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弃船

      “姑娘,你怎么出来了?”仆妇惊慌的说,“您快回舱里吧,火马上就灭了。”
      
      就在仆妇说话的当口,大船已经被大火波及,幸好下人们早有准备,一股脑的将舀起的湖水浇上去,火很快就灭了!不过既便是这样,也把几名姑娘吓得够呛!
      
      “你们快把那条船开走!”三姑娘惊声尖叫,“再下去我们的船都要着火了!”
      
      “等等!”吴嬷嬷几乎是气急败坏的说,“那船上有我们的衣服呢!还有——”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萧源打断了。
      
      “让救火的人全部回来,铁链砍断,快把这艘船远远的推出去!”萧源径直对仆妇下令道,“快!”大冬天的,又是在江上,火能烧的那么大,不是船上有易燃品,就是有心人故意放火,万一火扑灭不及,不仅小船上的下人性命有危险,连他们这艘大船也会波及的!
      
      “五姑娘!就因为这艘小船最靠近大船,所以上面的东西,全是最贵重的!”吴嬷嬷哀求的说,“船上不仅有缂丝的衣服,还有您的金器呢!烧掉了,损失就大了!”随即她又指着那些下人骂道:“都是死人吗!连救火都不会!”
      
      原本正在解铁链子的下人手顿时停住了,要是真如吴嬷嬷说的,这艘小船可沉不得!
      
      “再贵重也是死物,哪里比得上人命重要!”萧源理都没理吴嬷嬷,“快!把铁链解开,所有人弃船,没见那船要沉了吗?有什么损失,一切我来负责!”萧源说的很豪气,她也有豪气的本钱,要论名下的财产,她比萧泽和萧沂还多。当然等大哥、三哥继承家业了,就比她多多了。
      
      “还不照着姑娘的话做!”萧沂的声音传来。
      
      “三哥!”萧源转身就见萧沂大步流星的走来,身后跟着不少人,还有不少人驶着小船围了上来。
      
      “元儿,发生什么事了?”萧沂打量了妹妹一下,见她毫发无伤,心就放下了。
      
      “一条小船着火了,具体我也不清楚,等他们上来了再问。”萧源对着萧沂眉眼弯弯一笑,“三哥,你来的好快!”
      
      “你出事了,我能不来吗?”萧沂皱了皱眉头,今天接连发生的两件事,让他觉得有点不寻常。
      
      她扫了一眼围上来的人,有些人装束明显和萧家的家丁不同,就知是霍家派来的将士,梁肃拎着一柄巨斧,正大步走来,萧源屈身行礼,“梁大哥。”
      
      “五姑娘不必多礼。”梁肃望着下人们手忙脚乱解铁链的样子,沉声道:“都上来!”
      
      下人一呆,萧沂立刻吩咐道:“都上来!”
      
      亲兵们熟练的将下人们一个个的拉了上来,两个士兵带着巨斧下去,挥起巨斧对准铁链直接砍了下去。
      
      “当当”几声,火花四溅,铁链很快在两人的暴力破坏下断了,两人砍断了铁链,依然没有上岸,而是不顾危险的将几乎变成一团火球的小船远远的驶开。
      
      萧源紧紧的拉着萧沂的衣摆,紧张的注视着水面,萧沂轻轻的拍着妹妹的手,柔声安慰道:“没事的,一会就好。大船上下人们虽时刻防备着,也明显被烧裂了几道裂痕,萧沂脸色微沉。
      
      梁肃也道:“我这两个兄弟从小在江边长大,水性极好,五姑娘不用担心。”他又对萧沂说,“明天中午就到一个渡口了,现在先暂时补救一下。只是贵重物品,人员还是搬到其他船上去的为好。”大船到底不是小船,不能说弃就弃。
      
      萧沂阴着脸说:“没有听到梁郎君说的话嘛?还不照做!”
      
