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赢?!(三)

      月近西斜,车内并不热,刘瑧却觉得闷不透气,他举手腕抹掉额头汗珠,不清楚现是什么时辰,估算父王不会如此快知道消息。他还有时间。车外——
      “吁——”阿虎喝住马车道,“什么人?”
      “宫中督将郭于,奉皇后之命前来参见太子殿下!”
      刘瑧闻此言,打开车门果见郭于率四名武士下马跪在车前。
      “郭督将!来此何事?”
      “回太子,卑职奉皇后之命前来通报殿下,奸臣方芾逃往天典阁。”
      “知道了。”刘瑧见郭于并没起身问,“还有何事?”
      “卑职奉皇后之命护送殿下。”
      “你知我要去哪儿?”
      “卑职明白。卑职定会誓死护送。这也是秦皇后的嘱咐。”
      “好。阿虎走!” 刘瑧退回车内,母后真是用心良苦。刘瑧坐在座上,看着放在一旁的青龙剑——这把宝剑是父王寸不离手之物,朝中将领皆知此事。也不知为何这次出到天典阁父王竟会把它留在宫中,想毕是匆忙所至,不过正好成为他手中的信物。
      虎柳营在京城三百里外,驻扎羽林军一万骑,只听皇上本人调令。提起羽林军令刘瑧想起了秦云瑞,当年,刘熇初见幼时秦云瑞,见这孩子气度不凡颇有将领之风,心有意载培他便向七岁的秦云瑞问:“你说攻打匈奴需多少军马?”
      秦云瑞一双虎眼正经道:“要看领将何人?”
      “那你说说,若是你叔叔秦方正要多少?”
      “八万。”
      刘熇点点头又问:“若是你呢?”
      “八千!我要用铁骑八千扫平匈奴草原!”七岁的秦云瑞语惊四座。
      刘熇惊于秦云瑞小小年纪竟有这凡气魂胆量,当即下旨收七岁秦云瑞进上书房。
      九年后,刘熇见秦云瑞英气博发,更是喜爱,下旨授秦云瑞‘飞骑将军‘封号,统领虎柳营羽林军。
      秦云瑞没有辜负刘熇的期望,在他操练下,羽林军兵强马壮,成为刘熇手中一张皇牌。只是这些在刘瑧眼里已是过眼云烟了,现在虎柳营的督将是——高骏。此人刘瑧从未见过,也从未有所耳闻。单凭没有皇上手谕不得调令羽林军这点,刘瑧明白自己没有任何胜算,但他必须调用羽林军。方芾已经逃往天典阁,这会父王已经知道自己杀佘田之事,再加上自己召造天下的那道榜文,他清楚自己已经被摆在与父王对立的位置上!是的,他已经成为了父皇的敌人!现:
      自己的对手不是方芾!
      不是佘田!
      不是赵兜!
      是延王——刘熇!
      是曾击溃八十万匈奴军的延王刘熇!
      延王刘熇的敌人至今为止只有一个结局:杀无赦!
      刘瑧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今日之举是关键,若他不能调用羽林军,结局:死!
      刘瑧甩甩头,不能输!绝不能输!他不是怕死,也不是怕失太子之位!只是他非常明白这件事牵连众多,若他输,太子府、青凰宫、母后、俞太傅、甚至连贤阳公主——恐怕到时京城将会血流成河!
      刘瑧缓口气,平恢心绪,他将剑握在手中,缓缓将剑抽出鞘,借着月色,剑乏青光,一股冷气裘面。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刘瑧自语道。
      车马一阵颠簸,阿虎喝住马车道:“主人,虎柳营到!”
      刘瑧深吸一口气,剑回鞘。起身跨下车道:“郭于,通报!”
      “是。”
      虎柳营已在眼前,月光下,黑压压高耸矗立,灯火通明,军门匾额赫然三个字‘虎柳营’。
      守门士兵注意道:“什么人!”
      郭于勒住僵绳,高举刘瑧腰牌道:“太子殿下驾临!叫高骏参将来迎驾!”
      守门一听,立即答:“请太子殿下稍候!”
      不大时,营门大开,参将高骏带领两名副将来到刘瑧面前。三人单腿跪地,一抱拳。
      “末将高骏参见太子殿下!”高骏抬头问,“不知太子殿下深夜来访有何事?”
