主的父亲四处为官时候留下的庶女,萧珣并没有把这几人带回去,就让她们跟着姨娘和乳母生活,有嬷嬷教导,但那些只是她们姨娘请来的嬷嬷,和萧家出来的嬷嬷是不一样的,所以相对来说,她们的教养要比从小养在祖宅的大姑娘、二姑娘差很多,萧源对四姑娘是不在意,而四姑娘把这种不在意当福气。三姑娘和六姑娘比四姑娘稍微好一点的就是,她们姨娘的眼界要比五姨娘的眼界高些,因为她们出生和五姨娘不同,这些我都会在文后说的。
    萧源不可能和那些庶出的姐妹们一样,在书房里完全不顾身份的对骂,更不可能说出如那种“你是庶女,我是嫡女,我们身份不同”,因为她压根没这个感觉,她们本来就是不同的。只有自卑才会强调,萧源不自卑,所以她根本不会去想,也不认为四姑娘的地位会危及到她。所以对于四姑娘的有些挑衅,她会不在意,能过就过了,打个不是太恰当的比方,这和清代张英“让人三尺又何妨”这种感觉是差不多,站在了那个位置,就不会太在意某些得失了,因为他们不缺。几位庶女,她们相互看不顺眼,她们只会斗嘴,也只能斗嘴,而萧源不会参与这种事,但如果她有需要了,就会直接差遣嬷嬷去教训四姑娘,这就是身份上的差距。

    有人说我文里有写嫡庶不分、宠妾灭妻,嫡出子女和庶出子女是一样地位,我看了我发的这几章,看了几遍都没看出来我写过这种事,或许你们看的不是我的文吧。

    有读者举几个皇帝的例子,说是皇帝的生母不得册封,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我想直接在留言下回复你的,但是似乎JJ抽了,我只能在这里说一些。你举得例子都是庶子当了皇帝的史实,这也算是抬高了庶子的地位吧?
    李陵容、荀氏是外族人,谢玖出生屠夫之家,周贵人生平我没找到,但这些人有个共同点就是她们从一开始就是妾的身份,那时代妾本来就不能扶正,但并不代表她们是庶女,当然她们的出生,估计有些应该是嫡女吧,她们的父亲应该没法子养小老婆……
    而我文里没有出现让庶子继承家业,让姨娘扶正的内容,甚至没有姨娘和正室对喷,所以这些例子,不知道跟我文有什么关系?至于萧家庶女嫁给皇子当正妻,= =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写这个情节呢
    嫡就是嫡,庶就是庶,这点我文里写的很明白,我是说过,嫡女、庶女区别没有庶子那么大,在利益前提下,嫡女可以当妾,庶女也可以当皇后,历史上的确有这样的记载,就算是特例,不是也出现了吗?

    还有花开亲亲说姨娘的排行不对,说是正室和姨娘不应该相提并论,我回复过了,但似乎看不到我回复了,这里重新写一遍,关于姨娘叫法问题,我跟一个朋友讨论过,我们的都认为,姨娘不应该说大,不是说这和正室相提并论,而是要避开这个“大”字,就跟避讳的感觉差不多,不知道我想的对不对。我不是不想改成姓氏,但是想想要想五个姓,写的时候还要不弄错……好难啊o(╯□╰)o

    唉,突然觉得考据好沉重啊,人家这篇文明明只是架空小白文嘛,打滚~~~还有JJ抽的好厉害啊,呜呜,我都不能看大家留言了,自己回复的东西都看不到,太讨厌了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