      “是!”下人们连忙动了起来。
      
      “把五姑娘的东西搬到我船上去。”萧沂冷声道。
      
      “郎君这不妥吧?而且舱房也不够。”祝氏吞吞吐吐的说,毕竟萧沂和梁肃住在一起,萧源一个姑娘待在全是男人的船上不到好吧。
      
      “船上所有女眷,不管身份,三人一间房,没我允许,以后谁也不许随意出房门!如有违者,不管身份,全部给我丢船舱里去。”萧沂径直吩咐道。
      
      萧沂的命令让几位姑娘和吴嬷嬷一下子涨红了脸,萧沂这条命令就针对萧家其她几位姑娘和刘氏说的。萧沂可不管她们会怎么想,他板着脸对萧源说:“你也是一样,没我吩咐,不许外出。”
      
      萧源不敢在这个时候轻触哥哥虎须,连忙点头答应,她有些闷闷的低下头,内院之事本来就是该她管的,结果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要哥哥帮着处理。
      
      “五姑娘,这件事有些蹊跷,那些下人可以让我来问吗?”梁肃见萧源神色懊恼,忙打圆场道。
      
      “好。”责问并不是萧源擅长的,她很乐意教给有经验的人,她也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萧沂见妹妹闷闷不乐,暗悔对刚刚对她太凶了,解下大麾披在妹妹身上,“冷不冷?”萧沂暗自思忖着,一会定要好好哄哄她。
      
      “不冷。”萧源摇头,不过还是将大麾裹了裹。
      
      梁肃低声吩咐亲兵将他和萧沂住的大船用幔帐隔成两半,甲板的舱房全部空了出来让萧源和丫鬟们住,亲兵和男仆分往船舱和小船上住,将大船一大半的空间留给了萧源见哥哥和梁肃这么兴师动众,难免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好说什么,大秦民风再开放,没到可以容忍一个女孩子,单独和一群男人主在一起的地方。
      
      “梁大哥,真是抱歉了,让你这么兴师动众。”萧沂见梁肃也搬走了铺盖,不由感激的道谢。
      
      “这算什么。”梁肃不在意的拍拍他的肩膀,“还有明天靠岸后,我们再把船调整一遍就好了。”
      
      “对。”萧沂原想着铁链绑起来,船会安全些,但没想到会出现小船走水这种事!他眼神微暗,看来内宅的管理是越来越松散了!是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这时小船上的下人们已经被亲兵押了过来,萧沂和梁肃对视一眼,梁肃转身先去了他们所在那艘船,留下萧沂处理萧家内事。
      
      “那就是萧家五姑娘吗?长得还真漂亮!再过几年一定是个大美人!”
      
      “是啊!就跟玉琢一样的!这大家闺秀果然就是和寻常的女孩子不同!”
      
      亲兵们嘀嘀咕咕的说着,梁肃听到了回头神色平静的望了他们一眼,几人忙面色一正,“郎君,这萧五姑娘看起来娇滴滴的,想不到居然能狠下心弃了那条船,啧啧,听说船上有不少缂丝衣服呢!”
      
      “是啊!不愧是士族贵女啊!”
      
      “以后别让我听到外面有一个字是议论五姑娘的。”梁肃说话的语气不严厉,却让将士们心下一凛。
      
      “是!”大家再也不敢胡乱议论了。
      
      “把那些下人全部绑起来送到下面船舱去。”梁肃吩咐道。
      
      “是。”
      
      梁肃若有所思的望着那条离萧家船队不是太远的那艘大船,船上的旗帜上赫然写着“左”字,是左勇毅吗?听说他当了吴郡新任参军,梁肃思忖着弯腰进了船舱。
      
      、
      、
      、
      
      “大人,想不到这次霍家居然让梁肃亲自护送萧家人。”不远处左家的大船上,一名中年文士略带诧异的说。
      
      “梁肃武功高强,霍行允想巴结萧家,让梁肃来护送也正常。”左勇毅站在船窗口,默默的望着萧家众人的一举一动。
      
      中年文士摇头,“霍行允手下武艺出众的将士不在少数,如果只是寻常的结巴,他手底那几位家臣就足够了,哪里需要梁肃亲自护送。”梁肃可是霍行允的心腹爱将,又是内书左侍郎的儿子,身份绝不一般。
      