      刘瑧本想当即把调用羽林军的事与高骏说,可话到嘴边顾忌到周围形势又停了,改口:“我身有要事,高参将,请前面带路,领我入营。”
      高骏迟疑,他还不知京城的事情,只觉太子深夜来访很奇怪,圣上在天典阁,要调军队也是天典阁来人,为何来人会是太子?
      刘瑧命令:“高骏参将还不前面带路。”
      “呃……是。”高骏起身,侧身道,“太子殿下,请。”
      刘瑧大跨步,走进虎柳营。
      来到中军厅,刘瑧站在中央,转身抖黄绢:“高骏听旨。”
      高骏与两名副将再次跪下道:“末将接旨。”
      刘瑧手握青龙剑道:“奸臣方芾意欲谋逆,现皇上身陷天典阁,安危可惧。太子刘瑧奉旨带领八千羽林军前去护驾。高骏听候太子调令前去护驾!”
      “这!”高骏闻言脸色一变,随即马上道:“太子殿下,可有圣上手谕?”
      身旁参将郭于闻言,用眼余光瞄向刘瑧准备司机行事。
      刘瑧却不慌不忙正色说:“父皇现身处危境,事关重大容不得片刻耽搁,末及手谕。但有父王御用宝剑为证!请即刻调出八千军随我前去护驾!”
      刘瑧说话间,高骏始终低着头,等刘瑧把话说完后,高骏随即抬头面向刘瑧神色平静言词恳切道:“太子殿下,此事事关事大,请容末将下去与副官商议,容后,定调用八千军士与太子一同前去护驾。”
      刘瑧俯视高骏的脸,慢慢放下手中剑松口:“好吧,高骏参军请速速准备。”
      高骏不动声色道:“是。末将告退。”
      高骏慢慢起身,有意无意间,刘瑧与他四目想对,刘瑧心中忽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尔升。
      不能让他离帐!
      刘瑧脑中忽闪此词,同时剑已出销,一道青光向高骏后脑划去。
      “呼——”高骏闻身后拨剑声响,暗想不好,转身用手一挡。
      “噗——”
      “啊——”高骏痛叫一声,剑已砍入他的右臂,只可惜,高骏臂带护腕再加上刘瑧腕力小,剑只入臂四分。
      高骏抬头迎上刘瑧的瞪圆眼睛不由得心中一颤,刘瑧不等高骏反映,抽回剑再一剑削向高骏的脖子。
      高骏大叫:“不好。”
      没受伤手抱头一缩脖子,刘瑧一剑砍高,屑在他发髻上。
      “啊……”高骏狼狈地倒在地上,就在这时刘瑧举剑对准高骏的肚子使全力刺下去。
      “噗——”
      “啊!”一声惨叫。一股灼热的血猩气股扑面,刘瑧忍不住侧脸闭眼,剑已刺穿高骏。
      两名副将见状,撒腿向外逃。
      “抓住二人!”郭于见状大喊,“别让他们跑了。”
      拨剑向其中一名副将刺去。
      “啊……”那名副将当场倒地,气绝身亡。另一名见状,吓地当场跪在地上求饶。郭于赶上前举剑欲杀就听身后道:
      “住手!”刘瑧睁眼,忍住恶心,开口冲郭于用力喊道。
      两名武士上前把刀架在副将脖上。
      郭于回过头,只见刘瑧两手、身上溅着高骏的血。剑仍插在高骏身上,刘瑧重重喘气着,他直起身道:“……把……他……压上来。”
      “是。”郭于把另一名副将压上前。
      副将已经吓得魂不服体不住叩首:“太子殿下饶命!太子殿下饶命……”
      郭于喝住他道:“闭嘴!”
      副将抖抖缩缩道:“是。”
      刘瑧仍有些喘不过气,他定定神道:“高骏抗旨不遵,已被我正法。你想学他吗?”
      “不……不,末将……末将一切听从太子殿下调令。”
      “好,叫传令兵进来,既刻调……八千整队,前去天典阁。”
      “是,是……传令——”副将吓哑了嗓子,喊了好几次才喊出来。
      “郭于!”刘瑧再次命令道:“任你为羽林军参将,统领八千羽林军。”
      郭于当即跪下道:“是,末将紧遵殿下之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