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入怀

作者:西皮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梦起长安

      历经一月,从西北凉州启程的阿罗使团,即将抵达长安。
      
      天色渐晚,偏又飘起了小雨,前方起了水雾,连路都有些看不大清楚。
      
      子桑采轻叩车门,过了片刻,里头传来一声犹带睡意的回应,“进来。”她这才躬身入了马车。
      
      马车内只有一位姑娘,看上去不过十六七的年纪,正靠着矮几托腮小憩。她闭着双眼,纤长浓密的睫毛如同乌羽一般,在眼窝处投下了一道淡淡的阴影。她的鼻子生的小巧却又挺翘,粉唇抿成了一道线,眉头微蹙着,似是梦中也不安稳。
      
      子桑采放下茶壶,边倒茶边回话:“郡主,刘大人派人来禀报,驿站正在做下榻的准备,请您在马车上稍坐。”
      
      昭昭缓缓睁开了双眼,睫毛微颤,露出了那双像是冬日松珀般清透明亮的眸,偏生眼尾微微上挑勾出了一丝妩媚的神韵,这样的一双眼,清澈与明媚交织,让人一见难忘。若是仔细看,她的右眼眼角下,有一枚浅浅的淡褐小痣,在她睁开双眼的那一瞬,这枚小痣宛若活了过来,像是一滴欲坠的小小泪珠。
      
      她伸手推开车窗一角,外头裹着雨的寒风直直的撞上人面,叫她睡意全无,只是方才小憩时做的梦却犹存脑海之中。
      
      这场梦,已经困住了她好些年。
      
      那应该算得上是场噩梦,第一回入梦时,便害她病了大半个月。
      
      从前年纪尚小时还会觉着梦境可怖,后来却渐渐习以为常。
      
      甚至,当这场梦经年长久的出现,惑人心神。
      
      只是无论那人入梦多少回,她总是看不清那人被猩红鲜血掩盖的面貌,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听着他与她的诀别。
      
      “……跑吧……”
      
      “……今生来世,别再入长安,回你的塞北去,做自由自在的风……”
      
      那人应该是在微笑的同她告别,偏偏话语中糅杂诸多情绪。绕是她年岁尚小不知事时,也能被此触动,忍不住会沉浸在那些情绪里。
      
      她生来便是被爹娘宠爱长大,身旁人更是对她千依百顺,她长到十六岁,连委屈是何物都不曾体验过。
      只有那场梦,那个梦中人,让她心中不是滋味。
      所以,她一定要将那人找到,解了这一场将她困住数年的梦。
      
      子桑采顺着她家主子的目光看去,只看见了一片茫茫夜色中,水雾越发浓郁弥漫,掩盖住了周围的一切,只留下一团又一团飘忽的黑影,模糊不清。
      她忍不住往后一缩。
      人对无法预测之事,总是会忍不住心生惶恐。
      
      昭昭回过神来,瞧见她神色不安,不禁眉眼放松下来,带出了几分明媚浅笑,“害怕了?”
      
      子桑采挑着灯芯,好叫蜡烛能更明亮一些,一边喃喃道:“郡主,一想到咱们明日就要到达长安,不知会遇见多少麻烦,阿采心里就有些害怕……”
      
      她会害怕,也并非是空穴来风。此番前往长安的使团中,不止有王府亲卫,还有皇上派来接她家郡主的使臣和禁卫,而这群人,却各有其主,各怀鬼胎。
      这一路上,虽说不至于有性命攸关的大事,小麻烦却是接二连三的不断发生。还有那些派来伺候的嬷嬷宫女,话里话外的暗示,她只是个跟在她家郡主身边的小小婢子,也知道这回的长安之行,恐怕并非是因为宫中的各位长辈疼爱思念郡主,所以皇上才会下诏派人来接郡主进宫小住这般简单。
      或许她们这场长安之行,其实是一场偌大的阴谋,会将她们困在其中,任人摆布,动弹不得。
      
