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赢?!(二)

      在青凰宫内,赵兜的太监正与青凰宫太监对持着,赵兜微微上前,躬身向秦皇后行礼。
      秦皇后一面温怒,语气微高问:“赵总管,深夜来此,有何事?本宫累了要歇息。”
      赵兜脸上挂笑说:“扰了皇后,杂家有罪。杂家是奉皇上旨意行事,请皇后体谅。”
      秦皇后柳眉上挑道:“什么旨意,可有圣旨。”
      “是口谕。”
      “口谕?”秦皇后冷笑,“一个口谕,你就带一班人闯青凰宫,赵兜,你好大胆子!”
      赵兜想不到秦皇后平日性情温和现如此难缠。他脸色变变,对手下太监使眼色,一班太监全入内堂。依仗人多,赵兜壮壮胆。心里想,他怕什么,前有方芾,后有佘田,现青凰宫只有妇孺,只要今夜事成了,秦皇后也就不足为惧了。
      想此他心里不免得意,嘴中说:“皇后,最近陛下被巫偶之患所扰,为保圣驾安全,我们奉命搜挖青凰宫其他宫随后,皇后恕奴无礼。请皇后回避,免得惊了皇后,奴可就担待不起了。”说招手示意,一班太监就想往上。
      “你们敢!”秦皇后高声断喝,她双眼正视赵兜道:“赵兜,你用这种话就想糊弄本宫,要搜青凰宫除非见圣旨,否则本宫至你死罪。”
      毕竟是个女流之辈,赵兜在心中冷笑,凭你一人就能乃我何,他嘴角一撇说:“皇后,请不要为难杂家,杂家奉皇命,杂家命虽贱,却属于皇上,也只有皇上说拿才能拿。”
      “你……”秦皇后气地一手指着赵兜。
      赵兜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他挺起腰举起手,示意手下人搜挖。忽听身后:
      “啪——”
      他一回头,嘴里还喊:“谁把宫门关……”
      他目瞪口呆,整个身子后退一步,指着关门人。
      刘瑧站在门正中,他面无表情地盯着赵兜。
      “太……太子殿下?”赵兜冷汗冒出,太子为何会从天而降?佘田此时应该去搜太子府了啊,难道……难道……事情泄露?不会……绝不会……太子刘瑧平素唯唯诺诺,连上朝都误时,怎么会查觉他们计划……想到此,他慢慢直起身子对面前的刘瑧说:“太子殿下深夜内宫。朝中律法,此事诺让圣上知道……”
      刘瑧却视赵兜无物般,径直到秦皇后面前,躬身行礼道:
      “母后,请恕儿无礼了。”
      话完,一个转身,箭弩平举,对准赵兜一箭。赵兜措不及防,正中咽喉,哼都没哼声,倒地气绝。
      赵兜手下太监跪在地上全目瞪口呆,个个魂不服体。
      刘瑧冷冷冲他们道:“赵兜与奸臣勾结,意欲对皇后不利,现已被我处决,你们谁还要学他?”
      没人敢出声。
      “来人,把这赶人等全绑起来。”刘瑧命令。
      青凰宫太监上前将赵兜的尸首及其他一群党羽全拿下,拖出去了。
      过后,正堂只剩下秦皇后、刘瑧、阿虎三人。
      刘瑧再次回身面对秦皇后,撩衣双膝跪地:“母后,儿来晚了。惊动母后实是儿之罪。现赵兜已被我除去,母后放心,以后事就交由儿来处理。”
      秦皇后第一次见自己儿子杀人也是震惊无比。不过她毕竟是一国皇后,听儿子这些凡话,缓缓侧身,突然欣然大笑,走近刘瑧将他从地上拉起。
      “母后?” 刘瑧怔怔望向秦皇后。
      秦皇后笑完拍拍刘瑧肩膀道:“瑧儿啊,瑧儿啊,你平素唯唯喏喏,可关键时刻你毕竟是刘熇的儿子。好!好!那赵兜该杀!这才是娘眼中的太子!”
      接着秦皇后收敛起笑严肃地问道:“太子,你接下去打算如何行事?”
      “母后放心,此事皆由儿起,儿会处理。” 刘瑧看着母亲的脸回答。
      秦皇后对视刘瑧一会,摇摇头:“你是我儿子,你心里所想我会不知道?你以为这么说,我就能不受连累?在旁人眼中青凰宫早和太子府栓在一块了。”
      “母后……”
      “什么都不用说。收起你那些劝词,说,你心里究竟是何打算?你可知道,今日之后,你要面对是谁?嗯?”秦皇后睁双眼,直视刘瑧。四周寂静无声,秦皇后的声音在空荡荡正堂回响,一阵风刮过,烛火摇动,阿虎打个冷战。
      刘瑧垂下眼皮沉默一会,他抬眼看向母后双眼,缓缓说:“正因儿明白要面对谁,所以望母后不要插手此事。”
      秦皇后忽然高声喝道:“你赢得了延王刘熇?!”
