荭草涧边生

作者:轻于柳絮重于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芦苇荡

      当我双脚再次落在地面上时,已是暮霭沉沉,四周荒无人烟,远处却依稀有灯火闪烁,定睛细看,那是蛮子的军帐。铁骑兵队将我赶到军帐前面,军帐前还有二十几个被掳来的中原女子。
      那些骑兵欢呼雀跃,叫喊着陌生的语言。我想我们是被当战利品带回来的吧。
      我们几个女孩子张着恐惧的眼,静静注视着眼前的一切,没有人敢发出声音。
      “娘亲!我要娘亲!”清脆稚嫩的童音,操着略带口音的汉语。
      我回头看,一个小姑娘正蹲在地上,呜呜的哭。
      我悄悄走过去,拉起她的小手,“嘘——别哭了。”
      她似根本没听到。
      旁边年岁大些的姐姐也纷纷劝阻,“是啊,丫头别哭了,再哭我们这些人都活不成了。”
      我轻轻捏了捏她冰凉的手指,她声音放小了些,只是啜泣不止。而我却心底一酸,每次遇事墨戍也是这样捏捏我的手指,我便心中安稳许多。
      
      这时,一个将领模样的人上前来,刚一开口,骑兵就安静下来。
      他的相貌很猥琐,眼睛色咪咪的略过我们这些抢来的女人。粗鲁的拽出我和那个正在啼哭的女孩,随后向士兵们挥挥手,人群便各自散了。
      在一弯孤寂的冷月下,我被押解着向一片芦苇荡里走去。
      将军迅猛脱了战袍,露出黝黑的肌肉和一条条可怖的伤疤,栖身上来,如禽兽般剥去了我和小姑娘的
      衣衫。小姑娘只顾着哭喊,而我却凝望着散落的碎片,一声不吭。
      这是第三次面临这样的场景了,我自嘲的笑了,较之前两次的挣扎反抗,我更愿意平静的接受这场浩
      劫。在这芦苇荡中的任人□□的不过是一具空壳,它的灵魂已经随着墨戍倒下的那一瞬留在了平郡城里。
      小姑娘的叫喊反而引起了将军的兴趣,他把她按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喊叫和死命的挣扎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娘!救我!”小姑娘哭着。
      “姐姐!救救我……”她无助的看我,透过那哀怜的眼神让我又看到曾经的自己。
      我的脑中似被掏空一般,机械的拔下了竹簪,用力拍拍将军的脊背,他转过头,狰狞的面容对着我微笑的脸,竹簪对准那泛着□□绿光的眼睛狠狠刺进去。
      我的手中满是汗水,眼中噙着泪花,嘴角却依旧挂着笑容,听着他野猪般的嚎叫,看着鲜血从他捂住眼睛的十指间缓缓下流。
      他疼得在地上发抖,一把抓住我的脚腕,用力拉扯。我顺势拾起胡刀,将他的手生生砍断,血喷出来,刺痛了双眼。我胡乱的砍,体味着复仇的快感。
      他的哀号渐渐弱了,他终匐在地上一动不动。
      刀从手中“当啷”滑落,我脱力的坐在地上。
      那小姑娘看得呆了,眼泪从她的大眼睛中汩汩而出。我们就这样对坐在地上,默默流泪。我终不出一声,心中却有无限的绞痛。
      
      “姐姐,现在怎么办?”小姑娘含着眼泪怯怯的问。
      我拉起她的小手,决绝道:“我们回去。”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边快步急奔,边问她道。
      “我爹叫我圭儿,但我娘说不好听。他们总为了我吵架。”她若有所思的抬眼看看我。
      我们往回城的方向走了近一个时辰,东方露出一丝鱼肚白。因为怕蛮子军追过来,尽量走一些崎岖的小路,圭儿毕竟年纪幼小,终于坐在地上揉着脚不起来了。我正准备背起她逃命,身后已传来马铃的声音。眨眼间,我们已经被一小队蛮子骑兵围拢起来。他们的脸都如凶神恶煞一般,大声叫嚷着。
      自昨日杀掉蛮子将领之后,我觉得自己已经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女子了。我的懦弱来源于幼年受佛心教诲,而如今戾气来自于坎坷命运的磨砺。
      我用双臂紧紧搂着圭儿弱小的身体,口中大骂野蛮的胡人,只要我能反抗,哪怕是最无力的,我便绝不妥协。因为心中总有个声音:一定要回去,与他生同室,死同穴。
      蛮子尖利的发号施令,银色枪头残忍的向我们的身体刺来……
      此外,还依稀看到数十支冷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