      “你的意思是霍家和萧家达成了什么协议?”左勇毅回头诧异的望着文士,“不会吧,毕竟士庶不相交。”
      
      文士轻抚长须,“萧家行事向来肆无惮忌。”当年萧逸可以让嫡长女嫁给先帝,甚至还让儿子娶了胡族勋贵之女为妻,比起其他士族来,萧家对士庶之分,似乎没有那么明显,“大人,明天会有一个大渡口,萧家肯定会在渡口暂时休息,这对大人来说是个好机会。”文士提议道。
      
      “再说吧。”左勇毅淡淡一笑,“萧家人,可是傲气的很。”送上去的,估计他们也不稀罕,这也是左勇毅对刚刚一幕袖手旁观的缘故,再说以梁肃的能力,也不需要他来插手。
      
      、
      、
      、
      
      “元儿,你没事吧!”二姑娘脸色发白的上前握住萧源的手,“刚刚这么危险,你怎么敢出去!”
      
      萧源无奈的一笑,她不出去,等着那些下人闹出大事不成?
      
      “五姐,刚刚那船上大多数都是太太的东西。”六姑娘欲言又止的说。
      
      “太太?”萧源怔了怔,“不是说是我们的衣服吗?”
      
      “我们的衣服都在后面,这里面是太太的私房……”六姑娘怯生生的说。
      
      萧源大汗,揉了揉眉头,希望刘氏不要刺激太过,刘家人对金钱似乎有种特别偏爱。不过听说那船上全是刘氏的私房,她也松了一口气,刘氏当初陪嫁的嫁妆单子她是见过的,值钱的东西不多,就算全陪了也没多少钱,再说这个钱也轮不到她来出,有爹爹呢……
      
      “元儿,你先回去休息。”萧沂懒得听这些闲话,半强迫的逼着萧源去休息,“太太那边,我会去解释的。”
      
      “可是——”萧源有些担心三哥会不会火上加油。
      
      “没有可是,你已经累了。”萧沂不想妹妹路上生病。
      
      “好。”萧源的确很累,也不强撑,正好下人们先把萧源的卧室收拾了出来,她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躺在床上合眼就睡了。
      
      、
      、
      、
      
      “砰!”刘氏手中的茶盏落地,“你说什么?”
      
      “夫人,绑在大船边上的那条小船着火了,三郎君下令弃了,他说夫人一切损失都从公中报账。”萧沂派来的丫鬟一丝不苟的禀告道。
      
      刘氏只觉得眼冒金星,一口气堵着心口,不上不下的,吴嬷嬷见她情况不好,连忙给她揉胸,“夫人,夫人!”吴嬷嬷本来就在犹豫怎么和夫人说,船被姑娘弃了,想不到郎君已经派人过来解释了。
      
      “咳咳——”刘氏咳了两声,勉强挥手让丫鬟下去,泪水不由自主的跟着落了下来了,“阿芸,你说我怎么这么命苦!”刘氏的确心疼她那船私房,不然也不会坚持让那条小船跟着大船走了!
      
      “夫人。”吴嬷嬷哭着跪下,“你可要保重身体啊!郎君不是说了嘛,一切损失都是公中报账!”
      
      刘氏有苦说不出,那条船上她借口装的全是自己的嫁妆,可里面有不少是到了萧家后赚到的私房钱,这些钱她又怎么好走公中?刘氏也不是贪钱的人,但她是填房,嫡妻身份高贵,又有两个嫡子,将来萧家的家业定是归他们的,她的孩子能分到半口汤就不错了,如果她现在不为孩子打算,儿子将来怕是连娶媳妇的钱都没有。
      
      吴嬷嬷是刘氏的心腹,当然知道刘氏的苦楚,她凑到吴氏耳边说:“陪嫁也是夫人的私房,就算有嫁妆单子,可谁也不会真把私房写在嫁妆单子上。”
      
      刘氏目光闪了闪,“但是我写了多少,不是让人知道我有多少私房了吗?”
      
