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船妇

      船上的骚动在半夜的时候结束,除了参与的家丁和霍家的将士外,没人确定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源也没多问,反正大家一切平安就好。不过自那天之后,船上的小厨房就彻底取消了,所有人的吃食都在一条船上做出来,连萧源都不例外。
      
      刘氏一开始还嫌弃大厨房烧的饭菜不好吃,说是没胃口,可萧沂不是萧源,只对前来回报的下人说了一句,“吃不下就不吃吧,饿得时候自然会吃。”
      
      下人自然不敢把这句话去回刘氏,好歹开了一个小灶给刘氏送了一碗蛋羹过去。刘氏开始还不肯吃,可饿了三天没见萧沂改决定,见萧源吃的也是大厨房的饭食,也就乖乖吃下去了。
      
      萧源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她这几天被奶娘压着休息,足足在床上睡了三天,睡的骨头都疼了,第四天萧沂都看不下去了,让人接了大姑娘她们过来陪她说话。
      
      “我们去船头玩毽球吧,老闷这里太无聊了。”六姑娘针线活做累了,揉着眼睛说。
      
      随着船队的,一路南下,气候也暖和了许多,姑娘们也不整天闷在船上了,偶尔也会去船头散散心,萧沂怕闷坏了妹妹,对大家这种举动也睁只眼闭只眼,反正她们出门都会带羃离的,船栏上有围了厚厚的幔帐,外人也看不到。
      
      “天天玩,你不腻啊!”三姑娘斜了她一眼。
      
      “那你说怎么办?”六姑娘嘟哝道。
      
      四姑娘细声细气的说:“女孩子本来就该贞静些,哪有大家闺秀天天出去打毽球的!六妹还是多做些女红较好。”
      
      六姑娘冷哼,“我们又不是那些小门小户的女孩子,要靠才艺女红扬名,本就是打发时间的消遣而已,四姐也不用太精心了。”
      
      这些天六姑娘一直跟着大姑娘,算是看清了,大姐、二姐和五姐,看上去似乎琴棋书画女红样样都学,其实不过只是当打发时间的消遣而已,除了自己喜欢的,余下的根本没用心学。大姐也和她说过,这些东西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要学会为人处事的道理,让她记得要多看多听少说。
      
      四姑娘皮笑肉不笑的说,“六妹说错了,人总要未雨绸缪的,女红什么的本不重要的,只是万一将来没人帮你做衣服,你要是自己也不会,那就麻烦了!”看到大姑娘这几天在厨房里做饭,她幸灾乐祸的同时,又隐约担忧,连大姐都嫁了这样的人家,不知道将来老爷会把她许给什么样的人家。
      
      “你!”六姑娘气得直瞪眼,她摆明了就说大姐!
      
      二姑娘、三姑娘和萧源听了微微蹙眉,大姑娘眉眼都没抬,专心的绣着荷包,她的嫁妆已经差不多全绣好了,就剩下结婚时用的荷包了。
      
      “大姐,我这里还有好几个新作的荷包,你拿去吧,别做的太累了。”萧源将二十多个精致的小荷包递给大姑娘。
      
      “五妹,多谢了。”大姑娘也不客气,含笑将荷包收下,除了四姑娘外,连最小的六姑娘都帮她绣了十来个小荷包了。
      
      “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船头走走吧。”二姑娘提议,“不玩毽球,也可以去散散心。”
      
      这时船体一阵轻微晃动,又靠岸了吧?大家都没有怎么奇怪,基本上船队每隔两三天就要停靠几个时辰,补充些物资之类的。
      
      “卖胭脂水粉哎——卖鲜花哎——”婉转的女声响起,是游走在大船间的小商船。
      
      “不如让那个婆子上来吧。”四姑娘提议,“看看她有什么新鲜的事可以跟我们说的。”本来那种小商船上的东西她们谁也看不上,可船上实在太无聊了,有件事打发时间也是好的。
      
      前几天萧沂也叫了几个船妇上来让她们买点小东西,所以大家都没有反对,大姑娘的奶娘方氏出去喊船妇上来。那船妇年约二十多岁,身材窈窕,略有几分姿色,她摇着小船一边叫卖,一边对着站在船头的轻浮浪子抛着媚眼。
      
      “你有什么东西?”大姑娘的奶娘方氏站在船头问着那船妇,见她轻浮的举动,忍不住皱眉。
      
      船妇见多识广,见来人虽是下人装束,可是用灰色的锦缎制成的,双手十指尖尖,比她见过的知县娘子还柔嫩,气质看起来跟官夫人差不多的,就知道这户人家来历不凡,忙堆笑说道:“太太,我这里胭脂水粉、鲜花、珠钗……什么都有!”
      