      刘瑧没有怕,他面不改色,挺身站在秦皇后面前,镇静地说:“我会赢。”
      秦皇后一怔,儿子脸上神情与平日判若两人,那种神态让她想起一个人——刘熇!
      “儿意已决,就让儿去处理此事。”
      秦皇后沉默了,瞧着自己儿子点点头:“瑧儿,你真是太小看你娘了。你有决心,娘也有!”
      “我明白了,那……” 刘瑧再次跪地正色道:“请母后下旨,关闭京城城门即日起进行宵禁!打开兵器库分发给禁卫军士,明日早朝请传儿臣的天下召,召告天下,圣上被奸臣所持危在旦夕,太子持兵前去护驾。另外,请母后调令皇宫中禁卫军,包围方芾府,查抄佘田及羽党家宅,释放被佘田关压百姓。佘田现在太子府,也请母后派兵前去。”
      秦皇后听完后,再次欣然笑道:“瑧儿,看来,你全打算好了。”
      刘瑧仰脸对视母亲正色道:“是。既然要赢就得先下手为强!”
      “好!”秦皇后大喝道,“宫中禁卫军,随你调遣!”
      “不,母后,宫中禁卫军,留在京城治安,以防有人趁机做乱。天典阁金甲六千我自有办法对付。”
      “你如何带兵前去?”
      “母后,儿要向母后借一件东西。”
      “什么?”
      “青龙剑,母后可知在哪儿,据儿臣所知,父王被未随身带往天典阁。”
      “青龙剑现在上书房,我即派人拿来。可光有一把宝剑如何……”
      “母后,你忘了虎柳营?”
      秦皇后倒吸口冷气:“你……,”
      话到一半看目光炯炯的刘瑧,改口点点头说:“你真是大了,你自小睿智过人,娘没看错,放手去做吧。记住,无论输赢,本宫都站在你这边。”
      刘瑧站起身道:“儿至始至终都知道。儿一定会赢!也必须赢!”
      大概等了半柱香时间,刘瑧拿过青龙剑,与阿虎出青凰宫。
      林氏瞧太子走了,走进寝宫。
      只见秦皇后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儿,忽然一个踉跄摊坐在床几上,林氏慌忙上前,只见秦皇后脸色惨白,两眼死盯着儿子离去的方向,两滴眼泪从眼眶中滑落。
      “皇后!皇后!”林氏急道,“皇后,您没事吧?”
      只见秦皇后喃喃道:“事到如今,已无回头路了……”
      “皇后您……来人,快……”
      秦皇后忽然一举手阻止林氏呼叫,她抹干眼泪,整整衣物重新站起,威严地命令:“来人,给我传禁卫军督将郭于。让他马上来见本宫。”
      “是。”
      一会郭于赶到青凰宫。
      “末将参见皇后!”
      “郭于,方芾、佘田意欲谋逆,即刻带兵抄查他们及羽堂府宅,另外,派兵前去保护太子府。现佘田正在太子府意对太子不利。”
      “……”郭于迟疑,他曾是秦云瑞旧属,对秦皇后自是忠心,听皇后一说已略知其中一二,便道:“是。末将遵命。”
      “抓到方芾和佘田后,当场斩首。将二人连同赵兜尸首悬于市集,召告天下!”
      “是。”郭于退出。
      秦皇后面对离去的郭于说:“他们太小瞧太子了!他们也太小瞧我这个皇后了!我要让他们知道,秦家除了秦方正还有我这个秦妤姬!”
      一个时辰后,郭于回来复命:“皇后,末将在太子府找到佘田及其党羽,他已被殿下银甲斩杀。尸首现在殿外,方芾不在自己府中。听守城兵回,半时辰前,见方芾马车从西城门逃出去了。方向好像是天典阁。”
      秦皇后大感不妙,她定定神道:“关闭城门,不许任何人出入京城——除了太子。城中宵禁。明日,将佘、赵两人的尸首悬于市集。另外你即刻将此事通报太子。去。”
      “是。”郭于退出。
      “陈德——”陈德乃是青凰宫中的大太监总管。
      “奴在。”
      “明早朝,传太子旨意,皇上被奸人所持,危在旦夕,太子持兵前去护驾。佘田,赵兜意欲谋反已被太子正法,其佘党羽关入天涯府,听候处置。朝中若有动摇民心者,砍!若有妖言惑众者,砍!”
      “是。”
      秦皇后又将刘瑧交待的其他事项一一照办。她心暗自祈求自己的儿子能避过一场浩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