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姊妹文《你睡了吗》失眠症×嗜睡症
「本文已签约简体出版 进度vb@是醇白」
■京圈痞凶坏种浑蛋×心机胆小软妹
■破镜重圆|双向招惹|互为猎物
 六年前,许砚谈和岑芙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没人会把他们放一块想。
 岑芙怯懦循规,许砚谈妄为放肆。
 连岑芙的姐姐岑颂宜——那个美艳的表演系花死心塌地都追不上他。

 聚会上,别人暗地笑谈姐妹俩:“她妹是她爸妈为了小宜治病才生的。”
 岑颂宜揽着朋友,笑着玩乐没否认。
 岑芙低着头听,手指抠得泛白。
  
 许砚谈懒恹恹窝在一边儿,余光扫了眼,勾着唇与他人碰杯。

①岑芙想给常年打压自己的岑颂宜找点不痛快,但是选错了法子。
 不该去惹许砚谈。
 灯光暧昧的酒吧里,岑芙假借被人撞到摸了许砚谈的手。
 他那迭着青筋的大手,好似一把就能掐死她。
  
 摸了下一秒,岑芙后悔了,吓得后背发凉。
 她低着头退了两步想跑,忽然被他慢悠悠叫住:“姑娘。”
  
 许砚谈懒散地坐在吧台边,掀眼的瞬间,女孩一双含着畏惧的小鹿眼印在他眸底。
 她站在那儿,红润眼梢,显得脆弱又可怜,被越来越多注意到他们的人打量。
  
 许砚谈手里玩转着酒杯,笑了:“摸完就跑?”
 岑芙肩膀一抖,仿佛掉入猛兽群的弱小动物。
  
②分别数年,岑芙想不到会在自己同学的婚礼上再见到许砚谈,据说是陪一个女同学来的。
 看着他们挨在一块有说有笑,岑芙懒得再看,在没人注意的时候起身离开。
  
 走到出口,她被倚在一边等待许久的许砚谈拦住。
 许砚谈眼眸漆黑深邃,看不透情绪。
 他把烟掐了,语气懒散:“还认得我么。”
  
 “许砚谈,被你耍着玩那个。”

 [亲爱的小姐别怕天性放肆,]
 [你剖白了蝴蝶耳尖的轶事。]

文案定于2022.3.20
特别鸣谢:沈耳(词作)
=
下一本《耍赖》求收藏!
■破镜重圆 | 久别重逢 | 年上6岁 | 双向救赎
■反派坏种骚气富少×清贫倔强耿直软妹

 踏进祁家那天,祁醒倚靠高处睥睨,只一眼,吓得叶伏秋没敢呼吸。
 他有一双锋利的丹凤眼,骇人,却又时常含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让她莫名背寒。
  
 祁醒是霄粤湾首富长子,叶伏秋不过一个从北方来,被资助寄宿的穷姑娘。
 他天生坏胚,她单纯良善。
 两人位处圈子的顶与底,他轻视她,她惧远他。
 这样的关系停止在那晚——叶伏秋偷进书房被他撞见。
 她斗胆与他对峙,结果听完所有威胁,祁醒却勾唇。
 叶伏秋脸色刷地变白。
  
 祁醒俯身靠近,一笑:“叶伏秋,这次换咱俩玩玩儿。”
 像盯上猎物开始游戏。
  
2-
 离开祁家前一晚,台风暴雨,她瘫坐在书房地毯上,怎么后退都拉不开与他的距离。
 祁醒捏住她的细腕,叶伏秋洇着眼挣扎,对着他痛骂。
 听完,祁醒强硬把她的手放到自己领口。
 他勾唇:“再教你做件坏事,好不好?”
 叶伏秋心尖猛颤。
  
3-
 叶伏秋本以为自己的人生里再无祁醒。
 直到第四年滨阳暴雪,被适婚的男性朋友表白那晚,他出现在她面前。
 怕冷的人肩头淋满了雪,杵在她必经的巷口,双眸漆黑,深沉又试探。
 
 叶伏秋被他拽住动弹不得,她挣扎:“是谁放话,再见让我最好绕着你走,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

 祁醒缓缓下放视线,盯着她怀里的红艳玫瑰,笑了:“是说过,那又怎么。”
  
 “就算我耍赖。”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天之骄子 甜文 轻松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芙,许砚谈,蝴蝶轶(yì)事! ┃ 配角:骆杭,云迹(《航迹云》男女主),景淮(《你睡了吗》男主) ┃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