      方氏弯腰瞅了一眼,见那些东西质地不错,做工也算精致,还有不少时新货,便点头道,“带些好东西跟我来吧!”
      
      “是!”船妇忙带上自己最好的东西,就要登船。
      
      “喂,你给我过来!”隔壁船上一名十来岁,长相俏丽的小丫鬟叉着腰对船妇说。
      
      “这——”船妇怔了怔,随即对那丫鬟道:“这位姐姐慢等,奴家送了这家的货,马上就来。”
      
      “废话什么!快过来,把我家奶奶伺候舒服了,少不了你赏银!”小丫鬟不耐烦的说。
      
      “这——”船妇有些手足无措。
      
      方氏不想为难那船妇,更不想和那小丫鬟一般见识,反正这边也不止一条商船,她转身就想喊另一条小船,那船妇对小丫鬟陪笑道:“这位姐姐,奴家虽不认字,也知道凡事有先来后到,我——”
      
      “屁个先来后到,我家奶奶让你过去,你就过去!知道我家老爷是谁吗!”小丫鬟冲着船妇一顿大骂,随即指着方氏的鼻子骂道:“看什么看!还不滚回你那狗窝去!”
      
      方氏听得脸皮跳了跳,自从她当上大姑娘奶娘之后,还没这么被人指着鼻子骂过呢!不过她是有分寸的人,不想在这里惹事,再说姑娘们还等着玩呢!“你过来。”她对另一艘商船喊道。
      
      “放肆!”随着一声巴掌声,刚刚趾高气扬的小丫鬟被一名粗壮的男子拍了一巴掌,倒在了船头不省人事。
      
      方氏和几个船妇都愣住了,方氏看着那小丫鬟,觉得自己脸都疼了,萧家家规虽严,也没这么随意打骂过奴婢。船头走出来几人,为首一位貌似管家的男子冲着方氏拱手笑道:“御下不严,让这位娘子见笑了。”
      
      方氏回了一个礼,“管事多礼了。”
      
      “娘子,我——”两位被方氏喊过来的船妇担心方氏只要对方,不要自己。
      
      方氏道:“都上来吧,少不了你们打赏的。”
      
      “多谢娘子!”两人欣喜的爬上了船。
      
      “这位娘子。”管家唤道,“不知府上可有管家,我家大人写了一封拜帖,想约府上霍老爷一叙。”
      
      “霍老爷。”方氏愣了愣,才想起为了避免江盗,一路上挂的都是霍家的旗帜,“管事稍候。”方氏随手唤了一个家丁让他去叫萧家的管事,这些事不是她该管的,不过想来自家郎君也没有闲心去见一个小小的寒门官员。
      
      方氏是老持稳重的,不然也不会被长公主看中做大姑娘的奶娘,她见那两名船妇举止轻浮,并没有带她们去见姑娘们,而是让她们把东西交上,又丫鬟们送进去给姑娘们挑选。
      
      两名船妇也是见过世面的,可到了船舱里,居然连脚都不敢下,因为地板上铺着素雅华贵的地衣,那地衣两人也是见过的,被她们县里的县官娘子铺在炕上当床垫的,这已经被大家传为县官家里可以何等华丽,可这户人家居然就这么大喇喇的铺在地上。房里静的连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她们两人呼吸都放轻了,手脚更是像没地方摆一样。
      
      “这个娃娃不错。”四姑娘指着一个活灵活现的泥娃娃笑着说,“给我包起来。”
      
      萧源对这个没兴趣,又厌恶四姑娘刚刚出言刺激大姑娘,有心不理她,回头对二姑娘说,“既然停船了,我们不如下去钓鱼吧。”萧源在船舱开了一间游戏间,萧沂凑趣给她送了几杆鱼竿过来,让她钓着玩。
      
      “好。”二姑娘拉着大姑娘问,“大姐你去吗?”
      