      昭昭抬手轻轻拍了拍自家小婢女的肩膀。她那双漂亮的丹凤眼里,丝毫不见慌乱无措,甚至还能淡然安慰小婢女,“怕什么,长安难不成比龙潭虎穴还可怕?”她的话说的太过笃定轻松,仿佛对一切未知的危险毫不在意。
      
      “等皇上放下对阿爹的忌惮……”
      
      “还有,等我找到他了,咱们就回家。”
      
      子桑采凝望着她,叹了口气,想要劝说些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郡主如今正在兴头上,旁人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她家郡主这些年被梦魇所困,这两年更因此种下了心魔,一直想要到长安寻得一个结果。可如今的长安不比从前,皇帝病重、贵妃持政、皇子们年岁渐长……
      长安就像是一座没有硝烟的战场,皇上此番召她家郡主前去,自是目的不简单,王爷同公主不想答应,偏偏她家郡主是一心一意想要去长安的,皇上的召见来的恰如时候。
      可是她家郡主连梦中那人到底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却认定了他真实存在。
      而如今郡主兴致勃勃到了长安,若一切只是一场空,又该如何是好呢?
      *
      申正酉初的时间,朱雀大街上依旧是人声鼎沸,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热闹景象,朱雀大街上来往的达官贵人,宝马香车多不胜数,行人早已司空见惯,不会过多理会。
      
      而今日,行人却无一不驻足观望那从西北而来的贵人。
      
      当年,名动天下的高义公主被先帝远嫁给凉州镇北王阿罗怙,多少人为之叹息。而十八年后的今日,高义公主独女终于来到长安,不知有多少人想要一窥其貌。
      
      人群中不知是谁眼尖儿的很,一眼就瞧见了那打头的禁卫,和那被掩在禁卫身后若隐若现的红色身影,“来了,来了!”
      
      众人纷纷探头看去。
      
      饶是街道两旁的茶坊酒肆中正交谈叙话的客人,也被外头的声音吸引,探头看去。
      
      某间临街茶坊二楼某间茶室,有人推开了窗,带着几分兴致看向热闹的源头,他一个人看还不够尽兴,又招呼了坐在他对面正安静喝茶的友人,“阿晏,人到了到了。”
      
      “你快来瞧瞧。”
      
      被他称作阿晏的年轻男子不为所动,只懒洋洋地抬眼看去。他身处阴影里,那抹红色身影太过耀眼,就那么直直的闯入了他的眼底,只是一瞬,他又收回了目光,漫不经心道:“有何好瞧的。”
      
      叫他做阿晏的年轻男人笑眯眯的晃扇道:“自然是因为有热闹瞧。”
      
      那头,远方来客已经到达朱雀门前,而朱雀门前一早便有人等候,颇有阵仗。他忍不住感慨,“长安可许久没这么热闹的时候,你怎么就没兴趣呢?”
      
      “不过,这热闹才开场,日子还长,咱们呢,还有得瞧。”
      
      坐在他对面的男子,听闻此言,勾了唇轻笑,他的唇生的浅薄,该是个薄情之相,偏又生了一双多情桃花眼,笑起来时风流尽显,让人忽视了他多情之下,尽是无情。
      他并未搭理对方,只端了茶轻抿了一口,重新没入了阴影里。
      
      *
      长安的九月是梅雨季,说不准什么时候老天就变了脸。
      
      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走了两步,就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虽说雨蒙蒙大,到底落在身上湿了衣裳就不体面了。
      
      大鸿恩寺香客云集,此时下雨,香客纷纷寻地方避雨,人多杂乱,也无人有心情去理会擦肩而过的路人在做什么。
      
      人群中,有两位姑娘同撑一把油纸伞,好容易避开人群,终于寻得一片屋檐暂作避雨处。
      
      长着一张讨喜圆脸,带着些许稚气的绿衣姑娘一边收伞,一边些许不满道:“主子,这寺里的和尚竟然如此势利眼,咱们在里头待得好好的,就因为侯府家眷要避雨,将咱们给赶了出来。主子,你说要是那和尚要是晓得了主子你是谁,怕不是也要将那侯府家眷给赶走,给咱们腾地方……”
      
