荭草涧边生

作者:轻于柳絮重于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城门喋血

      我们所居的平郡原本只是一个土地贫瘠的西北小村,但因其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显要地势,而成为边陲重要的塞冲。这样的位置虽给家乡带来许多的战事,却也因与异族平攘的交往而异常的繁荣。
      逢望日,郡中开边市,许多奇装异服的外族人兜售他们的稀罕货品;同时也采办些中原的物产带回他们的国家。
      因县老爷的风水,墨戍牧牛的事做不成,生活忽然变得十分窘困。适逢边市,墨戍就在集上摆了摊子,买他的字画和我的绣品。
      这日,有位番邦的官人看上墨戍的字,直予我们十文铜钱。我将钱推回去,道:“官人,贵国铜钱的式样与中原不同,被官府知道怕会惹出祸来。”边市交易便是如此,银钱是断断不能收的,只是以物易物,再将它们卖给本国的商人更稳妥些。
      那官人似也有些边市经验,虽不通语言,依将钱收起来,从怀中拿出一张画递给墨戍。
      “啊——!”他拿了画放在我脸庞比对,“真像!”
      那官人也凑近些细细端详我的相貌,然后笑眯眯的点点头,用生硬的汉语道:“富贵富贵!”
      画中人着了蛮族的彩裙,布料极其华贵,配上簪满金银的饰品确实极富贵,而她的眉眼竟与我有着八
      九分的相似。
      “她是谁?”
      那官人却不大听得懂了,摇着头叹息道:“没了……”
      
      东面聒噪起来,官衙的马队烟嚣尘上,边市瞬间乱作一团。我和墨戍忙收了东西。
      “不卖了!”我回头对那官人说,又扫了一眼那画上盈盈浅笑的女子,那时绝想不到在几个月后,我会因与她这□□分的相似而结下一世的姻缘。
      “官府这是不要叫百姓活命了……”身边的一位老儒生夹了许多干果叹息道。
      “出什么事了?”墨戍问。
      “征兵啊……”老人抬头望望天空,悲叹道:“可怜河边无定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回去的路上,我心中忐忑的回味着老儒生的那句诗,仿佛一句骇人的谶语。
      “荭草,你怎么了?”墨戍捏捏我的手指。
      我长舒一口气,声音却止不住的打颤,“墨哥哥,我怕……”
      “你来没几年。在平郡,征兵比吃饭睡觉还稀松平常,但多是雷声大,雨点小。何况……”他看了我一眼,“何况我倒是愿意从军的……”
      他见我神色有异,忙解释道:“记得幼年,曾亲见玩伴被蛮子杀死,那时便立志要为他们报仇;后来长大些,明白了汉庭羸弱,任由蛮人□□,便萌生了从戎的念头,但过去是姑姑拦着,如今又牵挂你……”
      “那我们……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傻丫头,朝廷有丁户制,岂是说走便能走的?若是这般容易,平郡早就没人了。”
      
      此番征兵不同往昔,官府几乎是看到男丁便抓进军中,上至花甲老人,下至弱冠少年。我每日祈祷上天,能平安度过此劫,继续过我们安定康稳的生活。
      可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当一群穷凶极恶的兵役闯进柴扉的时候,我明白了上天是不会特别眷顾某个人,在铁甲与兵刃相碰撞的声音中,我的祈祷显得那么微薄和无助,渐渐幻作虚无。
      我的幸福结束了。
      墨戍平静的将他的下巴抵在我的锁骨上,柔声说:“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早已泪眼婆娑,啜泣着说不出话。
      墨戍慨然随那些兵役出门。
      他是光明磊落的男子,亦有着一腔报国热血;或许我该是他的羁绊。
      只是今后,没有他相伴,纵然面对一碧如洗的晴空,绚烂万千的春花,我还绽得出笑容吗?而那寒冷孤寂的漫漫长夜,我又当如何度过?
      墨戍被他们带走已经几个时辰了。我轻抚小腹,忽而想起什么:“……他竟没留一丝骨血给我……”
      
      今夜注定是不平凡的。
      正当我兀自茫然哀愁,追忆过去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窗外也有火把在闪烁。我推门去看——
      三三两两的百姓,神色慌张的举着火把,从我家门口经过,往城门方向去。
      “你们这是……”我拦了位大婶。
      “快跑吧……蛮子打进城了!”她不时回望,急急撂了这句。
      
      城门下,守城的士兵坚决不肯开门,说是城内非常时期,夜间是绝对宵禁的。可怜无知百姓根本不知道这座城已经万分危急了,甚至于连谁攻进城来都不晓得。城里的居民都怨声载道,谩骂着朝廷的昏庸无道,置百姓生死于不顾。
      人群变得拥挤不堪,企图撞开城门。
      守城的士兵看到局势失控,下了城楼开始屠杀百姓
      前面的人倒了血淋淋的一片。兵刃碰撞的声音,女人哭喊的声音,孩子的啼哭声交合在一起。
      我麻木的被人流冲到一边,然后又被冲到另一边,仿佛波涛汹涌的河上飘零的一片落叶。
      身后传来铁蹄声。我回头望去——黑色的铠甲,银色的刀枪,偌大的旗子上像画符一样印着陌生的文字。他们的到来酿就一场更大的屠杀。不仅仅是百姓,还有砍杀百姓的我朝士兵。那些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士兵霎时成了铁蹄下的尸体。而更苦的则是大刀划过的百姓,伤亡较前更为惨重。
      汗水和泪水迷蒙了的双眼忽然觅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正在与一个蛮夷的兵卒殊死搏杀。
      “墨戍!”我大叫。
      “墨戍!墨戍!”我的声音撕裂,换得那人的稍稍一瞥,眼中满是鲜红的血丝。
      “小心!”他大叫,冲上来用力推开我。只见寒光一闪……
      又一股人流冲过来,将我们断在两边,如同官道上的两棵树,树冠不能相抚, 树根难以相触。有那么一瞬间,身边的嘈杂之音通通消失,天地间只有我和他,就这么互相凝视……
      他的面容在我的泪眼里渐渐模糊,我看到他缓缓倒下去……
      而我只觉得身子一轻,待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被胡马上的士兵拦腰抱起,一路冲杀出城门。
      我闭上眼,分明感受到马蹄溅起的泥沙裹着泪珠一路向后去了,
      而我的心,也永远留在那座城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