      “好。”大姑娘涵养再好,也恼四姑娘出言讥讽自己未来的夫家,干脆丢了针线活拖着三姑娘、六姑娘一起去船舱钓鱼,气得四姑娘掀手就要把丫鬟送上来的东西打翻,幸好丫鬟眼明手快的移了一下,“四姑娘,息怒!”
      
      四姑娘恨恨的跺脚,转身就往外头走。
      
      “四姑娘,你去哪里?”丫鬟们忙围了四姑娘,但四姑娘快手掀起帘子,一股脑的冲了出去,抬眼就见两个船妇畏缩的站在舱里,心头火气,张嘴就要骂,“你们——”
      
      “四姑娘,你要回房休息吗?三郎君在看书,你从内房走吧。”方氏不冷不热的说道。
      
      四姑娘这才想起三哥就在边上的船舱里,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勉强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给她们些银子,打发她们回去吧。”
      
      “是。”
      
      两个船妇听了大喜,忙给四姑娘磕头,四姑娘见两人如此,心里颇是自得,“乏了,我们走吧。”
      
      “是。”
      
      、
      、
      、
      
      “左大人?”萧沂正在练字听到有人送拜帖过来,不在意的说:“没听过,回了。”
      
      “郎君,他们把我们当霍家人呢。”管家说。
      
      “哦,那就给梁大哥送去吧,兴许是他认识的。”萧沂说。
      
      “是。”
      
      梁肃翻看着拜帖,“我有要事在身,不便耽搁,下回有空再叙。”梁肃和左勇毅一起公事过三年,此人做派梁肃一向不是很喜欢,也懒得应付他。梁肃虽是庶子,可也是官宦弟子出生,这左勇毅却是普通的兵户出生,靠着一身的武艺和不怕死的冲劲挣了一个官位。
      
      “是。”
      
      “大人,这萧家也太看不起人!”左勇毅的船舱里,一名幕僚气愤的说,“论官职、论资历,您哪点比不上梁肃?”
      
