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教妹

      六姑娘从书房出来后,就让丫鬟捧着笔墨纸砚去了刘夫人房里。刘夫人每次去禅恩寺进香的时候,都会带上一卷新抄的地藏经去菩萨面前供奉,目前这经书是大姑娘在抄,因夫人夸她字写得好看。六姨娘寻思大姑娘年纪也不小了,这两年肯定就要出嫁了,就让六姑娘苦练毛笔字,没事就跟着大姑娘一起去刘夫人佛堂里抄佛经,六姑娘苦练了几个月,一手小楷不说端庄,已经可以见人了。
      
      “容先生就是今早起来有些腹泻,吃上了一副药睡了一觉,现在精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估计休息上两天就能恢复了。”派去查探先生病情的仆妇隔着帘子在外间对正在念佛的夫人禀道。
      
      “你让厨房做些好克化的吃食给容先生送去,几位姑娘不是让人熬了银耳汤吗?你也一并送去,就说是姑娘们的心意。”刘夫人放下手中的佛经吩咐道。
      
      “是。”那仆妇领命下去。
      
      刘夫人下方六姑娘正在抄经,听刘夫人这么一说,放下毛笔,给刘夫人端了一盏蜂糖灵芝茶道:“太太,还是二姐想的周到,不然我们就听了三姐、四姐的话,直接派人去先生那里就闹笑话了。”
      
      “哦?你二姐说了什么?”刘夫人接过灵芝茶漫不经心的问。
      
      “当时四姐说要让丫鬟过去探望先生……”六姑娘一边给刘夫人揉腿一边将书房当时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末了她还仰头笑道:“四姐还夸了五姐房里的丫鬟手巧,那么漂亮的衣服都做得出来呢。”
      
      刘夫人微微一笑,轻啜了一口茶水,并不接话,大姑娘低头专心致志的抄写经书,似乎对外界发生的一切事都全然不知。
      
      六姑娘等了一会,见太太没说什么话,心里忐忑,面上也隐约露出了惧色,就怕太太责怪自己多话。
      
      刘夫人休息了一会,见大姑娘也把经书抄好了,便道:“时辰也差不多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六姑娘松了一大口气,和大姑娘一起退下了。
      
      两人出门后,六姑娘忐忑的望着大姑娘,“大姐,太太生气了吗?”
      
      大姑娘暗忖这六妹聪明是聪明,就是心术不正,爱走些旁门左道,这些——到底不是正道!她想了想劝道,“太太没生气,只是以后这些事你不用特地说给太太听。”太太难道还会不知道书房发生的事?再说让太太厌恶四姑娘又有什么用?太太什么事都决定不了!
      
      “但是——”六姑娘有些迟疑,这样不是就可以让太太更厌恶四姑娘了吗?
      
      大姑娘叹了一口气,从她来冀州至今,六姑娘一直很依赖自己,两人的姐妹缘分也是天生的,她年纪还小,有些事现在教起来还来得及,她拉着六姑娘的手,“六妹,我们虽然是姑娘家,但也要做到心胸磊落,有些事只要用眼睛看,用心记下就行了,不用说出来的。你想不然为什么我们有一双眼睛、一对耳朵,却只有一只嘴巴呢?四姑娘再不好,也有太太来教……”大姑娘一边走,一边低声教导着六姑娘,她们还算幸运的,五妹的性子宽厚大方,是拿她们当姐妹看待,不然她们的日子才是真正难过呢!
      
      六姑娘听得似懂非懂,但依然牢牢的把大姑娘的话记在心里,姨娘说了,大姑娘是长公主养大的,比她不知道要聪明多少倍,她和自己说过的话,一定要牢牢记在心里!
      
      等大姑娘、六姑娘走后,刘夫人慢慢的放下来茶盏,轻言细语的吐出了一句话:“真是上不了台面的蠢东西!”就为了一件衣服,争得连姑娘家的体面都不顾了。
      
      吴嬷嬷上前给刘夫人捶肩,柔声劝道:“夫人,姑娘们都还小,慢慢教就是了。五姑娘的那件衣服的确让人看着就眼热。”
      
      刘夫人放下茶盏,用帕子按着嘴角道:“你以为五姑娘身上那件衣服是普通的绣娘能做出来的?”
      
      “五姑娘那衣服很珍贵?”吴嬷嬷惊讶的问道,她是刘夫人的贴身丫鬟,五姑娘身上那件衣服,她虽没怎么仔细打量,但瞅着也不过是普通的绣花小袄吧?“五姑娘领扣上的那颗蓝宝石可真是少见。”吴嬷嬷补充道,那么透亮无暇的极品蓝宝石,一颗就够一般人吃喝一辈子了,寻常人家就是有钱买不到这么好的宝石。夫人陪嫁中也有一颗这样的蓝宝石,是老夫人送给夫人压箱底的宝贝。
      
      “你看那套绣花,线分的多细?那花瓣一层层叠上去,就算是熟手一天也顶多绣一两朵而已。”刘夫人缓声道,“别看她穿在身上是一色的,里面深深浅浅起码分了十来色,不然那么深的宝蓝色一色绣下来,再好看纹样都绣闷了,这样的绣娘,就是我们家也没有。”
      
      “啊。”吴嬷嬷小小的惊呼一声,刘家虽比不上萧家尊贵,可到底也是大姓士族,总不至于这么大一家子的绣娘都比不上五姑娘身边的那几个绣娘吧?
      