      吴嬷嬷道,“这件事三郎君嘴上说是从公中走,可定是从私底下给的,我想这件事除了老爷和郎君外,也没其他人会知道。”无论是萧珣,还是萧泽、萧沂,甚至萧源,都不会去贪图刘氏那份嫁妆吧?
      
      刘氏听得心头一动,也对!她这点身价根本入不了萧家父子的眼界,他们指缝里流出来一点,就够她的几倍嫁妆了!“你去把我的礼单拿出来的,我们好好算算,这次损失了多少。”
      
      “是。”吴嬷嬷见刘氏心情大好,也放松下来,夫人这怀胎艰难,吴嬷嬷心知肚明,夫人有机会怀上这么一次,不一定有机会怀上第二次了,所以这个孩子一定不能掉了,她是千方百计的哄着夫人心情舒畅。
      
      她刚出舱门,就发现甲板上站了两个家丁,“你们怎么上船!”她惊声问道。
      
      “郎君说船上地方小,出事很容易抢救不及,让我等轮班值勤。”家丁恭敬的说。
      
      “哦。”吴嬷嬷见家丁只在甲板上走动,也没多说什么,回房拿了嫁妆单子,同刘氏絮絮的商量应该怎么写那张报损的单子。
      
      、
      、
      、
      
      “姑娘还没醒吗?”祝氏轻手轻脚的走进船舱,萧源已经睡了一下午了。
      
      正在做针线活的玉珥起身,摇了摇头,“奶娘,要不要叫醒姑娘?她午饭就没多吃呢。”
      
      “再等等吧!”祝氏悄声说,“我让辛夷去熬粥。”说着她退出了船舱,刚出房门,迎面就和布儿撞上了!两人身体晃了晃,眼看就要摔倒,祝氏手快,一把抱住她,低声呵斥道:“毛毛躁躁的干什么?姑娘还在睡呢!”
      
      布儿惊魂未定,听祝氏这么一说,忙压低声音说:“奶娘,郎君让你和玉珥、灵偃姐姐,守着姑娘,别让姑娘出舱门。”
      
      祝氏脸色一白,惊惶的问,“出了什么事了?”
      
      布儿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知道郎君和梁郎君询问了几个下人后,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然后郎君让家丁们一条条的船查什么,好像连夫人都惊动了!”
      
      祝氏道:“我知道了,你去叫灵偃过来。”
      
      “是。”
      
      “出了什么事了?”祝氏等人手脚很轻,但外头动静很大,萧源睡了一下午,本就有点醒了,听到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姑娘,你醒了。”玉珥扶着萧源起身,将喂了她一口温着的银耳羹,“是郎君让人搜查船上的房间。”
      
      萧源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醒了过来,“你说三哥让人搜查房间?”
      
      “是。”
      
      “难道有外人混上船了?”萧源暗暗疑惑。
      
      “姑娘不用担心,家里就这么多人,一查就知道了。”祝氏进来说,“郎君派人查的都是小船,那人肯定是混在下人房里了。”
      
      萧源微微点头,这次船队有三条大船,全是主子待得地方,戒备森严,外人肯定混不上来,“知道是什么人混上来了吗?”
      
      “郎君和梁郎君都说只是一个小毛贼而已。”玉珥皱了皱眉头,“梁郎君上船时候带的一些人好像都下水找了。”
      
      “下水?”这么大冷天的下水?萧源挑眉,“知道了,你去吩咐大家,今天晚上没事就别出船舱!”
      
      “是。”
      
      萧源叹了一口气,懒懒的靠在床架上,不就是回去一趟吗?怎么事情那么多?听着外头杂乱的脚步声,“你也别出去了,反正大家也不会出门。”萧家的下人都不是傻子,听到这动静,还有谁会出门?
      
      “好。”玉珥伺候萧源吃完银耳羹,“姑娘,我去给你拿晚膳。”
      
      “不用了,漱了口我就睡了。”萧源摆摆手,“对了,夫人那边你们去说过了吗?”
      
      “郎君派人说过了。”祝氏将一叠蒸好的绿豆糕摆在萧源面前,“姑娘你没胃口,就吃点绿豆糕吧。”
      
      “夫人没什么反应吧?”萧源还真怕刘氏一刺激有胎动了呢!
      