      左勇毅望着手中的回帖,不做声。
      
      “老爷,人来了。”管家恭敬的说道。
      
      “让她们进来。”左勇毅淡淡的说,他声音清越柔和,语调不紧不慢,让人听了很舒服。
      
      “是。”下人领着两名战战兢兢的船妇走了进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还是在路上,下一章就到江南了,我想了想还是这章做免费章节放出来,虽然不是V章,但还是算第一更。
    四十章我还在写,字数可能会稍微多一点,应该在五千上下,三更我估计没法子了,不过我昨天也更了五千多,这两天加起来,也算三更,对不对?^_^
    江南会出现几个新人物,有萧源的恩人,也有仇人,冀州提到的各种人物也会出场的
    船上的骚动在半夜的时候结束,除了参与的家丁和霍家的将士外,没人确定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源也没多问,反正大家一切平安就好。不过自那天之后,船上的小厨房就彻底取消了,所有人的吃食都在一条船上做出来,连萧源都不例外。
    刘氏一开始还嫌弃大厨房烧的饭菜不好吃,说是没胃口,可萧沂不是萧源,只对前来回报的下人说了一句,“吃不下就不吃吧,饿得时候自然会吃。”
    下人自然不敢把这句话去回刘氏,好歹开了一个小灶给刘氏送了一碗蛋羹过去。刘氏开始还不肯吃,可饿了三天没见萧沂改决定,见萧源吃的也是大厨房的饭食,也就乖乖吃下去了。
    萧源对这件事一无所知,她这几天被奶娘压着休息,足足在床上睡了三天,睡的骨头都疼了,第四天萧沂都看不下去了,让人接了大姑娘她们过来陪她说话。
    “我们去船头玩毽球吧,老闷这里太无聊了。”六姑娘针线活做累了,揉着眼睛说。
    随着船队的,一路南下,气候也暖和了许多,姑娘们也不整天闷在船上了,偶尔也会去船头散散心,萧沂怕闷坏了妹妹,对大家这种举动也睁只眼闭只眼,反正她们出门都会带羃离的,船栏上有围了厚厚的幔帐,外人也看不到。
    “天天玩,你不腻啊!”三姑娘斜了她一眼。
    “那你说怎么办?”六姑娘嘟哝道。
    四姑娘细声细气的说:“女孩子本来就该贞静些,哪有大家闺秀天天出去打毽球的!六妹还是多做些女红较好。”
    六姑娘冷哼,“我们又不是那些小门小户的女孩子,要靠才艺女红扬名,本就是打发时间的消遣而已,四姐也不用太精心了。”
    这些天六姑娘一直跟着大姑娘,算是看清了,大姐、二姐和五姐,看上去似乎琴棋书画女红样样都学,其实不过只是当打发时间的消遣而已,除了自己喜欢的,余下的根本没用心学。大姐也和她说过,这些东西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要学会为人处事的道理,让她记得要多看多听少说。
    四姑娘皮笑肉不笑的说,“六妹说错了,人总要未雨绸缪的,女红什么的本不重要的,只是万一将来没人帮你做衣服,你要是自己也不会,那就麻烦了!”看到大姑娘这几天在厨房里做饭,她幸灾乐祸的同时,又隐约担忧,连大姐都嫁了这样的人家,不知道将来老爷会把她许给什么样的人家。
    “你!”六姑娘气得直瞪眼,她摆明了就说大姐!
    二姑娘、三姑娘和萧源听了微微蹙眉,大姑娘眉眼都没抬,专心的绣着荷包,她的嫁妆已经差不多全绣好了,就剩下结婚时用的荷包了。
    “大姐,我这里还有好几个新作的荷包,你拿去吧,别做的太累了。”萧源将二十多个精致的小荷包递给大姑娘。
    “五妹,多谢了。”大姑娘也不客气,含笑将荷包收下,除了四姑娘外,连最小的六姑娘都帮她绣了十来个小荷包了。
    “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船头走走吧。”二姑娘提议,“不玩毽球,也可以去散散心。”
    这时船体一阵轻微晃动,又靠岸了吧?大家都没有怎么奇怪,基本上船队每隔两三天就要停靠几个时辰,补充些物资之类的。
    “卖胭脂水粉哎——卖鲜花哎——”婉转的女声响起,是游走在大船间的小商船。
    “不如让那个婆子上来吧。”四姑娘提议,“看看她有什么新鲜的事可以跟我们说的。”本来那种小商船上的东西她们谁也看不上,可船上实在太无聊了,有件事打发时间也是好的。
    前几天萧沂也叫了几个船妇上来让她们买点小东西,所以大家都没有反对,大姑娘的奶娘方氏出去喊船妇上来。那船妇年约二十多岁,身材窈窕,略有几分姿色,她摇着小船一边叫卖,一边对着站在船头的轻浮浪子抛着媚眼。
    “你有什么东西?”大姑娘的奶娘方氏站在船头问着那船妇,见她轻浮的举动,忍不住皱眉。
    船妇见多识广,见来人虽是下人装束,可是用灰色的锦缎制成的,双手十指尖尖,比她见过的知县娘子还柔嫩,气质看起来跟官夫人差不多的,就知道这户人家来历不凡,忙堆笑说道:“太太,我这里胭脂水粉、鲜花、珠钗……什么都有!”
    方氏弯腰瞅了一眼,见那些东西质地不错,做工也算精致,还有不少时新货,便点头道,“带些好东西跟我来吧!”
    “是!”船妇忙带上自己最好的东西,就要登船。