      这姑娘说的却不是长安官话,若是长安人士在此,只怕是一句也听不懂。
      
      她身旁站着的姑娘,年岁看上去同她差不多,身量却比她高上半个头,穿着一身月白窄腰大袖,看上去身形尤为纤长,却因为腰背挺直不显羸弱。
      
      长安城下的闺秀们,如今时兴的是腰若拂柳、身若飞燕,面若粉桃的打扮,窄腰大袖甚是能体现其身姿容貌。偏这位姑娘如此打扮,身姿更像是韧柳,不易折损。
      
      她伸手接着从房檐上珠子串线般往下坠落的水珠,许是身旁小婢女太过聒噪,她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向她的小婢女,露出了她皎洁若玉的容颜,眼中流光溢彩,若惊鸿一现,右眼下那颗淡褐色的泪痣更像是浸了水一般温润。
      
      昭昭叹了口气,拿出手帕仔细擦着手上的水珠,无奈道:“阿采,你何时也这般能絮叨了。”
      
      这二位姑娘,就是今天便服出宫,前来大鸿恩寺上香的阿罗昭昭和她的贴身婢女子桑采,原本亲亲卫也随行其中。只是阿罗昭昭不想旁人知道她是谁,便只带了一个小婢女在寺中闲逛,入了大雄宝殿上香,又去偏殿饮了一杯佛茶。
      不想,天色不如人愿,此刻竟然下起了雨,有那侯府女眷要在此暂歇,僧人将屋中饮茶的香客都给请了出去。
      她们主仆二人便没了避雨的地方。
      
      这话算不得上呵斥,子桑采对于阿罗昭昭来说,毕竟也不仅仅是贴身婢女这般简单。
      所以子桑采略顿了顿,还是有些委屈,“主子,若是在凉州,谁人敢让你受这般委屈。”她们凉州可没有这般仗势欺人的。
      
      昭昭听得耳朵疼,抬手轻轻敲了小婢女的脑袋,“行了,你阿兄自然会入寺来寻我们,咱们就在此处赏雨,又有何不可。”
      
      雨色朦胧中,人们正为了避开雨而行色匆匆,却有一人撑着油纸伞缓缓行在雨中,伞遮住了他大半的脸,只露出一丁点儿略显锋利的下颌线。
      
      昭昭不经意一瞥,怔然了一瞬,就在那人快要消失在雨中时,她的身体比脑子动的更快,抬脚就走入了雨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新预收《姑姑在上》专栏可戳,感兴趣的可以看看点点收藏哟。
    爹是皇上,兄长是皇上,大侄子是皇上,十七岁的明月长公主打出生起,便是被众人万般宠爱,无忧无虑的长大。
    近来她却愁眉不展,她前头那些兄姐们早早就成亲生子,她年纪轻轻便是子孙满堂,各个都已经唤她姑祖母。
    可她堂堂大楚明月长公主,放眼整个大楚,怎么就招不到一个驸马呢?各个适龄青年,见着她便像是见着鬼一般,连滚带爬的逃走。
    她不由得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是她不够漂亮不够贤良吗?
    适龄青年们集体后退:臣等可不敢当陛下的姑父,还请长公主高抬贵手。
    长公主恍然大悟,怒气匆匆闯了御书房,原是想要好好摆摆长辈架子同大侄子据理力争:大侄子放下你高傲的身段,要认下她的驸马为小姑父。
    年轻的宣和帝欺身上前,高大身影将她完全拢住,二人像是亲密无间的正在相拥,他眉毛微挑,轻笑道:姑姑既然恨嫁,不如嫁给朕做皇后,如何?
    长公主如同晴天被雷劈,连忙后退:你,你你,我可是你姑姑,你难道是想做罔顾人伦的昏君?!
    宣和帝闲庭阔步,步步逼近,如沐春风的语气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只要能娶你,做昏君又如何?
    (高亮:男女主没有血缘关系!长辈们都知道!男主十八,女主十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