      “夫人一开始挺伤心的,后来就好点了,郎君说,这次出行的损失一切都有公中补全。”祝氏说。
      
      萧源哑然,刘氏这样也是福气,吃了半块绿豆糕后,就又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姑娘,你怎么出来了?”仆妇惊慌的说,“您快回舱里吧,火马上就灭了。”
    就在仆妇说话的当口,大船已经被大火波及,幸好下人们早有准备,一股脑的将舀起的湖水浇上去,火很快就灭了!不过既便是这样,也把几名姑娘吓得够呛!
    “你们快把那条船开走!”三姑娘惊声尖叫,“再下去我们的船都要着火了!”
    “等等!”吴嬷嬷几乎是气急败坏的说,“那船上有我们的衣服呢!还有——”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萧源打断了。
    “让救火的人全部回来,铁链砍断,快把这艘船远远的推出去!”萧源径直对仆妇下令道,“快!”大冬天的,又是在江上,火能烧的那么大,不是船上有易燃品,就是有心人故意放火,万一火扑灭不及,不仅小船上的下人性命有危险,连他们这艘大船也会波及的!
    “五姑娘!就因为这艘小船最靠近大船,所以上面的东西,全是最贵重的!”吴嬷嬷哀求的说,“船上不仅有缂丝的衣服,还有您的金器呢!烧掉了,损失就大了!”随即她又指着那些下人骂道:“都是死人吗!连救火都不会!”
    原本正在解铁链子的下人手顿时停住了,要是真如吴嬷嬷说的,这艘小船可沉不得!
    “再贵重也是死物,哪里比得上人命重要!”萧源理都没理吴嬷嬷,“快!把铁链解开,所有人弃船,没见那船要沉了吗?有什么损失,一切我来负责!”萧源说的很豪气,她也有豪气的本钱,要论名下的财产,她比萧泽和萧沂还多。当然等大哥、三哥继承家业了,就比她多多了。
    “还不照着姑娘的话做!”萧沂的声音传来。
    “三哥!”萧源转身就见萧沂大步流星的走来,身后跟着不少人,还有不少人驶着小船围了上来。
    “元儿,发生什么事了?”萧沂打量了妹妹一下,见她毫发无伤,心就放下了。
    “一条小船着火了,具体我也不清楚,等他们上来了再问。”萧源对着萧沂眉眼弯弯一笑,“三哥,你来的好快!”
    “你出事了,我能不来吗?”萧沂皱了皱眉头,今天接连发生的两件事,让他觉得有点不寻常。
    她扫了一眼围上来的人,有些人装束明显和萧家的家丁不同,就知是霍家派来的将士,梁肃拎着一柄巨斧,正大步走来,萧源屈身行礼,“梁大哥。”
    “五姑娘不必多礼。”梁肃望着下人们手忙脚乱解铁链的样子,沉声道:“都上来!”
    下人一呆,萧沂立刻吩咐道:“都上来!”
    亲兵们熟练的将下人们一个个的拉了上来,两个士兵带着巨斧下去,挥起巨斧对准铁链直接砍了下去。
    “当当”几声,火花四溅,铁链很快在两人的暴力破坏下断了,两人砍断了铁链,依然没有上岸,而是不顾危险的将几乎变成一团火球的小船远远的驶开。
    萧源紧紧的拉着萧沂的衣摆,紧张的注视着水面,萧沂轻轻的拍着妹妹的手,柔声安慰道:“没事的,一会就好。大船上下人们虽时刻防备着,也明显被烧裂了几道裂痕,萧沂脸色微沉。
    梁肃也道:“我这两个兄弟从小在江边长大,水性极好,五姑娘不用担心。”他又对萧沂说,“明天中午就到一个渡口了,现在先暂时补救一下。只是贵重物品,人员还是搬到其他船上去的为好。”大船到底不是小船,不能说弃就弃。
    萧沂阴着脸说:“没有听到梁郎君说的话嘛?还不照做!”
    “是!”下人们连忙动了起来。
    “把五姑娘的东西搬到我船上去。”萧沂冷声道。
    “郎君这不妥吧?而且舱房也不够。”祝氏吞吞吐吐的说,毕竟萧沂和梁肃住在一起,萧源一个姑娘待在全是男人的船上不到好吧。
    “船上所有女眷,不管身份,三人一间房,没我允许,以后谁也不许随意出房门!如有违者,不管身份,全部给我丢船舱里去。”萧沂径直吩咐道。
    萧沂的命令让几位姑娘和吴嬷嬷一下子涨红了脸,萧沂这条命令就针对萧家其她几位姑娘和刘氏说的。萧沂可不管她们会怎么想,他板着脸对萧源说:“你也是一样,没我吩咐,不许外出。”
    萧源不敢在这个时候轻触哥哥虎须,连忙点头答应,她有些闷闷的低下头,内院之事本来就是该她管的,结果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要哥哥帮着处理。
    “五姑娘,这件事有些蹊跷,那些下人可以让我来问吗?”梁肃见萧源神色懊恼,忙打圆场道。
    “好。”责问并不是萧源擅长的,她很乐意教给有经验的人,她也觉得这件事有蹊跷。
    萧沂见妹妹闷闷不乐,暗悔对刚刚对她太凶了,解下大麾披在妹妹身上,“冷不冷?”萧沂暗自思忖着,一会定要好好哄哄她。
    “不冷。”萧源摇头,不过还是将大麾裹了裹。
    梁肃低声吩咐亲兵将他和萧沂住的大船用幔帐隔成两半,甲板的舱房全部空了出来让萧源和丫鬟们住,亲兵和男仆分往船舱和小船上住,将大船一大半的空间留给了萧源见哥哥和梁肃这么兴师动众,难免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好说什么,大秦民风再开放,没到可以容忍一个女孩子,单独和一群男人主在一起的地方。
    “梁大哥,真是抱歉了,让你这么兴师动众。”萧沂见梁肃也搬走了铺盖,不由感激的道谢。
    “这算什么。”梁肃不在意的拍拍他的肩膀,“还有明天靠岸后,我们再把船调整一遍就好了。”
    “对。”萧沂原想着铁链绑起来,船会安全些,但没想到会出现小船走水这种事!他眼神微暗,看来内宅的管理是越来越松散了!是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这时小船上的下人们已经被亲兵押了过来,萧沂和梁肃对视一眼,梁肃转身先去了他们所在那艘船,留下萧沂处理萧家内事。
    “那就是萧家五姑娘吗?长得还真漂亮!再过几年一定是个大美人!”
    “是啊!就跟玉琢一样的!这大家闺秀果然就是和寻常的女孩子不同!”
    亲兵们嘀嘀咕咕的说着,梁肃听到了回头神色平静的望了他们一眼,几人忙面色一正,“郎君,这萧五姑娘看起来娇滴滴的,想不到居然能狠下心弃了那条船,啧啧,听说船上有不少缂丝衣服呢!”
    “是啊!不愧是士族贵女啊!”
    “以后别让我听到外面有一个字是议论五姑娘的。”梁肃说话的语气不严厉,却让将士们心下一凛。
    “是!”大家再也不敢胡乱议论了。
    “把那些下人全部绑起来送到下面船舱去。”梁肃吩咐道。
    “是。”
    梁肃若有所思的望着那条离萧家船队不是太远的那艘大船,船上的旗帜上赫然写着“左”字,是左勇毅吗?听说他当了吴郡新任参军,梁肃思忖着弯腰进了船舱。