      “这本来就是苏绣技艺,我们家绣娘以蜀绣为主,不会也没什么稀罕的。其实最有意思的是五丫头那件衣服的剪裁。”刘夫人轻笑一声。“我仔细瞧了瞧她那身衣服,身上几乎看不出任何拼缝,真不知道那裁缝是怎么做出来的。”
      
      “夫人要是喜欢,同五姑娘说一声,五姑娘一向孝顺,定会把剪裁的法子告诉你的。”吴嬷嬷这才想起五姑娘的生母临安县主是江南大族吴郡顾氏的嫡女,想来陪嫁几个巧手的江南绣娘不是难事。
      
      “不用了。”刘夫人摇了摇头,打扮的再漂亮又如何?她又不是那些以色事人的姨娘!
      
      吴嬷嬷见夫人心如死灰的模样心里暗暗心酸,成亲那会,老爷也做得很狠心了,难怪夫人到现在都那么难受!她强撑起精神打趣道,“要是这样的话,四姑娘不是做不来那件衣衫了?”
      
      “衣衫?”刘夫人嘲讽一笑,“五姑娘性子敦厚,肯定会让小四如愿的。”不过一顿敲打也是难免的,身份不同,处事方式也不同,小四可以闹笑话,萧源绝对不会做这种上不了台面的事。刘夫人抿了抿发髻,现在就是看她用什么方式敲打这对母女了。想来应该不会亲自出面吧?不然就是笑话了!
      
      “你说老爷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提起了大姑娘的婚事?”刘夫人斜着身体靠在软枕同吴嬷嬷闲话。原来今天早上萧珣来刘夫人房里用膳,是同她商量大姑娘的婚事。
      
      “大姑娘今年也不小了,都十五岁了,现在定亲,等过完及笄,三书六礼走完,差不多都十七了,那时候嫁人刚好!等过了十八想嫁人就难了,老爷会着急大姑娘的婚事也是常事。”吴嬷嬷说道。
      
      刘夫人对吴嬷嬷的话不置可否,“卢大郎君的事王福打听清楚了吗?”王福是吴嬷嬷的男人,刚刚萧珣同她说过这件事后,她就让吴嬷嬷遣她男人出门打听卢家了。
      
      “打听到了,那位卢大郎君是范阳卢氏嫡系三房的嫡孙。”吴嬷嬷说道。
      
      “范阳卢氏的嫡支嫡子?”刘夫人微微挑眉,“怎么回事?”她原本还以为这位卢大郎君只和范阳卢氏沾边而已,想不到居然是范阳卢氏嫡子。范阳卢氏的嫡子怎么会想到娶庶女呢?哪怕大姑娘是萧家庶长女,又是长公主养大的。
      
      “我都让王福打听清楚了,大姑娘说亲的那位郎君,祖父是卢氏现任家主的嫡亲三弟,只可惜三十不到就去世,只留下两个嫡子。次子就是卢大郎君的父亲卢老爷,可惜卢老爷也是三十不到就生病去世了,只留下一子一女。卢老爷的娘子出自荥阳郑氏,卢老爷去世后,因舍不下儿女,就没有改嫁,把卢郎君独自抚养成人。”
      
      “听说这位卢大郎君才学极佳,本来早该成家立业了,但之前卢郎君的祖母崔老夫人身体不好,卢大郎君就弃了学业,同郑娘子一起,在崔老夫人身边日夜侍奉。后来老夫人去世,他又在老夫人墓旁结草为庐,守孝了一年,是范阳出名的大孝子。只可惜郑娘子为了供卢郎君读书,把自己的陪嫁都用的差不多了,实在无力置办卢大郎君的婚事,才把卢大郎君的亲事耽搁了下来。”吴嬷嬷把自己打听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卢大郎君现在是老爷府上的主薄之一,为人忠厚勤恳、心细如发,又侍母至孝,来冀州半年就靠俸禄租了一间民居,把母亲和妹妹都接来了。”吴嬷嬷说,“老爷还给了卢大郎君两个丫鬟,让她们伺候郑娘子呢。”
      
      “那卢大郎君今年几岁了?”刘夫人问。
      
      “三十二岁。”吴嬷嬷又想了想,补充道,“据说卢郎君因为读书太用功,还渺了一目。”她也想不通老爷怎么会看上一个不能当官的女婿,大秦明文规定,身患残疾者不得入仕,哪怕是士族也一样!
      
      “难怪。”刘夫人恍然,原来是这般情况,难怪范阳卢氏的嫡子嫡孙肯娶一个庶女,这门亲事倒是被大姑娘捡来的,“他把妹妹也接来了?难道他妹妹一直没嫁人吗?”卢郎君都三十二了,他妹妹年纪再小,也起码二十五岁以上了吧?
      
      “嫁人了,但前年守寡了,见郑娘子没人伺候,就回娘家伺候老母亲了。”吴嬷嬷说。
      
      “有生过孩子吗?”刘夫人有些疑惑,卢郎君这般的不好娶妻,卢娘子这样的,寡妇再嫁很容易吧?
      
      “没有。”
      
      刘夫人想了想,对吴嬷嬷吩咐道,“你去给郑娘子递个帖子,说是我约她去禅恩寺进香。”了解下未来的亲家的脾性也好,刘夫人虽说看不上几个庶女,可她们要是嫁的不好,或者在婆家闹了什么笑话,丢的也是她和萧家的脸。
      
      “是。”
      
      刘夫人同吴嬷嬷说了一会话后,就觉得有些倦了,刚想歪在炕上躺一会,就听门口有人来报,说老爷派人送东西过来。
      
    插入书签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