    “喂,你给我过来!”隔壁船上一名十来岁,长相俏丽的小丫鬟叉着腰对船妇说。
    “这——”船妇怔了怔,随即对那丫鬟道:“这位姐姐慢等,奴家送了这家的货,马上就来。”
    “废话什么!快过来,把我家奶奶伺候舒服了,少不了你赏银!”小丫鬟不耐烦的说。
    “这——”船妇有些手足无措。
    方氏不想为难那船妇,更不想和那小丫鬟一般见识,反正这边也不止一条商船,她转身就想喊另一条小船,那船妇对小丫鬟陪笑道:“这位姐姐,奴家虽不认字,也知道凡事有先来后到,我——”
    “屁个先来后到,我家奶奶让你过去,你就过去!知道我家老爷是谁吗!”小丫鬟冲着船妇一顿大骂,随即指着方氏的鼻子骂道:“看什么看!还不滚回你那狗窝去!”
    方氏听得脸皮跳了跳,自从她当上大姑娘奶娘之后,还没这么被人指着鼻子骂过呢!不过她是有分寸的人,不想在这里惹事,再说姑娘们还等着玩呢!“你过来。”她对另一艘商船喊道。
    “放肆!”随着一声巴掌声,刚刚趾高气扬的小丫鬟被一名粗壮的男子拍了一巴掌,倒在了船头不省人事。
    方氏和几个船妇都愣住了,方氏看着那小丫鬟,觉得自己脸都疼了,萧家家规虽严,也没这么随意打骂过奴婢。船头走出来几人,为首一位貌似管家的男子冲着方氏拱手笑道:“御下不严,让这位娘子见笑了。”
    方氏回了一个礼,“管事多礼了。”
    “娘子,我——”两位被方氏喊过来的船妇担心方氏只要对方,不要自己。
    方氏道:“都上来吧,少不了你们打赏的。”
    “多谢娘子!”两人欣喜的爬上了船。
    “这位娘子。”管家唤道,“不知府上可有管家,我家大人写了一封拜帖,想约府上霍老爷一叙。”
    “霍老爷。”方氏愣了愣,才想起为了避免江盗,一路上挂的都是霍家的旗帜,“管事稍候。”方氏随手唤了一个家丁让他去叫萧家的管事,这些事不是她该管的,不过想来自家郎君也没有闲心去见一个小小的寒门官员。
    方氏是老持稳重的,不然也不会被长公主看中做大姑娘的奶娘,她见那两名船妇举止轻浮,并没有带她们去见姑娘们,而是让她们把东西交上,又丫鬟们送进去给姑娘们挑选。
    两名船妇也是见过世面的,可到了船舱里,居然连脚都不敢下,因为地板上铺着素雅华贵的地衣,那地衣两人也是见过的,被她们县里的县官娘子铺在炕上当床垫的,这已经被大家传为县官家里可以何等华丽,可这户人家居然就这么大喇喇的铺在地上。房里静的连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她们两人呼吸都放轻了,手脚更是像没地方摆一样。
    “这个娃娃不错。”四姑娘指着一个活灵活现的泥娃娃笑着说,“给我包起来。”
    萧源对这个没兴趣,又厌恶四姑娘刚刚出言刺激大姑娘,有心不理她,回头对二姑娘说,“既然停船了,我们不如下去钓鱼吧。”萧源在船舱开了一间游戏间,萧沂凑趣给她送了几杆鱼竿过来,让她钓着玩。
    “好。”二姑娘拉着大姑娘问,“大姐你去吗?”
    “好。”大姑娘涵养再好,也恼四姑娘出言讥讽自己未来的夫家,干脆丢了针线活拖着三姑娘、六姑娘一起去船舱钓鱼,气得四姑娘掀手就要把丫鬟送上来的东西打翻,幸好丫鬟眼明手快的移了一下,“四姑娘,息怒!”
    四姑娘恨恨的跺脚,转身就往外头走。
    “四姑娘,你去哪里?”丫鬟们忙围了四姑娘,但四姑娘快手掀起帘子,一股脑的冲了出去,抬眼就见两个船妇畏缩的站在舱里,心头火气,张嘴就要骂,“你们——”
    “四姑娘,你要回房休息吗?三郎君在看书,你从内房走吧。”方氏不冷不热的说道。
    四姑娘这才想起三哥就在边上的船舱里,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勉强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给她们些银子,打发她们回去吧。”
    “是。”
    两个船妇听了大喜,忙给四姑娘磕头,四姑娘见两人如此,心里颇是自得,“乏了,我们走吧。”
    “是。”



    “左大人?”萧沂正在练字听到有人送拜帖过来,不在意的说:“没听过,回了。”
    “郎君,他们把我们当霍家人呢。”管家说。
    “哦,那就给梁大哥送去吧,兴许是他认识的。”萧沂说。
    “是。”
    梁肃翻看着拜帖,“我有要事在身,不便耽搁,下回有空再叙。”梁肃和左勇毅一起公事过三年,此人做派梁肃一向不是很喜欢,也懒得应付他。梁肃虽是庶子,可也是官宦弟子出生,这左勇毅却是普通的兵户出生,靠着一身的武艺和不怕死的冲劲挣了一个官位。
    “是。”
    “大人,这萧家也太看不起人!”左勇毅的船舱里,一名幕僚气愤的说,“论官职、论资历,您哪点比不上梁肃?”
    左勇毅望着手中的回帖,不做声。
    “老爷,人来了。”管家恭敬的说道。
    “让她们进来。”左勇毅淡淡的说,他声音清越柔和,语调不紧不慢,让人听了很舒服。
    “是。”下人领着两名战战兢兢的船妇走了进来。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