    “大人,想不到这次霍家居然让梁肃亲自护送萧家人。”不远处左家的大船上,一名中年文士略带诧异的说。
    “梁肃武功高强,霍行允想巴结萧家,让梁肃来护送也正常。”左勇毅站在船窗口,默默的望着萧家众人的一举一动。
    中年文士摇头,“霍行允手下武艺出众的将士不在少数,如果只是寻常的结巴,他手底那几位家臣就足够了,哪里需要梁肃亲自护送。”梁肃可是霍行允的心腹爱将,又是内书左侍郎的儿子,身份绝不一般。
    “你的意思是霍家和萧家达成了什么协议?”左勇毅回头诧异的望着文士,“不会吧,毕竟士庶不相交。”
    文士轻抚长须,“萧家行事向来肆无惮忌。”当年萧逸可以让嫡长女嫁给先帝,甚至还让儿子娶了胡族勋贵之女为妻,比起其他士族来,萧家对士庶之分,似乎没有那么明显,“大人,明天会有一个大渡口,萧家肯定会在渡口暂时休息,这对大人来说是个好机会。”文士提议道。
    “再说吧。”左勇毅淡淡一笑,“萧家人,可是傲气的很。”送上去的,估计他们也不稀罕,这也是左勇毅对刚刚一幕袖手旁观的缘故,再说以梁肃的能力,也不需要他来插手。



    “元儿,你没事吧!”二姑娘脸色发白的上前握住萧源的手,“刚刚这么危险,你怎么敢出去!”
    萧源无奈的一笑,她不出去,等着那些下人闹出大事不成?
    “五姐,刚刚那船上大多数都是太太的东西。”六姑娘欲言又止的说。
    “太太?”萧源怔了怔,“不是说是我们的衣服吗?”
    “我们的衣服都在后面,这里面是太太的私房……”六姑娘怯生生的说。
    萧源大汗,揉了揉眉头,希望刘氏不要刺激太过,刘家人对金钱似乎有种特别偏爱。不过听说那船上全是刘氏的私房,她也松了一口气,刘氏当初陪嫁的嫁妆单子她是见过的,值钱的东西不多,就算全陪了也没多少钱,再说这个钱也轮不到她来出,有爹爹呢……
    “元儿,你先回去休息。”萧沂懒得听这些闲话,半强迫的逼着萧源去休息,“太太那边,我会去解释的。”
    “可是——”萧源有些担心三哥会不会火上加油。
    “没有可是,你已经累了。”萧沂不想妹妹路上生病。
    “好。”萧源的确很累,也不强撑,正好下人们先把萧源的卧室收拾了出来,她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躺在床上合眼就睡了。



    “砰!”刘氏手中的茶盏落地,“你说什么?”
    “夫人,绑在大船边上的那条小船着火了,三郎君下令弃了,他说夫人一切损失都从公中报账。”萧沂派来的丫鬟一丝不苟的禀告道。
    刘氏只觉得眼冒金星,一口气堵着心口,不上不下的,吴嬷嬷见她情况不好,连忙给她揉胸,“夫人,夫人!”吴嬷嬷本来就在犹豫怎么和夫人说,船被姑娘弃了,想不到郎君已经派人过来解释了。
    “咳咳——”刘氏咳了两声,勉强挥手让丫鬟下去,泪水不由自主的跟着落了下来了,“阿芸,你说我怎么这么命苦!”刘氏的确心疼她那船私房,不然也不会坚持让那条小船跟着大船走了!
    “夫人。”吴嬷嬷哭着跪下,“你可要保重身体啊!郎君不是说了嘛,一切损失都是公中报账!”
    刘氏有苦说不出,那条船上她借口装的全是自己的嫁妆,可里面有不少是到了萧家后赚到的私房钱,这些钱她又怎么好走公中?刘氏也不是贪钱的人,但她是填房,嫡妻身份高贵,又有两个嫡子,将来萧家的家业定是归他们的,她的孩子能分到半口汤就不错了,如果她现在不为孩子打算,儿子将来怕是连娶媳妇的钱都没有。
    吴嬷嬷是刘氏的心腹,当然知道刘氏的苦楚,她凑到吴氏耳边说:“陪嫁也是夫人的私房,就算有嫁妆单子,可谁也不会真把私房写在嫁妆单子上。”
    刘氏目光闪了闪,“但是我写了多少,不是让人知道我有多少私房了吗?”
    吴嬷嬷道,“这件事三郎君嘴上说是从公中走,可定是从私底下给的,我想这件事除了老爷和郎君外,也没其他人会知道。”无论是萧珣,还是萧泽、萧沂,甚至萧源,都不会去贪图刘氏那份嫁妆吧?
    刘氏听得心头一动,也对!她这点身价根本入不了萧家父子的眼界,他们指缝里流出来一点,就够她的几倍嫁妆了!“你去把我的礼单拿出来的,我们好好算算,这次损失了多少。”
    “是。”吴嬷嬷见刘氏心情大好,也放松下来,夫人这怀胎艰难,吴嬷嬷心知肚明,夫人有机会怀上这么一次,不一定有机会怀上第二次了,所以这个孩子一定不能掉了,她是千方百计的哄着夫人心情舒畅。
    她刚出舱门,就发现甲板上站了两个家丁,“你们怎么上船!”她惊声问道。
    “郎君说船上地方小,出事很容易抢救不及,让我等轮班值勤。”家丁恭敬的说。
    “哦。”吴嬷嬷见家丁只在甲板上走动,也没多说什么,回房拿了嫁妆单子,同刘氏絮絮的商量应该怎么写那张报损的单子。



    “姑娘还没醒吗?”祝氏轻手轻脚的走进船舱,萧源已经睡了一下午了。
    正在做针线活的玉珥起身,摇了摇头,“奶娘,要不要叫醒姑娘?她午饭就没多吃呢。”
    “再等等吧!”祝氏悄声说,“我让辛夷去熬粥。”说着她退出了船舱,刚出房门,迎面就和布儿撞上了!两人身体晃了晃,眼看就要摔倒,祝氏手快,一把抱住她,低声呵斥道:“毛毛躁躁的干什么?姑娘还在睡呢!”
    布儿惊魂未定,听祝氏这么一说,忙压低声音说:“奶娘,郎君让你和玉珥、灵偃姐姐,守着姑娘,别让姑娘出舱门。”
    祝氏脸色一白,惊惶的问,“出了什么事了?”
    布儿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知道郎君和梁郎君询问了几个下人后,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然后郎君让家丁们一条条的船查什么,好像连夫人都惊动了!”
    祝氏道:“我知道了,你去叫灵偃过来。”
    “是。”
    “出了什么事了?”祝氏等人手脚很轻,但外头动静很大,萧源睡了一下午,本就有点醒了,听到动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姑娘,你醒了。”玉珥扶着萧源起身,将喂了她一口温着的银耳羹,“是郎君让人搜查船上的房间。”
    萧源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醒了过来,“你说三哥让人搜查房间?”
    “是。”
    “难道有外人混上船了?”萧源暗暗疑惑。
    “姑娘不用担心,家里就这么多人,一查就知道了。”祝氏进来说,“郎君派人查的都是小船,那人肯定是混在下人房里了。”
    萧源微微点头,这次船队有三条大船,全是主子待得地方,戒备森严,外人肯定混不上来,“知道是什么人混上来了吗?”
    “郎君和梁郎君都说只是一个小毛贼而已。”玉珥皱了皱眉头,“梁郎君上船时候带的一些人好像都下水找了。”
    “下水?”这么大冷天的下水?萧源挑眉,“知道了,你去吩咐大家,今天晚上没事就别出船舱!”
    “是。”
    萧源叹了一口气,懒懒的靠在床架上,不就是回去一趟吗?怎么事情那么多?听着外头杂乱的脚步声,“你也别出去了,反正大家也不会出门。”萧家的下人都不是傻子,听到这动静,还有谁会出门?
    “好。”玉珥伺候萧源吃完银耳羹,“姑娘,我去给你拿晚膳。”
    “不用了,漱了口我就睡了。”萧源摆摆手,“对了,夫人那边你们去说过了吗?”
    “郎君派人说过了。”祝氏将一叠蒸好的绿豆糕摆在萧源面前,“姑娘你没胃口,就吃点绿豆糕吧。”
    “夫人没什么反应吧?”萧源还真怕刘氏一刺激有胎动了呢!
    “夫人一开始挺伤心的,后来就好点了,郎君说,这次出行的损失一切都有公中补全。”祝氏说。
    萧源哑然,刘氏这样也是福气,吃了半块绿豆糕后,就又睡了。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